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現場,已是一團亂了,因為那有著一位渾身是怪氣的狐狸在.....懷真穿著淡粉色的禮服,而孤雲和翠夜也有來,同樣穿上了禮服,孤雲穿上西裝後讓他的帥氣加分了不少,翠夜穿著長裙禮服腹部繫了起來,把她的窈窕玲瓏一致發揮出來,但就算是這樣還是輸給了那一身喜欲之氣的懷真,洛年見到這幕到有點後悔帶她來了,因為懷真說她沒見過婚禮死抓著洛年硬是要他帶她去洛年也只好帶她來了反正就算不帶她也會自己跟來

洛年瞄向台上的新郎見他對懷真只有些許的驚嘆跟欣賞而已,新郎有著褐金色的頭髮、碧眼還有那一看就知道是外國人的臉蛋.....據沈慧琳說他是美國一家小有名氣的企業家的長子,當初他因為好奇所以來到台灣留學他們就是那時相遇的.....沈慧琳什麼不敢說好只有英文她敢肯定的說是一級棒,她的英文成績的學內第二;而第一當然就是美國人的新郎了

新郎的名子並不是用美國的方式命名而是以台灣的方式命名,他叫『堂本源』原因在於他是美、台的混血兒當初是好奇母親的祖國長什麼樣子才來台灣留學的.....而堂本源打算想讓沈慧琳自己的國家有個美好的回億所以竭盡全力最快速度把所有的公務處理完,然後在從美國遠道而來在台灣結婚,結婚後就帶她到美國去拜見他父母......

洛年出面把場面壓了下來,其實很簡單只要對那些人狠鄧幾眼他們就會縮起脖子退開了,但他卻被一個麻煩纏上了......

洛年的堂哥沈司和黃鳳慈的女兒,沈惠芳.......她一見到洛年就不知是不是有磁鐵四的緊抓著洛年的衣服不放,因為她還只是個剛滿一歲的小嬰兒,眾人怕會拉傷她便不敢出手,洛年基於無奈也只少任命的特沈司和黃鳳慈照顧她了.........當初家族聚會時沈司也有把沈惠方帶來但那時她已經睡了在樓上的房間裡睡的很香甜

瑋珊怕洛年應付不來也在一旁幫忙兩人可能沒察覺到,兩人這種行為在別人眼裡就有如一對夫妻班的存在

新娘進場~沈慧琳挽著他父親沈重德的手臂進場,兩人踏上台上,沈重德說:慧琳就拜託你了

堂本源:伯父,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沈重德輕笑:都什麼時候了,該叫爸了

沈重德下場,堂本源這邊只有他母親來,因為他父親是董事長實在抽不出時間過來參加只好讓他母親先行過來

牧師說了一段會讓人睡意燃起的會後才問兩人:沈慧琳小姐你願嫁給堂本源先生,發誓一輩子只愛她一人嗎?

沈慧琳點頭:我願意!

牧師:堂本源先生你願取沈慧琳小姐做妻子,發誓一輩子只愛她一人嗎?

堂本源點頭:我願意!

牧師:那麼請兩人交換戒指......

兩人替對方帶上戒指,牧師大聲的說:我在此宣布兩人已成夫妻!

台下的人歡呼著,牧師: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說完牧師就退下了,堂本源在沈慧琳唇上輕輕一碰,可是卻突然傳出慘叫聲!

眾人一愣,洛年馬上開口:有兩處有妖怪出沒,分別在北方及西方

瑪蓮怪叫:靠!今天為了參加婚禮沒有帶武器啦!

因為瑪蓮等人的武器太大了不便帶來,所以今天除了奇雅和瑋珊外所有人的武器都放在家裡,現在就算回去拿也來不及了

瑋珊開口:那我和奇雅過去

孤雲冷不防開口:距離太遠,妳們敢不到的

菊英和劉翔鷹一對視點頭就往外奔:我和小菊去就好了

兩人說話間已經飛在天空中往不同方向飛去了,兩人的武器都是可以變成飾品載在身上的道不用擔心沒帶武器這問題,竟然菊櫻和劉翔鷹敢去了那眾人也就不再擔心了.......洛年卻皺眉:不對!還有一個

話畢間~眾人前方就傳出慘叫聲,一隻白狼哪也不去就往這狂奔,人們下的驚呼,洛年把沈惠芳交給瑋珊就站在白狼前面拿出冰輪丸準備將牠就地正法時,白狼突然改變方位網今天的主角沈慧琳撲去,沈慧琳嚇的腳軟使不出力來,然而堂本源卻挺身黨在她與白狼之間打算誓死守護沈慧琳似的.......這場景乍看之下很勇敢卻是個白痴的作法,白狼也不挑就這麼張開嘴準備咬向堂本源脖子時,洛年閃身過來直接撞開白狼對堂本源讚許著:不錯,勇氣可嘉喔

洛年集中炁息於腳,一腳把白狼踹上天,冰輪丸一揮:端坐於霜天,冰輪丸!

