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門開啟,映入眼簾的事坐在寶座上的暗修澤,修暗澤似乎正在修眠,旁邊還站著兩名七眷者。

羅開口:「王子,你要的人我帶來了。」

修暗澤這時張開眼睛,星渺海看到他那深黑的雙眼覺得有點眼熟,嘴巴不自覺的說了出口:「小雲......」

「醒了嗎?」修暗澤這時開口,他的話像是有魔力一樣的傳入星渺海耳中。

不對,他不是小雲......星渺海忍不住退了一步,魅這時拍向她後腰說:「最好別亂動喔。」

「你們都退下。」修暗澤下令。

「王子這樣不妥啊。」肌肉男開口說。另一名七眷者者是很爽快的就離開了。

肌肉男喊:「克雷爾?」

那名紅髮七眷者說:「人家還有事情呢,竟然王子說要我們離開那當然就是離開囉。」

說完他便率先走出大門,羅和魅也躬身告退,現場只留下肌肉男、修暗澤和星渺海三人。

「王子請容我留下。」肌肉男說。

「退下。」修暗澤下令:「不要再讓我說第三次。」

修暗澤一瞪,無形的力量立刻將肌肉男捲起丟出門外,大門關閉的瞬間,門也消失了。

「門怎麼消失了?」星渺海一愣問。

「這是我的空間,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修暗澤說。

「那剛把人捲起來也是這樣嗎?」星渺海似乎忘了恐懼,跑到修暗澤面前蹲下問:「那你還能做什麼事?告訴我好不好?」

面對星渺海的這變化,修暗澤呆滯了一段時間,星渺海見修暗澤沒反應,她問:「不能說嗎?」

「妳叫什麼名字?」修暗澤不答反問。

「星渺海。」星渺海回答。

「我叫修暗澤。」修暗澤說:「跟我想的狀況不太一樣呢。」

「什麼狀況?修暗澤是你的姓還是名字?」星渺海問。

「名字,姓太長了我想妳不可能會記得的。」修暗澤說。

「不說出來怎麼可能會知道呢。」星渺海說。

「修暗澤˙淚˙狄羅蘭斯˙自依形爾˙戴樂蒙至蕾媚爾˙魑魅魍魎。」修暗澤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全名,他說:「唸唸看。」

「修暗澤˙淚.......呃,狄羅、狄羅......」星渺海混亂了,最後她說:「我放棄。」

「看吧。」修暗澤說。

「這麼長的名字你竟然記得?你們的名字都是這麼長嗎?」星渺海問。

「有些也不是這麼長。」修暗澤說。

「是嗎?那我還是叫你修暗澤好了。」星渺海又說:「可是他們都叫你王子,我也要這樣叫你嗎?」

「不用,你不是我屬下叫名字就可以了。」修暗澤說。

「那就好。」星渺海問:「你抓我來這是要幹嘛?」

「當人質。」修暗澤說。

「那可惜那是沒用的。」星渺海說。

「和解?」修暗澤問。星渺海正色的說:「因為我寧願自殺也不當人質。」

修暗澤沒說話只凝視著星渺海,他從星渺海的眼神中看不出有一絲的偽裝,修暗澤不冷不熱的說:「要是妳自殺被阻止了呢?」

「那就再試一遍。」星渺海說。

「這樣會讓辛苦來救妳的同伴失去目標的喔。」修暗澤說。

「小雲......他們麼麼樣了?」星渺海迫急的問。

修暗澤一揮手,一面鏡子出現在他們面前,鏡子開始浮現出人影,過幾秒星渺海瞪大眼:「是小雲他們。」

鏡子的人影便是神也雲翔等人,他們正在修練,有時自行修練有時分組對戰,修暗澤說:「見到他們這麼努力,妳還想要自殺嗎?」

星渺海眼神直直盯著鏡子裡的神也雲翔,他是這麼的努力,而自己卻想要輕言的放棄他們想要拯救的生命,自己真是大傻瓜。她不自覺的低下了頭。

「咦?」修暗澤突然發出疑問聲。

星渺海抬頭看向鏡子,突然她看到神也雲翔全身被漆黑籠罩住,表情十分痛苦,身體也開始變化了......

