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清堂坐著靠著牆壁弓起一隻腳,燕千雨走到窗外看著外面的風景,可眼神都沒有聚焦,不久藍清堂開口說:「你決定如何?要回去還是不回去?」

「回去就不知哪時能回來,不回去可能就永遠都不能回到家鄉了。」燕千雨說,藍清堂說:「我在那世界沒有任何留戀,回不回去無礙。」

「那你又在問什麼?」燕千雨問著,藍清堂突然說:「莊子婆婆。」

聽到人名,燕千雨也想起了莊子婆婆,這幾日發生的事情都讓他忙到忘了她,藍清堂說:「你跟她說我們是出來對吧?我想既然我們是一起出門的那麼回去也要兩個人一起回去,這樣莊子婆婆才不會擔心。」

「說的也是。」燕千雨想起那總是溫柔笑著對他問冷問暖的莊子婆婆,笑了笑又嘆氣說:「怕就怕在根本沒時間回去了。」

這時房門打開結成流希探頭進來,燕千雨問:「有事嗎?」

「我有話想跟清堂說。」結成流希說著,燕千雨點頭便帶著煌麟讓出房間給兩人,藍清堂還是維持一樣的姿勢問:「找我有什麼事?」

「對不起。」結成流希沒頭的冒出一句,藍清堂一愣問:「幹嘛道歉?」

「其實我是知道羽星跟千雨在同一個房間的,只是我沒有說出來,對不起。」結成流希說,藍清堂搖頭說:「就算妳說了我還是會過去的,所以妳沒錯,妳來找我幹嘛?」

「你真的要回去嗎?」結成流希問著,藍清堂正要開口說話時,結成流希就搶著先開口說:「可以不要回去嗎?」

藍清堂一愣,結成流希說:「我知道這樣說很自私,但是我就是不想要讓你回去,我還想要在學校裡面見到你,中午一起吃飯,偶而回家路上一起走,再去一次遊樂園,所以拜託你不要走。」

說著說著眼睛還是不爭氣的掉下眼淚,藍清堂伸手去掉眼淚說:「不要老是哭哭啼啼的,不要一直拜託別人,有些事光是拜託是沒有用的。」

「那我該怎麼做才好?」結成流希咬唇說,藍清堂說:「在哭在求之前先想想自己還能做什麼。」

自己還能做什麼?結成流希感覺藍清堂似乎想要傳達某些事情給自己,不明說是為了要讓她靠自己去發現,自己還能做什麼?對清堂......結成流希突然領悟,她坐直身子說:「妖狼吉爾聽命!」

「我命令你不要回去原本的世界,永遠在這世界......陪我。」結成流希說著,結成流希這人的個性太過溫柔,導致她很容易因他人的意見而動搖,也因為過於的溫柔也不敢去表達自己的意見,就這麼被對方牽著鼻子走,藍清堂想要傳達給她的就是勇氣和自信。

藍清堂微微一笑說:「遵命。」

藍清堂總是對自己這麼溫柔,從認識到現在就一直擋在自己身前保護著她,安倍家派灰羅前來刺殺的時候,在晉見森田長老被受山逵長老指使的機動部隊圍住時,縱使躲在屋內他還是將自己攔在身後保護她,在回到安倍家中她被山逵長老用咒術攻擊的時候他也是第一時間推開自己,代替自己承受傷害,害的他妖力暴走反噬,在被燕千雨拒絕的時候也是藍清堂在身邊安慰她。

藍清堂總是無時無刻的陪在自己身邊,結成流希說:「清堂我想我可能......」

「流希。」藍清堂打斷她,他看著結成流希說:「妳現在的心情是感謝,並不是妳認為的情感。」

「感謝......」結成流希說,藍清堂點頭說:「就只是感謝而已。」

結成流希低頭咬唇低聲說:「我知道了,我先離開了。」

結成流希起身往外走,房間被頓時只剩下藍清堂一人,藍清堂仰頭長吐口氣又捶下頭緩慢的閉上眼睛。

出去的燕千雨正被煌麟問東問西的,小孩子雖然可愛但是過於好奇這點也是個麻煩,燕千雨見到結成流希跑出來見狀在她跑過自己身邊時他伸手拉住她的胳臂,結成流希因為作用力而跟燕千雨面對面,燕千雨見到她眼眶中的幾滴淚珠,一愣,結成流希流希嘴唇有些顫抖她拉回胳臂頭也不回的離開。