冰輪丸現出原形將在半空中的白狼一口吞下連一根毛也沒留下,冰輪丸在天空中化成幾十片雪花結晶飄落,洛年收起冰輪丸說:這是我送你們的禮物

雪花的飄下,也跟著把眾人內心的恐懼沖刷掉了,劉翔鷹和菊櫻回來見場面一面混亂驚愕的說:怎麼了?

洛年:剛來了一隻不知死活的狗,順手讓牠歸西了

劉翔鷹懂了,沈慧琳在旁敲著堂本源的腦袋怒沖沖的說:你這笨蛋,你織布知道那樣很危險耶!

堂本源嘟嚷著:要是我不出面妳可能會死耶,我才不要這樣

沈慧琳感動一笑:你這人......

雖然出了點小意外但婚禮一樣很圓滿,沈慧琳轉過身將手中的捧花高高的拋出

一堆女生高舉雙手打算迎接那捧花,結果接到的卻是韓流妃!

韓流妃一愣,她剛只是一時興起跟著伸出手而已但沒想到真的接到了......志文先喊:吼~~流妃接到了,一心你得要負起責任了

一心一愣!吳配睿也說:那下個結婚的就是一心哥囉?

添良:一心,還不說句話,不久後你就要成家立業了

一心支支吾吾:我..........

洛年難得也湊一腳:竟然接到了,一心你們就接個吻當成紀念吧?

兩人臉一紅,志文等人通通拍手連喊: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在旁的大人,看到這群小孩的嬉鬧,都忍不住好笑的搖搖頭......一心拿捏不定,他望向韓流妃但她卻避開了目光,一心不知拿來的勇氣搬過韓流妃的肩膀就這麼強行的吻了下去,志文等高聲歡呼,一些年輕女子則是看的臉紅心跳......

一心吻完,韓流妃臉霎時爆紅轉身就跑,一心呆滯間連同那些那人一致對一心瞪眼:呆什麼呆!還不快追!

一心會過意拔腿就追去.......

一心好不容易終於追到韓流妃,一心湊進輕喚著:流妃......

韓流妃賭氣班的鼓起臉別過頭:哼!

一心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目光瞄向韓流妃手中的捧花,心念一轉搶過捧花,不知在做什麼?

韓流妃好奇的看著一心,一心取出一根根的花朵七弄八弄的做了一個不怎麼好看的花圈載在韓流妃身上說:好了,這樣妳就是新娘子了

韓流妃一愣噗嗤大笑:你喔......

韓流妃身子貼近故意說:那身為新郎是不是要做點什麼啊?

一心雖是木頭但在這種情況他不可能不知道要做什麼,他環這韓流妃纖細的腰身給了他深深的一吻說:這樣就不生氣了?

韓流妃臉頰發紅靠著一心的胸膛說:.......我本來就沒有在生氣

一心高興:那太好了

韓流妃戳著一心的臉笑:要是我不跑的話不知道會被志文他們說什麼呢......當然要跑啊,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會追來

一心乾笑:其實是洛年他們叫我追的

韓流妃生氣的叉腰:吼!你這木頭......誰要你實話實說的?讓我高興一下也不行

一心連忙抱住韓流妃深怕她又跑了:不要生氣啦

韓流妃:算了,你這木頭也不是第一次了

一心苦樣:別一直叫我木頭啦

韓流妃好笑:那你就不要當木頭啊

一心突然緊了緊手臂給了韓流妃一記她沒發預測的強吻,韓流妃臉龐再度爆紅,一心邪笑:這是妳說我木頭的現世報

韓流妃氣的追打一心,一心當然是跑給他追,韓流妃生氣:不要給我跑!

一心回頭喊:不要,被打到會死人的

兩人追逐了好一陣子直到韓流妃沒有體力在追下去,一心大膽的橫抱起韓流妃:走吧,回大家身邊去

韓流妃羞澀的點頭:摁

眾人建一心以公主抱的方式帶回韓流妃眼神盡是震驚,洛年故意拉了瑋珊一下問:那人是一心嗎?

瑋珊也不敢肯定:我也不知道

洛年:那一定是妖怪,我去宰了他

瑋珊笑罵:少開玩笑了,是不是妖怪你會不知道!

被揭穿的洛年抓抓頭乾笑了一下,一心放下韓流妃,志文馬上說:你是一心嗎?

一心一愣:是我啊

吳配睿滿臉不信:我不信!一心個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因為他是.....

眾人代替她回答:因為他是木頭!

一心有點受到打擊:我想改變一下都不行嗎?

洛年不給面子的說:變的就不是一心了

眾人點頭:對~

一心苦樣了起來,韓流妃在他耳邊低聲:沒關係,我知道你變了那就好

一心開懷笑著:還是妳對我最好

韓流妃臉紅白了他一眼:知道就好

這場結婚典禮就這麼落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