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放學劉翔鷹跟菊櫻相約出去玩,卻被一場傾盆大雨給打饒了,菊櫻家就在這附近,兩人運炁馬上就奔到菊櫻家避雨,兩人進屋時都成了落湯雞,劉翔鷹怕菊櫻會感冒連忙叫她去換衣服,而自己則是繼續但站在那,變體後體魄大增對身為男人的劉翔鷹來說並不容易感冒。

菊櫻身體被淋濕再加上最近天氣較冷,她的身子也跟著冰冷起來,她索性拿她父親的衣服先給劉翔鷹套上便直接去洗澡。

菊櫻父親的衣服穿在劉翔鷹健壯的身軀上顯的很緊繃,他把上衣脫下只留下比較鬆的短褲看看這房子的裝飾笑著說:「呵還是沒變呢。」

兩人有著青梅竹馬的關係,所以劉翔鷹當然也到家菊櫻作客過,那時的場景跟現在比起來還真是一成不變,劉翔鷹到冰箱拿罐果汁便到客廳去看電視一面等著菊櫻。

菊櫻沒花多久時間就出來了,他見劉翔鷹只穿短褲不穿衣不免一愣問:「幹嘛不穿衣服?」

「衣服太緊了。」劉翔鷹說。

「以前不是還穿的下嗎?」菊櫻問。

「以前是我還沒發育啦,現在變體了身體比以前在撞當然穿不下。」劉翔鷹說:「在說伯父的體型比就比較消瘦。」

「也是啦。」菊櫻點頭。

「伯父、伯母呢?」劉翔鷹問。

「出國了。」菊櫻說:「公司派他們去跟英國協商,已經出去一段時間了。」

「什麼時候會回來?」劉翔鷹問。

「過年時他們會回來,停幾日後又回再回去,大概要幾個月吧?」菊櫻說。

「妳一個人在家沒關係嗎?」劉翔鷹不放心的問。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菊櫻笑很開心的說:「放心就算,有小偷用炁轟一下就好了。」

「說的也是。」劉翔鷹差點忘了菊櫻已經是變體者了根本不怕強盜之類的壞人。

「你要是還會擔心….」菊櫻靠著劉翔鷹撒嬌的說:「那你般過來跟我住不就得了。」

劉翔鷹有點臉紅的說:「孤男寡女….不好吧?」

「噗!」菊櫻掩嘴忍笑得說:「我是開玩笑的你還當真喔。」

劉翔鷹這時才知道他被菊櫻耍了,他苦悶的抓抓頭想罵又罵不出口。

菊櫻靠看劉翔鷹懷中低聲的說:「要一起住也是沒問題的喔。」

劉翔鷹瞪大了眼,菊櫻仰頭微笑說:「我可是很信任你的喔。」

劉翔鷹苦笑一下:「不怕被人問會嗎?」

「誤會什麼?我們又不是小孩子。」菊櫻說。

劉翔鷹抱著菊櫻的腰說:「還是不要好了,我可不想等伯父、伯母回來被嚴刑考問。」

「那我去住你家算了,一個人再家也挺無聊了。」菊櫻說。

「妳要住我媽一定很竭誠歡迎。」劉翔鷹突然說:「我最近在想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菊櫻問。

