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正午,葉瑋珊等人在岸邊等著沈洛年的到來,在快接近正午時沈洛年和懷真從空中降落在他們面前。

「沒遲到吧?」沈洛年問著。

「不,時間剛剛好。」葉瑋珊微笑回答著。

「什麼時候出發?」沈洛年問。

「等前去探查的千羽部隊返回後就出發。」葉瑋珊回答。

沈洛年點點頭,看相不知何時以被男人群包圍著的懷真一眼說:「我們不搭船嗎?」

沈洛年剛從高處往下誰看時並沒有看到船隻於是這麼問,葉瑋珊回答:「我先讓船開往下個地點了,我們等下要步行去。」

「幹麻這麼麻煩?」沈洛年不解的問。

瑪蓮搶話叫著:「因為一直做船頭會暈嘛。」

吳配睿附和:「對啊,還是走路健康。」

「隨便你們」沈洛年聳肩表示無所謂。

懷真這時也回來了,她問:「怎麼了嗎?」

「等會要步行。」沈洛年簡短的回答。

懷真正想回話,突然空中卻傳出兩聲帶點柔美的叫聲:「洛年!」

沈洛年才剛抬頭就感覺到有兩個重物跌在自己身上,他哇!的一聲被壓倒在地上,葉瑋珊看清是何人,忍不住驚呼著:「小珠姊、小紅姊!」

掉下來的正式剛從前線探查回來的昌珠及羅紅,她們剛從前線探查回來正要向葉瑋珊報告時就看到沈洛年那耀眼的血飲袍,一時也忘了報告的事就這麼從空中落下來壓在沈洛年身上。

昌珠也不顧自己還壓在沈洛年身上,抬頭就笑罵著:「洛年你這小子到底跑去哪了啊?還我們找好久呢。」

在旁也壓著洛年的羅紅也跟著抱怨:「洛年你好過份喔,不說一生就突然不告而別。」

被壓在下面的沈洛年,艱難的移動著身子開口:「那個.....我認識妳們嗎?」

兩女一愣,昌珠用手捏捏沈洛年的臉問道:「我是昌珠啊,你不認得我了?」

沈洛年:「很抱歉,我失去記憶了所以以前的事我都不記得了。」

兩女一怔,異口同聲的喊著:「失去記憶!」

沈洛年點點頭又說:「能離開我嗎?這樣很不好看呢。」

兩女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壓在沈洛年身上,兩女是千羽引仙,所以身材都很纖細,但就算如此也未必會比一般成年女性輕上多少,且沈洛年雖對一般女性比不了念頭,但終究還是個男人身體反應還是存在的,羅紅和昌珠她倆的身材都很好,兩對柔軟的胸脯壓在沈洛年身上可讓他頗為難受。

兩女尷尬的爬起來,沈洛年趕緊起身拍拍頭上的泥土,昌珠馬上問道:「洛年,你剛說你失去記憶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沈洛年聳聳肩:「我醒來時就什麼也不記得了,也不知是不是這出了問題?」沈洛年用頭敲敲自己的腦袋表示。