「小雲!」星渺海想上前鏡子卻消失了,星渺海回頭喊:「快讓我看啊。」

「不行。」修暗澤說:「我可不想刺探敵情。」

「我要看,快讓我看。」星渺海扯著修暗澤的衣領說。

修暗澤沒法,只好再度把鏡子喚出來,鏡中的神也雲翔已經沒再被漆黑籠罩而是整個人虛脫的趴在地上,星渺海問:「剛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小雲會變成那樣?」

「這是他的變化。」修暗澤去掉鏡子說:「也可說他的力量正在逐漸湧現出來。」

「小雲的力量?」星渺海說。修暗澤又說:「是他真正的力量,只是引個不好會導致漏體的毀滅罷了。」

「這、這是真的嗎?」星渺海大吃一驚。

「真的,只是這反而對我們有好處。」修暗澤說:「少個敵人對我們的勝算反而更大。」

「你對人的生命就看的這麼輕嗎?」星渺海握緊拳頭。

「我就是這樣被教育的。」修暗澤說:「打從我一初生開始。」

星渺海這時只覺得這人內心有著很深的黑暗,修暗澤又說:「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有一項特權。」

「是什麼?」星渺海問。修暗澤自笑得說:「戀愛的特權。」

星渺海一愣,修暗澤難得露出苦笑說:「身為魔界王子竟然只有這項特權是自由的,所起來還真可悲啊。」

星渺海看著他的笑容,突然覺得這人跟他認識神也雲翔時的狀態一模一樣,都是迷惘和懊惱著自己的未來。

「戀愛是件很美妙的事喔。」星渺海突然開口。

修暗澤一愣,星渺海握住他的手說:「戀愛會讓你的心充滿溫暖,且你也會很快樂喔。」

「快樂?」修暗澤一臉不解。星渺海笑著指著修暗澤的胸膛說:「等你有喜歡的人,你這裡就會有悸動的感覺喔。」

「悸動?」修暗澤看著星渺海那無暇的笑容,心臟像是被打道一樣劇烈跳動。

「悸動會讓心臟劇烈跳動嗎?」修暗澤問。

「會啊。」星渺海說。

「那我明白了。」修暗澤這時看起來說:「我越來越期待他們的到來了,這場戰鬥我要贏,我不會讓妳回去了。」

「咦?」星渺海不知修暗澤的話中之意。

「等這場戰鬥結束後......」修暗澤在星渺海的面前單腳跪下,牽起她的手說:「就嫁給我當我的妃子吧。」

「咦?妃、妃子!?......意思是要我嫁你?」初次體驗這種告白的星渺海,小臉不禁燒紅發燙起來。

「就是這意思。」修暗澤站起身子,坐在椅子上時看不出身高差距,這時一站就看得出來修暗澤比星渺海還要高一個頭,他低頭看著臉紅的星渺海,用手去摸摸她的臉說:「請做我妃子吧。」

「可是......我和你是不同人啊......」星渺海結巴的說。

「我不在意。」修暗澤立刻回答。

這人是怎樣啊?雖然有句話是說,只要有心就能不管種族之分,但這也太扯了吧。人類跟魔界人的結合?

「在說你們也不算人類了。」修暗澤突然爆出一句,星渺海一愣:「什麼?」

「你以為你們的力量是正常人所能擁有的嗎?」修暗澤嘲笑似的笑容印在星渺海眼中,他說:「照你們人類的說法,好點的這種人都會被稱為超人,難聽點就是怪物。」

星渺海早知道這種事了,從她獲得這力量那一刻起她就不當自己是人類了,只是現在聽到別人這麼說心裡難免會有點低落。

修暗澤說:「所以你跟我們也算同類了,跟我結婚很正常。」

「不正常好嗎?」星渺海說。修暗澤歪頭說:「為何?我可是知道你們這世界的規則的,妳已經成年了,而我照你們的算法也已經到達適婚年齡了,為何不能結?」

「你......怎麼這麼清楚啊?」星渺海吃驚一下,她用怪異的眼神看向修暗澤說:「難道你原本是人類,後來厭倦世界才墮落到魔界之類的人?」

「噗哈哈......妳這人真有趣,看來我沒選錯人。」修暗澤輕笑起來,他手抬起星渺海的下巴說:「我越來越想得到妳了。」

星渺海紅潮剛退又紅起來,他撥開修暗澤的手說:「你想的美。」

「那要不來賭一把?」修暗澤說。

「賭什麼?」星渺海問。

「只要妳的同伴能打倒我我便放棄這念頭,但只要妳的同伴輸了,我便會......」修暗澤勾起星渺海水潤的下唇說:「奪走妳這裡。」

星渺海暴紅,她推開修暗澤護住嘴唇說:「不要亂碰。」

「敢不敢賭?」被推開的修暗澤沒生氣,繼續追問。

「好。我就跟你賭。」星渺海說:「小雲一定會打掛你的。」

「我等著。」修暗澤麼抹出一弧冷笑說。

「我先說喔。自古邪不勝正。」星渺海自信滿滿的一笑說。

「呵......那我真期待啊。」修暗澤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