「依年紀算我也差不多快成年了,我在想我們要不要」說到最後他卻結巴說不出來。

聰明的菊櫻聽第一句就知道劉翔鷹在想什麼了,她離開劉翔鷹懷理正色得說:「你真的想?」

劉翔鷹認真的點頭,菊櫻沈沒一會才說:「我需要時間考慮。」

「多久都沒關係,但可別等我老了之後才回答喔。」劉翔鷹說。

菊櫻被這冷笑話給打敗了,她笑著說:「不會那麼久啦。」

菊櫻轉到氣象報導,艦上面說今天雨勢不會有停下的跡象,劉翔鷹家離這也有頗遠的距離,再加上他還沒騎機車,菊櫻轉向劉翔鷹說:「你今天就在這過夜吧。」

「在這!」劉翔鷹一怔。

「氣象報導說今天是不會停雨的。」菊櫻聳聳肩說:「你家離這也滿遠的,回去又會被淋濕,還不如在這過夜算了。」

「喔。好吧。」劉翔鷹也不是第一次在菊櫻家過夜了。

這時劉翔鷹的肚子叫了出聲,菊櫻噗嗤一笑起身說:「我去煮飯。」

「我好久沒吃妳煮的飯了呢,進步了嗎?」劉翔鷹問。

「當然。」菊櫻白了劉翔鷹一眼便走進廚房。

過不久就有一陣陣的香味從廚房傳出,劉翔鷹早就餓壞了他起身到廚房去,菊櫻把最後一盤菜放到桌上說:「吃吧。」

「這次沒問題吧?」劉翔鷹擔心的問。

「哼!怕了別吃。」菊櫻對劉翔鷹翻翻白眼。

這也不是劉翔鷹的錯事因為那次的打擊太大了讓他心有餘悸,大約是在幾年前菊櫻說要嘗試做飯就要劉翔鷹試吃,但那是卻讓劉翔鷹送進了醫院躺了兩天才出來,因為院方檢驗結果是食物中毒,在那次之後劉翔鷹就滿怕菊櫻煮的飯的。

劉翔鷹見菊櫻生氣也只能拿起快吃試吃大不了再進一次醫院而已,他一吃,目光發亮的說:「好吃耶。」

「當然啊,我可是很努力的學耶。」菊櫻自豪的點頭。

劉翔鷹連吃了兩碗才停下,菊櫻笑著說:「你的食量還真大啊。」

「因為做的好吃嘛。」劉翔鷹笑著說。

「欸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嗎?」菊櫻突然問起。

「喔,記得啊。」劉翔鷹說:「我記得那天是三年級開學日的前一天是,我早上在跑步然後就跟妳差肩而過對吧,那時我還對妳笑了一下打招呼呢。」

「是啊,當時我就想在這附近從沒見過你,沒想到你竟然是轉學生還是我同學還真是下一跳呢。」菊櫻說。

「但怎麼突然提起這個?」劉翔鷹問。

「其實我曾跟蹤過你。」菊櫻說。

「妳跟蹤我!什麼時候的事?」劉翔鷹瞪大眼他從不知道有這檔事。

「就是開學沒多久啊,我看妳沒次放學都第一個往外跑,所以就學的跟上,但沒想到你是去打工!」菊櫻說。

「那時家境比較不好啦。」劉翔鷹抓抓頭說。

「其實我也是在那時開始注意你的。」菊櫻說:「妳也知道我生來就比同年紀的小孩還要成熟但由於家庭的關係,我不敢太過放鬆總是很緊繃這也讓我自認為我是世上最辛苦的人,但自從我看到你到處打工貼補家用時才意識到原來這世上永遠有比自己還要辛苦還要偉大的人。」

「說偉大太過火了,我只是因為我爸的一句話才有這動力的。」劉翔鷹說。

「你爸說什麼?」菊櫻問。

「生為男孩子就要有能夠承擔家挺的肩膀及撐起做為一家之主的腰桿。」劉翔鷹說:「在我小時候我爸就過世了,我照著我爸的這句話,努力撐起家庭不讓它垮下,所以我才會到處打工的。」

「這也很偉大啊,那時的小孩只懂得玩樂,根本沒想過要打工就連我也是。」菊櫻說。

「妳在這麼說我會不好意思的。」劉翔鷹尷尬的抓抓頭。

「其實當初我也是被你那份熱情給打動的。」菊櫻低聲的說。

這話讓劉翔鷹一愣,他楞楞的看著菊櫻,菊櫻有點臉紅的說:「我看你為了家而努力的樣子,深深的打進的我的心裡,你可能沒發現其實每次你打工時我都有偷偷的去看你,當你跟我告白時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們可以不用再以青梅竹馬的方式繼續來往而是以真正情侶的方式來交往。」