結成流希哭了?是誰弄哭的?想也知道絕對是藍清堂,可為什麼?他不像是那種會弄哭人的傢伙,再說藍清堂對結成流希可是照顧有加實在沒理由弄哭她,燕千雨拉開拉門見藍清堂閉上眼一個人坐在那裡,他開口:「阿堂,剛剛我見流希她......」

藍清堂則是輕輕的搖搖頭,表示不想多說,燕千雨覺得現在不是問的時候他輕輕的關上門讓藍清堂自己獨處。

剛剛結成流希很明顯的就是想對自己表白,可不知怎麼回事的自己卻如此的回應她,是因為他不喜歡結成流希嗎?還是說是因為怕?怕一旦接受了就再也回不去之前的關係了?其實都不是,其實是因為藍清堂只是把結成流希當成一個朋友,一個知道他真實身份可以暢談的朋友,他也感覺出來結成流希剛剛那也只是著急跟過度的精神緊繃之下而想說出口的話,她著急著藍清堂是不是真的會聽自己的話不回去?在過度的緊繃的情況下想起之前藍清堂對她做的點滴而導致她對自己的情感湧了出來。

所以藍清堂才在結成流希想表白時開口阻止,因為他不想要她因為他而去耽誤自己真正的幸福。

可藍清堂同時也想起了當初燕千雨拒絕結成流希表白時的原因也是因為不想她為了他蹉跎自己的一生,那麼那時的燕千雨跟現在自己所做的事又有什麼差別?當時有他安慰她,可現在誰去安慰她?

藍清堂想到這立刻站起來甩開拉門衝了出去,門外的燕千雨見藍清堂頭也不回的跑出去只是淡淡一笑,煌麟這時拉著他的衣服問:「他怎麼了?」

「沒事,只是去道歉而已。」燕千雨回話說。

藍清堂因為過於著忘了自己的嗅覺他沿路遇到家丁或女僕抓著就問,總算試讓他問到了,一位女僕說不久前結成流希才剛離開安倍家而已,藍清堂立刻跑出去,離開安倍家後有兩條路,一條是通往後面森山的山路,一條是通往下方民宿的道路,藍清堂現在正站在分岔路。

稍微冷靜下來的藍清堂對著空氣輕輕一嗅,發覺結成流希是往下方民宿過去的,這麼想也對,她沒事不可能會去深山中的,藍清堂立刻往民宿過去,結成流希當然不可能是去民宿,藍清堂的目標是在位於民宿旁的那條商店街,他來到商店街,現在的商店街滿滿都是人,根本就是大海撈針一樣。

可藍清堂的嗅覺是很靈敏的,在茫茫人群中嗅到了一絲結成流希的味道,其實就算不用嗅覺他也隱約的感覺到結成流希的位置,這種感覺就像蟲洞出現前他感覺到的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在召喚他一樣,他擠進人群中往他感覺的方向走去,並在一家咖啡廳中見到了結成流希,也不知是不是天意,那家咖啡廳的名字就叫做黑貓咖啡廳!

不就是藍清堂之前打工作的那家咖啡廳嗎?原來這裡也有他的分店,他很快的在裡面看到熟悉的人,他走近咖啡廳,穿過打招呼的女僕伸手抓住其中一名女僕,那名女僕一怔見到藍清堂一愣剛要開口就被藍清堂摀住嘴說:「別出聲。」

那名女僕叫做矢靜,是之前黑貓咖啡廳的女僕長,她曾教導過剛入行的藍清堂,是藍清堂的前輩,矢靜一愣說:「你怎麼會在這?」

「晚點跟妳解釋,我有事想拜託妳。」藍清堂說,矢靜歪頭。

結成流希手托著腮幫子,看著窗外嘆口氣,一氣之下就跑來這裡了,回去之後要怎麼面對清堂啊......這時一名男服務生端著茶點來到結成流希桌上,他問:「請問小姐點的是紅茶跟草莓蛋糕嗎?」

「是......?」結成流希耳朵聽到自己點的東西送過來打算轉頭回應,卻發覺這聲音怎麼那麼耳熟,轉頭後發現竟然是穿著服務生服裝的藍清堂正端著自己的茶點站在桌旁!

