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有兩名少男、少女正在大街上走著,少年始終都擺著一副臭臉彷彿再說我是被逼的樣子,事實上正是如此.......

時間回到十分鐘前!

今天是九月十二,也是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家家戶戶都在準備材料用具為了接下來的烤肉大會所準備。

卻有一個人不同,他不為了烤肉而準備也不會為了中秋節可以烤肉而興奮,他獨自一個人在家看著平淡無奇的電視打算就這麼默默的度過這一天......正當他這算盤剛打好時卻被一聲電鈴聲打擾了,少年前去開門再門外的是一名跟他年紀相仿少女,少年用冷淡的語氣開口:怎麼了?

少女沒有因為少年的冷淡語氣而感到惱怒,反而還感到好笑,少女張開櫻唇說:洛年今天是中秋節,要不要一起去烤肉。

名叫沈洛年的少年皺眉:位啥?

少女葉瑋珊含笑:一個人在家難道不無聊嗎?這麼喜歡一個人啊。

沈洛年:我本來就是一個人,有差嗎?

葉瑋珊嘟嘴:我人都來難道要我空手而回嗎?這樣很丟臉耶。

沈洛年不領情:反正他們又不會怎樣。

葉瑋珊不可理喻起來:不管,你一定要跟我去,我已經答應過他們會把你帶去了。

沈洛年就這樣硬被葉瑋珊拉出了他溫暖的家去了他們烤肉的地點......

沈洛年這一路上都是一副臭臉沒有開口說話過,葉瑋珊見狀開口:對不起啦,只是你都是一個人我們想你可能會無聊嘛。

沈洛年冷然的說:我這四年來也是這麼度過的。

沈洛年父母在四年前的車禍中意外去世了,在那之後他就跟他叔叔沈商山一起生活,由於沈商山的工作是拍片會長期不再家,所以說沈洛年這四年來是一個人度過也不為過。

葉瑋珊語氣有點哀傷:你為什麼對我都這麼冷淡,我有做過什麼事讓你生氣了嗎?

沈洛年:不只是針對妳,我對所有人都是這樣。

葉瑋珊:但人也是需要朋友的啊。

沈洛年:你們是,我不是。

葉瑋珊抿嘴表情看似飽受委屈的樣子,看到葉瑋珊這樣沈洛年難得溫柔起來他伸出大手摸摸葉瑋珊的頭說:妳就是這麼容易自責,我不是說過不是妳的錯了嗎?

葉瑋珊的頭感受到從沈洛年的手心傳來的溫暖,他臉上染起少女純真的紅,她帶著羞澀的笑容說:你也是很溫柔的人嘛。

沈洛年:人也有很多面的.....即使是我也一樣。

就在兩人說話間他們已到了目的地......

白玄藍等人在辦公大樓的屋頂上烤肉,當他們見到葉瑋珊和沈洛年道時揮手喊著:喂~快來喔......不然要吃光了。

白玄藍微笑:洛年,抱歉臨時把你叫過來。

沈洛年面對這溫柔的大姐也發不起脾氣來,他只說:不會。

奇雅拿了一串肉串過來說:給你。

沈洛年接過點頭:謝謝。

奇雅搖搖頭:這是好不容易從瑪蓮手中搶過來的。

沈洛年也知道瑪蓮是個大胃王,他好笑:她想吃就給她吧,反正我也不麼餓。

奇雅:都拿來了,就吃吧。

沈洛年不再多說,找了個位子就坐下來吃肉串,由於沈洛年還未吃晚飯正有點俄索性走過去又拿了兩串來吃,賴一心說:洛年坐下來一起吃吧。

沈洛年點點頭坐下來安靜的吃,白玄藍怕會不夠吃索性將烤肉分成三邊,白玄來、黃齊、奇雅、瑪蓮一組;吳配睿、黃宗儒、葉瑋珊一組;張志文、侯天良、賴一心一組。

張志文說:洛年,你今天再家有什麼計畫嗎?