這段真情告白讓劉翔鷹失神了幾秒,當他回神見已經紅到脖子的菊櫻羞澀的樣子,他伸手將菊櫻攔入懷中,嗅著她剛洗好帶著香味的頭髮說:「我好高興……

菊櫻靠著他結實的胸膛說:「剛的答覆我還沒給你呢。」

菊櫻將唇靠到劉翔鷹耳邊說:「我願意。」

劉翔鷹大喜他緊抱著菊櫻的身軀說:「太好了!太好了!」

「很高興吧。」菊櫻笑著說。

「摁。」劉翔鷹把頭放在菊櫻肩上,邊聞著那夾帶著香味的頭髮邊說。

是玫瑰花香這洗髮精菊櫻已經用了十年多,每次劉翔鷹聞都聞不膩,他把頭靠向脖子輕嗅著,菊櫻感覺到他的動作神子不經意的扭動起來說:「很養啦。」

「再一下就好,真的好香……」劉翔鷹貪婪地大口嗅著。

「可是好養喔。」菊櫻因為發癢聲音都有點帶嬌聲。

劉翔鷹往香味較重的地方聞,從耳背一路聞到鎖骨,菊櫻想動在她腰上強而有力的手臂卻不讓她這麼做。

劉翔鷹嘴唇滑過脖子,菊櫻像是被電到似的一震,她說:「鷹!別這樣,真的很養啦。」

突然:「啊!」

菊櫻因為身體不斷的往後挪,最後一個不小心就跌到了地上,帶地上,兩人成男上女下姿態,時間頓時像似停了般,空氣也停止了流動,兩人彷彿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

本不容易臉紅的菊櫻現在她的臉已經通紅的像顆蕃茄了,劉翔鷹的呼吸變的粗重,現在的他腦袋裡是空白的,白的像張紙。

劉翔鷹降低身子,輕輕的壓在菊櫻身上,劉翔鷹改聞變吻,輕吻著她耳珠、耳根,菊櫻現在心如亂麻的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畢竟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這樣親密的接觸。

劉翔鷹加深吻力,濕潤的舌頭襲向菊櫻最敏感的地方-耳根,菊櫻低叫了一聲,,突然一聲急促的電話聲響起,劉翔鷹抬頭見是從客廳響起的,而廚房的分機就在他上頭部遠處,他伸手去接起:「喂

「這聲音是……小鷹?」從電話中傳出一個女性的聲音。

劉翔鷹一聽就知道是誰了,他回話:「伯母。」

「小菊呢?」伯母問。

劉翔鷹看了一眼還在地上的菊櫻說:「她還在忙,伯母有什麼事嗎?我可以幫忙轉達。」

「也沒什麼啦,只是這次的過年我們會提早回去而已。」伯母說。

「那我幫妳轉達。」劉翔鷹說。

「謝謝你。」伯母掛了電話。

劉翔鷹將電話放回,而那股沸騰的熱情早已消失無蹤了,劉翔鷹想起剛對她做的事,一陣陣的罪惡感通通湧上,他慢慢的起身扶起菊櫻說:「伯母伯母她說他們會提早回來。」

菊櫻沒應話,劉翔鷹試圖開口說:「小菊!」

下一秒,劉翔鷹瞪大雙眼,因為他看到了菊櫻眼角閃的淚花,他這時想,完了!

菊櫻奮力推開劉翔鷹也不顧著冒雨的風險就麼飛出去了,劉翔鷹當然追了出去,但菊櫻卻連用爆閃在大雨中穿梭一下子就不見人影了,劉翔鷹飛上去見菊櫻已經不見了,雨無情的打在他身上,向是在替菊櫻打他似的雖不痛但劉翔鷹的新心卻已受創了……他恨,但他恨的是自己,也不知當時他是怎麼了,竟然對菊櫻做出那種事。

在漫無目的的大雨中尋找菊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他還是不死心的找,直到自己的身子快要撐不住寒冷的雨水及冷風才肯回家,當陳清思見劉翔鷹全身濕淋淋還只穿件短褲回來,震驚的說:「你怎麼了?衣服呢?」

劉翔鷹沒回答她的話自顧自的走上樓。

劉翔鷹在浴室待了很久才出來,當日失眠了……

劉翔鷹起了個早起,他換上制服,陳清思去買菜了他吃著她做的早餐,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見時間差不多便起身,陳清思這時也回來了,她說:「路上小心。」

劉翔鷹點點頭坐下穿鞋,陳清思忍不住問:「你昨天是怎麼了?」

「喔。就昨天下雨,我到小菊家避雨等雨勢較小時,就快點回來,但在路上卻見到一隻狗在巷子發冷的樣子,我就脫了我的上衣蓋在牠身上……」劉翔鷹前面說的是事實但後面卻說個謊。

