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龍宮內的內宮裡有一名穿著紅袍的男子正躺在一棵大樹下閉目休息,這時一名裡內無一不美的女子走到男子身旁蹲下就躺在男子的懷中。

男子-沈洛年,沒有張開演很自動的伸手由上而下的輕抓著女子的背。

女子-懷真,舒服的嚶吟一聲說:欸,臭小子

沈洛年張開眼低頭俯視著懷真說:怎麼?

懷真笑暿暿: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沈洛年猶豫一下:但王母不是不准嗎?

懷真:我已經得到王母的同意了她說我們可以出去到明早,一起去嘛~

沈洛年ㄠ不過懷真苦笑:知道了走吧。

懷真一喜跳起來拉著洛年飛出龍宮,兩人並肩在空中飛翔,沈洛年開口問:妳要帶我去哪?

懷真:這附近有一座小島可以讓我們賞月。

沈洛年一愣:賞月!

懷真點頭:對,我好久沒賞月了要陪我喔。

沈洛年微微一笑合聲:好~

懷真笑:那快走。

懷真戴洛年到噩盡島附近的一座孤島上,洛年抬頭望著那圓滾滾的月亮和旁邊數不盡的星爍,沈洛年不禁感嘆:真美!想不到祝融震地也是有好處的。

幾十年前的道息重返把世界變成不能用電的原始時代;這之後又發生了祝融震地把象徵人類文明的的結晶通通毀滅也多虧這前後兩次的變動現在世界又回到了以前的妖怪世界,不能用電也就代表沒有光害這樣雖然很麻煩但可以這樣毫無阻礙的觀星賞月到也不錯。

在旁的懷真突然開口:洛年

沈洛年轉頭:什麼事?

懷真頭望星空問:你還會想白宗那些人嗎?

這問題懷真以前也問過沈洛年嘆口氣回答:說不想是騙人的;說想也不太真實。

懷真噗嗤一笑:那到底是怎樣?

沈洛年抓抓頭:我也不知道,但知道他們現在都過的很幸福,我就很放心了。

懷真:那你會回去嗎?

洛年聳聳肩:未來的事誰知道呢?

懷真搖頭無奈一笑:我真不該問你。

沈洛年笑:我就是不知道才這麼說的啊

懷真突然嘆息:你能活下來,真是太好了。

這或讓兩人想起幾十年前他們在山洞中的事當初懷真抱著洛年逐漸冰冷的身軀來找龍王母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救他當時龍王母看到哭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手中還抱著剛才見過面的沈洛年時是嚇了一大跳,她萬萬沒想到沈洛年會去找懷真自殺龍王母看著沈洛年有看著緊抱著他痛哭的懷真二話不說就把沈洛年搶過來用盡辦法想救活他在歷經千辛萬苦龍王母終於把沈洛年救活但這也讓沈洛年一睡長久。

懷真知道洛年有救馬上向龍王母道謝就跑去他身邊無時無刻的照顧他,沈洛年是近幾年內才醒來的,當時懷真走近看到沈洛年的眼睛正在張開時可說是晴天霹靂呆站在那半天不能動是直到沈洛年呼喚她的名子他才回神過來的。

龍王母知道沈洛年醒來後也前來觀望並要他趁道息還沒恢復時把炁引進體內練炁且也把雙炁訣之法交給了他。

這幾年內沈洛年在內宮裡不間斷的練功已達到妖仙境高階了。

沈洛年溫柔的握住懷真的手笑:我也很高興我能活下來啊不然我可愛的老婆可能就要守寡了。

懷真臉一紅嗔道:誰是你老婆啊?臭美。

沈洛年抬起懷真的下巴笑:當然是妳啊都有了夫妻之情了,妳可不能不認帳喔。

懷真好笑:明明是你自己來找我的。

沈洛年:依當時的情況只能這麼做了啊

懷真輕瞪眼:我早跟你說過別理白宗的那些人你偏不聽差點把你給害慘了,又是因為瑋珊對不對?你這花心的臭小子。

說著說著懷真的火氣都上來了,她扭頭不看沈洛年,沈洛年可不吃這套,他環抱著懷真在他耳躲輕吹口氣。

酥麻感立刻湧上全身懷真身子一軟塌在沈洛年懷裡微微喘著氣耳朵紅透了懷真白了沈洛年一演輕罵:壞蛋

沈洛年狹意一笑咬住懷真耳朵說:妳剛說什麼啊?我沒聽清楚耶。

懷真叫了出來:嗯...嗯啊不要咬人家啦

沈洛年:那妳要哪種的?

