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把時間到回去,孤雲再將寒踹進門的另一側後便開始與焰恩等人戰鬥......

「火龍的咆哮!」焰恩對著孤雲吐出龍息。

火焰的漩渦頓時對著孤雲衝去,孤雲單手持刀,對其一揮:「月牙天衝!」

漆黑之牙將龍息砍成兩半,這時莉雅突然來到孤雲身後對他背部推出一掌:「天龍的神風!」

無形的風擊中孤雲背部將他打飛出去,但是孤雲卻感覺不到任何傷痛,眼角閃過兩個人影,雷拉薩斯和達克斯一個來到他身前另一個來到他身後,兩人對他揮拳「雷龍的崩拳!」「鐵龍的鋼拳!」

雷之拳擊鋼之拳對著孤雲兩方的要害直打,孤雲半空中一轉閃開達克斯的鋼拳對著身後的雷拉薩斯揮出漆黑之牙,雷拉薩斯的工四倍漆黑之牙打斷孤雲也因此安全逃開,焰恩這時全身纏繞著火焰對著孤雲直衝:「火龍的劍角!」

孤雲將天鎖斬月橫放硬是頂住他的攻勢,莉雅無聲的出現在他身旁,孤雲一怔也還不及反應,莉雅在他身旁輕輕一吹:「天龍的咆哮!」

風之龍息瞬間將孤雲吞沒,莉雅縱身一跳對著孤雲的腹部踢出一腳:「天龍的鉤爪!」

風的爪子只抓破孤雲的衣服,孤雲在同一時間做出反應免於受到致命傷,他摸摸腹部有些血跡,皮肉傷而已。

那私人不想給孤雲有喘息機會,焰恩手成爪狀對著孤雲那一揮:「火龍的升龍斬!」

地上冒出五根火焰爪子,就像龍一樣的巨大爪子擋住了孤雲前進的方向和視野,爪子消失後那四人也消失了,孤雲立刻抬頭,見莉雅和焰恩正在上方,他頭一轉又見雷拉薩斯和達克斯在自己的左右方。

遭了!他現在正等於被圍繞住了一樣。

雷拉薩斯全身充滿電流,他將雙手貼扶地面說:「雷之監獄!」

地上竄出閃電將孤雲包圍起來,焰恩這時大吼:「火龍的咆哮!」

「天龍的咆哮!」「鐵龍的咆哮!」「雷龍的咆哮!」雷拉薩斯以手貼地的狀態下從喉嚨中吐出龍息。

四重威力強大的龍息對著窮途末路的孤雲一吐撲去,孤雲的身影一瞬間就被吞噬了。

焰恩和莉雅從上方跳下來,與雷拉薩斯和達克斯會合,焰恩說:「解決了,走吧。」

「等等,確認清楚比較好。」雷拉薩斯說。

「都死了還確認什麼.......!」煙恩話才剛說完一道漆黑之牙就從他身後對他腦門咬去,達克斯眼明手快擋在焰恩身前將全身鐵化徒手接下牙的攻擊。

四人轉過頭去去可看到孤雲竟然就站在原地上,只是他狀態也不樂觀,渾身是血全身都是大傷。

「打不死的蟑螂!」焰恩對他直撲說:「火龍的鐵拳!」

火焰之拳對著他的腹部打去,孤雲勉強的避了開來,他轉身繞到焰恩身後說:「黑流牙突!」

力量注入刀身對著焰恩的背心直刺,焰恩猛然一跳閃過,孤雲跟著一跳跳得比他還高,孤雲在高於焰恩位置的高度對他一揮:「月牙天衝!」

漆黑之牙撲向焰恩,焰恩立刻吐出龍息應對,爆炸中,孤雲猛然竄出煙幕的障礙來到焰恩身前,他對著焰恩一揮,焰恩說:「火龍的碎牙!」

龍之爪手刀正面交鋒,焰恩藉由這機會立刻落地往後一跳與孤雲保持距離,雷拉薩斯等人也立刻過來,孤雲站在遠處對著他們一揮,漆黑之牙對著他們首當其衝,達克斯立刻鋼化自己身軀去抵擋攻勢,在視野都被漆黑所掠奪便看不見孤雲的身影。

