「我說我不想給!」一名女子的聲音從校園的外側傳出,視野望過去可看到兩個穿著制服表情有些猥瑣的男人正那在,而他們對面是一名腳踩釘鞋穿著短到大腿的運動褲跟純白運動服的清秀女子。

「只是要個電話有必要這樣嗎?」看起來像似帶頭的男子開口說。

「誰要給你們啊,在說我討厭你們,滾!」女子大叫著。

「媽的。夠嗆,我喜歡。」帶頭的人不怒反笑說,猥瑣的表情也越深。

女子是既無奈又感到不幸,因為忙著趕體育課而打算抄近路,卻遇到了這兩個猥瑣男,女子正在思考要不要用釘鞋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還是趕快趁他們不注意趕快逃跑,練田勁的她在跑步可是個強項,有八成的把握能夠逃離。

女子思考間,那個帶頭的猥瑣又說:「不給電話行,但放學跟我去逛街如何?」

「去死。」女子瞪眼抬腿就給男子一腳,卻沒料到這腳給他身旁的同伴給抓住了,同伴說:「他想暗算你耶。」

「果然是我看中的人,不錯、不錯。」猥瑣男摸摸下巴點頭說。

「你就喜歡強勢的女人,要打暈嗎?不然她可能會跑喔。」同伴冷言的說。

女子意識到,自己的安全快要不保了,連忙想掙脫被抓住的腳,卻沒想到對方的力氣真大,手連動都沒動的停在半空中繼續抓著自己的腳。

「幹嘛打暈,又不是綁架。」猥瑣男有些不明白的說:「快放開他,我還想跟他自己逛......哇!」

猥瑣男的話硬生生的停下來並發出悽慘的叫,同伴連忙往旁看,見他們的身旁竟然多了個人,同伴一怔,他根本沒發覺有人正往這過來就連腳步聲都沒聽到,他剛負責把風,把注意力都放在四周,卻沒料到有人能夠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過來。

猥瑣男離開吃土的姿勢,爬起罵:「那個不要命的混蛋,趕踢老......咦?」

猥瑣男的聲音看在看那人後立刻提高八度音。

那人腳維持著串猥瑣男的姿勢,他穿著跟他們一樣的制服只是制服上多了個手工做的白織圍巾,眼神中的冰冷讓人看了就會發抖,同伴看到他手也鬆了,女子見對方鬆了立刻躲到那半路殺出來的救星身後說:「幫幫我。」

韓冰凌沒有看向女子,他說:「滾開,你們擋到我要走的路了。」

同伴扶起猥瑣男連滾帶爬的跑了,女子見他們走了立刻鬆口氣,她想韓冰凌恭身道謝:「謝謝你幫我。」

韓冰凌沒有應話也沒有看女子一眼,他等到那兩人離開自己的視野後便邁開腳步離開,女子也不期望韓冰凌會跟他說話。

韓冰凌在學校是很有名字,不只是因為個性冷漠,他與老師鬥爭的事跡也讓人欽佩,更讓人佩服的事他跟各個老師都豎立起戰線卻沒有一個老師能奈他何當的了他,他雖然是不良少年卻不像一般不良少年一樣會成群結隊一起幹壞事,他始終是一個人,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人這點是不便的事實,有些團體也想拉攏他都沒成功,在校的不良們也同樣的很怕他,這樣他也成為了在學校的一個特別的存在。

