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面前浮在半空中一頭灰黑色頭髮的少年正往下看著他們,神也雲翔撐起身子抬頭看著他們的王,王似乎感覺到了神也雲翔的存在也轉頭看向他,眼神接觸的瞬間,神也雲翔立刻感受到了強烈的侵蝕感,這是他們屬性強弱的差距。

少年背後正震動著一雙黑色翅膀,羅開口:「修暗澤王子,歡迎歸來。」

修暗澤這時才把視線對到魔獄七眷者身上,他開口:「辛苦你們了。」

「不會。」羅低頭說。

修暗澤環視一下現場,最後看到了趴在地上的星渺海,他手一伸,星渺海的身體就浮了起來飛往修暗澤面前,修暗澤手輕拂過星渺海臉上的髮絲,這時聽到一聲吼聲:「放開她!」

修暗澤轉頭,神也雲翔正慢慢戰起身子眼神怒視著他說:「給我放開她。」

「大膽狂徒!」肌肉男這時飛身過去要去制服他,神也雲翔轉頭瞪了他一眼吼聲:「滾開。」

他的吼聲成了聲波,肌肉男就這樣很難看的被吹飛了,神也雲翔雙手纏繞著鎖鍊跳身飛過去,環繞著鎖鍊的右手重重的往修暗澤臉部砸下,修暗澤瞳孔突然放大瞪了神也雲翔一眼,無形的力量把神也雲翔彈飛,神也雲翔掉落到地上形成大坑洞。

這時魔獄七眷者也來到修暗澤身邊護駕,但接下來他們卻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在地下的神也雲翔出現了劇烈的變化,他的眼白的部份變成墨綠色,虹膜變成金黃色,四肢長有濃密的黑色獸毛和利爪,長有一雙尖角和一條長尾巴,胸口還出現一個洞,洞內會流出黑色的液體。

「把她還給我!」神也雲翔低吼一聲,欲是要衝過去時,雙手便被兩個人給抓住,身體同地也被抱住不能動,黑日大叫:「雲翔,冷靜點。」

「放開我。」神也雲翔大吼開始掙脫,抓著他另一隻手的韓冰凌也說:「在這樣下去你會喪失意識的。」

「我不管。」神也雲翔吼著。

「雲翔冷靜點啊。」神也冬翔和葉士跟謝杰星使力的抓住神也雲翔的身體不讓他移動。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神也雲翔的吼聲成的聲波他將眾人震開,他起跳衝向修暗澤,突然腰部被一條冰鞭纏繞著,神也冬翔乘著黑日的風到達神也雲翔上方,他腿一掃吼聲:「我叫你給我冷靜點。」

神也雲翔再度掉落到地上,神也冬翔手握著雙槍瞪著他說:「要是你想找上面的那個傢伙就先打贏我再說。」

神也雲翔怒視,神也冬翔也瞪了回去說:「不管幾次我會阻止你的。」

這時韓冰凌也跳到神也冬翔身邊說:「你以為這次有上次容易嗎?」

「所以才要你們幫忙啊。」神也冬翔一笑說。神也雲翔這時注意到自己被包圍了,前方有神也冬相和韓冰凌擋著,後方有葉士和黑日及謝杰星擋著。

神也雲翔吼叫:「為什麼要阻止我?」

「因為妳還不能運用那股力量,他會讓你走火入魔的。」神也冬翔說。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神也雲翔怒目而視說:「我也要奪回星。」

神也雲翔醫師力往神也冬翔那邊衝去,就在兩方即將接觸時,一道火焰降落在他們中間炸開,兩方也因此停下了腳步,神也冬翔抬頭見識羅正拿著他的雙槍,把火焰放射出來的。

這傢伙是火屬性......同樣是火屬性的神也冬翔和謝杰星能夠感覺到火屬性的氣息。

「喂,羅你在做什麼啊?」魅開口:「打的正精彩呢。」

「這只是餘興節目而已。」羅一笑說:「我想王子你也有同樣的打算吧。」

羅眼神望後面飄去,修暗澤橫抱著星渺海,振動翅膀往前飛,他開口:「人類啊......」

他們都往上頭看去,修暗澤凝視著神也雲翔,他說:「你們今天讓我見識到很有趣的東西,做為獎勵我就再給人類寬限七天時間,七天後我將掃蕩人類,將這世界化為虛無......這七天我方不會做出任何舉動,你們就趁著這七天趕緊磨練吧。」

修暗澤說完便轉身說:「走吧。」

「等等。」修暗澤轉頭,神也雲翔瞪著他說:「把星......把她還給我。」

「這女孩已經成為了我的人質,想要要回她就來煉獄找我們吧。」說完,修暗澤的前方便裂出一個大洞,修暗澤和星渺海的身影在進入大動一後便消失了,魔獄七眷者也一同消失,羅在臨走前還說:「我等著你們喔。」