等他們察覺孤雲早在他們上方,孤雲握緊天鎖斬月,唸著:「月牙天衝!五倍速!」

月牙天衝在一瞬間從一個見個十多個,焰恩等人嚇一大跳立刻分開各自逃離,焰恩將莉雅抱在懷中往旁一跳逃離,逃離食還不食對著上方的孤雲吐出龍息,但是孤雲的身影又再度消失不見了,等到他們意識到他已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莉雅見孤雲突然出現自己和焰恩面前,頭也不想的對他吐出龍息,只是還是打了個空。

孤雲的身影又再度出現在他剛剛站的位置,焰恩說:「速度怎麼這麼快啊?」

「好像有什麼蹊蹺的樣子?」莉雅說。

「不管怎樣,我才不信四個人還打不過他一人。」焰恩站起身子對莉雅說:「我先去跟他打,妳見機行動。」

說完他就衝了過去,他全身纏繞著火焰對著孤雲說:「火龍的劍角!」

他將自身化成炎之柱對孤雲衝去,孤雲將天鎖斬月橫擋成功將他擋住,他眼睛看到雷拉薩斯從焰恩身後跳起,雷拉薩斯手中聚集著雷電,雷電形成一把雷之刀刃,他說:「雷龍的方天戟!」

戰戟對著孤雲直射,孤雲將力量注入刀中,彈開焰恩對著上方戰戟一揮:「黑流牙突!」

他宗身一跳手持著天鎖斬月與射過來的戰戟正面交鋒,他成功的將戰戟銷毀但是這也讓對方抓到了一個機會,莉雅來到他下方,手由下而上往上一推:「天龍的狂風!」

巨大的龍捲風將孤雲整個人卷起來,狂亂的風嚷孤雲無法睜開眼,等風消失他能睜開眼但是也已經太遲了,剛剛那陣風將孤雲帶到達克斯和雷拉薩斯面前,雷拉薩斯把雷電之拳打在孤雲腹部,電流立刻竄入全身讓孤雲整人都麻痺了。

達克斯的腳變成鐵棍他往上一踢將孤雲踢飛到上空,而在上方等著他的是焰恩,焰恩雙手聚集著火焰他唸著:「將左手的火焰與右手的火焰結合為一,火龍的煌炎!」

巨大的火球在焰恩身上聚集起來,他將火球打在孤雲身上,孤雲因為雷拉薩斯的電流的關係全身都不能動,他應聲生的接下了這威力巨大的火球。

打被打倒在地上,全身都是燒傷和壞死的肌膚......焰恩落下看了孤雲一會說:「解決了,走吧。」

「會不會太可憐了。」莉雅看著倒在那的孤雲說。

「一打四就是個不明智的選擇。」達克斯說。

「要是剛剛那藍毛能留下來或許還有機會。」雷拉薩斯說:「但是可惜啊.......」

倒下的孤雲看著天花板,心想著:輸了嗎?距離上次倒下士什麼時候啊?忘了,太久了,已經不記得了.......星,抱歉了。

我最喜歡在戰場上戰鬥小雲了,孤雲腦中突然冒出這句話。

這是在與血族戰鬥前夕黎嵐星對他說的一句話,小雲在戰鬥時很帥喔,我都布置覺得著迷了。

想到這,孤雲微微一笑,是啊,自己怎能倒下了,要保持星最喜歡,他最著迷的姿態啊......二卍!

強大的風壓吹拂著焰恩等人,孤雲的裝扮開始變化,他身上所穿著的是附有貼住頸部的兩枚半環狀黑色護頸,上衣變成用三組交叉帶固定衣料包覆整個手部、外衣和底襯的衣擺呈現三股分離撕裂狀的開襟窄長袖大衣,露出部分白色襯衣,手肘以下各別配戴著兩組白色的交叉飾品與手環。

