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的請去看前面,前面我有加長一點

先說一聲藍天雨是藍藍路

============================

洛亞整整在房裡待了三天才出來,她一出來藍天雨馬上就來了,他馬上就問:「洛亞妳這幾天怎麼了?生病了嗎?」

「不沒事,謝謝你關心我已經沒事了。」洛亞笑得跟以往一樣漂亮。

藍天雨鬆口氣說:「還好,我還以為妳怎麼了呢。」

「天雨等等我們去外面散步好吧?」洛亞握起藍天雨的手說。

「摁。當然好。」藍天雨一笑,他開心的不是洛亞邀他出去而是洛亞終於恢復正常了。

兩人到沈洛年的房間敲敲門喊:「爸爸

不久門打開,一臉睡眼惺忪的沈洛年打的哈欠問:「怎麼了?」

「你還沒睡醒啊?」現在是上午十點,正常人早就起來了。

「還不是那隻狐狸害的。」沈洛年指指正在床上睡的香甜的懷真說:「昨晚那傢伙要我幫她抓養,結果一抓就天亮了。」

「爸爸你真辛苦阿。」洛亞說。

「習慣了啦,找我幹嘛?」沈洛年問。

「我和天雨要出去散步幫我跟瑋珊姊他們說一聲。」洛亞說。

「就算不說他們也知道啦,好了,快去吧。」沈洛年打的哈欠甩甩手要他們離開好讓他繼續去睡覺。

兩人離開後沈洛年便倒在床上繼續睡,懷真這時張開眼問:「不擔心嗎?」

「妳指的是什麼?」沈洛年臉埋在枕頭裡問。

「洛亞她現在的心智已成熟,天雨又是血氣方剛的年紀,你不擔心嗎?」懷真轉過身問。

「擔心什麼啊天雨不是那麼隨便的人,在說洛亞也不會笨到那地步的,妳別瞎操心了。」沈洛年說。

「你真的是沒有作父親的樣子耶。」懷真故做生氣的說:「女兒在外會怎麼樣你都不擔心喔。」

「然到妳有嗎?我看妳還想加快速度呢。」沈洛年露出一隻眼睛說。

「唉呀!被發現了!」懷真調皮的吐吐舌說:「我也是想讓洛亞快點找到歸屬嘛。」

「這是要時間的,首先是要培養感情在進行下個階段。」沈洛年說。

「你則是沒有。」懷真戳戳沈洛年的臉說:「你連前戲的沒有就把人撲倒了。」

「那不適合我,我要睡了別吵我。」沈洛年蓋好被子就睡了。

「真是的。」懷真好笑得躺平,期待著洛亞的未來。

而在外的洛亞正與藍天雨在平常散步得步道中行走,藍天雨懷著和平常一樣的心情散步,但洛亞這時心思卻有點複雜。

藍天雨很快就注意到了,他停下腳步問:「怎麼了嗎?」

「天雨你對我是怎麼看的?」洛亞突然問。

藍天雨思考一下說:「妳很強、很漂亮又滿聰明的……

「我不是說這個啦。」洛亞不禁覺得好笑。

「不然是什麼?」藍天雨一愣。

「我是問你、你,喜不喜歡我?」洛亞用極小聲的聲音說了出來。

藍天雨一愣,臉龐上漲紅起來,他結巴的說:「什、什麼!我、我、我……

洛亞見藍天雨慌張的樣子,她走近一步到藍天雨的懷中面對的高他一個頭的的藍天雨她抬起頭直視他的眼睛說:「我喜歡你。」

這四個字在藍天雨的腦中不斷的撞擊著,最後他昏了,洛亞一怔蹲下搖搖倒在草皮上的藍天雨但他沒有醒來。

洛亞沒輒只好把他拖倒到樹下讓他躺在自己腿上,昏迷時的藍天雨有種沈靜的氣息洛亞一次又一次的摸著他的頭髮直到他醒來為止。

藍天雨醒過來第一眼就見到洛亞,他意識到他躺在洛亞的腿上休息,他先是一怔又冷靜的下來,他並沒有離開而是繼續的躺著,他並不想離開這機會不知錯過來還要等多久呢當然要好好把握。