葉瑋珊也開口:「小珠姊,是真的,我們剛遇到洛年時他就連我們也不記得了。」

羅紅問:「那你這次是要跟著我們一起出去嗎?」

「摁」沈洛年點頭:「我是為了恢復記憶才來的。」

昌珠這時才看到站在沈洛年的懷真,她驚呼一聲馬上問:「懷真小姐!」

懷真微笑:「好久不見了,妳們好。」

「真的事好久不見了呢,懷真小姐」昌珠笑著回答。

羅紅和昌珠就這麼跟懷真聊起天來了,葉瑋珊適時的打斷她們開口:「小珠姊,探查的結果呢?」

昌珠一怔,連忙報告:「是,我們小紅在前方並未發現任何妖怪的蹤跡,但在不遠處有一群數量不少且妖炁也強的妖族.......我認為應該是窩鼠一族。」

「翔彩婆婆她們。」葉瑋珊側頭。

「這麼說來,從這一路上過來似乎也快到了呢」吳配睿。

賴一心提議:「那我們加快腳步,晚上就在翔彩婆婆那休息怎麼樣?」

狄純第一個喊:「好啊,我好久沒見到翔彩婆婆了呢。」

「翔彩婆婆會讓我們在那休息嗎?」張志文問著。

「沒問題的啦。」瑪蓮笑著:「要是不行到時我們在推洛年出去說就好了啊。」

沈洛年哼了一聲:「關我屁事。」

「洛年這可就真的跟你有關了喔」侯添良笑著回答。

「為什麼?」沈洛年狐疑的問。

侯添良正要解釋,葉瑋珊搶先開口:「這就在路上解釋吧,我們先出發,小珠姊、小紅姊你們也先去休息吧。」

昌珠、羅紅點點頭又跑去跟懷真聊天去了,侯添良就在路上跟沈洛年解釋了他跟窩鼠的關係,沈洛年聽完點點頭:「雙生山魈啊.....不難對付嘛」

「你當初肚子可還是被劃破了一個大洞呢」張志文說。

「還不都是你慫恿洛年去的」侯添良吐槽著。

「聽你這麼說.....」奇雅問:「洛年你難道之前有跟雙聲山魈對峙過嗎?」

「有啊」沈洛年點頭:「我剛醒來後的一年吧......我在山中遇見他就順手消滅了他。」

張志文瞪大眼:「那不是很難對付嗎?」

「不會,只要在他身上畫開傷口他身上的炎炁結膚就會消失了」沈洛年解釋著。

「什麼是炎炁結膚?」吳配睿問著。

「就是將炎靈加注在身上的用法,但這得要有堅耐的身體才能用」沈洛年解釋著。

「這麼說瑋珊就不能用囉」賴一心問著。

「就算能用樣子也會很恐怖的」沈洛年說。

眾人一想到那時雙生山魈的模樣又想到葉瑋珊就有點反胃,就連本人亦想到那樣馬上就猛搖頭把這恐怖的想法從腦袋中拋開。

懷真這時也回到沈洛年身邊,沈洛年問:「聊完了?」

懷真點頭笑說:「我跟她們聊了很多事呢,真有去。」

沈洛年轉頭沒接話,懷真突然低聲:「欸,臭小子,我剛有看到喔,剛剛我在那些男人裡面是你有看我對不對?」

「喔,有啊」沈洛年爽快的就坦承了。

懷真暿暿笑:「你吃醋了對吧?」

「不可能」沈洛年說:「我是要看看妳這次要讓多少人的家庭破碎。」

懷真撞了沈洛年一下,嘟嘴:「嘴巴不饒人的臭小子。」

「這是是事實」沈洛年壓低聲音:「誰教妳是狐狸精。」

懷真氣的直瞪眼,要不是現再有人在她早就撲上去用牙齒教訓沈洛年一番了。

眾人加快腳步,在傍晚時就到了窩鼠領地,一到窩鼠領地在那守衛的窩鼠自然會出來

一隻窩鼠飛到眾人面前問話:「人類,來這有何事?」

葉瑋珊喚出輕疾向前一步開口:「我們是來見翔彩婆婆的。」

那隻窩鼠一愣和身後的窩鼠交頭竊語一番,突然一隻窩鼠想森林深處飛去,那隻窩鼠才轉頭:「請稍等,族長馬上就來。」

過不久兩隻窩鼠飛出森林,那隻新來的窩鼠見到眾人馬上就飛近開始變形,變成一個跟狄純相似約二十公分的女子。

女子並非裸體,而是穿著一件連身短裙出現在眾人面前,她向眾人行禮:「諸位,好久不見了。」

眾人異口同聲:「翔彩婆婆好~」

翔彩看到未在後方的沈洛年連忙飛近,雙掌合十行禮:「洛年先生,你好。」

沈洛年點頭簡短的回了一句:「妳好。」

「翔彩婆婆可否讓我們再這株一晚?」葉瑋珊開開口詢問。

「當然可以。」翔彩沒多想就答應了。

瑪蓮歡呼一聲:「太好了,阿姊腿快酸死了。」

張志文趁機問:「阿姊要我幫你按摩嗎?」

瑪蓮瞪眼:「少來,想吃阿姊豆腐你別肖想。」

「我又沒有這麼想。」張志文苦著臉伸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