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打這麼一點我就覺得累了!!!而且還花一個半小時多!!

看來我終於要引退了

=============

周勝村猛然的張開眼,她看著血色的天空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他的腹部被貫穿了再將死之時他看到了他的父親是怎麼死的,還有他的真實身份,他是半血族,是血族之王的姪子。

他緩緩撐起上半身,摸摸腹部除了破洞和血漬外傷口早就不見了,平常那種致命傷他都要吸血後才能恢復現在自己就恢復了......他喃喃自語說:「這就是血族不容易死的原因嗎?」

他抬頭看到了正在試圖破壞屏障的烏娜和菊櫻,他轉過頭去看到正盤腿坐在地上的德海,德海見他醒來他說:「感覺如何?」

「你是怎麼做到的?」周勝村問。

「我的能力是空間旅行,我剛只是將你的意識送回了你父親被殺死的那段時間而已。」德海說。

「為何讓我看這些?」周勝村問。

「你自己心裡明白。」德海說。

周勝村知道,從他的身體狀況就能知道他現在正以一位真正血族的身份覺醒,他說:「為何這麼做?」

「這是我王的命令。」德海說:「他為了驗收你的能力,所以他要我讓你以一位真正血族的身份來到他的面前。」

德海接著說:「現在你可去找他了,他就在塔裡的某處。」

「我不會去的。」周勝村說:「因為那不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來到這為了消滅血族......但是血族之王不是我該負責消滅的,所以我不會去。」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德海說完就站起身子。

「打倒你。」周勝村說:「為剛的仗雪恥。」

「有意思。」德海抽出長刀,長刀一勾就將周勝村的雙短刀拋給他。

周勝村接住雙短刀低聲說:「老爸,雖然我恨你,但是請你借我力量,足以打倒對方的力量。」

這時他背後出現了一個透明狀的人體,人體雙手搭上周勝村的肩膀說話:「只要你希望我永遠都會站在你這邊。」

德海被這畫面畫了一跳,這時他聽到了爆炸的聲音轉頭見是烏娜把屏障打破了!烏娜大喊:「勝村!」

「把那個給我。」周勝村對烏娜伸手喊,烏娜立刻揮動斗蓬從她斗蓬中飛出了一雙AT,AT像是有意識的飛到了周勝村的腳下,周勝村說:「空之玉璽發動!」

這時無數的風圍繞在他身邊,德海一愣,他說:「好像......」

在他眼中周勝村就跟他記憶中的另外一個人重疊了,這個能力是他父親的,駕馭風的能力,是血族中少見的自然系能力,本以為沒法再見了,現在他兒子再度讓他看到了這幕。

「八大守喬人家族,烏娜直屬小隊隊員,翼之道繼承者,風之王周勝村。」周勝村說。

「血族之王親衛隊隊員,尊者德海。」德海也跟著說。

周勝村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下一秒他到達了德海的背後,但是德海也在同一時消失了,他出現在周勝村剛剛的位子,德海說:「我說過我的能力是時間旅行,能到到達我記憶中我過的任何地方,當然也能出現在某一區的某個角落。」

剛剛德海就是發動了空間旅行的能力,躲過了周勝村的奇襲,德海說:「看你怎麼打倒我。」

「少得意。」周勝村的身影再度消失,德海也在同樣的時間點不見了。

在外的烏娜看著這一幕推斷是幫不上忙便退到了遠處觀戰,菊櫻這時問:「剛剛飛出去的是什麼?」

「是種由守喬人家族秘密研發出來的特殊攻擊型武器AT,這種武器穿在腳下就能使用該武器的特殊能力。」烏娜說:「但也非任何人都能穿上的,是夠資格能夠稱為王的人才能穿上。」