結成流希愣愣的說:「你......怎麼......」

「怎麼?不好看?」藍清堂有條有理的紅茶跟蛋糕放在桌上,說:「這是妳點的東西,請慢用。」

「你怎麼會在這?」結成流希吃驚的問藍清堂,藍清堂回話說:「這家咖啡廳是我曾經打工作的咖啡廳的分店,剛好這裡有我認識的人就拜託她讓我當一天服務生囉。」

矢靜這時用夾單子的板子敲了一下藍清堂的頭說:「不准調戲客人,快去幹活。」

「是、是。」藍清堂嘴裡嘟嚷著說,剛剛他拜託矢靜拿套服務生的服裝給他穿,矢靜當然不會照做一問一下才知道原來坐在角落那桌的女生是藍清堂的朋友而藍清堂剛剛不小心得罪了她,所以他想道歉,知道事情由來的矢靜當然能理解可也不可能白白讓藍清堂拿了服務生的服裝,她開出「一天服務生」的條件就拿服務生的服裝給藍清堂,藍清堂無奈也只好答應。

至於矢靜為什麼會在這裡,是因為黑貓咖啡廳的生意大好,店長決定在各處開分店,其中一處就在這裡,而店長也請他人員中資歷最深的矢靜前來幫忙,雖說矢靜現在還是大學生,可現在正值寒假,大學生的寒假可是很長的,當然住宿地方、水、店費等一切花費都由店長負責且時薪也比她在那做時高上不少,所以矢靜才答應前來幫忙,等到寒假結束她就要回去了。

一名女僕問矢靜,她問:「他是誰?妳認識的人?」

「他曾經在我那裡工作過,現在的職業嘛,算是模特兒吧。」矢靜說:「快去準備吧,他一出現等會就會客滿了。」

藍清堂的存在很快的就被眾人發現,就連在外的散步的人也發現他那很特殊的銀藍色頭髮,紛紛進來觀看,很快的店內就已經客滿了。

有些眼尖的人還發現藍清堂就是那個雜誌上的新人模特兒,紛紛想要拍照,畢竟這種銀藍色的特別髮色真是不常遇到。

看著滿滿都是人的店,矢靜開心的拍拍藍清堂的背說:「果然你一出現就是不一樣,你知不知道你一辭職我們那裡的客人立刻就少了一半,店長都快哭了。」

「不是還有一半嗎?又不是全沒了。」藍清堂說。

結成流希知道藍清堂有做過服務生可沒有親眼看過,現在看到果然效果就是不一樣,穿著服務生的藍清堂跟平常的他比起來味道就是不一樣,看到人們因為藍清堂的出現而湧進店內,想必當初辭職時那個店長絕對是千百個不願意吧。

看到女顧客藉由點菜的理由想跟藍清堂拍照,藍清堂也遵循待客之道的附和著拍照,誰知一拍就停不下來了,每到一桌就有人想跟他拍,可藍清堂還是很俐落的點完餐送完餐拍完照走人,過程行雲流水,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結成流希見到藍清堂過程中始終掛著一張笑臉,可那笑臉有點假,她見到他在送客時女客人也要求拍全身照,看到女客人藉著拍照時身體刻意貼近藍清堂時就感覺心裡酸酸的。

結成流希也覺得這是的藍清堂很新鮮,便好奇的一直盯著他看,矢靜這時送上另外一塊蛋糕說:「這個給妳吃。」

「我沒點啊。」結成流希一愣,矢靜笑著指著藍清堂說:「這是他給妳的陪禮,當然錢從他今天的薪資扣。」

結成流希噗嗤一笑,矢靜趁機問:「妳跟清堂發生什麼事了嗎?」

竟然直呼本名,那就代表這人跟清堂交情不錯,結成流希心裡斟酌一下,畢竟再怎麼親密也不可能將自己的身份告訴她吧?就連自己也是無意間知道的,矢靜見結成流希猶豫的神情便說:「不想說也可以,我只是想知道是什麼事能讓那小子如此緊張。」

