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在翔彩的帶領下,進入寓鼠領地過夜,但對妖怪抱持著強烈的排斥感的李翰及其他同志都表示不進入,葉瑋珊也只少讓他們待在領地的邊境過夜。

葉瑋珊等人找了一片空地讓眾人休息準備吃晚餐,白宗等人一組在部隊不遠處烤肉,張志文等人不斷跟沈洛年說著他過去的事蹟看看能不能讓他回想起什麼,只是沈洛年沒什麼印象。

話題也漸漸的轉到兩方近年來的事,張志文突然問:「那個懷真姊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懷真笑:「什麼問題?」

張志文頓了下開口:「當初去你們家時我看到那只有一張床,難道你們這幾年都是.......

懷真也不避嫌很大方的就承認說:「喔,對啊,我這幾年都是跟洛年一起睡的。」

眾人一愣同時大叫:「什麼!」

「有必要這麼驚訝嗎?」懷真不解的問。

「不只同居,竟然還同睡!」瑪蓮瞪大眼說著。

懷真可不知同居是什麼意思他問沈洛年,她問:「什麼是同居?」

「就是兩個毫無關係的人住在一起就是同居。」沈洛年說。

「但我們應該不算沒有關係吧?」懷真說。

「時代有變,現在只要沒有結婚的人住在一起就叫同居。」沈洛年說:「情侶也算。」

「但這算這樣也不必那麼驚訝吧?」懷真問:「難道你們都沒睡在一起過?」

眾人一致搖頭,懷真嘆口氣:「都什麼時代了還那麼保守。」

「懷真姊這不是保守的問題,是心理上的問題」葉瑋珊說。

「反正遲早都是要結婚的,早點睡在一起也有促進感情的效果喔」懷真說。

面對懷真這麼露骨的話葉瑋珊也不知該如何反駁,吳配睿到是好奇起來了,她問:「難道懷真姊跟洛年有發生過什麼是嗎?」

「跟他!」懷真苦笑的搖搖頭:「不可能,他現在沒了記憶不可能會對我什麼想法的,要不然可能還會比較好玩呢。」

好玩!難道他希望洛年對自己動手動腳的嗎?眾人一瞬間到有點哭笑不得。

張志文問:「那至少有接吻吧?」

「怎不去問問瑋珊跟一心進展到哪了?」懷真很順利的把眾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葉瑋珊身上。

「我們!」葉瑋珊慌張的搖搖手:「別問了啦。」

「這樣會讓人更好奇呢」侯添良笑著說。

「對啊,就透露一點嘛」吳配睿也在一旁說著。

「難道是沒有進展」張志文在旁猜測著。

「都過這麼多年了怎麼可能......」侯添良說到一半,收回前言說著:「如果是一心的話到還真的有可能。」

賴一心在眾人心中已經是個只會練功不會談感情的木頭了,賴一心苦笑:「其實.....

「喂!不准說」葉瑋珊堵住賴一心的嘴不讓他說下去。

「難道真有進展?」這下就連沈洛年都有點興趣了。

「你別湊熱鬧!」葉瑋珊對沈洛年罵著。

「但他們好像不聽到不罷休耶」賴一心拉開葉瑋珊的手說。

「不准說!」葉瑋珊拿出最後手段:「要是你敢說我就跟你分手!」

這下可讓賴一心怕了,瑪蓮叫著:「到底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需要用到這招啊?」

「難道一心比我們想像中的能幹」張志文竊笑:「已經接近本壘了。」

「才沒有」葉瑋珊趕緊換話題:「剛不是在聊懷真跟洛年有沒有接吻嗎?」

「幹麻又扯過來!」沈洛年瞪眼。

人急之下什麼事都做的出來,葉瑋珊才不管沈洛年如何抗議只要話題不再回到自己就好了。

吳配睿又問起:「有沒有接吻啊?很讓人好奇耶。」

「關妳屁事」沈洛年瞪眼。

「哎喲,哪有人這樣的。」吳配睿許久未聽到沈洛年這不可理喻的語氣,忍笑瞪著沈洛年。

「好啦。不玩了」懷真終於開口:「其實這幾年洛年跟我都沒做出什麼事。」

「洛年好會忍喔。」張志文開始佩服起沈洛年起來,畢竟能跟懷真這種絕世美女一起住,這可是想都沒想過的事,沒想到沈洛年竟還能忍了這麼多年!

懷真知道張志文的意思,她苦笑:「不是他會忍,是因為他沒了記憶根本對我沒感覺,不難要是以前的話......

