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士退到一旁閉上眼開始與自己體內的神談話,葉士面對著比自己高出許多的女性大神,請求的說:「我的力量是什麼?」

『力量又是什麼?』女性大神反問著。

葉士一時無言,他說:「為何您選擇了我?世界的起始神,大地之母啊,蓋亞。」

蓋亞笑了一下,他的笑容就跟葉士第一次跟她見面時一樣的動人,蓋亞說:『因為你很善良。』

「我......」葉士一愣。蓋亞說:『我能從你的心中感受到那股想要救人的衝動,還有厭惡著被仇恨充滿自身的自己。』

「我......我才沒有......我是為了替父親報仇才......」葉士慌張的說著。

蓋亞微微一笑說:「真的是這樣嗎?」

葉士一愣,他抬頭看著蓋亞,蓋亞伸手摸摸他的臉說:『善良不是錯而是一種美,這就是我選擇你的原因,因為你很善良......來吧,不要再偽裝了將真正的你展現出來。』

「我該怎麼做?」葉士問。

『順從自己就好。』蓋亞說。

「我試試.....」葉士點頭說。

葉士睜開雙眼,他見到霧生秋矢還在跟奈交戰但是很明顯的霧生秋矢戰得很辛苦,屬性雷的霧生秋矢面對屬性土的耐無法發揮真正的實力,充其量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奈抓准一個機會一刀切入霧生秋矢的身邊,霧生秋矢想避也來不及,奈想將刀次入他的右腹時,一個物體飛了過來他揮刀將東西擊落見是腰帶!

霧生秋矢認得那個腰帶那是他的力量腰帶,葉士這時走了過來,他說:「讓你久等了。」

「知道金屬化了嗎?」霧生秋矢微微喘氣。

「不知。」葉士的回答讓霧生秋矢差點倒地。那他這麼努力是為了啥啊?

「但我不會在讓他有辦法傷到我們的。」葉士說。

奈伸手地面開始隆起,頓時一大堆武器被做了出來其中一部份還金屬化了,奈放下手武器立刻射出,葉士他伸手親吻著他手中翠綠的寶石,說著:「大地之母啊,賜我力量吧!」

他身體的服飾改變了,一襲翠綠的古裝外面批了白色的連身帽斗蓬,葉士伸出手來說:「大地之壁!」

地面隆起一道牆壁擋住所有的武器,葉士對霧生秋矢說:「我現在只能防守,進攻交給你了。」

「我知道了。」霧生秋矢用大捶子敲擊地面說:「轟天巨雷!」

一道巨大雷電由地面冒出,奈立刻避開卻發現不是一發,在他站著的地面和天上分別發出兩道雷電將他擊個正著,霧生秋矢以為成功了卻發現奈全身包圍著土安然無事的站在原地!

很不錯的反應,在快要被擊中的同時用土壤將自己包圍住避開了雷電的攻擊,但就算土克雷被這個強大的雷電打中總不可能沒事吧?

從泥土中走出的奈身子的確有點不正常,看來剛剛的雷電是奏效了,他身子麻痺了。這是好機會。

「雷神降臨!」這次霧生秋矢換了裝,全身穿上金色戰甲手持著一把充斥著閃電的長劍,霧生秋矢縱身一躍高舉長劍說:「接受天界的制裁吧。天神的審判!」

一揮劍一道強力的閃電擊中奈,奈往旁滾了幾圈,霧生秋矢打算給予最後一擊,他將劍插入地面說:「巨龍衝擊波!」

霧生秋矢全身充滿雷電,雷電在他上頭聚集形成一條雷電之龍!雷電之龍往奈撲了過去,卻在這同時霧生秋矢地面冒出無數的尖刺且是金屬化的!

霧生秋矢一怔立刻往旁閃,快要咬到奈的雷電之龍也應此消失,霧生秋矢正要站起來時一條腿就快入往他掃去,他驚險的閃過,卻發現他已經被包圍了。

奈有上拿著一個指揮棒,而在他周圍的用土做的人偶,奈甩動指揮棒人偶立刻對著霧生秋矢攻擊,霧生秋矢揮動長劍將人偶擊碎,耐這時加入了指揮棒的節奏人偶的速度也快上了幾倍,同時金屬化的武器也拿了出來,對方是土做的那導電使對方麻痺這招救無用了,且人偶的速度還那個快除非一刀砍碎不然只要停個一秒肯定會成蜂窩的。

霧生秋矢一邊避開人偶邊往適當的地方走去,人偶數量不多還不算難應付......但他卻想錯了,不是人偶數量不多而是大步分的人偶都不在他那裡,霧生秋矢見到耐又製造了許多的人偶往另一邊跑去,這時他才知道奈的目的!