沈洛年搖頭:沒有,我本是打算再家看電視度過的,可是卻被瑋珊拉了出來。

侯添良笑:一個人在家多悶啊.......難得中秋節當然要一起烤肉才對啊。

這些話葉瑋珊在路上已經說過了沈洛年也懶的回話了........在烤肉之後當然就是煙火大會囉。

人人拿著各種煙火各自點燃,煙花四射讓場面顯得很壯觀,瑪蓮等人似乎玩瘋了,他們點燃了一個大煙花筒,在煙火向上噴上還沒結束時就往裡面跳再從後面出來,要是是由一般人來嘗試鐵定會灼傷,但瑪蓮等人可不是一般人以要用炁在自己身邊築出薄薄的炁罩就不會受傷但還是會被白玄藍唸幾句就是了,但唸歸唸白玄藍也沒去阻止就任由他們這樣玩,反正也不會出事。

沈洛年和葉瑋珊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的演出,這時張志文對他們呼喊:小心!

兩人轉頭卻見有火花噴來,原來是剛張志文一時興起,用炁推動讓火花往上噴的更高但卻一個不小心把火花筒弄倒了而沈洛年和葉瑋珊本就站在附近火花就這麼噴了過去。

葉瑋珊一怔,卻被一股力量向後推,沈洛年用背部做盾牌承受迎面而來的火花,沈洛年悶叫一聲,灼熱的火花把他的衣服燒的坑坑洞洞的在洞裡的肌膚都有灼傷的跡象。

眾人一怔連忙跑過來,沈洛年這時也不顧自己傷的有多重,他放開葉瑋珊走到張志文面前拳頭就一拳拳的往他肚子送,揍的他哭天喊地的,但旁人只是用你活該的眼神看著他並沒有要阻止的跡象,沈洛年揍完還順便送了他一腳才說:我下去拿藥膏。

說完,他就下去了,葉瑋珊卻跟在後面一起下去了......

沈洛年見葉瑋珊也跟來,皺眉:妳怎麼也跟來了?

葉瑋珊:我擔心你阿,傷怎麼樣了?

沈洛年摸摸背後發覺傷已經好了,這種程度的灼傷對身復渾沌原息的沈洛年還說只要幾秒就好了,葉瑋珊間沈洛年不說話有著急:怎麼樣了?

沈洛年搖搖頭:沒事,沒怎樣。

葉瑋珊不信:我看看!

沈洛年卻不讓她看,葉瑋珊:讓我看看!

沈洛年抓住她的手說:我就說沒事了,我回去換件衣服就好了。

葉瑋珊一臉不信:我不信,你的衣服都有血跡耶,怎麼可能會沒事!

沈洛年脾氣起來了:媽啦!妳煩不煩啊?我就說沒事妳還要看!

葉瑋珊被嚇到了,她眼角閃著淚光說:......我只是想關心一下.....不、不用對我這麼兇吧?

沈洛年發覺自己說的太過份了,他搔搔臉老實的道歉:對不起......

葉瑋珊搖搖頭:不,是我雞婆,該道歉的人是我才對。

沈洛年見葉瑋珊又自責起來就有點不耐煩了,他又伸手摸摸葉瑋珊的頭捏了她的臉一下說:妳就不能不要在自責了嗎?要怪應該也是要怪志文才對吧?

葉瑋珊:但.....要不是我你也不會......幫我當火花啊。

沈洛年揮揮手:那只是我腦充血而已,不說了我要回家換衣服。

葉瑋珊先說:我送你,用炁息飛會比較快點。

沈洛年想想也有道理點點頭讓葉瑋珊送自己回家。

沈洛年回到家脫掉上衣檢查一下背發現傷果然已經癒合了,只留下癒合時留下來的疤,沈洛年迅速的套上上衣出去,葉瑋珊見沈洛年走出問:要走了嗎?

沈洛年卻搖頭:妳自己回去就好,我不去了。

葉瑋珊一怔:為什麼?

沈洛年打開電視說:我本來就打算自己一個人過,妳跟他們說我累了不回去了。

葉瑋珊卻坐在沈洛年身旁說:那我陪你好了。

沈洛年皺眉:陪我做什麼?

葉瑋珊微笑:有個人陪也不錯不是嗎?

