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

一聲冰冷無生氣的相撞聲在黑暗中響起......

在黑暗中,數道黑影不斷的奔跑,他們不是追趕的一方而是被追殺的一方......在他們的身後,只有一個人影,那人影有如鬼魅般的快速追殺他們......

嗚哇.....一聲同伴的慘叫聲又在他們耳邊響起,但他們現在能做的只有逃,只有逃才有反攻的機會,就算有人留下爭取時間也是徒勞而已。

隨著時間過去,兩位數的變為個位數,最後只有低於一隻手數的出的人數而已了......

他們死命的跑,但在他們眼前等著他們的只有那股黑暗。

黑影站在他們面前,全身都被黑色所包裹......

沒救了嗎?帶頭的人一咬牙,衝了過去,逃是死不逃也是死,那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死!

一瞬間。那人的頭就180度的轉了一圈,倒嚇得他眼中滿是悔恨,人影也一眼沒有看向他,因為對他來說不需要。

他藏匿魚黑暗中的雙眼執事著自己的目標,無數的慘叫聲在黑暗中響起,他對於剩下的人也是以同樣的手段將其殺斃。

「刺客」以現在說法就是種生活在黑暗世界,身手矯健受過專業訓練在暗地裡暗殺他人的一種人。

這世界存在著表裏兩面,而那些擁有異常身手或者是不同於一般人的怪異特質的人就是存在於裏世界,刺客也是裏世界的一環,而相對的生活在表世界的就稱之為普通人。

裏世界的人也會偽裝成普通人在表世界生活,現今支配裏世界的人物是合稱「裏四家」的四大家族,這四大家族的出現震撼了整個裏世界,他們有著特有的家族遺傳,以及別人無法超越的戰鬥力,順利成章的成為了裏世界的支配者。

四大家的掌門人都是由年輕一代擔任,且他們的專長都不同,實力也不均無法分出誰高誰低,但合起來確有著無窮的力量。

四大家的孩子們為了培養默契從小就聚在一起玩耍,且還有一個他們如此團結的原因,那就是四大家全都是親戚關係,且一致護短,對外不對內。

在裏世界中這種情況很少見,因為裏世界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唯有所謂的團結兩字。這也是四大家能征服裏世界的原因,因為他們團結,一個不行那就數個一起來,只要團結在一起就能發揮出數倍力量,這就是所謂的團結力量大的真諦。

「哎呀,根本不用咱們出手嘛。」一個男子的聲音在黑暗中傳出,接著在人影面前出現了三道黑影。

「不是所要分工合作的嗎?」剛剛出聲的人,開口說話。

「太麻煩了。」人影低沈的回答。

「也罷。走吧。」一開始說話的人,邁步向前說:「今天是咱們的大日子喔。」

今天是繼承人的登基之日......

「少爺歡迎你們回來---」回到家眾僕人人們在門口排成兩列,等候他們。

戴著墨鏡理著一副光頭,看起來就像是黑幫老大的大叔走過來對他們說:「老爺們等候多時了。請跟我走。」

他們進到家中,這裡是四大家的集合所。門外牌子上掛著「北海」兩字。

他們到了禮堂裡面有眾多僕人等待,而坐在正對面的四位中年男子,正是現任四大家掌門人也是他們的父親。

「老爺他們已經到了。」一個女樸說。

「叫他們進來。」其中一個人開口說話。

「是。」女樸拉開拉門,而門外就是即將接位的繼承人。

「讓你們久等了。」頂著一頭金髮的少年率先踏入屋內。其餘三人跟著進入。

「真廣,不要這麼暴躁。」真廣的父親,真烈開口訓話。

「老爸,這叫興奮好嗎?」真廣一點也不畏懼自己的父親,直直的頂回去。

「唉......」真烈嘆口氣,這都要怪他教育失敗了。本以為放任孩子讓他們自己成長是個很好的試煉,只是不知該說好過頭了還是怎樣?自己的兒子竟然淪落成了不良少年。還是不肯聽身為父親的話,這樣真烈懊惱不宜。