他打算先解決他們之中最弱的葉士,在著重對付自己,霧生秋矢大喊著:「葉士小心啊!」

葉士這時已經被包圍住了,葉士看著這些蠢蠢欲動的人偶看著奈說:「你的願望是什麼?」

奈動了根眉毛,葉士說:「你沒有臣服之心,那麼你為何在這?」

「我聽從恩師的話。」奈開口說話,聲音很冰冷沒有半點人氣的感覺。

「恩師說什麼你都會做?」葉士問。耐沒說話,他又說:「那他叫你去死你又如何呢?」

這是判斷別人忠誠之心最明確的方法,面對意示的問題耐只說了一句話:「外人就別多話。」

他一揮指揮棒,人偶立刻揮舞武器打算將葉士砍了,但是葉士卻說了一句話:「這是逃避現實喔。」

葉士身體發出光芒,接著一道波動由他體內散發出去,人偶一接觸道波動就立刻粉碎,霧生秋矢那裡也因為接觸到了波動而粉碎,但是霧生秋矢卻沒有事奈也一樣。

奈雙眼第一次冒出殺意,他說:「你幹什麼?」

「只要是生命都有一次的機會彌補自己的過錯,不管是魔還是神也都一樣。」葉士說:「我的神是大地之母,蓋亞。他交會了要順從自己的內心,我決定要成為大家的守護者成為大家最堅固的盾牌,這就是我的內心的想法。」

『說的真好。』蓋亞的聲音傳入葉士的腦中,也是微微一笑不說什麼。

「自己的內心,我有這權力嗎?」奈自語著。

他是孤兒是被他的恩師魍給撿回來的,不只魍還有其他人都是,魍從魔界的各處撿回了許多的孤兒,魍就像他們的親身父親一樣照顧他們給他們溫暖的家跟飯吃,但魍只是為了魔界未來設想從魔界各處尋找各種有才華的小孩成為未來的魔界兵力而已,但是一般正常魔界家庭很少有那種天賦異稟的小孩,所以魍就盯上了那些因為魔界的戰爭而遭受毀滅的村落中的孤兒,在那種物資缺乏的生活環境下生存下來的小孩往往能激發出各種潛力,而魍也猜對了,他帶來的小孩中個個都是能力的小孩,雖然有些也是不行但也沒關係,靠著後天的努力也能有一片天......魍的這些想法其他的小孩都知道而他們也接受了,因為要不是魍他們所不定都會餓死在荒地中,所以他們都很勤勞的接受訓練再苦也甘願,現在那些小孩都成為了魔界中數一數二的將領和隊長了。

其中最有能力的就是奈,學習什麼的都很快堪稱天才,且跟魍一樣是土屬性,魍第一次見到這麼有才的小孩所以就將自己的獨門絕招金屬化交給了奈,奈果真一學就會了。

只是奈沒有心魔界服務所以就沒進入魔界軍中,而是選擇留下來替魍訓練那些後來的小孩子們,不然依奈的實力當上魔界的兵團長也是可以的,只是奈不想魍就不勉強了,這次是因為找不到優秀的人代替七眷者而找上奈來暫時替補而已。

「內心是你自己的還是你的恩師的?」葉士問著。

奈嘆了口氣,頓時他們身邊又冒出新的人偶,奈說:「你的問題我會認真的想的,但現在我接受的命令是至少要阻止你們一人上去。」

霧生秋矢本想舉劍卻被葉士壓下,葉士說:「我不會上他傷到我們的。」

奈揮動指揮棒,人偶頓時往前衝,葉士一手放在胸前,說:「聖母的恩惠。」

這時從天而降的一道光包圍住兩人,人偶攻擊到光後自動的粉碎掉,奈一怒揮舞著更多的人偶攻去,葉士緊接著將另一手的手掌平推出去說:「大地也是有憤怒的,接受他的怒火吧。大地的衝擊!」

突然一陣巨大的衝擊波往奈轟了過去,奈的人偶瞬間粉碎殆盡奈也被轟到的牆上動彈不得,衝擊結束奈從牆上落了下來,霧生秋矢走過去探了探他的脈搏確認還有氣息,他轉頭對葉士說:「他還活著。」

