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難得我們要不要去外面比畫一下啊?」賴一心邀請著說。

「好啊,我閒得發慌。」沈洛年點頭說。

「太好了,走!去天台吧。」賴一心拿起黑矛說。

「等等跟我,阿姐也要跟你比式一下看誰比較厲害。」瑪蓮跟著喊。

眾人移動到天台上,天台視特別設計的,用較堅固的材料製成的地板及四周的護欄是專為對戰所設計的,場地對多只能一對一不然會太擠,所重除了沈洛年和賴一心之外其他人都退到下方的停台觀戰。

賴一心將黑矛直立在右邊說:「來吧。」

沈洛年從腰包聰抽出兩片翅膀形古怪黃色短刀,這是寓鼠的天仙飛翼,堅硬、銳利度都只比金犀匕差而已,賴一心盯著那短刀說:「翔彩婆婆給的?」

沈洛年點頭說:「我要上了。」

賴一心集中精神盯著沈洛年,但沈洛年卻只是站在那一動也不動,敵不動我不動,賴一心自然也跟著不動。

這讓在場外的瑪蓮看的都發慌了:「怎麼像木頭一樣動也不動的啊?」

「他們是在觀察對方。」奇雅說。

沈洛年動了!他邁開步伐,開始向前突刺,賴一心馬上迎擊,賴一心身體做出防禦動作但眼睛卻還是盯著沈洛年,沈洛年衝到前方直接一劈但卻沒有真的劈下去再快劈到時就立即換了方向到了賴一心的右側,又突然從右側到左側,接著又到了前方把賴一心搞的暈頭轉向的,賴一心更加集中注意力卻發現身邊有四個沈洛年各站自己的是個方位,這是賴一心以前教過他的分身術,只是當時只是為了饒亂對手而想的他可沒想過來能貼身作戰,這樣對給對手的壓迫感就更大了。

賴一心是探視式的刺了幾次卻都撲個空,沈洛年則是不同的換位並未攻擊過,他不是不攻擊而是在等時機他知道面對賴一心這種對手就是要等到他露出破綻的那一瞬間下手才是最能治他的時間點,所以他並不積極於攻擊而是想先擾亂他。

賴一心全心全身都的參於戰鬥,他觀察著沈洛年的為宜方向畢竟是自己想的原理還是一樣一定有破解的方式在。

突然他想到了沈洛年位移的順序,但只掌握到順序沒法跟上他的速度還是不行,那乾脆死馬當活馬醫,賴一心抱著一搏的心態他把炁前注入黑矛,一隻碧綠青龍時隱時現的繞著黑矛,他打算連續攻擊四個方未來打破這僵局,但這如意算盤打的太早了,沈洛年早在他執行的前一步就離開了,他回到原來的地方,一蹬地就往前飛去,他打算以最開始的招數一決勝負,注入炁息的天仙飛翼銳利度大增,全身質量暴增的他奮力一劈,賴一心把炁息全數注入也打算一決勝負,矛與刀的相撞;炁息的衝突擦出了強烈的旋風,眾人忍著風壓看著結局,他們看到了是賴一心的黑矛從手中掉落,沈洛年依然站在那紅袍被風吹得飛了起來,這就有如當時歲安城大戰時獨自守護城池的他,那個強大無人能敵的他……

沈洛年收起天仙飛翼扶著賴一心問:「沒事吧?」

「沒事,炁岔了點,調養一下就好了。」賴一心苦笑的說:「你真是強阿,我猜你沒拿出全力吧?」

「真要是拿出全力你就被我殺了。」沈洛年毫不客氣的說。

「那可真糟糕呢。」賴一心乾笑的說。

「瑪蓮妳還要比嗎?」沈洛年問在那端的瑪蓮。

「我想還是免了,我可不想死啊。」瑪蓮可不想成為沈洛年的刀下亡魂,連忙拒絕。

「在到下座島時你就先休息一下吧。」沈洛年飄起說:「我出去一下就回來。」

說完,他就走了,葉瑋珊一愣:「怎麼說走就走阿?」

「他不喜歡待在船上拉,等等我拉!」懷真說著跟著飛起往沈洛年方向飛去。

沈洛年見懷真追來,不禁問:「我只是出去透透氣有需要跟這麼緊嗎?」

「當然,你是路痴,要有人帶路才行。」懷真笑嘻嘻的說。

「這點妳不也一樣,我會認炁不會找不到人。」沈洛年說。

「哎喲,就讓人家跟又沒關係。」被抓包的懷真嘟著嘴生氣的說。

「隨便妳吧。」面對懷真的無理取鬧沈洛年早就習慣了。

兩人在天空中晃了一下就回去了,他們到達下座島,倒是個無人島上面沒有人,卻有一堆牲畜,一般來說都會獵個十幾隻來確保食物不會短缺,但現在跟以往不同,並沒有冰箱或冷凍庫能保存,他們只能獵幾隻來當作今晚的加菜,至於剩下的就以後作打算,竟然知道這是做無人島那就不必留在這,他們就去這座島鄰近的島嶼去察看,去了幾趟都是落空,果然像懷真所說大該都死光了。