或許是想要有個人談心吧,結成流希說:「其實是清堂他可能回去了,我好不容易才交到他這個朋友不想要他回去,可是又讓他跟家人團聚,心裡撩亂如麻,一急之下就跑出來了。」

本想等心情恢復一些在回去跟藍清堂道歉的,可沒想到藍清堂竟然追了過來找自己,矢靜點點頭說:「原來如此,有說什麼時候回去嗎?」

「三天後。」結成流希說,矢靜一愣說:「這麼快?!」

矢靜見結成流希沮喪的神情便說:「與其在這糾結他要不要回去不如想辦法讓他在這多留點回憶。」

「什麼意思?」結成流希一愣,矢靜說:「讓他在這裡留下難往回憶的話,那麼他每當想起那份回憶便會回想起在這裡的一切,想久了自然會想再回來的。」

結成流希說:「真的?」

矢靜指著藍清堂說:「那就要看你們能給他留下什麼回憶囉,畢竟他人神經有點大條。」

結成流希見正在瞪著櫃臺上的帳單猛搔頭的藍清堂,噗嗤一笑說:「或許是真的呢。」

時間過午後客人人數稍微有點減少,藍清堂坐在空位子上稍微休息一下,矢靜拿著薪資袋過來給藍清堂說:「這是今天的薪資,雖然還沒有一天但就算你一天吧,接下來的客人會比較少我們來處理就好,你就跟你的朋友去玩吧。」

藍清堂進更衣間換回自己的衣服,結成流希這時也來到他身邊,只是因為客人少相較之下店內會比清閒,所以剛剛想拍照卻又無法拍的女僕們也紛紛想跟藍清堂拍照,藍清堂頓時被夾在中間無法動,這時結成流希扯了一下他的衣角,藍清堂一愣,卻見到她嘴已經嘟了來,感覺很不滿。

矢靜也拿著板子往那些女僕的頭敲了下去,矢靜斥聲說:「是來工作的還是來釣男人的?回去工作!」

女僕們立刻鳥獸散,藍清堂淡淡一笑說:「跟那時比起來,還真有威嚴啊。」

矢靜一笑說:「當然,你們走吧。」

藍清堂抓起結成流希的手離開店裡,藍清堂問:「有想去哪嗎?」

要讓清堂在這裡留下難忘的回憶,結成流希抓著藍清堂的手說:「清堂,跟我約會吧。」

安倍家。煌麟問燕千雨,他問:「吉爾怎麼去那麼久?會不會有事啊?」

「在這世界還沒有人能奈何的了他,就等吧。」燕千雨說。煌麟這時又問:「剛剛你在房間幹嘛?那個人類女生又是誰?」

「呃......」燕千雨有點難以啟齒,他想起剛剛他與白羽星在房間裡的事情......

 那時燕千雨正在房間內安慰白羽星,燕千雨坐在椅子上說:「妳是要哭多久啊?」

「怎樣我比較多愁善感啊,不行嗎?」白羽星嘟著嘴哼聲說,女人這玩意兒一發起脾氣來還真是不可理喻啊,他說:「我又不是一定回不來了。」

「那你敢保證你一定回的來嗎?」白羽星問著,燕千雨頓時沈默起來,說實話他也不敢確定他這一回去會什麼時候能再回來,且蟲洞是個奇異的存在,他會扭曲空間形成通道,而這通道的出口往往都會跟上一次的不一樣,更何況它除了扭曲空間外還會扭曲時間,就比如說現在眼前的白羽星其實是已經二十八歲的女子,只是蟲洞將他們送往到她十年前的世界而已。

雖說現在有人工蟲洞可不確定的因素還是太多了,要是傳早了也不好傳晚了也不好,所以燕千雨也不敢掛保證的說一定能回到正確的時間點,見白羽星一直看著自己在等待答案,燕千雨決定直視她說:「我跟妳保證我會竭盡我所能的回來,一定。」

白羽星鬆口氣,比起百分百的保證這種半信半疑的保證還比較容易說服自己,白羽星點頭又突然想到的說:「為什麼一定要回去?叫你父母一起到這世界不好嗎?」

「這就牽扯到我那邊的族落的事了,以後再跟妳說,現在主要是看阿堂的意願,他想回去的話我就陪他回去。」燕千雨說,白羽星突然說:「為什麼又是清堂?」

燕千雨一愣,白羽星說:「從認識你開始,千雨你就開口閉口的都是清堂、清堂的,在你心中情堂的位置很重要嗎?」

燕千雨想也沒想的說:「他在我心中始終都是第一位,因為他是我弟弟。」

白羽星莫名的感到生氣,她說:「我看你跟你弟待在一塊就好了,也不用回來了吧。」

燕千雨一怔問:「怎麼?我說錯什麼了嗎?」

「沒有。」白羽星轉過頭去,其實燕千雨說他把藍清堂放在第一位也是很正常的,雖說有一方不承認可還是改不了他們是親兄弟的事實,哥哥照料弟弟是很正常的事沒什麼好奇怪的。

白羽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生氣,就是聽到燕千雨把藍清堂放在第一位時心中就有股怒火湧上,他是在氣燕千雨呢?還是妒藍清堂呢?還是在氣自己的任性?白羽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這時燕千雨突然說:「妳知道嗎?阿堂他啊在不久前叫了我一聲哥哥呢。」

