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劉翔鷹選擇了半路攔截這辦法,他在校門口等著菊櫻的出現,菊櫻一出現他就黏了上去使出死纏爛打的招數,菊櫻不想理他依舊快步的行走,劉翔鷹也緊緊的根在後面,菊櫻想快點擺脫劉翔鷹一時沒看車就穿越了馬路,但這時卻有一輛賓士衝過來,菊櫻愣住的幾秒卻感覺到有股力量從身後把自己推開,推開間菊櫻轉身,見到了劉翔鷹被車撞飛的場景,菊櫻想阻止但那時已經太晚了,劉翔鷹已經飛了出去……賓士的主人也馬上下車撥了119後馬上就去檢查劉翔鷹的身軀,菊櫻還楞在那,直到救護車來她才回神,他見劉翔鷹被台上擔架送上救護車連忙要求一起跟上,他們上救護車劉翔鷹一直都沒醒,醫護人員檢查發現是乎是撞到頭才導致昏迷的,他們到醫院,菊櫻簡單做個檢查了,但劉翔鷹比較麻煩,菊櫻坐在手術室外的椅子上等著,接到通知的沈洛年等人也趕過來了,他們問菊櫻,菊櫻把事情的經過都說了出來,這時醫生也出來了。

菊櫻連忙上前問:「醫生鷹他……

「放心病人沒事,應該說他根本沒必要送醫。」醫生搖搖頭說。

他們往手術室內探,見劉翔鷹正精神溢溢的在病床上跟自己揮手,眾人臉上佈滿黑線……

「等下轉到普通病房就能去探望他了。」醫生說完就走了。

等劉翔鷹轉到普通病房他們就去探望他,沈洛年不發一聲就往他頭用力一敲罵:「我從沒看過會有人這麼白癡去到個歉還會出車禍的!」

「唉呦!很痛啊,我現可是傷患耶。」劉翔鷹瞪眼罵回去。

「為什麼不一撞不起啊,到個歉也會出事的人我看你是第一個。」孤雲冷冷的吐嘈。

「到什麼欠?」狀況外的韓流妃跟吳配睿問著

寒把今早的事跟他人說,他們立刻笑了出來,韓流妃說:「難怪我就覺得你們最近是怎麼樣了?原來是吵架了啊。」

「翔鷹哥好笨喔,這樣也會出事。」吳配睿說。

劉翔鷹苦悶的抓抓頭,白玄藍笑著說:「翔鷹你今天就在醫院休息一下,明早我再幫你辦出院。」

「謝謝藍姊。」劉翔鷹點頭,白玄藍與黃齊先行回去,孤雲他們也處巡邏;沈洛年則是回家看書去了,只剩下菊櫻……

劉翔鷹望著菊櫻說:「沒大礙吧?」

「摁。小傷。」菊櫻低著頭說。

「欸~小菊我肚子有點餓了,可以幫以買吃的嗎?」劉翔鷹突然說。

菊櫻抬頭見劉翔鷹依舊是掛著陽光般的微笑看著自己,就好像剛的事完全沒發生過似的,菊櫻眼眶發紅點頭的說:「摁。想吃什麼?」

「恩……我想吃小菊親手煮的愛心便當。」劉翔鷹笑著。

「你不是嫌我做的不好吃嗎?」菊櫻含淚笑罵著。

「就是想吃啊,不是小菊煮的我一律不吃。」劉翔鷹咧嘴笑著。

「小心毒死你,你等等。」菊櫻白了他一眼往外走。

劉翔鷹手扶在腦後看著天花板想著,這樣就可以了吧?

