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眼前的一切只能由漆黑來形容,不管是樹木還是房子甚至是天空都是黑壓壓的一片,在這只有神也雲翔一個人,他對這漆黑的世界感到陌生又不覺得害怕,他在街道上走了亦毀還是沒看到任何人,突然一個聲音傳入耳中:「害怕嗎?」

神也雲翔轉過頭,卻沒見到任何人,那聲音又響起:「寂寞嗎?」

「你是誰?」神也雲翔問。

「我是誰?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吧?」那聲音冷冷的笑著。

這聲音很熟悉很像他的聲音但低沈了點,神也雲翔到現在還是沒看到任何影子,他問:「這是哪?」

「這是我的世界,我住的地方。」那聲音說。

「我怎麼會在這?」神也雲翔問。

「是我邀你進來的。」聲音說。

「快送我回去,否則….」神也雲翔說到一半就被那聲音打斷了:「否則怎麼樣?打我嗎?你打的過嗎?哈哈哈

聲音嘲笑他似的笑了起來,神也雲翔說:「就算用武力我也要回去。」

「喔那你試試啊。」聲音說完一把劍就從空中掉落,聲音說:「打贏我就讓你回去,輸了你的身體就歸我。」

什麼跟什麼啊,神也雲翔雖搞不清楚狀況但可以確定的事要離開就只能打倒那個不知躲在哪的謎人了。

神也雲翔才剛哪起長劍,便颳起一陣風,神也雲翔站穩,一個穿著黑袍連身帽得黑影子就出現了,他頭被連身帽擋著沒法看清他的面容,那手持著一樣的長劍不說一聲就朝這攻來,神也雲翔一怔連忙應敵,但敵人的長劍繁複多變目前為止只用過鎖鍊的神也雲翔一時只能被動的防守,但敵人不只招數多就連力道也很強,不一會神也雲翔的手臂就開始麻了,一個空檔長劍被震的脫手,那黑影把長劍底在自己脖子上,即使這麼進神也雲翔依然看不清他的樣子,那黑影開口說:「你輸了,你的身體將歸我所有。」

那人抬起頭,神也雲翔終於看清楚他的樣子了,他的樣子另神也雲翔震驚,一樣的頭髮一樣的臉龐,就像是雙胞胎似的,這人的五官、身高都跟神也雲翔一模一樣唯一差的就是他的頭髮是灰色的。

「你」神也雲翔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內心開始感到害怕,害怕眼前的這人,害怕他接下來想對自己所做的事,神也雲翔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害怕次什麼滋味,從小到大他沒在害怕過人即使是比自己年紀高許多的學長也是一樣,但這害怕的感覺卻在這跟自己長的一樣的人的面前出現。

那人陰冷的笑著:「你的內心開始動搖了,你在害怕我。」

「我沒有。」神也雲翔嘴硬的說,但他顫抖的聲音已經出賣了他。

那人把長劍抽離脖子說:「我們會再見的,到時就是我

神也雲翔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模糊那人後半段的話他還沒聽清楚他就昏了。

「哈!」神也雲翔一臉驚恐的從床上爬起,他喘著氣,剛的事還再他腦袋了轉啊轉的,神也雲翔發現自己的上衣濕了,背後冒出大量的冷汗,他擦擦額頭的汗想著剛的事,那人到底是誰?為什麼他有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龐?還有他想要自己的身體做什麼?這一切在神也雲翔的腦中急轉著,最後他放棄了,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拉竟那麼古怪的世界右臂人道之他將要奪取自己的身體,這一切的一切都讓神也雲翔的腦袋快爆炸了,最後他因為精神不濟就睡了。

天亮~沒睡好的神也雲翔起了個大早,他下床去洗臉換上衣服便出門,他邊走邊想著昨晚的事,那世界的感覺很陰冷在跟自己使用屬性時的情況一樣,難道他是….神也雲翔設了個很大的假設,如果那真是自己那他一定對自己的事瞭落指掌,想反的自己對他一定也很瞭解,但他想想也不太對,要是他是自己那應該一樣不會用長劍才對,神也雲翔對這些兵器類的都很不懂也沒接觸過更別提使用了,但昨晚的戰鬥很明顯的他的水準絕不是泛泛之輩,總之,得要在他再度來找自己之前變的更強才行,這樣至少有點保障。

