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傍晚集合,霧生秋矢講:「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在到島的四周找找線索。」

晚上他們睡在屋子的各角落,神也冬翔在睡夢中遇到了一個赤焰髮色的男子,他知道那是誰。

他說:「怎麼來找我了?」

「跟我來。」對方轉身往外走,神也冬翔好奇的跟著,他們在一座大樹前停下,男子舉起手指向那遠在高處的巨型瀑布,說:「就是那。」

「那是哪?喂!別消失啊。」神也冬翔猛然著張開眼睛,睡在沙發上的他起身走出屋外,順著記憶中的道路來到了大樹前,他抬頭看著對方指著的巨型瀑布。

「那裡有什麼嗎?」神也冬翔決定往深處走,邊走還邊做記號以防萬一。

他穿梭在樹林間,聽著越來越近的流水聲,他穿過樹林來到了那巨型瀑布的前面,瀑布下方是個水池,水池上有塊小丘。

神也冬翔跳上小丘上,左看右看看不出個所以然,突然他感覺到前方有股不尋常的感覺襲向他自己。

瀑布裡面出現個人影,不久人影走出了瀑布,神也冬翔頓時瞪大眼因為前面的人不管髮色、臉型、身體體態都跟自己相差無己,不!是根本就是一樣的。唯一的不同就是他是黑底白瞳。

「你是誰?」神也冬翔冷靜的問。

「我應該知道我才對。」那人開口,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嗓音。

「你為何來到這?」那人反問。

「我了尋求力量。」神也冬翔回答。

「力量......哈哈......哈哈哈哈......」那人突然大笑起來。

神也冬翔瞪眼:「笑屁啊。」

「笑你是個破腦。」那人大叫一聲說:「力量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要得力量就得付出代價,這是不變的法則。你這白癡。」

「你存心討打。」神也冬翔額頭青筋跳動著,就算他人再怎麼好被人罵得這麼難聽他來是會生氣的,尤其是連對方是不是人的情況下更讓人火大。

「你打的贏嗎?」那人鄙視著神也冬翔。

「我不只要打來,還要打到你老媽認不出你來。」神也冬翔手一舉手槍便在手中,他對著那人連射幾發無意義的子彈。

煙霧中幾顆鮮紅的子彈,穿霧而出直逼神也冬翔,神也冬翔一揮袖將子彈打落,眼前的人穿著跟自己一模一樣拿著一樣的武器。

這人是自己的另一個分身嗎?看來這有將自己內心的分身拉出來的功能。

偶而有在看動漫的神也冬翔,這時的現象也同樣在動漫中出現過無數次,果真是這樣那只要打倒對方就能達到更上一層樓的實力了。

神也冬翔說:「如果你真是我,那也就代表小動作無法起作用來一招定勝負吧。」

神也冬翔丟下手槍,雙掌合十,對方也同樣做出何時動作。

兩人唸著:「炎神......」周圍吹起灼熱的烈風。

「降臨!」夾雜著熱氣的暴風席捲而來,神也冬翔背後展開炎之翅,雙手纏繞著火焰,眼睛變成了橘橙色。

對方除了眼睛沒變外也是相同情況。神也冬翔開口:「炎神,你在哪?」

神也冬翔還以為會跟上次情況一樣進入與炎神在溝通

的型態,但這次他卻沒有感覺到炎神的思念出現,但已經進入降臨模式了。沒有理由感覺不到啊。難道......

神也冬翔猛然的抬頭,對著前方的人輕輕的喊著:「炎神......」

眼前的人正在改便樣貌,變成他熟悉的樣貌,對方說:「終於發覺了啊。」

這沉穩的嗓音也是,神也冬翔失笑說:「還真變成這樣了啊。」

「小子做好死掉的準備了嗎?」炎神說。

「還沒有。倒是你做好整容的準備了嗎?」神也冬翔毒舌回去。

「嘴不饒人的小子。」炎神笑罵一下。

「這算是考驗吧?」神也冬翔說。

「唯有打贏我才能戰勝那些傢伙。」炎神說。

「好吧。接招了喔。」神也冬翔一瞪地,瞬間就來了炎神面前,右腿半空中一抬攻擊炎神臉部,炎神單單舉起手擋住,但衝擊波卻穿透炎神讓背後的水濺了起來。

「攻擊太簡單了。」炎神抓住神也冬翔將他甩像另一邊,神也冬翔在空中翻一圈安全落地,炎神卻在這時欺近猛然的揮出右拳,神也冬翔立刻做出防禦,卻被打飛撞上瀑布的懸崕。炎神說:「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炎神不給神也冬翔喘息的機會,不斷的猛攻,神也冬翔被迫只能在防禦尋找機會他看緊時機對著炎神的左腹踢出一擊,炎神夾住他的腳,誰知道這是個假動作踢出的角在抓住的那一瞬間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右腳,炎神以手臂擋了下來。