菊櫻問:「全隊都穿上了?」

「現在只有小律沒有而已。」烏娜說:「小律是調律者,是能夠幫助我們恢復因戰鬥而受傷疲憊的身體讓我們繼續戰鬥的支援者。」

神樂律對菊櫻點頭微笑說:「妳要是受傷了也能找我喔」

菊櫻回個微笑說:「謝謝你。」

烏娜又說:「玉璽總共分為八個,我持有的玉璽有六個,分別由星慘、眉樂、羽深、羽柔、汀亞、勝村等人裝備。」烏娜說:「勝村因為還為覺醒所以就沒給他配置。」

「聽妳這麼說,妳早知道他來到會覺醒?」菊櫻問。

「這是當然的。」烏娜說:「因為要是不覺醒他就會死,我給他們的命令是活下去並不是殺光血族,所以他們會拼了命的活下去。」烏娜說:「只是我沒想到空之玉璽會選中他。」

「那剩下的兩個呢?」菊櫻又問。

「在總部。」烏娜說。

「告訴我這麼多妳不會受罰嗎?」菊櫻突然問。

烏娜只是一笑說:「妳不說我不說他們會知道嗎?」

菊櫻輕笑起來說:「也是。」

這時戰場那端,周勝村和德海正在高速的狀態下進行攻防戰,周勝村落地將雙刀插在地上對空中的德海做出推掌的架勢說:「風牙之矛。」

一道無形的風纏繞住周勝村的手臂,周勝村一推掌風所構成的矛射了出去,德海也對旁伸掌說:「空間移動。」

他旁邊出現一個裂縫,他瞬間閃了進去躲過了風矛的刺擊,周勝村拔起雙刀猛然的對身後一劈,剛好出現在他身後的德海連忙舉刀格檔,周勝村轉身一記膝擊擊中德海腹部,德海同一時也揮拳打擊周勝村的胸口,兩人退開,周勝村揉揉被打中的胸膛,他說:「空之玉璽發動!」

這時德海感覺到頭頂有鎮強烈的壓力,他立刻往旁閃,就在他剛的位子的地方,地面凹陷了,他一愣,周勝村說:「高密度的風壓能把能人壓死,「純密風壓」。」

德海上方接二出現一陣陣的壓力,他被迫只能不斷的閃躲,他伸手一劃發動空間旅行的能力讓自己暫時的躲掉了,周勝村說:「躲哪都沒用,只要我看到你就能把你壓死。」

「那要是我出現在你身邊呢?」德海聲音突然出現在自己上頭,周勝村一怔他的下巴立刻被抓住,德海在周勝村的上方落下在落下的瞬間他以及快的速度抓住周勝村的下巴將他背摔出去,周勝村被拋出去後立刻用受身姿勢承受傷害,他倒在地上立刻爬了起來,這時德海壓制住了他的雙手將他強押在地上,德海說:「這樣你還能用嗎?」

德海說的沒錯,這種狀態下的確不能使用純密風壓,不然自己也會被壓死,但是周勝村也沒那麼簡單就能制伏的,他說:「風牙之矛。」

風毛立刻從周勝村的掌中射出,德海被迫跳開逃離,周勝村伸手風將雙刀捲起飛到他身邊,他說:「漩渦加速。」

他面前出現由風形成的漩渦,他踏進去速度得到了提升,他飛到了天空中,在空中風擁抱著他,他看到了那條在天空中不斷延伸道路,他背部像是長了翅膀似的,他開始展翅飛在那條道路上,德海看到這幕不禁感慨說:「跟你真像啊。但是還是不夠成熟。」

這時他從懷中又抽出另一把長刀,他由上而下揮出一道斬擊,另一刀從左到右再度砍出一記斬擊,兩到斬擊融合起來對著在空中的周勝村撲過去。

周勝村對著那到斬擊射出風矛,但是風矛在接觸到斬擊時就被消滅了,周勝村大吃一驚同時他也被擊中墜了下來,他爬起身子吐了口血問:「那是什麼招數?」

「雙刀流,真空斬。」德海說:「在真空狀態下是沒有風的。」

「原來如此。還藏了這麼一招啊。」在真空狀態下風是不存在的,這是風的致命傷。

「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德海說:「因為你是他兒子。」

說完他就衝了過去,周勝村也同樣上前,竟然風沒有用那就靠技術來一決勝負。

雙方的武器不斷交鋒,但很顯然是周勝村處於下風,原因不在於他的武器較短而是刀法,德海的刀法不管是熟練度還是出刀時的狠準都無可挑剔,眼這人是真材實料的高手他讓周勝村甘拜下風。

德海用刀架住周勝村的雙短刀,一彈就將刀彈飛出去,他用刀指著周勝村的因喉說:「結束了。」

「殺了我啊。」周勝村瞪眼說。

「白癡,這麼找死?」德海說:「你的死不是我能決定的,去找血族之王吧,找到他並選擇你要死還是活。」

德海轉過身去消失在他們面前......

德海消失後,周勝村無力的跪了下來,烏娜等人這時也走了過來,烏娜說:「感覺怎麼樣?」

「怪怪的......」周勝村搖搖頭說。

「我是說你用了空之玉璽你的身體有什麼感覺?」烏娜問。

周勝村一愣,突然感覺到全身充滿了不適,喉頭一甜大片鮮血吐了出來,菊櫻被這幕嚇到了直問:「怎麼回事?」

「空之玉璽的力量是八種玉璽內最強的,但也是最傷的......雖然空之玉璽選擇了他但卻不代表不會對他身體造成傷害。」烏娜轉頭對神樂律說:「小律,拜託妳了。」

「摁。」神樂律走上前從袖口裡一把豎笛,將豎笛輕至唇上開始吹動慢缺讓人放鬆的音調,菊櫻說:「這就是調律者?」

「小律是八王中的契之王,能透過契之玉璽進入無限音階,行走在閃律之道上。」烏娜說:「她可是全隊的核心,怎樣都要讓她毫髮無傷。」

「契之玉璽不是直排輪?」菊櫻問。

「玉璽呈現的方式有很多種,我們為了方便就將它改成直排輪的樣子......但契之玉璽不同,它不需要戰鬥所以就將改呈使用者方便使用的模樣。」烏娜說。

菊櫻點點頭,就在她們說話的時候神樂律的調律也完成了,但是......