「真的是這樣嗎?」陳清思看的出來他在說謊。

「別擔心,淋個雨不會有事的,其實還滿舒服的。」劉翔鷹說完就跑了。

這孩子是怎麼了啊?陳清思不懂一向開朗的他怎麼會出現這種憂愁的表情,即使掩藏的在好她這媽看的出來,她孩子跟以往的不同之處何況昨晚雨勢哪有變小還變大了呢。。

劉翔鷹一樣到菊櫻家等她,因為昨完下的大雨讓空氣顯的冷些,劉翔鷹圍著圍巾搓搓手繼續等著,卻沒等到菊櫻出來而是看到一個人影從窗戶飛了出去。

那是菊櫻,原來她在躲自己,昨天的確是自己的錯,劉翔鷹騎著機車去學校的路上只是這次背後卻少了那每天都會出現的說笑聲及背後傳來的溫暖。

接著幾天~劉翔鷹和菊櫻像是陷入冷戰似的,以往去巡邏都是他們兩個一起,最近劉翔鷹卻和孤雲一起;菊櫻則是跟韓流妃一起。

這樣的變動讓眾人都感到懷疑,就連目前正處於閉關讀書期的沈洛年也聽說了。

沈洛年當然也問了,但劉翔鷹也是一個勁的搖頭,沈洛年見劉翔鷹不說便與寒、孤雲兩人動用武力在早自修時就把劉翔鷹硬是拖上頂樓嚴刑考問。

「就就說沒事了你們還想怎麼樣啊?」劉翔鷹被逼的鐵網上吼著。

「我們可是關心你耶。」沈洛年瞪眼。

「你還是從實招來吧。」寒說。

「免得我們還要動武。」孤雲不耐煩的甩甩手。

「你們……」劉翔鷹氣的說不出話來。

「說還是不說?」三人同聲同準備出手說。

劉翔鷹很不想說,見眼前的三人亮出了三樣會要人命的武器,他還是不屈,他也抽出紅鷹說:「想要我說就先打贏我。」

沈洛年一揮手,就將四人帶入荒野,寒第一個出招。他將袖白雪垂直一一插入土內,一刺:「次之舞,白漣!」

暴風雪撲向劉翔鷹,劉翔鷹的身影卻消失了,暴風雪撲空了劉翔鷹把他身後的大岩石凍成冰塊,寒一愣間腹部一陣重擊,被突然出現的踹到了另一邊,劉翔鷹長劍往右一擋,擋住了想偷襲的孤雲,孤雲在近距離情況下直接施展月牙天衝,劉翔鷹的身子再度消失

孤雲說:「想比速度是吧。」

說著他也消失了,只剩空氣中的金屬撞擊聲,沈洛年走到寒身邊問:「死了沒?」

「什麼死了沒,真無情!」寒跳起說:「他的速度好快。」

「鷹皇本就是速度最快的武器,你跟不上是正常的。」沈洛年說。

「孤雲有勝算嗎?」寒問。

「不可能,孤雲的斬月是斬擊系最具殺傷力的,雖卍解後的速度大增但還是不及。」沈洛年說。

這時上面爆出一道月牙天衝,孤雲和劉翔鷹兩人的身影也跟著出現,孤雲單腳跪地喘著氣,他感覺到今天的劉翔鷹很不一樣,不僅速度便快了攻擊力道也變強了。

劉翔鷹這時心裡只想的要打倒他們,隨著這股執著他的力量瞬間爆發的幾倍,他利用這股力量像似在發洩似的讓孤雲及寒都受到了重創。

剩下的人……劉翔鷹轉過頭見還沒參戰的沈洛年。

孤雲回來低聲說:「小心一點,他還沒卍解呢。」

「我知道。」沈洛年走過去。

    「卍────────解!」

白光消失,兩大強者再次同臺對戰,劉翔鷹的紫色瞳孔銳利無比,下一秒他的身影再度消失,沈洛年右側馬上就受到了衝擊波被擊飛,沈洛年順勢往上飛,但沒想到上空確有埋伏,兩隻老鷹早已在天空中等待螺旋的鑽頭重擊他的背又將他打入地上,劉翔鷹則是在空中俯視著。