葉士點頭,突然他瞪大眼,他喊著說:「後面!」

霧生秋矢感覺到涼意本能的往後方揮劍,從背後襲來的黑影踏過長劍飛上天空,高度直達天花板,人影在天花板上施力往下墜手上的手爪打算撕裂霧生秋矢,霧生秋矢立刻往前閃來到葉士身邊,人影見撲個空轉身就對葉士衝去,只是被一道牆擋住無法過去,那是葉士的能力。

人影見過不去索性往奈走去扶起他探了一下奈的氣息確認沒事才鬆口氣,人影是魍在被羅攪局後魍就來到最下面一層,對他來說這場戰鬥越快結束越好,王子想取誰對他來說都不成影響,所以他去他的弟子那裡打算先解決那裡的敵人後再一步往上解決上面的,只是沒想到他來時他的弟子已經被打倒了,他認為他弟子的實力不低不可能會被打倒的,他見對方後就知道是二打一輸的,這樣也無可說話了。

魍對著兩人說:「這筆帳我會讓他再來報的,你們等著。」

「不是應該由你報嗎?」霧生秋矢問。

魍說:「我不幫自己弟子報仇。」說完,他從衣服裡取出一個玻璃球,那是修暗澤在開打前給他們的,裡面是微型蟲洞只要打破它就能不用依靠修暗澤也能回到魔界裡,算是保命道具,雖然魍認為是用不到但也不禁佩服王子的明智。

他打破玻璃球一個小型的蟲洞就出來了,魍報著奈跳進蟲洞裡隨著兩人的進入蟲洞也關閉了,霧生秋矢看著兩人離開後說:「我們贏了?」

葉士變回原本的服飾說:「算是吧。」

「那走吧。其他人也要幫忙呢。」霧生秋矢恢復原貌說。

在黑日那裡,正進行著一場風的對決,魅揮舞著風往黑日砍去,黑日當然的也用風來迎擊,魅說:「有一套喔。」

「多謝誇獎呢。」黑日揮舞的風說:「鐮鼬之風!」

十道銳利的風往魅砍去,魅身子轉了起來他說:「風的障壁。」

在她周圍形成龍捲風成功擋下黑日的風,魅說:「我知道喔,你的秘密。」

黑日一愣,魅說:「你的風屬於銳利型的,所以你就由手指而不是手掌來聚集風對吧?」

黑日臉色一變笑笑說:「被發現了阿。」

「同樣是風的操縱者會不知到嗎?」魅說。

「呵呵.....跟同樣屬性的人戰鬥果真很好呢。」黑日說:「對吧,諾特斯。」

『對方給我的感覺很冷,你要小心啊。』諾特斯說。

黑日線在還看不到諾特斯的身影但從背後傳來那股神氣,他就知道諾特斯就在自己的身後,他說:「我也要認真一下了喔,風王來臨。」

這時他周圍颳起了強風,所有的風都往他身邊聚集,魅雙手盤胸的等著......在風中黑日的背後長出去一道風做的透明翅膀臉上被劃上了特殊的藍色符號,他全身捲著風說:「再來吧,小姐。」

「哼。」魅雙手捲起風說:「看你有多大能耐!」

她轉動身子將利風送出,黑日單手一揮,同樣數量的利風就與魅的利風抵銷,魅說:「那麼這招呢,風的咆哮!」

她雙手捲起大量的風對著黑日轟去,黑日的頭髮又被吹的亂七八糟,他單手擋下轟過來的風,魅一愣,黑日說:「還給妳。」

黑日將風轟了回去,魅雙臂交叉想防禦卻被轟飛出去,魅扶著牆站起來,黑日說:「這樣妳還有勝算嗎?」

這句話讓魅顫抖一下,黑日腦中傳來諾特斯的聲音,小心!

