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文提議:「那要不要去打撞球?」

「撞球?」瑪蓮說。

「你是說附近新開的撞球場是吧。」侯添良說。

「摁。我同學說那邊學生有打折,要不要打打看?」張志文說。

「我要去,阿姐想打打看。」瑪蓮喊著。

「好像很有趣呢。」賴一心說。

最後決定去打撞球了,張志文帶他們到撞球場卻看到韓流妃也在那!

賴一心看到韓流妃馬上喊著:「流妃!」

韓流妃見到他們也跟著走過來說:「好久不見了。」

「妳怎麼會來這?」賴一心問。

「我來拜訪親戚的。」韓流妃說:「你們要去哪?」

「我們要去打撞球,要不要一起去。」賴一心邀約。

「好啊,我正無聊呢。」只要是可以跟賴一心在一起韓流妃什麼都好。

韓流妃跟他們一起去撞球場,他們開了兩桌,男女分開,但由於沒打過幾次,剛開始都很不順。

侯添良又一次沒打中,懊惱的抓頭說:「好難喔。」

「洛年你也來打啊。」黃宗儒對在旁沒打過的沈洛年說。

「喔。」沈洛年拿起球竿對準一球,沒有多餘的動作一擊就將球進袋,沈洛年再接再厲連續進了五球,在旁的人都傻了眼,張志文問:「洛年,你有打過喔。」

「沒有。」說話間,又進了一球,沈洛年說:「你只要測量球的可能路徑、距離、力道就行了,有練弓的人會學的比較快。」

這才讓他們想起,沈洛年確實有屬於遠距離攻擊武器的銀嶺狐雀,難怪他們打那麼好,球所剩不多,沈洛年索性直接將所有的球打入袋在重新一場。

沈洛年看著女生那桌,他們還在打第一場,其中韓流妃、奇雅打的最好;瑪蓮則是根本不懂見球就打只是都力氣用力過度連白球也一球打進袋了,而葉瑋珊她根本沒打過打的一塌糊塗的。

奇雅將球打進袋一面尋找球路,韓流妃在旁說:「瑋珊妳沒打過對吧?」

「摁。」葉瑋珊點頭:「真難。」

「其實打久了就比較順手了。」韓流妃說。

「這麼聽來妳常打囉。」葉瑋珊問。

「幾個月打一次啦,那時正無聊所以就來打發時間。」韓流妃說。

「流妃該妳了。」奇雅說。

韓流妃熟練的打球一面說:「等會可以叫洛年教妳啊,我剛有看到喔他很會打呢。」

「這樣不會太麻煩他嗎?」葉瑋珊說。

「別人會,妳的話….」韓溜非故意不說後半段,其實不用她說葉瑋珊也清楚沈洛年很怕麻煩在自己的請求他一向都會答應,除非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奇雅,教教我拉,我也想打。」瑪蓮拉著奇雅說。

「等妳把妳的力道控制好再說吧。」奇雅說。

「我已經很努力了耶。」瑪蓮不甘的說。

「那就再努力點,不然就放棄。」奇雅說。

「不行我怎麼被區區一個撞球打敗呢。」瑪蓮說:「我一定要學會。」

「我看難囉。」沈洛年一邊瞄準球一邊說。

「可惡,你竟然敢說阿姐,不然你是多厲害。」瑪蓮哇哇叫著。

沈洛年不多說直接將面前的三顆球先後進袋,瑪蓮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奇雅看完後說:「力道拿捏得很好,瑪蓮妳應該學學他。」

沈洛年採二對二,他跟賴一心對侯添良及張志文,黃宗儒則是在沙發上休息等下一場。

練武的人學技巧都快,他們很快就抓到了節奏只是沈洛年那對明顯強過張志文那隊。

這局打完,下局沈洛年由黃宗儒替打,沈洛年到女生那桌觀看,卻見葉瑋珊的姿勢零分打球技術也是零分,不免問:「打這麼久了還不會打?」

「你以為我是你阿,這麼強當然不用練習。」葉瑋珊瞪眼說。

又輪到葉瑋珊,她正想打,沈洛年卻球後面握住她的手說:「我交妳怎麼打,妳一開始的姿勢就錯了。」

沈洛年輕握著葉瑋珊的手,帶著他調整她的姿勢,這時因為要教人的關係兩人的身子貼了很進幾乎要碰上了,沈洛年的臉就在葉瑋珊的測邊,她都可以感覺到沈洛年的呼吸了,包覆著自己手的大手和身後同樣握住自己的手的手有著相同的溫度,葉瑋珊這時已經忘了自己還在打撞球,沈洛年替葉瑋珊擺好姿勢右手推動輕輕一撞將球送入袋。