突然一陣旋風,沈洛年站在地上抬頭看著劉翔鷹,但這時他已不是卍解型態而是頂著耀眼的銀藍色頭髮在他本應該是大隻翅膀跟冰尾,但現卻不見了,反而剩下跟劉翔鷹一樣的赤紅翅膀,穿著白色開襟連身長袍,黑色長靴及黑色手套,孤雲見狀一怔:「二重卍解!沒想到洛年竟然會使出這招。」

「這就表示眼前的應是有多強了。」寒說。

「我到覺得是因為自身能力不足。」孤雲卻說。

「因為黑魔法是吧?」寒說:「但這種卍解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但我們還未到這境界還不知是如何,可能跟他身份有關。」孤雲猜測的說。

「鳳凰的身份是嗎?」寒自語著。

二重卍解是種比卍解更高層次的解放,二重卍解會跟卍解時的型態差不多但能力更強大,現在的沈洛年能力比卍解時更加強大,其實他很不想用這招,因為這招他至今為止當沒用過,不是不想用而是不敢用,因為他對這招還是處於尚未熟練的階段,當初沈洛年以為二重卍解是只會剩下冰製的翅膀,但出來時卻是赤紅色的翅膀,這讓沈洛年立即想到可能是鳳凰的身份與二重卍解互相影響才會出現此狀態,也有可能是自己的轉化快完成了也說不定,但由於這層關係讓沈洛年二重卍解後的能力又大增,但付出的代價也相當的高,每次使用後他必會得內傷尤其是在尚未熟練的階段,只要雖著修練受傷的程度也會跟著化小,但現在他不得不用這招,因為要是不逼劉翔鷹說出來那這笨蛋一定會以為是菊櫻討厭他不想再見到他,那他們的之間就全完了,以後見面也會很難堪的……他可不想被那種氣氛裡面。

沈洛年瞬間沖倒劉翔鷹面前揮劍,劉翔鷹立即迎戰,但他卻感受到強大的劍壓及劍勢,沈洛年彈開他的劍一旋轉,後腳跟就往他腹部踹下,劉翔鷹立刻往下墜,力道強到讓他深深的埋進土裡。

沈洛年落下,冰輪丸指著他頭說:「你輸了。」

劉翔鷹也不是笨蛋,剛短暫的對戰就讓他深刻的體會到,他比不過他……

沈洛年的翅膀化成羽毛散落在空中,沈洛年四人離開荒野,沈洛年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可以說了吧?」

劉翔鷹一五一十的說出,三人馬上就揍他一頓,對他拳打腳踢的,但他們並不使因為劉翔鷹對菊櫻出糅而揍他而是因為只是為了這小事而讓他們這麼大的功夫而揍他。

沈洛年一面揮拳一面罵:「就為了這小事而打死不說,好!我就真的打死你。」

「我不應該參與的真是浪費時間。」孤雲踹著劉翔鷹說。

寒更很,他直接拿起袖白雪當成傢伙用刀背很狠的砸他,來發洩怨氣。

劉翔鷹被三人打的體無完膚,沈洛年提起他說:「現在就去找小菊。」

「但她都不理我啊。」劉翔鷹苦著臉說。

「我猜小菊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見你,畢竟那可是你們第一次這麼親密過,而且又那麼突然,她當然會受到驚嚇啊,這幾天剛好讓她冷靜一下。」寒說。