沈洛年轉過頭繼續看電視邊說:隨便妳吧。

但沈洛年卻沒察覺到,他心裡對葉瑋珊願意留下陪自己而出現的那一些喜悅.......沈洛年到了兩杯牛奶給自己跟葉瑋珊,葉瑋珊接過小口、小口的喝;而沈洛年則是一口氣就喝了一半,兩人之間沒有對話整個客廳只有兩人的呼吸聲跟電視發出來的聲響而已,兩人之間隔著一道名為沉默的牆.....過了不久,葉瑋珊率先打破這道牆開口詢問:洛年,我問你......自己一個人住是什麼感覺?

沈洛年對這問題感到訝異:怎麼這麼問?

葉瑋珊:就......知是想知道。

沈洛年抓抓脖子兩起這四年來的感覺:說實話剛開始自己一個人住時我確實是會有點寂寞,但那寂寞過了幾天就煙消雲散了象似從未出現過似的樣子.......因為我叔叔也不是一去就不會再回來了只要想到這點那寂寞感自然就會消失了,我這四年來就是這麼度過的。

沈洛年在說完後還苦笑了一下,葉瑋珊卻說:你真厲害,要釋憲再的我可沒辦法自己一個人住。

沈洛年:只要習慣了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葉瑋珊突然改變了話題:那個.....怎麼都沒看到懷真姊?

沈洛年:她啊.....大概是出去修練了。

葉瑋珊:她都經常不在嗎?

沈洛年點點頭,葉瑋珊低聲的說:我還以為你是跟懷真姊住呢。

沈洛年一愣發現葉瑋珊心中竟然產生一股微微的醋意,沈洛年訝異的:妳在吃啥醋啊?

葉瑋珊臉一紅嗔道:我才沒有。

連自己也沒察覺嗎?沈洛年聳聳肩不再多說什麼只說:跟我在一起很無聊的,妳還是回去吧。

葉瑋珊好笑:你也知道無聊喔。

沈洛年突然感覺到一股炁息正往這飛來,當他感覺到時門就碰的一聲打開了,懷真就站在門外,懷真見到屋內的兩人暿暿笑:我打到你們了嗎?

葉瑋珊臉微紅:懷真姊妳別亂說啦!

懷真笑著敷衍一下又問:我剛在外面看到好幾戶人家在烤肉,為什麼啊?

這狐狸大該沒聽過中秋節吧?沈洛年回答:今天是中秋,是個可以烤肉的日子

懷真聽到可以烤肉,目光一亮:真的嗎?

她果然是動物,沈洛年好笑:真的,一心他們也在烤,妳去找他們吧。

懷真點點頭跑進房間快速的換衣走出來說:要一起去嗎?

沈洛年搖搖頭:不了,妳去就好。

懷真扮鬼臉:無趣的臭小子。

沈洛年瞪眼:少囉唆!

懷真吐了吐舌頭就出去了........

沈洛年搖搖頭喝著牛奶,葉瑋珊突然說:你跟懷真姊的感情真好.....

沈洛年被牛奶嗆到,咳了幾下說:......幹麻突然這麼說啊?

葉瑋珊別過臉說:沒有啊。

葉瑋珊明顯的在迴避自己的問題,沈洛年腦中只想到一個人,他嘆口氣:是一心吧?

沒想到葉瑋珊竟然搖頭,她搖頭說:不是他,大該是我心裡的矛盾吧?

沈洛年好笑:妳這麼聰明,怎麼會想不通啊。

沈洛年本只是開開玩笑,沒想到反而讓葉瑋珊的心情低落起來.......葉瑋珊垂下眼簾:我也想不通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什麼會有這感覺,我是不是很沒用啊?

沈洛年無奈:每個人心裡都會有矛盾,這並不是有沒有用的問題。

沈洛年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臉語氣放柔:我會幫妳解開這矛盾的.....

葉瑋珊圓滾滾的大眼看著沈洛年問:真的?

沈洛年被這麼一盯是感到有點不自在,他避開目光說:恩......摁。

沈洛年接著說:妳有什麼矛盾啊?

葉瑋珊才剛要開口卻又停了下來,她看了沈洛年一眼卻又避開目光說:還是不用了。

沈洛年見葉瑋珊的耳躲莫名的發紅,又看她由體向外的粉紅色氣息,沈洛年皺眉:到底是怎樣啦?

