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

3:00。

大門的門鈴準時的響了起來,眾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門上,黑日起身前去迎接。

大門一開,門外是名大約20未過半的青年,手中拿著一本資料夾,留著一頭暗金色短髮,臉清瘦中帶點冷。

「你好,請進。」黑日讓路讓青年進去。

青年進來後並未開口而是將目光不斷的在神也等人身上游走,這目光不像是在打量,而是像是在調查他們一樣。

不久青年終於開口了,他說:「你們誰是負責人?」

黑日上前說:「是我。」

「叫什麼名字?」青年開始發開手中的資料夾,隨口問到。

這目中無人的態度讓在場的人都有點不爽,黑日說:「我叫黑日,敢問閣下的名字?」

青年啪的一聲合上資料夾,他說:「霧生秋矢。」

「那麼請問你對接下來的戰鬥有何意見?」黑日問。

霧生秋矢眼睛直直注視著黑日,黑日在對方的黃瞳中看到了遠在自己之上的壓迫感及霸氣,黑日不畏懼的與對方互視,霧生秋矢說:「先不提將來的戰鬥,我想你們連討論戰鬥的邊都到不了。」

這話讓眾人大皺眉頭,黑日平靜的問:「請問和解?」

霧生秋矢將手中的資料夾一把丟在桌上,裡面的頁張因衝擊而散了出來,眾人這時才知道他是在什麼,裡面是滿滿的他們的個人資料,霧生秋矢對黑日說:「這是你寄到總部去的資料,首領把它交給我了,我大致上看過了而有了結論......」

「結論是?」黑日不自覺的接著問下去。

「結論是,就憑現在你們幾個人的實力根本就連一個魔獄七眷者都打不過。」霧生秋矢很白話的將結論說了出來,很現實,但也很殘酷。

「你憑什麼認為我們做不到啊?」神也雲翔怒氣的拍桌吼聲。

「那麼你就來攻擊我,能讓我受傷我就承認你們。」霧生秋矢眼神冒著冷光說。

神也雲翔二話不說就將一條鎖鍊射出,這條鎖鍊很快,快到讓人的肉眼都難以跟上,霧生秋矢卻很簡單的就抓住了這條鎖鍊,鎖鍊的尖端離霧生秋只有幾公分,只要載前進一點就能傷到他,但鎖鍊還是停了下來。

神也雲翔打算在度射出第二條時,他發現霧生秋矢手中似乎發出青光,青光越來越明顯,很快的青光就以能讓人看清楚的形式呈現,青光突然順著鎖鍊的鍊子迅速向神也雲翔蔓延過去,神也雲翔這時想躲也來不及了,青光隨著鎖鍊進入神也雲翔體內。

神也雲翔這時感覺到自己身體很麻,麻的同時又刺刺的,全身的肌肉都在收縮,他現在已經能夠確定這青光的真面目了,他曾讀過它的資料。

五種屬性的最後一種,雷。

神也雲翔全身麻痺但還是硬撐著沒有跪下來,他呈現半蹲狀態,怒視霧生秋矢,霧生秋矢毫不畏懼他的目光,他說:「這下明白了吧,你們是不行的,還是放棄吧。」

「還是說你們之中有人還想試試的?」霧生秋矢橫眼掃過眾人。

沒有人出聲,也沒有人有動作,在場的人出了瞪著霧生秋矢的神也雲翔之外,其他人都低著頭。

就這點覺悟嗎?霧生秋矢心想,他閉上眼沈默一下,在他張開眼時要是還沒人出聲他便會離開,並向上級報告他們的情況。

霧生秋矢緩慢的張開眼,卻見除了神也雲翔還在瞪自己之外其他人就跟他閉上眼前時一樣沒動......果然不行啊。

霧生秋矢暗嘆口氣,他轉身過去時,黑日便攔下了他,霧生秋矢問:「何事?」

「很抱歉,我們實力不足是我們的錯。」黑日恭敬的道歉,霧生秋矢問:「所以呢?」

「能否請你教導我們?」黑日說:「我們的同伴被對方抓去了,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去救他。」

