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沈睡中醒來的神也雲翔因為是第二次了也知道事情的大概了......又要來一次啊,真麻煩。

他站起來,周圍還是一如往常的黑色,他說:「不會改變一下景色嗎?真單調耶,你說是吧?」

他微微偏過頭向後看,在他背後是一隻有兩棟樓高的巨型惡魔,惡魔就像一般人想像的那樣,有著鮮紅的雙眼、粗壯的四肢、尖銳的牙齒、濃厚的鬃毛,和象徵性兩隻長角。

『把身體給我.....』惡魔沒有開口,是直接對神也雲翔的內心說話。

「為何?」神也雲翔說:「這可是我的身體耶。」

這時多格鶆歅現身在神也雲翔背後,他將神也雲翔扳過他身後,手中握著巨型鐮刀說:「小心點,這隻是高級的。」

「強嗎?」神也雲翔問。多格鶆歅冒著冷汗說:「強的一塌糊塗啊。」

『外來人,滾!』惡魔揮動手臂,多格鶆歅以鐮刀當盾牌,卻來是被打飛了,他撞上了無形的牆壁,感覺全身體骨頭都碎了一樣,他勉強睜開眼,看到了神也雲翔沒有掙扎的被惡魔抓起來,多格鶆歅對惡魔說:「別碰他!」

『滾吧,這裡不歡迎你。』惡魔的鮮紅雙眼對著多格鶆歅說,神也雲翔說:「我不會有事的,你先離開吧。」

「你該不會是想......」多格鶆歅多少猜的出來神也雲翔打的算盤是什麼?,他說:「弄不好會被搶走身體的喔。」

「要是連這都過不了更別說是去做人了。」神也雲翔說:「且要去的話,這傢伙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真是我怎麼會有你這麼瘋的宿主啊。」多格鶆歅苦笑起來。

「就當作是你前世造的孽吧。」神也雲翔笑笑的說。

多格鶆歅笑了出來,他說:「就當這樣吧,等會見了吧,瘋子宿主。」說完他就消失了。

在外頭眾人以把神也雲翔搬回屋中了,這時多格鶆歅從神也雲翔體內出來,神也冬翔問:「情況如何?」

「你弟是個瘋子,他想要得到那股力量。」多格鶆歅說。

「這我早知道了,我問的事情況。」神也冬翔對於「瘋子」這詞並未感到有多大的驚訝。

多格鶆歅坐在椅子上,他說:「他要得到他體內那隻惡魔的力量,根本找死。」

「何說?」黑日問。

「力量不是越強就好,要符合自己的波動,波動不合一切免談。」坐在床邊休息的謝杰星開口說。

多格鶆歅點頭又說:「還有就是太強盛的力量,會導致自己的身體負荷不了並產生排斥,好一點,留全身,而最遭的情況就是整個人爆炸,一點都不剩。」

「那雲翔不就是很危險?」葉士說。

「所以才說他是個瘋子。」多格鶆歅罵說。

「放心好了,不會有事的。」神也冬翔突然說。

「怎麼這麼有把握啊?」多格鶆歅挑眉說。

「因為他是我弟。」神也冬翔爽快的笑著說。

這回答很讓人無力,多格鶆歅笑了起來,他說:「你們兩兄弟都是一個樣,瘋子。」

「多謝誇獎。」神也冬翔說:「再說,你不也是冷靜的在這邊看著嗎?要是雲翔真有危險我想你應該會很著急才對,竟然你都沒在擔心了我擔心幹嘛?」

「有理。」多格鶆歅說。

神也冬翔這時問:「多格鶆歅,你是墮落之人嗎?」

多格鶆歅眼神銳利起來,一閃,一把鐮刀以架在神也冬翔脖子上,眾人也警戒起來,多格鶆歅眼神寒冷的說:「你問這做什麼?」

「好奇,因為你說你是惡魔,但你明明就散發著不同於魔界的氣息,我想那氣息是靈界的對吧?」神也冬翔問其他人:「學會降臨召喚的你們也都感覺的出來吧?」

的確他們都感覺的出來,多格鶆歅身上的不同,多格鶆歅收起鐮刀坐了下來,以受傷的他就算要動手也是件難事,他說:「我的確是墮落之人,我曾是靈界的人,我是隸屬於冥王-哈帝斯麾下的死神,狩獵將死之人的靈魂就是我的使命,但基於我「覺得反正人的壽命遲早都會到盡頭」的念頭,我將那些還未到死期卻又離死期將近的人也一遍狩獵......由於這舉動觸怒了哈帝斯,他剝奪了我的權力,剔除了我的職位,將我貶入魔界成為墮落之人。」