「勝算?」魅眼神變得銳利說:「給我搞清楚小鬼,勝算這句話不是妳說的出口的!」

魅全身被黑色的風籠罩,黑日一怔,魅尖叫的說:「看我把你切成碎屑了!」

「詛咒之風!」黑色的風變成彎月型對著黑日射去,黑日立刻發出自己的風迎擊,但是自己的風卻被黑色的風給擊散,黑日一怔,立刻捲起風形成風壁做防禦,但是黑色的風卻越過風壁擊中了黑日,黑日倒地身子就像中毒一樣無法動且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痛苦。

魅來到他身邊說:「能讓我使出這招代表妳也算不錯啦,還好你及時做出防禦不然直接擊中會死的喔。」

「妳想怎麼樣?」黑日扭動著脖子問。

「不怎樣,但王子的命令是不能讓你們上去搗蛋,所以抱歉囉。」魅的手圍上利風:「不會痛的喔。」

這時入口處閃出一道紅色身影,魅立刻往後退閃開那個紅色身影,紅色身影是謝杰星,那手持著武士刀瞪著魅說:「妳把黑日怎麼了?」

「不怎麼了啊?」魅說。

「杰星......」黑日虛弱的說,謝杰星說:「我先宰了這女的等會再來就你。」

說完,也不等黑日的話就衝了出去,魅揮出數道風刃說:「宰了我?真假?我這麼弱小耶。」

「弱小還能當七眷者?」謝杰星揮刀斬斷風刃,他說:「神之步伐!」

他的身影立刻變成殘影,數個謝杰星往魅攻去,魅卻笑了一下說:「狂暴風圈!」

在她周圍捲起狂烈的暴風,謝杰星速度一下子慢上許多,魅說:「你暴露囉。」

魅揮舞風刃往真正的謝杰星射去,謝杰星揮動武士刀將風刃斬斷,魅藉機欺身她手抵在謝杰星肚子說:「會有些痛喔。爆炸之風!」

一團風在他肚子爆了開來,當場將謝杰星炸飛出去,謝杰星滾到了黑日身邊,黑日說:「笨蛋......」

「你太衝了,小鬼。」魅說:「棒助隊友不是壞事,但是你太衝了......剛剛他不就是要告訴你什麼嗎?」

夜杰星一愣看向黑日,見他在翻白眼,謝杰星抓抓頭說:「抱歉.....」

「好啦,我也不是什麼殘忍的人,你們就這樣不動的話我到還可以放你們一命。」魅說。

「上面還有我的同伴,我不能放著他們不管。」謝杰星說。

「他們可能已經被羅殺了吧?」魅聳聳肩說:「羅只要認真起來可是很厲害的,你那些朋友可能沒勝算了。」

「即使這樣......」謝杰星站起來說:「我還是要去。」

「去也只是收屍而已。」魅環抱雙臂說。

「但我還是要去!」謝杰星拿起武士刀往魅砍去。

魅單手接下,謝杰星一愣,魅說:「過去就要先過我這關喔。」

她一掌平推出去,將謝杰星擊飛,名為臉色的色彩從魅的臉上消失不見,她冷冷的說:「想過這關只有死人而已。」

「誰要當死人啊!」謝杰星叫著。

「說的對!」這時一個聲音傳來,霧生秋矢及葉士也從入口跑了出來,魅說:「魍及奈失敗了嗎?」

「放心好了,他們都沒死。」霧生秋矢說。

「他們死不死關我啥事?」魅說。

「這小妮子真不可愛。」霧生秋矢說。

「她很強喔。」謝杰星說。

葉士見他腹上的傷口,他伸手觸摸謝杰星的傷口,他說:「吾身此刻為神之軀,汝身上之禍害由吾身來承受。

謝杰星肚子上的傷立刻就不見了,謝杰星點頭說:「謝了。」

葉士點頭以同樣的手法將黑日治好,但是葉士也因此動彈不得,魅見狀說:「詛咒可是很有痛苦的喔。」

「沒事吧?」黑日扶著葉士說,葉士搖搖頭說:「還可以。」

黑日對前面的兩人說:「我們一起上!」

「收到!」兩人點頭,率先衝了出去,魅哼一聲周圍颳起無數的利風,她說:「腥血風陣!」

率先進入的兩人被利風砍中幾刀,風中微微有些血味,魅說:「想被切成碎屑的就進來吧。」

這讓兩人束手無策,黑日這雙手揮出十道利刃將風陣吹散,魅一愣,黑日說:「離開還是死在這?」

「呵呵......區區小鬼也敢威脅我?」魅說:「一起上吧。」

三人正要往前衝時,上空的空間突然裂了開來,魍就這麼跳了下來,魅見是魍便問:「你不是在樓上嗎?」

「問羅吧。」魍說:「一人對付三人不覺得辛苦嗎?」

「還好吧?」魅聳聳肩說,魍說:「我也來幫忙吧。」

「隨便你。」魅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