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別這樣.....」葉瑋珊想要推開沈洛年但就是推不開,這讓她想起了當時在凱布利裡面時的愛撫,臉像是讓了色彩般的緋紅。

現在沈洛年眼裡既是迷惘又是溫柔,他一點一點的靠近,被他壓制的葉瑋珊完全沒有反抗的力氣,正當沈洛年的唇要觸到那艷紅的雙唇時,他動作突然停頓了下來,本已接受事實的葉瑋珊見沈洛年停了下來,她見機不可失趁機推開沈洛年逃到另一邊。

沈洛年緩緩的坐起來,搖搖頭似乎在想什麼,葉瑋珊想走近卻又不敢走近只好遠遠的喊:「洛年......

「喔!」沈洛年像是從沉思中被驚醒的樣子說:「抱歉,我失神了。」

葉瑋珊本想開口,沈洛年搶先開口說:「剛的事和話就當作沒有發生過吧。」

葉瑋珊點點頭,其實他們根本沒有發生什麼事........

「妳先回去吧。」沈洛年揮揮手說。

「那你呢?」葉瑋珊問。

「我再看一下星星再回去。」沈洛年抬起頭看著那不曾改變的星空。

葉瑋珊彷彿能從沈洛年身上看到強大卻孤獨的身影,他猶豫一下才轉身離開,葉瑋珊走後,沈洛年轉頭喊:「翔彩,妳在那吧?」

應聲,一道摻雜著黃色氣息的翔彩從樹林間飛騰出說:「洛年先生。」

「有什麼事嗎?」沈洛年目光依舊是望著星空。

「洛年先生你......是不是喪失記憶了?」翔彩問。

「妳怎麼會知道?」沈洛年有點吃驚的轉頭問。

「是小純告訴我的。」翔彩微笑說。

「那丫頭..........」沈洛年嘆息問:「妳問這要幹麻?」

「我是想問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翔彩說。

「喪失記憶就得要靠自己找回來。」沈洛年苦笑說:「要是你是想讓我腦袋受到重擊看看能不能恢復記憶的話,納省省吧。懷真不知用了多少辦法都沒用呢。」

「那洛年先生現在在外想必會有戰鬥,要不要我拿天仙飛翼給你?」翔彩說。

「我有武器了,用不著。」沈洛年拍拍自己腰包中的短刀說。

「拿天仙飛翼會比你那武器好。」翔彩說。

「怎說?」沈洛年問。

「我族的天仙飛翼是休到天仙的族長留下來的所以比世上的武器都要堅固。」翔彩說:「除非是金犀之類的神器,不然是沒有任何武器能比的過,拿著它對戰鬥也比較有幫助。」

「壞了換就好了,我不需要。」沈洛年揮揮手說。

「我還沒說完。」翔彩說:「我族天仙飛翼要是以輕訣纏繞就能增加銳利度,對破炁的效果會有很大的增益。」

這下沈洛年可有點興趣了,但他想想問:「但那是你們很重要的東西吧?我不太想拿弄丟了可不好。」

「既然說過要給洛年先生,那就是屬於洛年先生的了。」翔彩說。

「恩.......那好吧,我就先借來用用。」沈洛年說。

「那我明早拿來給你,我不打擾了。」翔彩一行禮就走了。

沈洛年看了一下星空就回去了,他回營地見白宗自己一區;大隊自己一區;而懷真則就一個人睡在白宗不遠處,沈洛年想都沒想就往懷真那走去了。

他躺在懷真身邊正要入睡時,怎料懷真竟然還沒睡!她轉身暿暿一笑說:「剛和瑋珊妹妹在樹林裡幹什麼啊?」

「什麼都沒有。」沈洛年說的的確是事實,他們只是快要並不是已經有了。

「哼!我不信。」懷真輕瞪眼:「沒做什麼那她出來時臉為什麼會那麼紅。」

「她臉本來就很紅。」沈洛年冷淡的說。

顯然這答案懷真不是很滿意,她嘟著嘴正再考慮要如何教訓沈洛年時,沈洛年就突然將她攬入懷中。

懷真對沈洛年這舉動感到意外,因為他是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的,就算有那也只是在熟睡中無意識的抱住自己而已,但是他現在可是醒著的!

懷真輕喊:「洛年......

沈洛年加深了一點力道將頭靠在懷真頸上輕聲:「我在過去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已不是第一次問這問題了,懷真說:「是個大無賴。」

沈洛年苦笑一下:「又是這答案啊。」

「這是事實啊。」懷真突然語氣放柔:「但卻是個溫柔的人。」

懷真抓著沈洛年的衣袍低聲的說:「我不想失去你,你是第一個讓我喜歡上的人。」

「我不會離開妳的。」沈洛年摸著懷真的秀髮說。

「到最後誰都不知道呢。」懷真低聲,要是你恢復記憶想起跟葉瑋珊的種種關係,而離開自己的話........想到這懷真忍不住緊緊抓住沈洛年的袍子生怕他離開似的。

沈洛年拍拍她的背說:「睡吧。」

沈洛年很快就睡了;但懷真確許久才睡去。

隔天一大早~懷真起了個大早,她搖搖身邊的沈洛年說:「洛年,起來了。」

「恩.......」沈洛年糅糅眼睛問:「怎麼?」

「去晨間散步吧?」懷真笑著說。

「我才不要。」沈洛年又躺下。

「不管~」懷真猛搖著沈洛年說:「我要去散步~」

這無理的要求讓沈洛年覺得好笑,他無奈的起身抓抓頭說:「怎麼突然想散步啊?」

「就是想啊。」懷真笑說。

沈洛年看看四周見大夥都還沉浸在夢鄉之中,他起身說:「那走吧。」

懷真一喜,挽著沈洛年手臂進入森林。

兩人在樹林中散步,懷真突然說:「你昨天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沈洛年轉頭問。

「就........你說永遠不會離開我,那句話。」懷真難得臉紅起來。

「妳不是不信嗎?」沈洛年好笑的說。

「到底是不是真的啦?」懷真叫。

「是真的。」沈洛年說。

「口憑無據。」懷真說:「要立誓。」

「什麼誓?」沈洛年問。

「在這親我一下當立誓。」懷真閉起眼,翹起她小巧的櫻唇。

但等了許久都沒感覺到動作,她張開眼見沈洛年還呆在那,她生氣的鼓起臉叫:「看!明明就是說謊!」

沈洛年無奈的的從腰包中掏出一樣東西說:「用這吧。」

他將那樣東西套在懷真右手無名指上,懷真臉霎時泛紅:「你怎麼會有這東西?」

懷真手指上一個亮紅色的戒指,很像當初他們帶著的血冰戒,沈洛年說:「我也不知道這東西為什麼會在我的腰包中。」

其實那枚戒指是在沈洛年到取龍族寶庫時順手偷來的,他當初只是這枚戒指的造型很像自己的血冰戒一時興起就偷出來了。

「這樣就算證明了吧?」沈洛年看著懷真說。

懷真看著戒指激動的上前摟住沈洛年的脖子,笑容綻放的說:「我好高興......

「高興就好。」沈洛年環著懷真的腰,這麼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