「這麼說起來是你活該吧?」神也冬翔說。

這話讓多格鶆歅抽動了幾下眉頭,他說:「我不是第一個,在歷代死神中這毛病已是傳統了......只是靈界人入魔界生活不是很容易,因為壽命會受魔界之氣剝奪而提早掛點,除非是接受純魔界人的印記正式成為魔界的一份子才可能,只是魔界人一看到靈界人就是一肚子氣通常沒被圍毆就要偷笑了,而我是運氣好再遣送途中順利逃了出來,我進到雲翔體內也是個意外,因為他體內那傢伙是處於沈睡狀態,我趁著他在嗔睡時進入還是幼兒的雲翔體內將那傢伙封印只是那封印現在不管用了。」

「這麼說你是逃犯?」黑日說。

「可以這麼說,只是名義上我已是墮落之人了。」多格鶆歅說。

「雲翔打算用什麼方法得到力量?」神也冬翔問。

「就跟你得到阿波羅之力一樣。」多格鶆歅說:「利用契約,只要契約達成雲翔便能使用那隻惡魔的力量,只是代價不知是啥就是。了,因此他打算學會惡魔召喚。」

「跟我們的降臨召喚是一樣的嗎?」神也冬翔問。

「一樣,只是魔界人不爽跟靈界人用一樣的詞而已。」多格鶆歅看著床上的神也雲翔說:「還要多久啊?」

神也雲翔見多格鶆歅消失後他轉頭看向惡魔,不畏懼的直視著他那鮮紅的眼睛,他說:「喂,我需要你的力量,把你的力量給我。」

這毫無常理,霸道的說詞讓惡魔笑了起來『哈哈哈......你這小子的膽子不錯唷。』

「廢話真多,給不給?」神也雲翔說。

『不給。』惡魔直接的說。

「膽小鬼。」神也雲翔冷眼說。

『再說一次?』惡魔似乎動怒了。

「膽小鬼、窩嚷廢、廢渣、沒有用惡魔、真是丟惡魔的臉,老子的膽識都比你強。」神也雲翔不知死火的說了出來。

『你這小鬼,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就能殺了你?』惡魔說。

「殺啊,這樣你也無法佔有我的身體。」神也雲翔說。

惡魔瞪大眼,神也雲翔說:「我找知道了,你要佔有我的身體的前提是要有我的靈魂在才行,因為你必須藉由我的靈魂作媒介才能使用這具身體,不然你也沒戲唱。」

惡魔沒有回話,代表神也雲翔說對了,他趁勝追擊,用言語試圖讓惡魔同意自己的條件,反正跟他打也是打不贏的,只是多受皮肉痛而已。

「不如跟我談條件?」神也雲翔說:「我們雙方說出自己的條件如何?」

『小鬼,你想要什麼?』惡魔考慮了一番才問。

神也雲翔一笑說:「力量。」

『想控制我的力量?你反而會被吞噬的喔。』惡魔說。

「那又如何?我有必須要救出的人,要是獻出我身軀就能將她救出,那很值得。」神也雲翔眼神不動的說。

惡魔注視著神也雲翔的眼睛好一段時間,才開口:『你的眼睛跟他好像啊,我好久沒有遇到你這樣子的人了。』

「如何?」神也雲翔問。

『我答應你,但在你死後你的靈魂就將歸我所有。』惡魔說。

「那就契約成立囉。」神也雲翔說。

『契約是要有印記的,你想要在哪刻下這印記呢?』惡魔問。

「隨你喜歡吧。」神也雲翔說。

『那就在你這清澈的左眼中吧。』惡魔舉起爪著伸向神也雲翔的左眼,神也雲翔感覺到左眼一陣刺痛,過不久在他眼底深處一般人看不見的地方出現了個古老且文字特殊的契約咒印。

惡魔放下神也雲翔,接著他自身也開始改變了,體積逐漸縮小、惡魔的特徵也完全不見,神也雲翔看著這隻惡魔的變化,但這隻惡魔卻變身成為一名成熟的女性。