一般來說藍清堂都會喊燕千雨叫千雨,從沒當著他的面叫過他哥哥,燕千雨露出開心的笑容說:「我是真的好高興喔,我努力了這麼久終於讓他承認我了,終於讓他叫了我一聲哥哥。」

見到燕千雨露出這般開心的表情就能知道他是打從心底對這件事感到開心,白羽星微微一笑說:「那真是太好了,你跟清堂終於和好了。」

燕千雨笑的很開心,白羽星突然問:「一定要凡是都依照清堂的意思去做嗎?」

「什麼?」燕千雨問,白羽星說:「我是說,你一定要凡是都要順著清堂的意思去做嗎?就不能改變一下嗎?」

「妳想說什麼?」燕千雨問著,白羽星忍不住大聲說:「我是說,你能不能留下來不要回去?」

「其實我也很想住在這裡。」燕千雨說,白羽星聽到高興一下,不料!他接著說:「怕就怕在我爸不同意。」

白羽星鼓起臉說:「沒路用的男人!」

燕千雨一愣,白羽星說:「都十八歲了什麼事都要家人管會不會太沒自由了啊?」

「我可不想被同樣十八歲,到現在交男朋友還要家人鑑定的人說話喔。」燕千雨難得的回嘴回去,白羽星臉脹紅起來哼聲說:「要你管。」

果然女人一鬧起彆扭就是這麼不可理喻,他說:「妳倒是很難的的發起脾氣來了呢,什麼事這麼不開心?」

「沒有。」白羽星搖頭燕千雨突然調侃白羽星說:「怎麼?有什麼事不能說的?其實只要妳說一下我會寂寞我或許就會留下來也說不定喔。」

「真的嗎?」白羽星低聲說,燕千雨一愣,白羽星直盯著他的眼眸說:「要是我說我會寂寞你真的會留下來嗎?」

燕千雨湊近問:「妳怪怪的,哪裡不舒服嗎?」

白羽星搖搖頭說:「只是一聽到你要回去了,心裡......寂寞了一下。」

燕千雨心一緊,他將白羽星拉入懷中說:「對不起,沒想到會讓妳這麼擔心。」

白羽星躺在他懷中低聲說:「那麼你要回去嗎?」

燕千雨正要回答的時候藍清堂就闖了進來......

思緒回來的燕千雨淡淡的搖搖說:「沒事,沒有什麼事。」

藍清堂被結成流希抓住手說了這麼一句「跟我約會」的話,當場愣住,他說:「約會......?」

「摁,約、約會......」結成流希自己臉也是紅了起來,她低聲說:「不願意就算了。」

「約會了妳會原諒我嗎?」藍清堂是在說剛剛的事,結成流希雖覺得那件事不是藍清堂的錯,但她還是點頭說:「原諒!」

藍清堂反握結成流希的手往前走,結成流希被拉著走,他說:「那麼我們就來約會吧,今天都算我的。」

他舉著手中的薪資袋笑著說,結成流希也一樣笑著她快步跟上與藍清堂並行,兩人手依舊握著,她說:「那我可要不客氣囉,看我怎麼榨乾你。」

他們先是去吃午餐再去逛百貨公司,百貨公司共有十層樓,最高層的頂樓還有個摩天輪。他們決定今天要逛完這家百貨公司,先到服裝部,女孩子對漂亮衣服總是沒有抗拒力,結成流希一下子就挑了幾套衣服鏡子前比試一下,對衣服沒什麼興趣只是隨手翻翻看看而已,可店員卻沒有放過他,她抓著藍清堂硬是要他試她拿過來的衣服,她說:「穿一下就好,不買也沒關係。」