孤雲身子慢慢爬起來,焰恩皺眉說:「怎麼可能?正面接下我煌炎的人不可能在站起來的。」

「接下?」孤雲輕輕一笑:「是我故意讓你打的。」

孤雲再度站起身子,他舔舔嘴邊的鮮血說:「小子,接下來好戲才剛上場。」

「老不死的!」焰恩怒了。他對著孤雲直衝,手置在身後,火炎從他的手指流出,他轉身對著孤雲揮動雙爪:「滅龍奧義!紅連爆炎刃!」

火炎纏繞於雙臂上,形成兩把火之利刃,焰恩迴旋身體使出火焰的斬擊,孤雲眼看就要被火焰形成的旋風撕裂,然而孤雲卻舉起天鎖斬月對著焰恩一揮輕輕一說:「月牙天衝,十倍速!」

時間突然凍結起來,當它再度開始流動時,焰恩眼前頓時被漆黑所掩蓋,焰恩或許看不清楚,但是在外圍著莉雅等人卻是看的一清二楚,孤雲輕輕一揮月牙天衝,在一瞬間爆出了幾十多個將焰恩埋沒在漆黑之中。

焰恩被打了回去,他身後處處都是牙所咬過的傷痕,莉雅課力感到焰恩身邊,但是原本無人的前方突然出現一個黑色身影,莉雅一怔,孤雲對她揮動斬擊,雷拉薩斯卻在同一時擠進莉雅與孤雲兩人之間替她擋下斬擊的刀刃。

「沒事吧?」雷拉薩斯問。

「沒事。」莉雅搖搖頭說。

「去替焰恩療傷。」雷拉薩斯說完對著孤雲的腹部揮出一記重拳。

孤雲立刻閃開,達克斯看準時機抬腿一踢:「鐵龍腳。」

達克斯將將腳變化出鐵龍的鋼棍伸長直衝孤雲腦門,孤雲一揮刀格擋開來,落地一迴轉對著雷拉薩斯轉中手中的刀刃說:「天舞連迅!」

他欺進雷拉薩斯對著他進行高速刺及和斬擊,雷拉薩斯不斷的閃躲或用雷電纏繞自己手臂將其格擋,這詞孤雲卻突然說:「四倍速!」

刀刃然定格一秒,接著刀有如疾風一般的快速次向雷拉薩斯,雷拉薩斯一下子無法反應被砍出幾個會流血的口子,雷拉薩斯一咬牙全身充滿電流對著孤雲一吼說:「狂暴伏特!」

電流將身軀裹在裡面向外擴張,孤雲見不妙立刻閃開,卻沒注意到達克斯已經靠近自己,達克斯的手變成劍對著孤雲一揮,孤雲立刻舉刀進行應對,這時一道火焰從他身旁噴過來,孤雲立刻收刀閃躲,他見是原本受傷的焰恩又站了起來,看來雷拉薩斯與達克斯替莉雅拖足了時間讓她替焰恩治療。

「我來找你算帳了,混蛋。」焰恩手圍著火焰說。

「來啊。」孤雲挑釁著說。

「火龍的劍角!」焰恩化成火柱衝向孤雲,孤雲還是一樣用刀橫擋進行抵擋,焰恩在來到孤雲前後身上的火焰就消失了,他將火焰圍繞在雙拳,說:「紅蓮火龍拳!」

快速的炎之拳打在孤雲身上,孤雲藉著高速移動來閃躲,焰恩蹲下一個下盤踢,孤雲立刻跳起,焰恩一瞪地用頭對著孤雲腹部撞了過去,孤雲轉身來一記迴旋踢,焰恩抓住孤雲踢來腳,將他拉了過來,火龍的拳頭對著孤雲腹部打了過去,孤雲立刻被打飛,落在地上。