神也雲翔吃驚的說:「妳是母的?」

「唉呀......我可沒說我是男是女喔。」穿著一身華麗的開邊禮服,臉上畫著淡妝,塗上粉紅色眼影的女子甩開手中的扇子遮著嘴唇說著。

「算了,只要力量夠強就好。」神也雲翔搖搖頭說。

這麼女子靠近神也雲翔,她輕撫著神也雲翔的臉,魅惑的臉龐靠近著說:「這麼討厭人家嗎?」

「妳......!」神也雲翔吃了一驚,這隻惡魔怎麼變個身連個性也變了啊?簡直翻臉比翻書還快啊。

「怎麼?人家可是很欣賞你的喔。」雙口扣著神也雲翔的臉,她說:「讓我吻一口當作紀念吧。」

神也雲翔立刻使勁的掙脫,女子卻突然放手,神也雲翔跌了個狗吃屎,神也雲翔爬起身瞪著女子,女子用扇子遮著側臉笑了起來。

這婆娘存心玩我,神也雲翔爬身說:「妳的名字什麼?」

「我的名字是魅雅。是色誘的阿斯莫德。」魅雅說:「我是掌管七宗罪之一色誘的惡魔。」

「七宗罪是什麼?」神也雲翔好奇問。

「七宗罪的惡魔是特別的不同於一般的惡魔,他們是掌管人類的七種罪孽的惡魔。」魅雅說:「我之外還有另外六人。分別是:強欲、暴食、嫉妒、傲慢、怠惰、憤怒。」

「這些惡魔強嗎?」神也雲翔問。

「強喔,且每個人的實力都不同。」魅雅說:「只是我們從未打過照面就是了。」

「是嗎?」神也雲翔說了一句。

「好了,你已經擁有我的力量了,就盡情的去戰鬥吧。」魅雅說。

「摁。我會好好使用的。」神也雲翔說。

外頭,神也雲翔張開了雙眼,他坐起身子,多格鶆歅說:「嫌命太長了啊。」

「是啊。你怎麼不來砍走一些呢。」神也雲翔回說。

神也冬翔這時問:「成功了。」

神也雲翔點頭,葉士問:「那是惡魔被你馴服了?」

「不。我們是交換了契約。」神也雲翔說。

多格鶆歅問:「她長什麼樣子?」

神也雲翔指指多格鶆歅後面,多格鶆歅轉過頭,卻碰到了一團暖呼呼的東西,「唉呀~等不急了嗎?」

多格鶆歅跳了起來,剛剛在神也雲翔體內的魅雅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眾人也嚇了一跳。

多格鶆歅說:「妳就是那隻惡魔?」

魅雅點頭,多格鶆歅瞄向她那團不知該用什麼如何形容的東西也不太相信眼前這女人就是剛一擊打傷他的那隻惡魔,他問:「妳出來幹嘛?」

「帶你回魔界。」魅雅說。

「啥?不要,我可是靈界人,我會掛掉的。」多格鶆歅說。

魅雅用手指輕戳了一下多格鶆歅的額頭,多格鶆歅立刻感覺到一股奇怪的感覺竄入體內,魅雅說:「印記已注入,你可以放心了。」

「幹嘛做到這程度?」多格鶆歅問。

「沒。因為臥在魔界是自己一個人住,所以來找個伴。」魅雅說。

多格鶆歅聽了立刻想逃離,卻被魅雅抓住壓在那團「巨大」上,多格鶆歅現在該說幸福還是說悲慘呢?他自己也不清楚。

「想從色誘宗主的我手中逃離可沒那麼容易喔。」多格鶆歅聽到色誘宗主這四個字,他身子停頓,七宗罪這頭銜就連靈界人也都聽過,他問:「妳就是色誘宗主?」

「沒錯。」魅雅說。你體內的傢伙可真是奇妙啊,雲翔。

「我知道了,我認輸。」多格鶆歅說。

「早這樣就好了嘛,那就掰掰囉。」魅雅拖著多格鶆歅一起消失了。神也雲翔手中也多了個黑寶石戒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