哪有這種只要求試穿,不要求可人買的店員啊?藍清堂翻翻白眼,為了讓店員不在糾纏他拿著衣服進了更衣間,在旁的結成流希見到藍清堂拿著衣服進入更衣間便走過來,她也想看看藍清堂換完衣服的樣子,可藍清堂進去卻不到三秒的時間又探頭出來,他見到結成流希便對她招手,他好奇的走近,藍清堂一把就直接把她抓了進去,就連店員也直接傻眼,結成流希被拖進只足夠一個人的空間,她說:「幹嘛啦?」

她抬頭問,因為更衣室裡的空間不是很夠,她跟藍清堂說話時身子若近若遠的貼近,兩人的鼻息也聽的見,藍清堂舉起店員塞過來的衣服說:「這是什麼衣服?我不會穿。」

結成流希背部貼著牆壁避免在與藍清堂貼近,她拿起那件衣服看看,那件衣服是最近才剛上市的新衣服,是以襯衫為樣本做出來的,跟襯衫一樣的穿法可不一樣的地方就在與它是用緞帶取代鈕釦,在鈕釦處和穿鈕釦的洞以緞帶和兩個圓環取代,穿法就是先用緞帶穿過第一個圓環在繞圈穿過第二個拉緊,就跟繫皮帶是一樣的道理。

藍清堂只穿過一般的襯衫和皮帶,當然不知道這該怎麼穿,結成流希說:「你先穿上去,我在幫你繫上吧。」

藍清堂聽到直接脫下衣服,結成流希臉立刻紅起來轉過去,藍清堂披上衣服說;「接下來呢?」

結成流希轉過臉更紅,穿著衣服的半裸比不穿衣服的半裸更加誘惑人,那若隱若現的結實身軀充滿著神秘感,結成流希帶著緊張的神情用顫抖的雙手替藍清堂打上扣子,她盡量維持平常心在替藍清堂穿衣服,可這感覺就像是妻子替丈夫打領帶的感覺,要是不是在更衣室的話那就更好了。

穿完後他們先後出去,在外面等候的店員看到藍清堂穿上衣服自然眼睛一亮,在看到紅著臉的結成流希,又瞇起眼睛,藍清堂照照鏡子搖搖頭說:「我不喜歡這件,妳也去看看自己喜歡的衣服吧。」

店員那曖昧的目光讓結成流希有點不好意思,她趕緊點頭離開,藍清堂將衣服換回去就不再試衣了,結成流希挑了件短洋裝正想考慮要不要換,藍清堂在後方說:「這件不錯喔。」

「真的嗎?那我去換一下。」結成流希抱著洋裝走進更衣室,穿完之後她走出來展示給藍清堂看,純白色的洋裝透露出清純的氣質,腳下的短跟涼鞋襯托出她曲線優美的小腿,她有點害羞的問:「好看......嗎?」

藍清堂點點頭說:「好看。」

在旁的店員也是眼睛一亮立刻拿了套衣服塞給結成流希又要她試穿看看,結成流希的個性是不太會去拒絕他人的請求她有點不知所措的看向藍清堂,藍清堂聳聳肩說:「就試試吧。」

要是清堂想看的話,結成流希抱著衣服走進更衣間,店員這時打八卦問著:「你女朋友真是塊璞玉呢。」

「她不是我女朋友」藍清堂說著:「只是朋友而已。」

結成流希這時也換好衣服出來,她穿著一件高腰褲,和黑色T-桖外面再穿一件薄外套,這種打扮以目前來說很常見,外套一拉起來就感覺只穿著外套而已,藍清堂畢竟也是公的,忍不住打量起來,當兩人目光相接,藍清堂尷尬的收回視線,結成流希則臉紅的跑回更衣間,在旁的店員則用曖昧的眼神看著兩人,結成流希換回衣服,剛剛的視覺感還留在藍清堂腦中,他又忍不住打量起現在的結成流希想比對看看跟剛剛的她有什麼差別,結成流希看到藍清堂一直看過來的目光,害羞的低聲說:「不要一直看啦,好害羞。」

藍清堂一怔收回視線,結成流希抱著剛剛的衣服和那件白洋裝到櫃臺,畢竟這兩件都能讓藍清堂目不轉睛的,在她準備結帳時藍清堂搶先付帳,他說:「我說過今天的費用都由我出吧。」