焰恩站在原地等待著,孤雲爬起來對地上吐出一口血痰就對著焰恩一揮:「月牙天衝!」

「火龍的咆哮!」龍息與牙相互衝突。

孤雲將天鎖斬月刺入地面說:「突牙擊!」

焰恩的腳下突然竄出一道牙,不知情的焰恩被打正著,焰恩被打到別處,孤雲眼前就多出了三人,雷拉薩斯一拍地說:「雷之監獄!」

本以為雷電所形成的牢籠可將孤雲鎖住,但是孤雲再下一秒就不見了,他出現在他們的側面,他說:「同樣的招數我不會中第二次。」

「交叉黑牙!」孤雲快估的揮出兩道漆黑之牙,牙形成X字形對著三人撲過去,莉雅擋在兩人身前張開雙手說:「天龍的神聖庇護。」

風將三人圍繞在一起,當牙與風產生衝突時,牙一瞬間就被風給吹散了,莉雅說:「我的招大多是防禦,所以你的招式是沒用的。」

「是嗎?」孤雲將天鎖斬月刺入地面說:「地裂崩擊!」

腳下的開始龜裂接著崩裂,莉雅等人站不穩腳步,孤雲對著他們三人輕輕一揮說:「月牙天衝,十倍速!」

時間再次定格,當他再度轉動,莉雅眼前的視野立刻被無數的漆黑之牙所填滿,莉雅一怔立刻架起防護必但由於腳站不穩無法正常輸出力量,雷拉薩斯見狀立刻突出龍息將大多的牙打掉,達克斯站在莉雅身前用自己鋼化的身軀進行擋格,由於他們在三樓所以地板崩塌後戰場就改為二樓。

孤雲站在落石上看著莉雅等人窘地,突然對著身後揮出一刀,焰恩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後,剛剛要是不揮刀自己就被暗算了。

「什麼時候做卑鄙小人了啊?」孤雲說。

「你少管!」焰恩雙手圍繞火焰往孤雲那端跳過去:「火龍的鐵拳!」

孤雲頓時消失不見,他出現在焰恩身後準備對他的背心一刺時,焰恩突然轉身對他吐出龍息,孤雲不得不避開,焰恩落地後感到莉雅等人身邊問:「都沒事吧?」

他們點頭,焰恩說:「那傢伙真麻煩......速度太快了。」

「要想辦法先封住他的速度才行。」雷拉薩斯說。

「喂!」孤雲這時大喊一聲。

焰恩轉頭瞪眼:「幹嘛?」

「姑且問一下。」孤雲說:「你們幹嘛要幫洛年?你們不是敵對關係嗎?」

「是不是敵對關係不重要。」焰恩說:「他附於我們生命,我們發誓要效忠他一輩子。」

「是嗎?」孤雲說:「話說我們還沒自我介紹呢。介紹一下吧。」

四人對看一眼,焰恩說:「弒龍者,火龍焰恩。」「風龍莉雅。」「鐵龍達克斯。」「雷龍雷拉薩斯。」

「胡宗第三第子,獨行者,孤雲。」孤雲說。

「都介紹過來,做了結吧。」焰恩說。

「是啊。」孤雲全身圍繞著漆黑的閃電,他雙手握著天鎖斬月說:「接招吧。」

「最大輸出,月牙天衝!」孤雲大喊著用力一揮,巨大的漆黑之牙撲向焰恩等人,這時焰恩、雷拉薩斯、莉雅三人蹲在達克斯身前,雙手貼地同聲說:「元素結陣。」

紅、黃、藍三到光芒依序出現將四人圍繞住,這時由焰恩等人所發明的聯合防禦陣型,由焰恩、雷拉薩斯、莉雅三人的元素之力架起防護壁抵擋攻擊,然而還剩下一人......

護壁成功擋住了孤雲的巨大月牙,這時達克跳到上方去他說:「滅龍奧義,業魔,鐵螺旋。」

達克斯的兩隻腳鋼鐵化後高速旋轉像鑽頭一樣的對著孤雲衝去,孤雲見狀立刻中斷招式閃開,然而在這一時間,築起防護壁的三人立刻對著孤雲吐出龍息,火、雷、風的三種龍息對著孤雲張牙舞爪。

孤雲本想踏地閃躲但是達克斯卻衝了過來,他將手變成了劍對孤雲砍去,孤雲閃開他的攻勢,達克斯立刻跑起來不斷砍著孤雲,雖然他砍不到孤雲但是就是砍不到才好。

孤雲想要逃但是達克斯卻一直妨礙他,他一惱火對著達克斯揮出漆黑之牙,達克斯這時笑了起來,他將全身鋼化接下了孤雲的漆黑之牙,接著一個熊抱將孤雲整個人抱了起來,孤雲被他這一抱失去了行動能力。

達克斯一扭腰將孤雲整人丟到了那龍息漩渦中心去,孤雲陷入漩渦中心,接著爆炸了。

爆炸聲如雷貫耳,孤雲從中掉落下來,孤雲倒下了,被焰恩等人完美無缺的合作給擊敗了。

焰恩等人轉身離開,只留下孤雲一人......