大洞消失,一卻回歸於當初,神也雲翔身上的變化也在同時消失不見了,神也雲翔頓時覺得體力向是被抽乾了,全身無力的昏了過去。

「結束了嗎?」謝杰星問。

「不。」葉士說,黑日接著說:「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不管結果是如何,七天後勢必會有一場大戰。」神也冬翔抱起神也雲翔與韓冰凌走過來說:「我們必須在這七天內增強實力才行。」

「只是在這之前必須先休息了。」韓冰凌說。

「摁。這七天你們就別去學校了。」黑日說:「時間很緊迫沒時間去學校學習了。」

「摁。」三人點頭,葉士說:「那就回去吧。」

在深夜的夜晚,人人都睡著的夜晚,他們正是背負起人類的未來。

接著一個星期的時間神也等人都未到學校,都以病假等原因而缺課......他們在黑日的訓練所進行鍛鍊。

鎖鍊將靶子一一擊破,移動的人形看板還是突然出現在身邊的人形看板都被一一擊碎,最後留下的只有紙板的殘渣,神也雲翔雙手揮舞的鎖鍊,鎖鍊就像活物般的往他想去的地方飛去。

「好流暢的動作啊。」葉士在遠處觀賞邊說著。

「指使本人卻覺得還不夠。」黑日在旁說。

「雲翔。」神也冬翔拿著槍往神也雲翔方向走去,他說:「來練場吧。」

神也雲翔沒回話,突然鎖鍊就往神也冬翔面前刺去,神也冬翔舉槍以槍的側面檔格,另一隻在檔格的同時開了槍,神也雲翔地上突然串出三條鎖鍊,鎖鍊交織起舞形成防護圈抵擋火球,神也冬翔的雙指快速的扣起扳機,火球一顆顆的往鎖鍊炸去。

現場看起來就像是對神也雲翔有利,但事實卻不是這樣,其實是神也冬翔的攻擊快到讓神也雲翔根本無法做出攻擊的時間,且威力也不是假的神也雲翔為了擋住連其他兩條鎖鍊也一起用上了,神也雲翔勉強將五條鎖鍊的防護圈減到四條,另外一條由他後方竄過火球橫掃神也冬翔腳邊。

神也冬翔跳起閃開,火球的連炸也因此停了下來,神也雲翔藉機展開攻擊,卻沒料到神也冬翔竟在他解下防護圈的瞬間轟出了一顆火球,火球打散了鬆散的鎖鍊,神也冬翔雙手往腰上一插,將槍插入腰部的皮套中,接著雙手扶地說:「炎柱地獄!」

地板震動起來,接著在神也雲翔四周猛然的噴出了火柱,火柱噴發出來的熱氣灼著神也雲翔的皮膚,神雲翔將鎖鍊射出卻被溶解。

神也冬翔說:「你要怎麼做呢?」

神也雲翔眼神一銳利,突然地面竄出更多條鎖鍊,神也冬翔一怔,鎖鍊往地下竄去,從神也冬翔的腳下刺出,神也冬翔以雙腳的轉向避開,這時神也雲翔周遭剩下的三條鎖鍊開始旋轉向外擴展,越轉越快,風勁也越強,往外散去的強風將火柱吹的搖擺不定,接著一條鎖鍊往外甩出將火柱切成兩半,神也雲翔踏著鎖鍊而出,他說:「把這爛招收起來吧。」

「呵。」神也冬翔收起的提供給火柱的能量,火柱也因此滅了,他說:「這可是我的拿手招數耶,竟說成爛招。」

「再來。」在神也雲翔四周散發著陰氣的鎖鍊正活生生的晃動著宣示著自己的戰意,神也冬翔緩緩抽出腰部的雙槍........

在上方觀賞的戰鬥的兩人則是選擇了喝著紅茶悠閒的觀賞,等到他們結束時已是下午了,現在正逢午飯時間,神也雲翔喘著氣問:「你當時為什麼要阻止我?」

神也冬翔眼神一暗,他說:「因為我只到你會死,我才阻止你。」

「那星怎麼辦?」神也雲翔握緊雙手問。

神也冬翔搖搖頭表是他不想回答,神也雲翔說:「我要就回她。」

「摁。」神也冬翔淡淡的點了頭。

當時他醒在黑日屋子的房間時,便於昨晚的記憶還猶新,她在房子的四處尋找星渺海,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昨晚的事是場夢,只是這卻是真實的星渺海笨抓走了離開了他身邊,他抓著神也冬翔的領子吼著為什麼不救他,神也冬翔只是沈默不回話,他甚至不顧一切想去奪回星渺海卻被攔下,他昏了,他又再次被神也冬翔擊昏,等他醒來時已經喪失了原有的衝動,只是懊惱著自己為什麼這麼沒用,沒法保護得了她......