結完帳藍清堂順手將購物帶提走,結成流希很想自己提可藍清堂不讓,他們到白或公司的瀏覽圖看看,他說:「接下來要去哪呢?我們現在在二樓的服裝區,要去四樓的商品區看看嗎?」

「有電影區耶,去看看不知道有沒有什麼電影。」結成流希指著6F的電影區說,他們搭著電梯來到6F的電影區,卻看到人數爆滿的人潮,藍清堂有點不想靠近的說:「要晚點來嗎?」

看這人潮要擠進去也不容易,他們便到4F的商品區,他們到一間精品區四處走走,結成流希注意到一個手機吊飾,藍清堂湊進問:「喜歡嗎?」

結成流希搖搖頭說:「沒有,只是看看我已經有了。」她說著拿起手機指著上面的小熊吊飾說著。

藍清堂這時拿起一旁的手鐲首飾,他問結成流希:「要帶帶看嗎?」

他拉起結成流希的手將手鐲套上去,結成流希歪頭說:「有什麼意義嗎?」

藍清堂這時也拿起另一個同款的手鐲套上自己的手腕,他敲了一下結成流希手腕上的手鐲,手鐲發出清脆的響聲說:「一對。」

聽到一對,結成流希就害羞起來,他問店員說:「這多少錢?」

「等等,不用啦!」結成流希連忙喊說,但是藍清堂不聽直接付錢就走人,結成流希鼓著一張臉不理藍清堂,藍清堂問:「怎麼了嗎?」

「我明明說過不用的,你幹嘛還買?」結成流希不滿的說著,藍清堂說:「就買個做紀念啊,妳不喜歡?」

「也沒有不喜歡啦。」結成流希說:「只是不該在這種地方浪費錢的。」

「我對錢沒什麼概念。」藍清堂看著手鐲說:「只要是有值得我買的我就覺得有價值了。」

「對不起喔,亂發脾氣。」結成流希道歉說,藍清堂說:「沒差,要是妳不喜歡可以扔掉沒關係。」

「才不要!」結成流希握著手鐲反射性的大叫,藍清堂呵呵一笑指著前面賣書的地方說:「接下來去那裡吧。」

他們到了書局去挑幾本自己喜歡的系列的小說,依舊由藍清堂付錢。

他們就這麼一層一層的逛,逛到頂樓去,結成流希指著摩天輪說:「我想坐坐看。」

要乘坐摩天輪必須先買票,他到一旁的售票區買了兩張成人票,交給服務人員,現在這個時段搭乘的人還算挺少的,藍清堂和結成流希坐上去服務人員將門關上,摩天輪便開始緩緩上升,藍清堂一邊看著逐漸變小的街道說:「感覺挺不錯的。」

「那個清堂,剛剛的事情我很抱歉。」結成流希突然道歉起來,藍清堂問:「指的是什麼事?」

「就是我早上時竟然想要對你......」結成流希實在說不出那兩個字來,她連忙轉移說:「還有就是我竟然強制想要留你下來,對不起。」

「這就先放一邊,妳今天有點奇怪,被矢靜說了什麼嗎?」藍清堂問著,結成流希說:「我把你最近要回去的事告訴她,當然是有修飾過的,她就說,與其在這煩惱要不要讓他回去不如讓他在這裡留下難忘的回憶,這樣說不定哪日他就會再回來也說不定。」

「所以才說要和我約會?」藍清堂問,結成流希低著頭點點頭,藍清堂挑望著雲的那一端,悠悠的說:「難忘的事嗎?難忘到沒有但搞不懂到有一件,就那一件我實在是搞不懂是什麼。」

聽見藍清堂自言自語的話,結成流希問著:「是什麼事讓你搞不懂?」

「就是啊......」藍清堂轉頭看向結成流希,慢慢的說:「所謂的接吻到底是什麼?」

結成流希腦袋空白起來,她愣愣的說:「咦?」

「我不知道接吻代表著什麼意思,那是什麼感覺,我常常看到一些人在大街上擁抱接著就吻了下去,這個吻下去的動作有什麼意義嗎?」藍清堂帶著滿腹的疑惑說著,結成流希沒想到藍清堂竟然會為這種問題而困擾,看來他的神經也不是很大條嘛。