「給我站住。」孤雲大聲吼叫:「我們還沒打完。」

「是你輸了,別打了。」焰恩說。

「我還沒輸。」孤雲勉強的站起身子卻又倒下,焰恩說:「躺著吧,省點體力的話還能活命。」

「你們是那個等級?」孤雲趴在地上問著。

「我們只是剛入不久的......」焰恩說:「天仙初階。」

孤雲頓時瞪大眼看著焰恩,焰恩同樣看著他,孤雲自笑起來:「天仙初階......呵呵......這不就是我正在找的嗎?」

「什麼?」焰恩一愣。

「出來吧,魔劍士,泰達拉古!」孤雲身上圍繞著黑色的氣息,黑氣從孤雲身上分離出來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人影,焰恩等人面目震驚的看著那巨大的人影,因為那人影高就跟天花板一樣高,人影服裝很古代,滿臉猙獰,嘴唇旁還有兩個太長而露出來犬齒,人影的雙手放在他立在前方的大劍上。光是看著就嚇人了。

「這什麼鬼東西?」焰恩震驚的說。

「不知道吧?」孤雲拖著殘缺不堪的身軀說:「這叫化身,是由自己的心念而生的,也就是說是真正的你。」

焰恩等人皺起眉頭,孤雲說:「讓你們見識一下吧,泰達拉古!」

巨人的手離開了劍,劍開始縮小飛到孤雲的手上,孤雲一手持著劍一手拿著天鎖斬月,他說:「二刀流,雙重砍擊!」

孤雲揮動天鎖斬月,漆黑之牙撲向焰恩等人,而另一手的大劍也開始揮動,大劍砍出的衝擊波與漆黑之牙融合在一起,焰恩等人立刻築起防護壁:「元素結陣。」

但是即使這樣還是不敵,牙輕鬆的破除了防護壁入侵裡面,焰恩等人被牙的風壓壓倒在地,正面承受了孤雲的砍擊。

焰恩四人倒地不起,身上的傷不多,似乎還沒死。

是剛剛那真減緩的威力嗎?孤雲手中的大劍消失不劍連同身後的巨人也不劍了,看著倒地不起的焰恩等人,孤雲眼中沒有滿足感,反而是失落。

就這樣嗎?這樣就結束了?孤雲喉頭一甜咳出大量的鮮血將地面染紅了,這時他覺得腦袋昏沉沉的,看來是失血過多了的樣子,不好意識越來越模糊了,不過這樣就好,終於能......

孤雲......孤雲猛然瞪大眼,他四處看看,是自己的錯覺嗎?怎麼好像聽到了星了聲音......

孤雲......他又聽到了,他立刻放出感知,孤雲的感知很弱,但要找特定人物還是行的。

他發現黎嵐星的氣息變的很微弱,怎麼回事?

孤雲不管身體狀況立刻飛了出去......

時間回到現在,孤雲回到主塔內他靠著著牆壁用剛剛抓到的倒楣血族的衣物包紮起身體各處,剛剛他在路途發現有個快死了的血族,他飛下去抓起了那名血族,一張嘴就往她脖子咬去,一瞬間就將那名血族僅剩不多的血給吸乾了,吸完血他將天鎖斬月次入那名血族體內,那名血族身體立刻變黑消失不見。

喉嚨好乾啊......孤雲用手抓著喉嚨想著,他想要血,要更多的血。

孤雲的眼睛開始飄逸不定,黑與紅混雜起來......他縮起身子深吸口氣體內的浮躁不見了,他用刀撐起身體再度往沈洛年和劉翔鷹的戰場走去。

====================

故事開始進入高潮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