這時手機響起,他接起:「喂

「雲翔你跑去哪了?不是說好要去澀谷的嗎?」神也冬翔急氣敗壞的聲音從電話裡傳出。

「啊!我忘了。」神也雲翔光顧著想昨晚的事都忘了今天還要出去玩,他看時間發現已經塊到集合時間了,他說:「哥,你先去好了,我自己搭電車去。」

「我知道了,我會跟他們說的。」神也冬翔說完就掛了電話。

神也雲翔也把那是拋在腦後去搭電車前往澀谷,到時只是約定時間後的半小時了。

神也雲翔找到眾人跟他們會和說:「抱歉,我遲到了。」

「怎麼了嗎?還以為你會跟冬翔學長一起來呢。」星渺海說。

「做惡夢了,早上出去走走轉換心情。」神也雲翔老實說,的確要說那是夢也是可以,但就是多了那真實感。

「竟然到了那我們就出發吧。」葉士說。

眾人開始去逛,但是這麼一大群人走在街上又是俊男美女的不免引起注意又加上這一大群人中還只有一個女生,他們商量一下決定分組行動,中午就在一家叫『黑糖』的咖啡廳集合。

以下是分組組合,神也冬翔:謝杰星;黑日:葉士;神也雲翔:星渺海。

決定後~他們就分頭去玩了。

神也雲翔因為很少來這對這不怎麼熟,一開始就由星渺海帶他去逛,他們沿路去了好幾家店,去試衣、買土產……

「小雲,你去穿這件看看。」星渺海拿起一件黑棕色皮製夾克說。

「還要試啊?」他們已經沿路是穿了好幾件,神也雲翔已經有點煩了,星渺海說:「這件比較看嘛,快去啦~」

星渺海把衣服塞到神也冬翔手中從後面推著他進試衣間,神也雲翔也只能一邊苦笑是邊穿上夾克,當他出來時,卻沒看到星渺海的身影,他正東張西望時,穿著一身純白色洋裝的星渺海就從旁邊的試衣間走出來了,神也雲翔傻住了。

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他眼前的星渺海檢值可愛到了極點,但可愛中又帶點成熟該有的韻味,神也雲翔的心臟莫名的加速跳動,快到要蹦出身體了,星渺海見神也雲翔傻住了臉上又有點紅走近問:「你臉好紅喔,發燒了嗎?」

星渺海用手去摸神也雲翔的額頭,神也雲翔回神有些慌張的退後說:「不!沒沒有!」

「那就好,我穿這樣好不好看。」星渺海指著自己的服裝問。

「摁。很好看。」神也雲翔認真的點頭。

「是嗎?你穿這樣也很帥。」星渺海笑得很開心。

在一旁選衣服的大約三十多歲的姊妹倆客人低聲談論:「妳看那兩個小情侶,是不是很搭對啊?」

「是啊,男的很帥身材也高,女的也很可愛,年輕真好呢。」姊姊說。

這些話隱隱傳入兩個當事者的耳中,星渺海有點臉紅的說:「謠言還真討厭呢。

「是啊。」神也雲翔苦笑一下一面瞪了那兩姊妹一眼希望她們快點停止,但那兩人卻沒察覺還在不停的講。

神也雲翔見星渺海有點不自在提議說:「我們去下一間吧。」

神也雲翔抓著她的手往外走,星渺海連忙說:「衣服還沒換回來耶。」

神也雲翔馬上就倒退台付了錢就帶星渺海離開了,星渺海嘟著嘴說:「你有時真霸道耶。」

「妳不是很喜歡那件衣服嗎?」神也雲翔說。

「是很喜歡啦,但你沒問我意見就幫我買下來真討厭。」星渺海嘴嘟著翹高的說。

「那怎麼辦?退貨?」神也雲翔抓抓頭說。

「買都買了幹嘛還退貨,你幹嘛那麼急著離開?」星渺海問,

「我看妳因為那兩個女的說的話在尷尬,所以才想快點帶妳走的。」神也雲翔說。

「喔那謝謝。」星渺海低聲說。

「這種小事不用道謝。」神也雲翔搖搖頭說,他們彼此又對對方更加好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死神‧孤雲
  • 好可怕的惡夢.....
  • 這是前兆

    麟鏡 於 2011/12/13 13:42 回覆

  • 星渺✡海
  • ...
    你們還真的分組了...= =
  • 孤雲說他不喜歡電燈泡啊

    麟鏡 於 2011/12/13 13:46 回覆

  • 沉睡森林
  • 祝大家玩得愉快~(喝茶~
    在家窩在棉被裡好舒服!
  • 你另有戲
    可別給我偷懶

    麟鏡 於 2011/12/14 22:33 回覆

  • 死神‧孤雲
  • 哦哦 加長了

    我...我才不會這樣就臉紅呢!
  • 不然不好寫阿

    麟鏡 於 2011/12/15 23:16 回覆

  • 沉睡森林
  • 上面的事傲嬌吧?純種型欸~(笑!)
    最近閃光好大~
  • 沒有到床就不錯了
    話說回來,文呢
    想發了三篇就給我停了嗎?欠打!

    麟鏡 於 2011/12/15 23:19 回覆

  • 沉睡森林
  • 我明天就發啦~(我剛回來啊!
    啊!你有出場~
    去看看唄~
  • 看過了
    只有幾段

    麟鏡 於 2011/12/15 23:30 回覆

  • 死神‧孤雲
  • 這樣就閃阿?那我們及時通的聊天內容妳絕對不能看
  • 星渺✡海
  • 啦~
    還蠻喜歡這段耶:))

    閃嗎?
    嗯...學要有一對超閃的...
    雖說男女不同班,但走到哪就閃到哪,
    一出教室就能看到在放"超"閃光...

    但說真的,沉睡絕不能看即時內容~~
    雲,你也不能講內容啊!!
  • 死神‧孤雲
  • 為了其他人的眼睛著想 我決對不會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