等等。要讓藍清堂有難忘的回憶。那麼解決他的疑惑是不是也會讓他有難往的回憶呢?結成流希想著自己的眼睛不禁盯著藍清堂的唇,她低聲說:「要試試嗎?」

藍清堂一愣,結成流希盯著他說:「所謂的接吻。」

在天色將暗的摩天輪上藍清堂和結成流希互看著對方,一個帶著害羞的神情,另外一個則完全傻住。

不久,藍清堂說:「可以嗎?」

結成流希點頭,藍清堂為了方便坐到結成流希身旁,結成流希因為緊張身子忍不住往旁縮了起來,現在的藍清堂好奇心比較重,他沒去注意到害羞神情的結成流希,他用雙手輕托著結成流希的腮幫子,結成流希害羞的閉上眼,藍清堂垂下半邊眼皮往逐漸往下,從後方的摩天輪上項他們頭部已經完全重疊在一起,結成流希只感覺到一種物體正壓著自己的嘴唇,溫溫熱熱的,一股氣息不斷往自己臉頰拂來而來,結成流希其實是知道那是什麼,但她想親眼看看現在在她眼前的他是什麼樣子,張開雙眼的她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是修長的睫毛,和標緻的鼻骨最後看到整張臉,藍清堂現在背對著夕陽,從背後照向他的夕陽將他的銀藍色頭髮挑染成些微的朱紅色,非常漂亮,藍清堂現在正在吻自己,可自己卻沒有感到厭惡,是因為自己是自願的嗎?還是因為別的......

藍清堂離開結成流希摸摸自己的唇說著:「有股淡淡的咖哩味。」

那是因為結成流希的午餐吃的是咖哩飯,他問結成流希:「妳有什麼感覺?」

「沒有感覺。」結成流希臉紅說著,被吻哪有可能沒有感覺,可總不能說自己現在心跳的非常快吧,說到這結成流希還莫名的生起氣來,她還以為藍清堂會考慮一下要不要吻下去,可沒想到他竟然沒有半點猶豫就直接的吻下去,這可是人家的初吻耶,多點感覺好不好啦!

藍清堂的耳朵很靈敏,他抓住結成流希的手往上拉自己則湊到她的懷中,結成流希臉又上了一層紅霞,藍清堂躺在她胸口說:「妳心跳的好快喔,是不是生病了?」

結成流希一愣,不禁否定自己剛剛說藍清堂的神經不怎麼大條的話,其實這人的真的神經非常的大條!

連這都看不出來真是大笨蛋,轉怒的結成流希掙脫藍清堂的手拖起他的頭,就往他的唇用力一吻,吻完,結成流希摸著藍清堂的胸口說:「你這裡有沒有感到心跳加快?有的話就代表你喜歡上了那個人。」

藍清堂靜靜的看著結成流希,摸著藍清堂胸口的手上帶著手鐲,藍清堂握住結成流希的手,捏著在他手中的小手,兩人手往上升在他們視線上攤開五指互相合十最後交疊緊扣起來,藍清堂說:「我沒有心跳加速的感覺,可是我現在有很想舔的衝動。」

藍清堂是獸類的妖族,也可以直接把他當成是一隻大型動物來看,妖狼說白了就是狼,而狼有狗又是親戚,一般的家犬在看到主人回來時都會有衝上去舔上主人一頓,藍清堂自然也會有這樣的表現。

「不要舔我啦,我很怕養的。」結成流希呵呵一笑說著。

這樣子就夠了,這樣就算給藍清堂一個難忘的回憶,同時也是給自己難忘的回憶,她說:「妖狼吉爾聽命,我現在在這裡解除與你的契約,你就跟隨你的直覺去走吧,不用在顧忌我了。」

她雖然很想要藍清堂陪在自己身邊,可她也不想將藍清堂綁在自己身邊,他想讓他自由的選擇自己的路。

回到安倍家,藍清堂把燕千雨約出來,藍清堂說:「我決定了,我要留在這裡。」

「是因為什麼原因嗎?」燕千雨問著,藍清堂淡淡一笑說:「因為這裡有一個讓我擔心的傢伙在。那你呢?」

「來是一起來,留也是一起留。」燕千雨笑著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小孩無知跟天真啊.......
    所以耶下來要跟混蛋老爸對歐了嗎~
  • 那部份我已經打完了XD

    麟鏡 於 2015/07/11 01:19 回覆

  • 瘋子
  • 頭~香
  • 腦禪
  • 混水摸魚~
  • ??

    麟鏡 於 2015/07/13 19: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