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陪笑:別生氣、別生氣........開開玩笑而已

瑋珊手不小心摸到洛年的背,惹來洛年眉頭皺了一下但很快就撫平了,只是還是沒逃過瑋珊的眼睛......瑋珊連忙追問:怎麼了?

洛年裝傻:沒有啊

瑋珊不信他直接掀起洛年的衣服看到在他背後那深得入骨,從左肩到右腰的漆黑劍疤,瑋珊吃驚的說不出話:這........

洛年蓋住傷疤別過頭:我沒事啦

瑋珊用手是摸一下卻得到了洛年沒有聲音齭牙咧齒,瑋珊站起來瞪眼:這樣還說沒事!你等我

瑋珊跑了出去回來時就看到她手上拿著醫藥箱,瑋珊說:把衣服脫了,我幫你擦藥

洛年很想說這是沒用的但他看到瑋珊那著急、擔心的模樣就不忍說出來只好把上衣脫掉讓瑋珊在自己被塗藥.......瑋珊動作很輕柔深怕會弄痛洛年的樣子,其實瑋珊有所不知洛年這傷疤式只要有觸碰就會讓他疼痛不已,平常洛年都適用氣息再周圍蓋上一層薄薄的炁罩當作預防措施,因為這並不是一般的傷勢安也晴雲在砍入身體時一同植入的詛咒.....即使是身負道息的洛年也沒把握能在短時間內消除這傷疤帶來的痛苦

瑋珊塗完在洛年身上纏了一圈又一圈的繃帶才大功告成,瑋珊好奇的問:你身上的傷怎麼都不見了?

洛年身上只剩下胸前及背部那深得入骨的大傷疤外其他在噩盡島跟鑿齒戰鬥時候的傷都已經消失了

洛年穿上上衣解釋:那些傷都被懷真去除了,而這兩道則是因為太深了沒法去除只好就這樣了

瑋珊點頭問:這傷什麼時候會好?

洛年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一定會好就是了

瑋珊自責起來:都是因為我的關係......

洛年輕抱瑋珊柔聲:就說了不是妳的錯了嘛

瑋珊:可是.....可是.......

洛年神情幽幽的說:要是妳有個什麼意外的話,我是會瘋掉的

瑋珊知道洛年有多麼寶貝自己但......瑋珊靠著洛年的胸膛低聲:可是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我也想要幫忙啊

洛年:要妳受傷了,那我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瑋珊本想再說,洛年先打斷她說:瑋珊別再說這件事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

瑋珊咬唇低聲:那你要答應以後有什麼事都不能瞞我,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洛年苦笑:這恐怕很難欸,妳也不是不知道我最會忘東忘西了

瑋珊好氣又好笑:不講理

洛年笑著抱著瑋珊:不傷心那就好了

瑋珊突然低聲:洛年你今天住在這好不好?

洛年一愣也沒說什麼點頭:好,睡我之前的房間對吧?

瑋珊搖搖頭臉龐微紅:是.....跟我一起睡.....

洛年這下可真紅了臉,他吶吶的說:這....妳不怕.....我、我會......

瑋珊紅了臉低聲:別亂來就可以

洛年不禁苦笑起來,反正只是睡一晚應該不會什麼事才對?何況以前也睡過......洛年點點頭:那我去跟媽說.......

林鳳香知道洛年今晚要住這當然是竭誠歡迎,當然洛年也隱瞞了他是跟瑋珊睡一起的事.......免的林鳳香知道後拿這事來戲弄瑋珊,而遭殃的一定會是自己

洛年回到瑋珊房間說:媽答應了

瑋珊問:她有沒有說什麼?

洛年聳聳肩:還不是那些話

瑋珊嘟嘟嘴:又來了

洛年坐在她身邊笑的說:她是等不急了啦

瑋珊撇嘴:又不是她結急什麼?

洛年換個話題:對了,媽說我們的衣服已經做好了過幾天會拿來給我們試穿

瑋珊點點頭問:你堂姊的婚禮你要去嗎?

洛年:反正也沒事做就去去看吧......自家人的婚禮沒理由不參加,妳也要陪我去

瑋珊一愣:我!

洛年理所當然的說:妳是我老婆耶,當然要陪我去

瑋珊臉紅起來抗議:又還沒結......