想到這神也雲翔再度開口:「所以我需要力量,更強大的力量。」

就像那時那樣,體內那股巨大的力量湧出體外時的那個時候,神也冬翔轉過身去說:「我不阻止你,但只要你失去自我我就會阻止你......為了星,為了你自己最好不要火入魔,不然就白費了選擇相信你的星。」

神也冬翔走離訓練所,神也雲翔待了一會才離開,午飯是大家合聚的時間

午餐時黑日對眾人說:「各位等會會有新的同伴過來跟我們會合。」

聽到這話眾人都是一愣,葉士問:「同伴是?」

「啊!我還沒跟你們說對吧?」黑日咳了一下才慢慢的說:「我其實是......有後台的。」

眾人的臉變為吃驚,謝杰星手中的叉子掉了下來說:「不是吧......」

「這說來話長。」黑日抓抓頭髮說:「從頭說起吧,從我爺爺那代開始......」

在大陸的某處除了神也等人之外還有一夥跟魔界妖魔對抗的秘密組織存在,這組織沒有名字人人都以總部來叫,而頭頭也以首領來稱呼,黑心的父親即是黑日的祖父,黑也列就是這組織的一員,黑也列的父母就是被妖魔殺死,被當時就在組織裡的親戚知道這消息便以養子之名將黑也列招進來總部並為他說明情況。

黑也列當時是個正直年輕氣盛的十七歲小伙子,他知道之後便接受訓練,一心想替父母親報仇,年復一日,在親同家人的親戚也在與妖魔的對抗下成了妖魔的爪下孤魂,黑也列並沒有為此而傷心,不!是沒有傷心的時間......

他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嚴苛,並做到了其他人無法做到的事情,死在他刀下的妖魔無數,終於他成了這總部的副首領,他對妖魔的復仇心慢慢轉變為露骨的屠殺,又過了幾年,當代首領因病過事後,黑也列名正言順的成了首領,他教育著他手下不能對妖魔有任何的仁慈之心,總部也日日的壯大,終於在他將死之時,他將位子傳給了他兒子黑心,黑心坐上了首領之位,繼續教育著手下們。

然而卻發生了內亂的事情,有部分人對於黑心坐上首領之位的事情感到反彈,在總部力量決定一切,怎能讓個沒有實力的小子輕鬆坐上首領之位呢,年長一輩的人是這麼被教育的,但是年輕一輩的小伙子卻覺得這是年輕人的時代老兵因該退休養老才對,因此兩方展開了口角並發起了戰爭。

當時的副首領也是黑心得兒時玩伴出面解釋,事實上黑心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被黑也列進行著嚴苛的訓練,做的事也是別人的一倍,只是這是也只有這個副首領知道而已。

副首領雖然解釋過了卻沒有明顯的效果,欲見兩方就快要打起時,黑心突然出面他為了平息內亂,放棄了父親傳給他的首領之位,並帶著自己年幼的孩子離開組織,黑心一離開當時的副首領也被推上當首領。

只是雖然黑心離開了,卻也帶走了一些人,這些人並不是黑心拉攏而是自願跟著黑心的人,他們正是神也等人的父母親。

黑心離開組織到日本來,本打算過著清閒的日子,卻沒想到日本也有妖魔肆虐,他將這是告訴在大陸的首領,那時的首領已鞏固了自己的地位,知道日本也妖魔後便派了些人道那邊去駐所。

黑心並為這分部取了「黑流」的名字,只是在幾年後妖魔大量來到日本,黑心不忘當初,勇敢的舉劍奮戰守護了日本。

「這就是二十年前的一切經過?」神也冬翔問。

黑日點點頭:「現在總部是有當時的副首領的兒子擔任,實力是可掛保證的喔。」

「你跟那邊還有聯絡啊?」葉士問。

「沒聽過網路這東西嗎?」黑日一笑說:「我和他都是以網路來聊天的,在我將事情告訴他後他便派了人過來支援。」

「幾個人?」韓冰凌問。

「一個。」黑日一說出,眾人都要了起來喊:「一個!」

「等等聽我說。」黑日說:「那人可是總部的將軍級高手,實力比我們還強的。」

「還有分等級?」神也雲翔一愣。

「似乎是上代首領為了分類而社的。」黑日說:「有分將軍級,隊長,士兵這三個。」

「首領也是將軍級的?」韓冰凌問。

黑日點頭:「另外將軍級的人很少,聽所沒幾個。」

「那會是怎樣的人啊?」謝杰星問。

「聽他說他比我大一兩歲。」黑日說:「至於脾氣等就等他來再確認吧。」

「沒用就將他踢回去。」神也雲翔說。

「真狠啊。」神也冬翔笑了一下,神也雲翔哼聲說:「竟然只派一個人還那就代表實力可掛保證,要是太弱了也只是去送死而已。」

這話眾人倒是同意,葉士問:「他什麼時候來?」

「大約三點多吧。」黑日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