但賴一心可不會就這麼放棄,他自己深入島內去搜查但還是落空,他們漸漸將目標轉移到較大的島嶼前進,遇到妖怪時沈洛年通場都是扮演斷後的角色,返正面對那些靈妖沈洛年幾刀就能送他們上路了不需費什麼功夫。

沈洛年在這期間記憶也逐見的增加目前道息重返前的記憶以全部恢復了,只差道息重返後的記憶了。

這對大家是好事,但對懷真卻是不怎麼好的消息,沈洛年能恢復記憶自然是很好,但對葉瑋珊的感情也逐漸的在增加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懷真躺在床上看著坐在椅子上看著外面星空的沈洛年問:「記憶恢復了有什麼感想嗎?」

「沒什麼特別的就指是一些跟他們一起冒險的是而已。」沈洛年的眼睛突然變柔和起來喃喃自語的說:「跟她……

懷真知道這眼神,這眼神除了她之外只為一個人出現過……懷真知道自己總有一天得要離開沈洛年身邊到一個安靜的地方閉關,這對她是個煎熬但肚子內的道息不練化也非常難受,她終究還是要離開,到時自己還能再次擁有沈洛年嗎?她明白自己得要下定決心才行。

「洛年我問你的問題。」懷真說。

「什麼問題?」沈洛年問。

「要是我離開了又出現個讓你心動的女人你會怎麼辦?會跟她帶一起嗎?還是選擇我?」懷真這麼問,接著就聽他的回答,要是他選擇前者,那自己就可以放下一切離開他身邊了。

「我不喜歡這問題。」沈洛年說。

「回答我。」懷真認真的說:「我要知道答案。」

沈洛年沈默片刻才開口:「不知道。」

「這是什麼答案啊!」懷真叫著。

「未來的是誰知道啊。」沈洛年瞪眼:「何況這有不一定發生。」

「要是發生了呢?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有一天得要離開你去閉關的」懷真幽幽的說。

沈洛年又沈默了,他當然知道懷真遲早有一天是要離開的,而一離開就是兩三百年這期間還不能跟她有任何聯繫。

沈洛年開口:「等我恢復記憶後,我會去龍宮在那等妳。」

「可是你不是喜歡瑋珊。」懷真說:「我不要你過的不快樂要是你喜歡瑋珊的話…..

「瑋珊有一心陪著她,不需要我」沈洛年說:「我答應過不會離開妳,我說到做到,所以我會去龍宮跟他們分開等妳回來。」

「你做的到嗎?」懷真問。

「我想等我記憶恢復後我對瑋珊的感情可能也淡了吧。」沈洛年說。

「妳願意離開瑋珊?」懷真認真的說。

「未來誰知道呢」沈洛年看著窗外的星空說了這一句,這是他喪失記憶後最常講的一句話,他說:「一切也只能那時才能知道不是嗎?」

「是啊。」懷真說:「但我可不希望你過的不快樂。」

「我本就對這世間沒什麼感情,要我快樂可難喔。」沈洛年苦笑的說。

「誰叫你是個沒感情的木頭呢。」懷真好笑得說。

「是、是我是木頭。」沈洛年起身說:「該睡了。」

「摁。」懷真點頭退到裡面去,沈洛年上床懷真還是一樣的黏了上去,這對沈洛黏來說已經很平常了他也很快的就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炎雨
  • 頭香
  • 死神‧孤雲
  • 有種四層相似的感覺.....
  • 哪種的?

    麟鏡 於 2011/12/10 22:02 回覆

  • 沉睡森林
  • 有一點失落呢~
  • 我還以為你出了沈葉之外都沒太大的感覺呢

    麟鏡 於 2011/12/10 22:10 回覆

  • 玥§星耀
  • 有種感傷的感覺((發什麼神經阿!!
  • 星渺✡海
  • 洛年不可以拋棄懷真啊!!!
    萬萬不可!!!!!!
  • 拋棄了就不是沈懷了

    麟鏡 於 2011/12/11 00:10 回覆

  • 天龍J
  • 懷真又要退場了嗎?
  • 是有這打算
    時間可能還會再前進個幾年

    麟鏡 於 2011/12/11 21:37 回覆

  • 星凡
  • 沈懷?
  • 麟鏡 於 2011/12/11 21:40 回覆

  • 時雨流 守
  • 這樣寫很好看!!
    可是我還是不要還真離開 ((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