韓冰凌倒轉角處遇到了神也冬翔,神也冬翔說:「嗨。」

韓冰凌點點頭依然沒應話,神也冬翔問:「要去哪?」

「圖書館。」韓冰凌說。

「你會去那?」神也冬翔不掩飾自己吃驚的表情的說。

韓冰凌沒有露出不悅表情,他說:「那有冷氣,適合睡覺。」

「在那睡覺不會有人管嗎?」神也冬翔感到疑惑。

「他們不管我。」韓冰凌說。

也對,誰感管他啊,能不能管的動還是個問題呢。神也冬翔心想。

「你呢?」韓冰凌難得的問起問題來。

「我也要去圖書館,但我不是去睡覺喔。」神也冬翔笑笑的說。

韓冰凌說:「你會在那睡覺,天就要下雪了。」

「有這麼誇張嗎?」神也冬翔苦笑一下說:「我是去找資料的,教授出的。」

「辛苦了。」韓冰凌簡短的說。

「習慣了。」神也冬翔說。

說著說著他們已經到了圖書館,在天氣炎熱的夏天裡來圖書館是件享受的事,神也冬翔前去找他要的資料,韓冰凌則是到電腦桌前去上網。

 神也冬翔把資料借到去登記後,便到韓冰凌那問:「在看什麼?」

「昨天好像有隕石掉到我們這來的樣子。」韓冰凌說。

「大嗎?」神也冬翔問。

「不大。」韓冰凌點了一下介紹看看說:「就在我們附近的郊區那。」

「這麼近啊。」神也冬翔一怔,他說:「要不要去看看?」

「那已經架起封鎖線了,一般人民沒法去看的樣子。」韓冰凌說。

「白天不行,不代表晚上沒辦法啊。」神也冬翔一笑說,韓冰凌會過意說:「我沒差。」

「那就這麼定了。」神也冬翔說。

韓冰凌關了電腦跟神也冬翔到書桌去,韓冰凌一坐下就趴著休息,神也冬翔在他對面坐下不免問:「你到底多睏啊?」

「殺時間的方法而已。」韓冰凌露出雙眼,他問:「傷怎麼樣了?」

神也冬翔一怔,苦笑說:「被發現了嗎?」

「廢話。」韓冰凌說。

「我可沒說謊喔,我的確是快好了,已經好了八成了。」神也冬翔說。

「那就好。」韓冰凌說完便睡了。

神也冬翔把資料整理完後,突然一陣睡意湧上也跟著趴下去睡了。

 神也冬翔不知睡了多久,身子被人搖動一下,他也因此醒來,他揉揉眼睛轉過頭去見搖他的人是韓冰凌,韓冰凌說:「最後一節課要上了。」

「我睡著了啊。」神也冬翔坐正姿勢打個哈欠說。

「可熟了。」韓冰凌說。

神也冬翔拿起放在身旁的書說:「那快走吧,最後一節是嘮叨老師的課,遲到可是會被唸的。」

神也冬翔和韓冰凌快步回教室,當他們進叫事時剛好是上課鐘響的時候,神也冬翔呼口氣:「安全上壘。」

「你去哪了?」在位子上的謝杰星問。

「去圖書館找資料,結果睡著了。」神也冬翔笑了笑說。

「原來你也有睡著的時候啊。」謝杰星說。

「連你也這麼說,我看起來真像是乖乖牌的學生嗎?」神也冬翔苦笑的做回座位說。

「至少在別人眼裡是這樣。」謝杰星說。

「那乾脆我也來不良下好了。」神也冬翔喃喃自語的說。

「那形象就更差了。」謝杰星說。

「好了。上課了,都回坐。」神也冬翔口中的嘮叨老師甩開門大聲的說,學生們因為不想被唸而乖乖的回坐。

放學鐘聲響起,學生們成群結伴的回家,神也冬翔三人一起走回去,他們到門前,韓冰凌突然開口:「冬翔,我說過要是你睡著了的話會下雪吧?」

「摁。」神也冬翔沒去注意門外的情景。

「那句話驗證了。」韓冰凌說完這句話,神也冬翔還是不明白。謝杰星突然大喊:「你們看外面。」

神也冬翔把視線轉向外面,他眼睛頓時瞪大,因為外面不像下午一樣是炎炎夏天,而是正飄著雪花的冬天。

神也冬翔走到外面,伸手去觸摸要下來的雪花,雪花在他手中裡融化變成水,這並不是假象而是真實的雪,神也冬翔說:「怎麼回事?明明都過了下雪季節了啊?」

「世界末日嗎?」謝杰星說。

周遭的同學們也被這幕雪花落下的場面給嚇到了,紛紛都停了腳步觀賞、拍照或打電話通知朋友。

「這場雪怪怪的。」韓冰凌看了一陣子開口說。

「你發現什麼了嗎?」謝杰星問。

「這不識自然雪而是有人特意做出來的,且絕非人類。」韓冰凌說。

「絕非人類?」神也冬翔說。

「這雪中有股但到讓人感覺不到的魔力在。」韓冰凌說:「我的屬性是水,雪也是由水形成的所以能感應的到。」

「來源呢?」謝杰星問。

「找不到。」韓冰凌點頭。

「把這是告訴黑日吧,我想他會去調查的。」謝杰星說。

他們點頭便在校門口道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