「太天真了。」霧生秋矢突然說。

黑日一愣,霧生秋矢說:「同伴被對方抓去?說好聽點是是這樣沒錯,但說難聽點是被抓去當人質對吧?這種情況我們已經遇怪不怪了,每當同伴被抓走,就同等於是被宣告自己已經戰死了,因為妖魔是不可能守信用的,他們只會在你還有利用價值時讓你活著,一當你沒有價值了你就會被殺掉,所以我們寧可被自己的隊友殺死也不願被妖魔所利用......像你們這種因為要救人就有可能將整個團隊一同摧毀的舉動是最白癡的行為......」

霧生秋矢話還沒講為,就感覺到腦門被一個硬物抵住,神也冬翔站在他身後槍的槍口已經確實的抵在他的腦門上,只要他一扣扳機就能要他命,神也冬翔的眼中冒著跟霧生秋矢一樣的冷光,他說:「收回那句話。」

「哪句?」霧生秋矢轉身不畏懼的問。

「就是救人是最白癡的這句話。」神也冬翔瞪眼:「星她不識自願被抓去當人質的,也沒有人願意去當人質,星是我們的同伴,就同伴是理所當然的事,要是連同伴都就不了那還談什麼將來?」

「在我們那戒律就是一切,不守戒律的人就是人渣。」霧生秋矢說。

「那麼連同伴都不救的人才是人渣中的廢渣!」神也冬翔吼回去。

霧生秋矢一怔,經過神也冬翔這一吼,所人的的眼神都改變了,霧生秋矢環視一下,他點點頭說:「請容許我先道一下歉,對不起,我測試了你們一下。」

「測試?」神也冬翔問。

「對。確認你們的覺悟有多大。」霧生秋矢看向黑日說:「這是你那老朋友交代給我的任務,他要我確認你們到底有多大的覺悟跟魔獄七眷者戰鬥,所以我才故意說這些話刺激你們,要是剛你們沒有表現讓我滿意的覺悟的話我便會向上級報告,這任務就將由我方來負責,但既然你們有這覺悟我便會以打倒魔獄七眷者之前留在這跟你們一起戰鬥。」

黑日想起在遠方的那個老朋友,他苦笑一下,真是愛捉弄人啊。

「這麼說剛說我沒實力不夠也是假的囉?」葉士問。

「不。那是真的。」霧生秋矢說:「以你們現在程度要跟全體七眷者戰鬥,下場只有秒殺的份。」

「那怎麼辦?」謝杰星問。

「方法有兩種。」霧生秋矢說:「一、是由我方來全權負責戰鬥你們只要支援就好,二、是在約定的時間內增強自己實力。不過我想你們一定是選後者。」

「距離約定時間還也六天。」神也冬翔問:「有什麼辦法嗎?」

「要增強自己的實力,首先就要先瞭解自己的屬性。」霧生秋矢說。

「瞭解屬性?」黑日愣了一下。

「瞭解它,並將他以最適合自己的型態展顯出來。」霧生秋矢舉起手,他掌中開始冒出青光,,接著電光就在他掌中爆出,他說:「舉例來說,我的屬性是雷,我並不是一開始就能駕馭他的,一開始我只能到處亂放雷而已,我是在瞭解它,並與它交心後,才有現在的實力。」

「那要怎麼瞭解它?」葉士問。

「我想你們也知道了吧?」霧生秋矢摸摸自己的胸口說:「每個屬性開啟者,體內都會住著一個力量來源。」

一語點醒眾人,這樣他們就知道如何進行了。霧生秋矢說:「說起來很可笑,我們成為屬性開啟者是為了跟妖魔戰鬥,但我們的力量來源卻是來自妖魔,用妖魔來對抗妖魔的這矛盾至今仍然存在著,你們有這感覺嗎?」