「這姿勢對妳還說會比較好打。」沈洛年說。

葉瑋珊回神說:「我進了?」

「不然呢。」沈洛年好笑的說:「我在教妳打另一種的。」

「喔。」葉瑋珊和沈洛年就在那玩了起來。

照理來說這樣的連續閃光戲應該會有人抗議但這時卻沒有人出聲,原因在於那些人已經離開了,他們已經逃難到賴一心等人那桌去了,韓流妃看看那端的場景笑著說:「久違的閃戲呢。」

「是啊,這次就讓他們閃個夠好了。」張志文說。

「流妃妳教我如何跳球好不好?」賴一心說。

「好啊。」這種大好機會韓溜非怎麼放過,但她同意別人可不同意,張志文說:「喂喂!那邊已經一團了別再閃,不然我們就要得墨鏡打了。」

韓流妃暗罵張至文一聲破會他可以跟賴一心培養感情的機會,沈洛年這時走來說:「喂,一心要不要試試看那個?」

賴一心往沈洛年指的那端望去,見那是一間房,房外掛寫著『冠軍專用』的牌子,旁邊還有寫『只要打倒現任冠軍就能抵銷今日在這的開銷。』下面還有著數字器,上頭顯示的數字為50多,似乎打倒多少挑戰者的數目,能打倒這麼多人也不簡單。

裡面有兩個人正在打,看來就是這現任冠軍了。

賴一心問:「要跟他們比嗎?」

「摁。可以抵銷在這開銷挺誘人的,試試吧?」沈洛年說。

「但他們看起來很強耶。」賴一心說。

「要是你贏了流妃就親你一下當獎勵如何?」沈洛年奸詐的笑說。

「喂!你亂說什麼啊?」韓流妃臉紅頓足說。

「我是在替你們促進感情啊。」沈洛年一臉無辜的說。

韓流妃看了賴一心一眼,見他正在考慮,韓流妃趁機說:「要我親也行,但有個條件。」

「妳又再打什麼鬼主意?」沈洛年皺眉問。

「那就是要是贏了,瑋珊也得親你一下才算扯平。」韓流妃笑笑的說。

「怎麼每次都扯到我身上啊!」葉瑋珊叫著。

「你們都未婚夫妻了還害臊。」韓流妃說。

葉瑋珊跟沈洛年對視一眼轉頭哼聲:「等贏了再說吧。」

這就等於同意了,賴一心和沈洛年對視點頭說:「一定要贏!」

「這麼好喔,贏了就能親一下那我贏也能讓阿姐親我一下嗎?」張志文異想天開的說。

「你想的美,要阿姐親你等你打的過我再說吧。」瑪蓮笑罵著。

「這是你說的喔,我一定會超越阿姐的,到時阿姐可別耍賴喔。」張志文說。

「阿姐耍賴就跟你信姓。」瑪蓮說。

瑪蓮喊著:「洛年、一心一定要贏,不然阿姐可不放過你們。」

不用瑪蓮威脅,他們也一定要贏畢竟能得到心上人親吻誰不想贏呢,其實兩女也很無奈因為他們知道沈洛年和賴一心一定會贏,因為他們是他們之中最強的搭檔,賴一心雖技術還不夠純但確有在十球中五球的實力;沈洛年更不用說不管技術或力道都很掌握得非常好是屬於高手的境界了。