洛亞微笑說:「醒了啊。」

「抱歉,我真沒用。」藍天雨苦笑一下。

「是我不對,突然對你那麼說。」洛亞搖搖頭,他摸著藍天雨的臉輕聲:「但我還是很想知道,你的感覺。」

「我的感覺就跟你一樣啊。」藍天雨微笑的說。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洛亞俏臉微紅說:「真的?」

「我可沒騙過你喔。」藍天雨離開洛亞的腿靠著大樹說:「我第一眼見到成長後的妳我就喜歡上妳了,不只是妳的美麗,妳的力量也讓我著迷……人雖然是能孤獨的蛋也不能孤獨一輩子,因為生命中一定會遇到跟自己配的來的另一半,我也是這麼深信著的。」

藍天雨抓抓頭說:「雖然麼說很突然但……洛亞,妳願意成為我生活中的另一半嗎?」

藍天雨說了這麼一段告白,洛亞回應是給他來了個飛撲,藍天雨被洛亞壓在草地上,洛亞高興的連眼淚的出來了的說:「我願意、我願意。」

藍天雨用手輕輕撥去她的淚花笑著說:「謝謝。」

「不客氣。」洛亞笑得很動人。

他們在草地上躺了一會才回去,回去時大約中午,葉瑋珊見他們是牽著手回來著微微一笑說:「終於啊。」

「什麼終於?」藍天雨問。

「不用假了,當然是你洛亞之間的關係啊。」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瑪蓮,用手臂勒著藍天雨說:「到哪了啊?說來聽聽唄~」

「呃」藍天雨一時詞窮。

「瑪蓮別鬧了。」葉瑋珊適時的阻止。

瑪蓮放開藍天雨說:「我可不會放棄的喔,早晚要你吐出來。」

說完,瑪蓮就走了留下驚愕的兩人。

「放心。瑪蓮不會太過份的。」葉瑋珊並沒有保證瑪蓮一定不會問而是保證瑪蓮不會太過份的追問,這讓兩人臉上不滿黑線。

「自求多福吧。」葉瑋珊說完也走了。

「現在是怎樣啊?」藍天雨全身無力的說。

「去求助吧。」洛亞也不想被追問,他們去找沈洛年求助。

沈洛年聽到後只回答:「瑪蓮的個性就是這樣,習慣就好。」

「但問題是我不想被問啊。」藍天雨苦著臉說。

「我當初也被她問不下十次,除非得到她滿意的答案不然她不會放棄的。」沈洛年說。

「有沒有辦法阻止她啊?」洛亞問。

「去找奇雅吧,瑪蓮最怕她了。」沈洛年懶懶得說,他現在還是很想睡。

「那我們去找奇雅阿姨試試吧?」洛亞說。

「摁。」藍天雨點頭跟洛亞出去。

沈洛年趴在床上打算繼續睡,卻被懷真揪了起來問:「臭小子

「幹嘛啦。」沈洛年說。

「妳剛說你被瑪蓮問了不下十次,是跟誰啊?」懷真瞪著沈洛年說。

「那是比喻而已,別亂想。」沈洛年想就此結束話題,但懷真可沒那麼容易死心,她扯著沈洛年的領子瞪眼說:「快招!你不招你就別睡。」

「媽啦!妳瘋了啊。」他已經一晚沒睡了,在不睡可真會死的。

「對!我瘋了,所以快招,是不是跟瑋珊有關係?」懷真說。

「才不是。」沈洛年還是不承認。

「別想耍賴,當時瑋珊都已經告訴我了,你這花心臭小子!」懷真猛搖著沈洛年。

沈洛年被搖的眼冒金星,但他堅持不承認,一旦承認了他就完了。

兩人房裡大吵大鬧就連外面也聽到了,但他們很有默契的不去打擾免得去掃到颱風尾。

 

懷真和沈洛年吵了又吵,最後在沈洛年的增加抓抓次數之下結束了。

 

沈洛年倒在床上說:「妳這死狐狸,一開始的目的就是這吧?」

 

「嘻嘻,這是你說要增加的啊又不是我。」懷真笑嘻嘻的說。

 

「算了,我要睡了。」沈洛年翻身說:「不准再來吵我。」

 

沈洛年順利的進入夢鄉,懷真起身出門去,她遇到葉瑋珊,懷真問:「妳不是在忙嗎?怎麼有空出來?」

 

「我現在不是司令了,那些公文都交給小韻處理了。」葉瑋珊說:「洛年還在睡喔?」

 