他並沒有察覺這粉紅色氣息其實是針對自己的,葉瑋珊詹啟身子忙說:我看我還是回去好了。

說完,葉瑋珊就跑了出去不給沈洛年有任何機會問話,沈洛年:這女人怎麼三心二意的啊。

沈洛年想起剛的情況,她突然他發覺他的心跳的很快,沈洛年按著胸口訝異著自己的新怎麼會跳的這麼快,難道跟瑋珊有關?

沈洛年想來想去最後還是起身去眾人那,沈洛年到時見懷真已經被一群男孩包圍著......懷真看到沈洛年還訝異的說:你不是不來了嗎?

沈洛年隨口掰個理由:我肚子餓了,這給你們。

張志文接過沈洛年手中的袋子發現裡面是煙火,張志文高興回頭喊著:喂~洛年在煙火過來了,又可以玩了。

原來他們帶來的煙火早被玩完了,正在考慮要派脽去買.......

瑪蓮等人馬上就帶著煙火去玩,沈洛年則是拿了肉串在啃目光不斷的在搜索卻沒有看到他想找的人影,沈洛年問身旁的賴一心:瑋珊呢?

賴一心搖頭:她沒有回來,打了手機也不接,不知在做什麼?

懷真問:怎麼了嗎?她剛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

沈洛年回答:她比我還要先出去,我以為她已經回來了。

沈洛年搖搖頭站起來說:我去找她。

說完沈洛年就出去了,懷真竊笑:這臭小子......

賴一心不懂這些:懷真姊怎麼了嗎?

懷真:跟你解釋這些天都要亮了......快幫姊姊烤。

賴一心苦笑的繼續幫懷真烤肉.......

沈洛年走在大街上感知著周圍發現葉瑋珊並不在這,於是他又跑了幾處終於讓他找到葉瑋珊了沒想到她竟然是躲在自己公寓的屋頂上!沈洛年頓時感到無力因為他出門時心思太複雜所以才沒察覺到葉瑋珊在屋頂上。

沈洛年一步一步走向屋頂,他看到葉瑋珊正依著欄杆看著別處射向天空的煙火,沈洛年在後面輕喊著:瑋珊.....

葉瑋珊嚇了一跳:......你、你怎麼會在這?

沈洛年瞪眼:這是我要問的吧?妳怎麼會在這?

葉瑋珊:我也不知道,不知不覺就到這了。

沈洛年走進輕輕敲了她腦袋一下說:真是愛讓人操心。

葉瑋珊抗議:又沒有人叫你來找我。

沈洛年:我可是有話要問妳耶。

葉瑋珊一愣:什麼話?

沈洛年突然舌頭打結了起來,葉瑋珊問:到底是什麼事?

沈洛年過了許久才開口:妳的矛盾是什麼?

葉瑋珊一怔別過臉:別問了。

沈洛年卻逼問著:我一定要知道才行。

葉瑋珊佯裝生氣:我不是叫你不要問了嗎?

沈洛年卻微笑:妳忘了我是無賴嗎?這可對無賴沒有效喔。

葉瑋珊裝不下去放棄:其實我心裡的矛盾,其實就是你。

沈洛年連忙追問:為什麼是我?

葉瑋珊搖頭:我也不知道,但不知不覺間你就在我心裡佔了很重要的位子,洛年我在你心裡也是一樣嗎?

沈洛年難得臉紅:這.....可能吧?因為妳對我來說也是滿重要的人。

葉瑋珊:比懷真姊還重要嗎?

沈洛年想想點頭:摁。

葉瑋珊開心又暗了下來:但我心裡還是喜歡著一心,像我這樣的人會不會.....很讓人討厭啊?

沈洛年:妳一定要選擇一個人才行。

葉瑋珊:但我不知該選誰......

沈洛年開口:那我幫妳選好了。

葉瑋珊一愣就被沈洛年抱住,她的櫻唇就這麼被堵住了,沈洛年與葉瑋珊兩人的唇無縫隙緊密的貼合著,這一刻起,四周變的無聲防腐這世界只剩下兩人的存在,兩人的手緊纏著對方不肯讓對方離開自己........葉瑋珊這時才知道原來自己心中的位子早已被他佔據了,這一刻起沈洛年成功的擁有了她並佔據的她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