神樂律完成站起身子,本應該沒事了的周勝村卻又吐出血來了,神樂和其他兩人嚇了一跳,烏娜直問:「怎麼回事?不是已經完成了嗎?」

「我......我也不知道,的確是完成了啊,但、但......」神樂律也同樣嚇了一跳開始慌了手腳,打算再來一次,烏娜制止了她,她說:「既然一次沒用,第二次未必有用,妳還是省點體力吧。」

「那怎麼辦?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勝村難受嗎?」神樂律說。

烏娜看著痛苦的周勝村說:「勝村,妳現在最想要的是什麼?」

「我......現在最想到的......」周勝村腦中一片空白,但嘴卻回答了,他說:「血......」

神樂律一怔,烏娜和菊櫻倒是挺冷靜的,烏娜說:「你要血?」

周勝村沒有回應,但是嘴裡的獠牙卻變長了,烏娜突然伸出手說:「吸吧。」

周勝村一愣,烏娜說:「你不是要血嗎?吸吧。」

周勝村身體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就在他要抓住烏娜的小手時,神樂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她說:「要吸就吸我的吧。」

烏娜一怔:「小律!」

「我是調律者,讓所有人恢復力量是我的職責,妳就別跟我搶了。」神樂律笑著說。

這一句話將烏娜嘴裡的話睹了起來,神樂律見烏娜沒說話便轉頭對著周勝村拉下頸間的衣服細聲說:「吸吧,記得不要想著把我變血僕喔。」

周勝村的身體再次動了起來,他頭靠近神樂律的頸處,嗅著來至少女的芳香獠牙輕輕碰觸柔嫩的肌膚,他輕輕說了一句:「對不起。」

獠牙刺入體內,神樂律痛的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緊抓著周勝村的身體,從外人的角度來看可看到周勝村的因喉後正在不時的蠕動著,烏娜這時握緊了手說:「實在不想這麼做啊。」

神樂律是他的好朋友,當初招她進來部隊是她的一大失策,所以她都盡量讓神樂律受到傷害,由於神樂律世代都做巫女所以身體內有種特殊力量但是很微弱,烏娜便將契之玉璽給了她,一方面能讓她的力量有飛越性的突破,一方面能讓她在後排受人保護不受任何傷害,但現在看到神樂律這般痛苦神情烏娜內心實在很不好受。

周勝村是呼吸完了,他將獠牙拔出神樂律體內,他舔了舔神樂律頸間的兩個牙洞,血族的唾液有讓小傷口恢復的功效,所以大部分血族在吸完血後都會舔舔那人的牙洞讓牙洞消失。

在周勝村舔完後神樂律的頸處的牙洞消失了只留下些微的鮮血,神樂律的身體瞬間軟下,周勝村順勢抱住她,烏娜這時走了過來,周勝村不敢直視烏娜的眼睛,因為他做了跟血族一樣的事,他吸了別人的血了......一直以來他都是吸自己的血來換取傷口復原,現在他吸別人的血了,這根本就是跟血族一模一樣了。

「做得很好。」烏娜突然說。

周勝村一愣,烏娜說:「小律是自願給你吸的,所以你不算是血族而是我們的一份子,我在此感謝你沒將小律變成血僕。」

周勝村的眼角濕潤,哽咽的說:「謝謝......」

「站起來吧,我們的任務還沒結束呢。」烏娜血色天空說:「目標是打倒血族之王。」

「是。」周勝村擦擦淚水站了起來說。

「小律是暫時無法行動了,菊櫻雖然很對不起妳但是請妳留下保護小律嗎?」烏娜說:「因為我現在也不得不上戰場了。」

「放心吧,我會保護好她的。」菊櫻微微一笑說。

「謝謝。」烏娜著菊櫻敬禮表示自己的感謝之意,便轉頭離開。

周勝村同樣對著菊櫻行個禮便跟上烏娜,菊櫻這看想天空想著她的另一半究竟在何方?鷹,你要加油喔。

這時離開場地回到主塔某處的德海,對著他身後的人說:「以覺醒但未成氣候。」

「是嗎?」坐在王位上,微微一笑的血族之王回應著。

「吾王啊,敢問你何時參於戰鬥?」德海說。

「不久之後,我加入戰鬥。」血族之王坐在位子上淡淡的笑著,這笑容充滿了王者之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