前方突然來了記迎頭痛擊,炎神的面額被正面擊中往後翻,神也冬翔閃身到他身後,雙手扣住他的腰來了一記德式拱橋摔,炎神眼明手快的以雙手撐地,沒讓頭與地面接觸。

神也冬翔不戀戰,立馬往旁閃,卻沒料到在離開的瞬間,得到解放的炎神以雙手為軸心,旋轉掃向神也冬翔,神也冬翔後空翻一圈閃過,但他也沒放過這好機會,他翻了一圈雙手撐地,雙腳往地面猛的一蹬,飛快的衝到了炎神剛站好的面前,以身體的力量撞擊他。

炎神剛站好沒法使用太大的力量來阻擋他被狠狠的撞飛,神也冬翔同樣的也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立刻追上,對著炎神揮出一拳,炎神站起來紮好馬步,拳由下往上的迎擊,雙全雙碰力量也互相碰撞。

兩人同時往外飛射,炎神撞上牆壁,神也冬翔撞倒的幾棵大樹大樹間的彼此倒塌,造成巨響,吵醒了在木屋熟睡的眾人。

他們都到外面察看,神也雲翔問:「我哥呢?」

「或許這是他搞出來的。」謝杰星說。

「快去找他。」黑日說。

「跟我來。我能清楚的知道他在哪。」與神也冬翔同屬性的謝杰星很容易就能感應到神也冬翔的屬性波動。

他帶頭往森林處跑去,當他們到時發現神也冬正在跟一名他們沒見過的赤髮男子交戰且戰得很辛苦神也雲翔想上前幫忙卻被霧生秋矢擋下,他說:「先等等。」

「為什麼?」神也雲翔瞪眼。

「冬翔的試煉開始了。」霧生秋矢說:「我想這就是首領要我們來這的原因。這場戰鬥必須靠他自己才行。」

戰鬥中的神也冬翔,眼角瞄到神也雲翔等人卻是這個閃神讓他的身體被很狠的揍上了一拳,神也冬翔以腿還擊,打連續技,踹腹部、打下顎,還使出了賤招。

他猛然著伸出兩根手指,刺向炎神的雙眼,炎神舉起手刀插入兩根手指中間,瞪眼:「欠揍!」

「來打啊。」神也冬翔半個鬼臉,對他來說這種戰鬥太過沈悶他不怎麼喜歡,所以故意搞點小手段讓氣氛開心些,只是這些舉動讓炎神氣得咬牙切齒。

他吼:「給我認真。」

神也冬翔幾個後空翻離開炎神的攻擊範圍神也冬翔,雙手火焰猛然的增大,他說:「我想睡覺了,你準備輸吧。」

「口氣真狂妄。」炎神雙手的火焰跟著也增大,神也冬翔這時雙掌再度合十,唸著:「請賜我強大的力量,讓我能戰勝一切,給於我他人無法超越的力量。我在此與你簽約,降臨召喚。」

這時一道曙光從天而降,炎神瞪大雙眼,他罵:「白癡!沒人會這麼做的。」

「這是我必須做的。」神也冬翔整個人籠罩在曙光之中,在曙光中他退去一切武裝,有個聲音傳入他耳中『汝要與吾簽約?』

「是的。」神也冬翔點頭。

『體內同時有兩個神會讓身體吃不消的,你確定要這麼做?』

「是的。」神也冬翔再次點頭。

『好吧。唸出吾的召喚咒語。』

神也冬翔猛的睜開雙眼,大喊:「太陽神,阿波羅!」

曙光增大,炎神微微瞇起眼看著接下來的情形,一名披著金黃色戰袍和一頭閃耀的金髮,手執著金鋼石槍的少年站在自己的面前。

少年的黃瞳注視著炎神說:「晚輩前來討教,赫利烏斯大人。

炎神哼了一聲說:「你還真敢講啊,我不在的這期間有沒有守好我的位子?」

「當然,我與許配利翁大人在您不在的這段期間有好好的顧好靈界。」現在的意識是阿波羅。

「隨便。快把意識還給那小子,我跟他的架還為打完呢。」炎神現該應該說赫利烏斯,不耐煩的說。

「是。」阿波羅將意識還給神也冬翔。

神也冬翔恢復意識先看看自己的身體再看相赫利烏斯,笑著說:「我成功了。」

「命大的小鬼。」赫利烏斯罵了一聲說:「快點結束不然你的身體會撐不住的。」

神也冬翔舉起金鋼石槍「喝」的一聲往前衝,在槍的尖端以旋轉方式綻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赫利烏斯手的火焰增幅到最大奮力揮出最強的一拳:「炎焰殺!」「太陽原力!」

兩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將周遭的一切全都一掃而空,在旁的眾人也被吹散到各個角落。

最後,在小丘上,兩個人面對面站著,互相凝視著,神也冬翔的槍掉落在地上,他無力的說:「真遺憾......」

赫利烏斯身後接住他,他面額的血也流不停,他說:「這次可真是吃大虧了。」

「哥!」神也雲翔見神也冬翔倒下立刻衝了過來,赫利烏斯將神也冬翔交給他說:「讓他休息個一兩天吧。」

說完他也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