「別嘆氣了。我家的也好不到哪去。」在他一旁,一頭紅髮的男子開口。至於誰是他兒子就很好認了,因為每個孩子的髮色都跟自己的父親一模一樣。

對眼過去,就能看到一名紅髮少年嘴裡正叼著煙,表情不屑的看著這裡。要說真廣是不良少年,那他兒子就是黑道份子了。

「那也是我家的真廣跟你家的防尊很和的來啊。」真烈苦笑一下說。

「看來看去還是北海家的和東海家的比較教育有成啊。」周防尊的父親,周遊峰開口說。

這話讓在旁的兩名苦笑不已,北海家的人開口說:「閒聊就結束了。這是的任務如何?」

「被神鳴給全數解決了。」真廣不悅的指向在旁的北海神鳴。

「是你們太慢來了。」北海神鳴直接的說。

「我們也才遲到一下而已好嗎?」真廣說,北海神鳴輕笑一下說:「遲到一個多鐘頭?」

真廣一時語塞,另外一個有著比北海神鳴還要深的黑藍色髮色的男子開口說:「沒辦法啊,我和阿尊都不知路只好拜託真廣帶路,所以才會晚到的。」

「就......就是啊......」真廣回應的很勉強。

「好了。」北海神鳴的父親,北海高志開口打斷他們的話,開口:「今天起你們就是掌門人了,給我莊重點。」

他們都安靜下來了,北海說:「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他們四人起身,到自家兒子面前,真烈將一枚戒指交給真廣說:「這是信物,是我們家代代相傳的掌門人的證明。我交給你的技巧你都有好好練習吧?」

「是的。」真廣難得收起好動性子認真的點頭。

「西家以後叫靠你了。」真烈拍拍真廣的肩膀說。

周遊峰來到了周防尊面前,他說:「把煙熄掉。」

周防尊拿下煙,沒有丟掉,也沒做任何動作,煙就自動的燃燒殆盡,周遊峰見到這幕點點頭,將一枚單邊耳環將給他說:「這就是信物,戴上他吧。」

周防尊乖乖的戴上,他看了父親一眼說:「我知道。南家以後我會負責的,你可以去風流了。」

「臭小子。」周遊峰巴了周防尊的頭一下。

南家的掌門人,宗像南降將一把刀交給兒子宗像禮司,宗像禮司有點疑惑的問:「這不是父親的愛刀嗎?」

「我們家比較特別,信物等於武器。」宗像南降說:「這刀將會等為你的武器,要好好珍惜喔。」

「是的。」宗像禮司點頭。

「兒子我知道你不想繼承,但時候到還是得接受的。」北海高志說。

「我知道這就是我的命。」北海神鳴,搶走他手中的手鐲說:「既然是我的命我就會貫徹到底的。」

「那就好。」北海高志鬆口氣,他明白自己兒子的心情,因為他也是一樣,對這位子一點都不想繼承,但他還是做了,這一切只能說是他們的命,在他們出生到這個家族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的命運。

北海神鳴戴上手鐲說:「我會努力做個掌門人的。」

就這麼簡單,繼承儀式就這麼結束了,畢竟這種事沒什麼好慶祝的,簡單的進行簡單的結束就行了,畢竟整個裏世界早就知道他們的身份,而他們手中的信物也只是形式上的證明而已,真正的繼承人他們的身上都會被烙上印記,那才是真正的繼承人。

印記分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也就是四神獸。

至於他們口中所說的東家、西家是指他們掌管的地區,周家掌管南方為南方之朱雀;不破家掌管的是西方為西方之白虎;宗像家掌管東方為東方之青龍;北海家掌管的就是北方為北方之玄武。其中以北方為主要根據地。

「那接下來要幹嘛呢?」不破真廣問他們。

「抱歉我要去上學。」北海神鳴說。

「翹掉就好了啊。」不破真廣說。

「真廣,神鳴可跟你不一樣喔。」宗像禮司苦笑的說。

「怯!乖學生就是麻煩。」不破真廣不悅的說。

北海神鳴也只能苦笑的去準備上學物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