沈洛年敲敲門說:「打饒一下。」

裡面的兩人轉過頭來,兩人大約二十上下,這麼年輕就能成為這店的常勝軍也是有一定實力的。

短髮男子問:「來挑戰的?」

沈洛年點頭,在後面坐在沙發上的棕髮男子說:「已經好幾個月沒人挑戰我們了呢。」

「要打兩人來是一人。」棕髮男子站起身來問。

「兩人,有什麼規則?」沈洛年問。

「我們是打號碼順序的,三場定勝負。」黑髮男子說。

「一心你先打吧。」沈洛年說。

賴一心點頭,球擺好,黑髮男子說:「挑戰者先開球。」

賴一心一直線的把球打散,輪黑髮男子打球,他按照順序將1~號的號碼進袋在4號時一個偏差沒將球進袋卻讓球卡在6號跟4號的後方,路徑是直線但是6號卻卡在白球的前方不能直接打,沈洛年看看還是找不到任何打法,盡然不能直接打索性便一博沈洛年瞄準白球用力一剷,球立刻凌空飛起繞過6號直接撞擊4號將它撞入袋,這就是俗稱的跳球。

這小子很強。棕髮男子心裡想著。

沈洛年在將56後撞進後便失誤換人,棕髮男子瞄準7號一推,球發出很大的聲響撞擊7號,沈洛年判斷他的是個臂力很強的人,棕髮男子將剩下的球全數打入便換下一場,在外的眾人邊觀戰邊聊著,韓流妃說:「那棕髮男子很強。」

瑪蓮說:「那洛年和一心會不會輸啊?」

「不會。」葉瑋珊篤定的說。

「妳怎麼知道?」韓流妃問。

「因為洛年在笑。」葉瑋珊說。

他們往那端看過去的確發現沈洛年嘴角帶著笑意,葉瑋珊說:「要是對手很難應付洛年應該會皺著眉才對,但他在笑那就表示他有信心會營。」

「妳可真了解洛年呢。」韓流妃笑著說。

葉瑋珊也只是回了個微笑,的確沒人比他更了解沈洛年。

第二場,由棕髮男子開球,他把球打散便下場,賴一心卻發現白球跟1號在中間但之間還有好幾顆球,這照理來說是不可能的,但賴一心卻突然來個香蕉球,白球繞過中間的球將1號入袋,這連沈洛年都有點吃驚,他沒想到賴一心有這等實力,賴一心對韓流妃一笑眼神帶著準備將吻獻給我的意思將一半的球通通打進袋,賴一心打撞球時專注的神情可說是迷死人,但撞球場不常有女孩子不然場面一定會尖叫連連,賴一心下場,黑髮男子繼續打,但這之後都很不順第二場整整發了半小時才打完,目前雙方比數不大第三場哪對進一半就贏了,雙方使出渾身解數來比就連在外面筆的其他人也一同過來觀戰,最後沈洛年他直接來了個定桿了解比賽。

比賽結果2421沈洛年和賴一心以三顆之差獲勝了。

雖然比賽輸了,但棕髮男子跟黑髮男子卻打得很快樂因為他們已經很久沒遇到能讓他們感到爽塊感覺的人了,棕髮男子說:「我們輸了,你們在這所花的開銷全由我們付。」

賴一心笑著說:「你們很強呢,下次在打吧。」

黑髮男子微笑說:「我們隨時奉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好閃啊~
    一心好像開竅了?
  • 不能讓他一直是木頭啊
    要有所成長才行

    麟鏡 於 2011/12/12 00:30 回覆

  • 沉睡森林
  • 咦?我頭香啊?
    喔~流妃妳好會耍心機,要不要乾脆獻身給一心算啦?
    瑋珊傻掉了連有沒有進球都沒注意~
    瑪蓮跟張志文姓除非天邊下紅噢。
    我突然想到奇雅跟洛年打會不會輸了後叫阿暉給奇雅一個法式深吻?
  • 我看妳還是快點打瑋珊獻給洛年吧都結婚還拖
    要是你想被冰凍起來的話....請便

    麟鏡 於 2011/12/12 01:01 回覆

  • 玥§星耀
  • 又搶輸了((沮喪Q.Q
  • 星凡
  • 所謂死也要拉人陪葬
    瑋珊整個被陷害!
    接吻!接吻!接吻!
  • 現在想想到底要不要阿?

    麟鏡 於 2011/12/12 23: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