洛年瞇起眼:難道妳想結?要的話我去跟我堂姐說一起一起辦好了

瑋珊推了他一把叫著:喂!什麼我想結!我看是你才對吧?

洛年吃吃笑:反應這麼大難道是真的?

瑋珊咬唇眼匡紅了起來,洛年最怕的就是這個了,他連忙說:好、好......我是開開玩笑的,別哭啦~

瑋珊破涕為笑:摁

洛年嘆口氣:欸~真是敗給妳了,開個玩笑也不行

瑋珊笑罵:誰叫你每次都開這種玩笑

洛年抓抓頭:好啦、好啦......我要睡了

洛年壓著瑋珊睡覺,瑋珊一怔:你幹嘛?

洛年一臉理所當然:睡覺啊

瑋珊推開洛年:那去另一邊睡啦

洛年撇嘴:有什麼關係?

瑋珊刻意低聲:要是被媽發現那就糟了

洛年無所謂:依媽的個性就算被發現也不會怎樣啊

這麼說也對,洛年奏近抱住瑋珊:是妳說一起睡的耶,所以我要抱著睡才行

瑋珊罵:無賴!

洛年靠著瑋珊柔軟的身子昏昏欲睡的說:.....隨妳怎麼說吧

瑋珊唸唸著:臭洛年,每次都這樣就睡了

既然洛年睡了瑋珊也推不動洛年也就只好這樣睡覺了,隔天一早瑋珊起來搖搖洛年:起床了~

洛年翻身繼續睡嘴裡還說著:.....在五分鐘

還五分鐘!瑋珊看看時間見還有時間索性就讓洛年多睡一下自己下去幫忙準備早餐.....

瑋珊下來幫忙,林鳳香問:洛年呢?

瑋珊回答:洛年他還在睡

林鳳香突然問:他傷真的好了嗎?

瑋珊呆了一下才搖搖頭:還沒,他說要完全治好要花很長的時間

林鳳香皺眉:他為什麼會受那麼重的傷啊?

瑋珊咬唇:都是我害的

林鳳香瞪大眼看著瑋珊卻沒有說出想說的話只有摸摸她的頭笑:那我想洛年一定是自願的

洛年下來打個哈欠問:說我甚麼啊?

林鳳香笑說:秘密,不能問

洛年可沒那麼八卦只有聳聳肩的說:那我先回去換衣服了

林鳳香忙說:吃完早餐再回去吧

洛年摸摸肚子點頭留下吃早餐,洛年把早餐吃完就回去了

洛年回到家先洗了個澡在做了一份早餐給陳耀輝就匆忙的背上書包去載瑋珊

兩人到校到自己的教室,今天意外的轉來了個意想不到的轉學生

班導介詔:這事這學期新加入的同學,孤雲

眼前穿著西地高中的校服有著爽郎的黑色短髮跟深邃的黑色眼眸白淨的臉龐及從那雙眼中散發出來的沉靜,讓人忍不住就會聯想到他或許是什麼大有來頭的大人物也說不定,這人正是孤雲

劉翔鷹以眼神詢問是怎麼回事?但洛年也不知是怎麼回事?

下課時洛年和劉翔鷹去找孤雲問清楚,孤雲回答:是懷真姊姊叫我來讀的

洛年瞪大眼:她叫你來你就來!

孤雲聳聳肩:我知道時懷真姊姊已經將我的入學手續都辦好了,還威脅我一定要還,我能不來嗎?

真像懷真的作風,劉翔鷹問:那你聽的懂學校的課程嗎?

孤雲:試試看吧......不行也得行,還有懷真姊姊我要我加入你們的宗派,可以嗎?

洛年:我是無所謂,要加入就加入吧

孤雲點頭又說:那邊是怎麼回事?

孤雲指著擠在窗戶上的女生們,洛年拍拍他的肩:她們試來看你的

孤雲一呆:我

劉翔鷹也說:早點習慣吧,你之後也會接到名叫情書的東西的

孤雲眼角抽動一下:我可不想被纏上,有沒有辦法啊?

兩人一同搖頭:沒有

孤雲垮了下來嘆息:女生果然很恐怖

兩人點頭:同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