懷真這時無力反抗只能說:不要啦。

這模樣可真讓人心養啊洛年想吃又不想再被吸乾一次,這樣前後為難下沈洛年選了後者。

沈洛年靠著懷真的肩膀輕聲:想吃又不能吃的感覺原來是這樣啊

懷真委屈的紅著眼睛說:你嫌我?

沈洛年輕點她的鼻頭笑:我只是說說而已並沒別的意思我怎麼會嫌自己的老婆呢。

懷真抓著沈洛年的衣袖說:真的?

沈洛年:難道要我證明嗎?

懷真害怕起來:不必了。

洛年咯咯笑吻了一下懷真的唇懷真右手繞過沈洛年脖子輕扶著他的後腦杓抬頭閉眼與沈洛年相吻。

沈洛年環抱懷真腰間開始深吻就在沈洛年的手開始不聽使喚時,懷真放下手抓住沈洛年的手微微避開帶著歉意的笑容看著沈洛年。

沈洛年也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把情意壓了下來抬頭望著那幅在空中用無數星點和月亮編織成的美麗幅畫說:能遇到妳真是太好了,懷真。

懷真輕笑:我也是你可是第一個讓我心動的能喔,且你也是第一個不介意『我的問題』的人。

沈洛年一笑:心沒問題就好了。

懷真笑:你說的喔,以後不准對我亂來。

沈洛年不認帳:不要

懷真嘟起嘴抗議:怎麼這樣啦?

沈洛年苦笑:誰教妳老是做那些動作挑潑我不會亂來才有鬼呢。

懷真臉紅捶著沈洛年的胸膛罵:你這壞蛋明明就是你自己亂來還說我。

沈洛年抓住懷真的兩隻手笑:妳明明也常那麼做,現在臉紅的模樣就讓看的我心好癢呢。

懷真一怔,想離開又被沈洛年抱著不能動,懷真叫著:放開我啦。

沈洛年耍賴:不要。

懷真瞪眼:臭無賴。

沈洛年露出一白牙笑:我本就是無賴不是說要賞月嗎?坐在我大腿賞看吧。

沈洛年把懷真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抬頭看著月亮,懷真見沈洛年並沒要對自己做甚麼也安心的靠在他寬控的胸膛上賞月。

懷真:洛年,你還喜歡瑋珊嗎?

沈洛年輕抱著懷真:這問題妳不是問過了嗎?

懷真:我想再確認一次。

沈洛年輕笑:我喜歡的人只有妳瑋珊她已經有別人了不可能會喜歡我的。

懷真微笑:聽你這麼說我好高興呢

懷真又說:洛年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沈洛年完全沒印象:什麼日子?

懷真嘟起嘴:你忘了喔今天是我們成為夫妻的日子耶。

說完,懷真臉又是一紅,沈洛年恍然大悟:是今天嗎?

懷真笑罵:你的記性還是這麼不好。

沈洛年抬起懷真的下巴瞇起眼笑:竟然今天是我們的成夫妻之日,所以就算不能做那種事,至少有有『最低的福利』吧?

懷真臉紅白了沈洛年一眼罵:壞蛋!

沈洛年笑:我就是壞蛋加無賴,怎樣?

懷真噗嗤一笑:虧你敢說。

沈洛年試問:那有吧?

懷真嘟起嘴:好啦,給你親就是了

沈洛年一喜歪頭吻住懷真,在沈洛年有豐富的吻技之下懷真的身體漸漸發燙,懷真不知沈洛年的身體也在發熱,兩個火熱的身子相擁在一起,在月光的照射下身後的影子也融合成一個沈洛年離開懷真的唇笑:真好吃

懷真臉旁緋紅嘟起嘴:你親那麼久做什麼啦?討厭!

沈洛年摟著懷真笑:只能這樣,我當然要親久點啊老婆。

懷真無奈一笑:你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個無賴老公。

洛年溫柔一笑抱著懷真輕生:我們來許願說好要一直在一起,要不要?

懷真:也不知能不能實現呢?

沈洛年:一定可以的。

懷真輕笑:對,一定可以的。

兩人在夜色和月光的伴陪下,許下了永遠在一起的願望願望是否會實現兩人也不知道所以他們只能珍惜現在及未來所擁有的一切

『完』

這篇是給之前狂催文要沈懷文的沈懷派的文,希望你們看的高興

這篇結束了,沒有後續了,別跟我要後續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