「是啊。」懷真說:「跟隻豬沒兩樣。」

 

葉瑋珊苦笑一下說:「剛聽志文說你們吵的很大聲呢,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逼供他當年做的虧心事而已。」懷真笑著說。

 

葉瑋珊一愣,想起百年前的事,她苦笑一下說:「他有說什麼嗎?」

 

「沒有,他打死不承認。」懷真嘟嘴說:「做了還不承認,真沒種。」

 

「就算這樣懷真姊妳還是愛著他不是嗎?」葉瑋珊微笑說。

 

懷真一愣難得露出尷尬的神情:「什麼愛不愛啊,他是我老公愛他是當然的啊。」

 

「我想洛年也一樣的,不然你們這樣吵他一定會發火的。」葉瑋珊說。

 

「妳現在是在開導我嗎?」懷真好笑得說:「妳活的歲數還沒我的尾數大呢。」

 

「我哪敢呢。」葉瑋珊好笑得搖搖手說。

 

「怎麼都沒看到一心在妳附近啊?」懷真轉移話題。

 

「他出噩盡島了。」葉瑋珊說:「公文這類的不適合他,都是配睿跟宗儒在幫我的,在說現在我暫時不會再見到公文了。」

 

「他出噩盡島?去哪?」懷真訝異的問。

 

「大概是北方大陸吧?」葉瑋珊說。

 

「出噩盡島不是很危險嗎?他想自殺?」懷真瞪大眼說。

 

「不會。一心去那有好十幾年了都沒事。」葉瑋珊說。

 

「是嗎?的確,在沒有息壤土影響的地方修練會好很多。」懷真說:「但妳不擔心嗎?」

 

「我怎麼可能不擔心,但我實力不夠不能跟去。」葉瑋珊憂鬱的說:「其實我是很想去的。」

 

「那就去啊。」懷真說:「實力不夠什麼的都是妳不想去的藉口而已。」

 

「但……我現在還要忙新城的事。」葉瑋珊說。

 

「算了,妳要是想這樣這樣吧,真搞不懂人類的想法。」懷真扶著額說。

 

「對不起。」葉瑋珊說。

 

「這不是對我說的,也不是妳要說的。」懷真說:「是一心小弟要說的。」

 

「一心?」葉瑋珊一愣說。

 

「當然啊,丟下老婆自己在外修練當然要道歉,要是被洛年知道或許還會被打呢。」懷真說。

 

「有可能嗎?」葉瑋珊好笑得說。

 

「一定的,妳也不是不知道洛年他把妳看的很重的。」懷真輕笑著。

 

「懷真姊說什麼啊?」葉瑋珊難得臉紅了一下說。

 

「妳想想洛年的個性再想想妳跟他之間的互動就知道了我在說什麼了。」懷真說:「我說的是實話,洛年把妳放在很前位,不然他找到我為什麼還要留在這?」

 

葉瑋珊沈默了,懷真笑著說:「我沒有責備妳的意思,但也別因為這樣跟我搶洛年喔。」

 

「不會啦,洛年現在對懷真姊很專情的。」葉瑋珊苦笑的說。

 

「這麼說他以前很花心囉?這花心臭小子,我還要再去跟他算帳。」懷真氣呼呼的跑回去。

 

這會不會害到洛年啊?葉瑋珊吐吐舌想,她到擎天塔的廣場散步……不久沈洛年就一臉不悅的了過來,葉瑋珊問:「怎麼?」

 

「躲發瘋的女人。」沈洛年臭著臉說:「煩了我一天沒睡又吵我的睡覺時間。」

 

「真慘。」葉瑋珊好笑得說。

 

「八成是妳又跟他說了什麼她才會吵來跟我算帳的。」沈洛年瞪眼說。

 

「我也沒說什麼啊,我只說你現在很專情就這樣而已。」葉瑋珊一臉無辜的說。

 

「這樣就足夠讓她想了。」沈洛年有些頭暈的問:「妳在這幹嘛?」

 

「散步。」葉瑋珊說。

 

「那去散步吧,我要去睡覺。」沈洛年走到旁邊的大樹下睡起覺來了。

 

葉瑋珊散了一下步,走到沈洛年身邊葉瑋珊戳戳他確定他睡了,看著他熟睡的臉龐有著一絲的沈穩這是很難見的,要現在有照相機她一定會拍下來給他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