劉翔鷹因為服用過藥物的關係不小心就睡著了,菊櫻來時他見劉翔鷹在睡覺,不免抱怨:「要我煮自己卻又在那睡覺,真是的。」

菊櫻住在椅子上,她今晚不打算回家了,她要在這陪劉翔鷹,菊櫻看著便當不吃也挺浪費的,她打開飯盒正準備要吃時,聞到香味的劉翔鷹馬上就醒了,他說:「好香喔!」

「你不是在睡覺!」菊櫻一怔。

「太餓了,聞到香味就醒了啊。」劉翔鷹說。

「那你吃吧。」菊櫻把飯盒推過去劉翔鷹卻不接,菊櫻一愣劉翔鷹笑著說:「我要妳喂我吃。」

「你小孩子啊。」菊櫻好笑得夾起配菜說:「啊

劉翔鷹幸福的把菜吃下去說:「有這樣的待遇真好。」

「我可是看你是傷患的份上才喂你的喔,以後休想。」菊櫻說。

「欸!!怎麼這樣啦。」劉翔鷹叫著。

「好手好腳的幹嘛要我喂你。」菊櫻好笑得說。

「不管!我就是要妳喂。」劉翔鷹耍賴的說。

「真是長不大的小孩子。」菊櫻好笑得說:「在吃完去睡覺吧。」

菊櫻喂著劉翔鷹直到飯盒空了才停。

劉翔鷹吃飽後就乖乖的睡了,菊櫻一直在旁陪著他直到午夜才睡去……

隔天劉翔鷹起來,他的身體已經好了,畢竟受過沈洛年魔鬼訓練怎麼可能出這點車禍就要住醫院……

護士敲敲門進來說:「劉先生,我來檢查的。」

劉翔鷹下床脫去上衣讓護士檢查,護士對劉翔鷹的身體好奇不已,因為出了車禍應該要有傷才對但劉翔鷹的身體除了結實之外就找不到任何傷口,且還強壯的讓人入迷。

菊櫻這時也起來了,她揉揉眼睛,模糊的看到護士握住劉翔鷹的手後又放開了……護士檢查完就走了,菊櫻馬上問:「她給你什麼?」

劉翔鷹攤開右手件裡面是電話號碼及即時帳號,劉翔鷹好笑得說:「難道她們都會事先準備嗎?」

菊櫻冷冷的說:「撕了。」

劉翔鷹見菊櫻有點冒火了趕緊把紙丟進垃圾桶說:「吃醋了?」

「才沒有。」菊櫻微微嘟嘴說。

這樣的小菊真可愛~劉翔鷹笑咧咧的說:「放心。我不會脫軌的。」

「脫軌你就會去投胎了。」菊櫻白了他一眼。

劉翔鷹這時才知道他女友的佔有欲還滿強的……

「她檢查完了說我可以出院了」劉翔鷹說。

「那費用呢?」菊櫻問。

「藍姐好像先幫我付清了。」劉翔鷹抓抓頭說。

「日後記得還就好了。」菊櫻走近說:「我們先回家再去學校吧。」

「摁。」他們各自回家,劉翔鷹洗了個早就出門了他還順路去了一趟禮品店……

菊櫻在她家等待接送,不久劉翔鷹就來了,菊櫻跨上後座,劉翔鷹便一路奔到學校,他們到時沈洛年也剛好到校,他見兩人一起來說:「和好了啊。」

「是啊。」劉翔鷹笑著說。

「身體好了吧。」沈洛年問。

「我根本受傷好不好,被你操過後有那麼容易受傷嗎?」劉翔鷹嘟嚷著。

「說的也是,那你應該感謝我才對。」沈洛年笑了出來。

「感恩、感恩,多虧了你的魔鬼訓練。」劉翔鷹很沒誠意的感謝。

「對了。你那個翅膀是怎麼變的?」跟菊櫻道別後,劉翔鷹想起昨天的戰鬥,那時的沈洛年他的威力跟卍解時的他是不同的層次。

沈洛年說:「那是二重卍解,是比卍解更高層次的解放。」

「有誰會?」劉翔鷹問。

「大概只有我吧?」沈洛年說:「能修到那的人極少連我也不能完全的熟練跟掌控。」

「我想那很傷吧,不然你會這招早在對付四護法他們時就使出來了。」劉翔鷹說。

「是啊,是很傷,用了一定會得內傷再加上我身上還有黑魔法是會傷上加傷。」沈洛年說。

「對了,今天是聖誕你有什麼計畫嗎?」劉翔鷹問。

「唸書。」沈洛年直接的回答。

這答案差點讓劉翔鷹一頭撞上門,他說:「難得的聖誕你只要唸書?」

「不然呢,瑋珊又不在這我過什麼聖誕?」沈洛年翻白眼說。

「不會去找她啊?」劉翔鷹說。

「她沒空,大學的課業太多了,沒時間過。」沈洛年聳聳肩說。

「那你多加油吧。只要考上同間大學以後就能一起過節日了。」劉翔鷹拍拍他的肩說。

「所以才要唸書啊,老實說我還真不想念但不念不行。」沈洛年嘴裡念念的坐上座位。

度過了無趣的上課時段,來到了自由的放學時間~劉翔鷹載菊櫻到她家菊櫻政要揮手道別,劉翔鷹從書包拿出紅色用緞帶包著的小禮盒,菊櫻一愣,劉翔鷹笑著說:「聖誕快樂。」

菊櫻噗嗤一笑要劉翔鷹等等便轉身走入家中,不久她拿了條藍色圍巾出來他也說:「聖誕快樂。」

劉翔鷹接下圍巾艦上面的線帶點粗糙的感覺,他知道這是菊櫻自己織的,他卸下自己的圍巾心懷感激的圍上菊櫻的圍巾,菊櫻打開盒子裡面是一對手工手套雖不是劉翔鷹自己做的但菊櫻還是感到心暖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