「沒有。」異口同聲的,他們都說了一樣的答案。

霧生秋矢一愣,神也冬翔說:「即使體內住著的是妖魔,但是我們也是因為有他們才能有今天,所以我還很感激他呢,且我和他還很有話聊,可說是朋友喔。」

「是不是妖魔有那麼不重要嗎?」謝杰星說。

「這是白癡問題。」韓冰凌說。

「我可要靠這股力量就回星,所以我需要他。」神也雲翔說。

「力量就是力量沒有妖魔之差。」葉士說。黑日拍拍霧生秋矢的肩說:「我們這團隊盡是些怪人你可要多包涵喔。」

霧生秋矢一笑:「看來將來很有趣喔。」

星渺海緩緩張開眼,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自己不熟悉的床和不認識的房間,房間全以暗色系為主,讓人待久了就決的心毛毛的。

星渺海下床,發現自己的衣服被替換了,替換成一襲以紅色為主的歐式禮服。

這裡是?......星渺海不斷的在腦終將片段的記憶收回,她只記得他們到了隕石的地方遇到了七眷者等人,最後隕石爆炸了......

「這麼說我是被抓囉?」星渺海從記憶中推測出自己現在的處境。

星渺海到門外四處看看見沒有人,便使用能力將自己的氣息給消除,她撩起下裙在走廊輕輕的跑,一邊探查敵情,一邊替自己找出活路。

星渺海跑了一陣子卻發現這裡大的離譜且通道也多,還有好幾個是貫通的,這樣要找出活路的機會也就相對的渺茫了。

「王子到底在幹嘛啊?我都快等不及了。」突然一個女子聲音在前方通道的轉彎處出現,星渺海趕快停下腳步,躡手躡腳的接近聲音源,她往裡面瞄了一下,發現那有一名男女在那。

「為什麼現在不敢快進攻呢?為什麼一定要等到七日後啊?」魅插腰抱怨著說:「真搞不懂王子在想什麼?」

「王子有王子的理由,我們就耐心等吧。」羅輕輕的說。

「真是,我可是蓄勢待發了耶。」魅問:「那麼那個抓來的人類小女孩要怎麼處理?」

在說我?星渺海微微張大眼。

「交給王子定篤就行了。」羅說。

「真沒趣,太沒趣了。」魅突然喊:「我說是不是啊?小妹妹。」

被發現了?星渺海立刻想拔腿就溜。這時魅說:「最好不要跑喔,不然我可是會把妳以脫逃的名義殺掉的喔。」

對方說的輕鬆,但星渺海卻聽的膽戰心驚,最後她默默的站出來。

「摁。這才乖。」魅點點頭說。

「妳是怎麼發現我的?」星渺海問。

「因為這個。」魅伸出修長的手指,上面出現了一個小龍捲風,她說:「我們屬性是一樣的,且我在妳之上我當然能感應到妳。」

「原來是這樣啊。」星渺海服了。

「醒來了嗎?」羅這時說:「妳剛該不會是想要找出這裡的出口吧?」

星渺海乖乖的點頭,魅說:「那恭喜妳,那是白費功夫喔,因為這沒出口。」

「什麼?」星渺海一愣。

「這裡是由王子創造的異想空間,所以只要王子希望沒有出口那這裡就沒有出口這東西。」魅說。

「原來啊。」星渺海又說:「看來這王子的內心很曲折喔,因為這麼多道路都是相連的,那就跟迷宮一樣了嘛。」

星渺海這無意間的發言讓兩人都愣住了,星渺海問:「怎麼了嗎?」

「噗哈哈哈......」魅捧腹大笑說:「沒想到竟然有人類夠說出我們內心的想法,真了不起啊,哈哈哈......」

「呵呵。」羅也輕輕的笑了出來。

「怎麼?我說錯話了嗎?」星渺海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我開始中意這小女孩了。」魅說。

「真有趣。」羅這時想起一件事,他說:「王子有交代等妳醒來時要帶妳去找他,跟我們走吧。」

「去哪?」星渺海問。

「笨~蛋。」魅說:「剛然是去見王子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