「真的?」劉翔鷹說。

「不然是假的啊?」沈洛年瞪眼:「還不快去找她。」

「但她似乎不想和我見面,總是總是避著我。」劉翔鷹哭喪著臉說。

「小菊只是害羞而已。」孤雲說:「到她家堵她、半路攔截或現在馬上去她教室把她拖出來都行,總之你們快點復和不然你們之間的那種感覺很討厭知道嗎?」

劉翔鷹還想說沈洛年已經不耐煩的將他踹下去了,還能聽到劉翔鷹跌下樓梯的慘叫聲。

「沒事了,那我們也回去吧。」寒說。

沈洛年突然一陣咳嗽,他攤開手,見手掌上都是血,孤雲一怔皺眉說:「二重卍解你還沒練成?」

沈洛年無奈的點頭,寒吃驚的說:「還沒練成你就用!你難道不知道會受傷嗎?何況你還中了黑魔法,要不是你是鳳體你找就掛了知道嗎?」

「這我當然知道。」沈洛年說:「但於其受傷我更不想捲入那種失戀的氣氛裡。」

「你啊……」寒無奈的嘆氣。

「休息一下就好了,別瞎操心。」沈洛年說。

「隨便你吧,但可別死了,你應該知道你的身份對這世界的重要性吧?」寒警告的說。

「這我當然知道。」沈洛年說。

「你今天先回去吧,我會幫你請假的。」孤雲說。

「謝了。」沈洛年直接飛回去。

「總覺得他好像很容易受傷呢。」寒說。

「誰知道。走吧。」孤雲往下走。

「喂!等等我。」寒也一同回教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星凡
  • 我還要~((旺
  • 你狗啊!
    來握手~

    麟鏡 於 2011/12/18 00:03 回覆

  • 沉睡森林
  • 喔,又一對遲早要結婚啦~
  • 你那還兩對勒

    麟鏡 於 2011/12/18 00:13 回覆

  • 晨夜
  • GOOD
  • 睡˙星渺
  • 年紀輕輕就結婚啦?

    也太急了吧???
  • 原來妳喜歡慢慢來啊

    麟鏡 於 2011/12/19 23:00 回覆

  • 睡˙星渺
  • 嗯嗯

    太快了對我來說反而很~~傷眼 - 3 -

    有時還會覺得噁心...
  • 那你跟孤雲得感情我就慢慢來寫吧
    但這篇我既然都寫了就這樣吧

    麟鏡 於 2011/12/20 23:08 回覆

  • 睡˙星渺
  • 嗯嗯


    加長了耶~~

    實際上妳可以不必因為我而剪掉~~
    還是有些人會喜歡看吧?(聳肩)

    但...若是我和雲的話...就麻煩了.
  • 現在又沒有人想看那種我是不會寫的
    以前的都是他們要求的
    這我知道啦,我可不是沈睡容易誇大

    麟鏡 於 2011/12/21 22:28 回覆

  • 沉睡森林
  • 加長了~
    天呀 ,鷹你開竅了終於要......啊咧?怎給我突然來電話!掃興!
    喔,我還真狠啊!
    拿刀背當傢伙使用,!
    啊__!
    鷹你踹我下次我笑把你鞭打到體無完膚____________
  • 請把這種心態化成寫文的動力好嗎?-A-

    麟鏡 於 2011/12/21 22:32 回覆

  • 死神‧孤雲
  • 這篇真長阿

    真的是有夠浪費時間.......(我寧願拿去睡覺!)
    寒好弱...一招就被擺平了......
    我也要二重卍解!(一護恢復力量後卍解形態變更帥了!)
  • 我就是把那當成二重卍解
    我本是想用歸刃的,但意思不一樣就算了
    把歸刃用在別處好了

    麟鏡 於 2011/12/21 22:33 回覆

  • 沉睡森林
  • 囉嗦啊!(怒!
  • 哈哈...

    麟鏡 於 2011/12/21 22:34 回覆

  • 死神‧孤雲
  • 哦哦 歸刃 我要黑翼大魔
  • 有的話我會考慮的

    麟鏡 於 2011/12/21 22:52 回覆

  • 死神‧孤雲
  • 恩恩 謝啦

    我要文
  • 等等吧
    最近沒點子了

    麟鏡 於 2011/12/21 23:13 回覆

  • 死神‧孤雲
  • 我不管 發就對了 只有一篇也好
    我起床後要看到
  • 沒點子文也不好看啦

    麟鏡 於 2011/12/22 00:13 回覆

  • 幻風
  • 總覺得二重卍解聽起來怪怪的,改叫崩解吧?之後還可以出個終解,感覺蠻帥的,孤雲出個無月吧~那招超帥的欸
  • 不然要叫真卍解?

    麟鏡 於 2014/03/23 14:30 回覆

  • 幻風
  • 我說崩解啦...還蠻好聽的吧?最後在出個終解,一共可以解三次,一定更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