說到這,懷真不盡想起那時的瘋狂纏綿,俏臉上不禁一紅,別開眾人的目光。

懷真會臉紅可真是少見,在座的大男孩都被這媚中帶俏的紅給吸引,但由於心上人都還在場他們也很快就回神,但來他們多少也免疫了懷真的喜欲之炁。

「你們以前有發生什麼事嗎?」張志文試探問著。

懷真調整心情很快的就恢復正常,她露出神祕的微笑說:「你們認為呢?」

眾人心中已有底,她們肯定發生過什麼事,但這種是可不好問本人,可是別人也不知道這可說是無從問起。

「你們好像接吻很有興趣呢」懷真笑:「你們還不會嗎?」

這話可讓大夥不知該如何接下去,沈洛年在旁咬著烤肉串邊說:「沒有經驗吧?」

「那就要示範囉」懷真拉過沈洛年的臉對眾人笑說:「姊姊和洛年就現場來示範一次正確的接吻方式,你們可要好好學喔,沒有下次了」

懷真把臉湊近,直到兩人鼻息相近的階段,眾人瞪大眼不肯眨生怕一眨就漏掉了精采橋段。

可是就在懷真要親下去的時候,沈洛年伸出手擋住懷真的臉說:「胡鬧!」

「這是教育耶」懷真嘟嘴不依的說。

「就憑妳也有資格教育別人」沈洛年完全不相信的說著。

「可惡!臭小子,你這壞蛋!」懷真叫著。

沈洛年咬著肉串不以為然的說著:「這句話我聽過上百遍了,換一下吧。」

懷真心念一轉竊笑:「那我去找別人示範好了,他們一定很樂意。」

懷真正要起身卻被沈洛年壓了下來,他說:「別去破壞別人本來幸福的感情。」

「吃醋了」懷真竊笑。

「不可能」沈洛年冷淡的回答。

「欸~不好玩」懷真鼓起臉表示不滿。

沈洛年早知道懷真是故意要整自己,反正只要自己不去理會不去在意她就不能拿自己怎樣。

沈洛年遞塊肉串過去問:「要不要?」

懷真賭氣的別過臉,沈洛年聳聳肩說:「不要拉倒。」

沈洛年正要吃那塊肉串,懷真搶先一把搶走說:「誰說不不吃的。」

懷真像似在洩恨的樣子,大口用力的把肉串咬碎。

夜晚時刻~吃過晚飯大家開始搭起帳棚準備過夜。

葉瑋珊等人也在睡前跟翔彩敘舊,沈洛年也在一旁旁聽看看有沒有他有記憶的事,但聽久了才發現那些根本就只是他們再打完歲安成大戰後的事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既然沒關係那就沒必要繼續聽下去,沈洛年起身往森林處走去他坐在草地上被靠著一顆隨處可見的大樹樹幹看著今日的月亮,從他失去記憶後他就常常這樣抬頭仰望的月圓。

不知看了多久,沈洛年也跟著睡著了,突然身後發出了騷動,沈洛年很快的張開眼轉過半身在同時手也摸到了在腰側的短刀。

那發出聲音的人被沈洛年的動作嚇了一跳,沈洛年看清人影嘆口氣又坐了回去說:「是妳啊.....嚇了我一跳呢。」

來的人是葉瑋珊,她與翔彩敘舊完後發現沈洛年不見了,於是她就跑來找沈洛年當她看到沈洛年的背影才剛要靠近就被沈洛年發覺了。

葉瑋珊走近說:「警覺性真高呢。」

「在這種時代警覺性不高是不能生活的。」沈洛年說。

「也是呢。」葉瑋珊坐在沈洛年身旁問:「你剛在幹嗎?」

「看月亮。」沈洛年說:「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你常這樣嗎?」葉瑋珊問。

「摁。」沈洛年點點頭說:「失去記憶後我就常這樣,也不知是為了什麼?」

葉瑋珊抬頭也看起了月亮,沈洛年繼續說:「妳知道嗎?當我見到你們時我體內就開始有種奇怪的感覺。」

「什麼感覺?」葉瑋珊問。

「各有不同。」沈洛年說:「志文他們就像一般的朋友一樣其中奇雅感覺比較濃一點;小純就像是妹妹般的感覺;可是瑋珊妳卻不同。」

「我!」葉瑋珊一怔。

「看到妳我的胸口就會有股悸動」沈洛年抓著胸口的血飲袍說著:「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感覺,總之就是很奇怪。」

原來他還記得那時他對自己的情感........葉瑋珊思考間,沈洛年早已湊近,葉瑋珊一怔:「洛年!」

「我要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感覺」沈洛年壓倒葉瑋珊一面說:「一定要知道,不然我會睡不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