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忽快忽慢~已經過了一年……瑋珊等人被一心慫恿決定出去拯救是上剩餘的人類

這次白宗除了白玄藍和黃齊之外都去了,眾人在浩浩蕩蕩的歡送會下離開噩盡島了

夜晚~洛年一個人站再船尾看著月亮,瑋珊出來到洛年身邊問:你在想甚麼?

洛年搖頭:沒什麼?只是想出來看看月亮而已

瑋珊看著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一笑:感覺這一切好像都是在作夢呢

那是洛年幫她載上的,是洛年給他的求婚戒指洛年握著瑋珊的手笑:這不是夢是真的這戒指就是證據

瑋珊抱著洛年:還好我選了你,洛年

洛年吻了瑋珊一下笑:進去吧小心著涼了

瑋珊點頭進船內,洛年等瑋珊出去低聲:出來吧新音

一到人影翻翻降落在洛年面前笑:你還記得我啊好久不見了,我可愛的孫子

洛年淺笑:爺爺

那人是洛年的爺爺-新音,他有著褐色短髮跟洛年差不多高外型年紀比洛年還要年長些,但從外人看過來頂多只是哥哥和弟弟

新因看著洛年的耳朵嗔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了變形後不能使用太多力量嗎?你看定型了吧

洛年聳聳肩:當時要保護歲安城,我是逼不得已才解放我的力量的

新音嘆口氣:也罷你之後有什麼打算?要跟我回去嗎?

洛年苦笑:你們族裡的人我都不認識我回去幹嗎?再說我再這已經有歸屬了

新音:是剛那較瑋珊的小娃兒嗎?

洛年點頭:她是我願意用一生守護她的人

新音輕笑:你跟你爸真像啊

洛年笑:我們是父子啊你這次來只是為了問我這個嗎?

新音:其實我是出來玩的

洛年一愣:出來玩?

新音點頭:在族裡太悶了就出來透透氣啊要我幫他們嗎?你願意的話爺爺我就幫你

洛年:隨便你吧……還有別再別人面前說你是我爺爺

新音一愣:為什麼?

洛年瞪眼:有人會信嗎?

新音:這麼說也對那群小鬼也一樣嗎?

洛年搖頭:他們就不必了

洛年看著星空哼起了歌新音到洛年身旁也哼出了洛年的歌

兩種不同的聲音再夜空中交織融合成另一種旋律

唱完~新音溫柔的摸摸洛年的頭說:洛年,你會恨爺爺嗎?

洛年不明白:為什麼?

新音:因為我關係你才會變成妖怪還要你用妖怪的身分活著我對你覺得很愧疚

洛年搖頭:我不恨你還很感謝你

新音抬頭:為什麼?

洛年一笑:要不是你我現在就不會成為保護歲安城的英雄了我也不跟瑋珊在一起,所以我很感謝你

新音感動的留下淚緊抱著洛年:乖孫子,你是爺爺的驕傲爺爺很高興你能成為我的孫子

洛年安慰:好了,都這麼大了還哭別哭了

新音擦去淚笑:我是喜極而泣

洛年:哭就哭還找理由你現在還要我當首領嗎?

新音:你是我唯一的孫子我尊重你的決定你不要也行,但你身負鳳靈是成為首領的不二人選

洛年搖頭:我討厭那種麻煩事別找我

新音:好吧對了你叔叔很想看看你

洛年歪頭:我叔叔!脽啊?

新音:他道號叫新夜他聽說你的事想見見你呢

洛年覺得莫名奇妙:幹麻見我?我有什麼好看的

新音笑:他想見見你這未來的首領

洛年:我剛不是說過不要了嗎?

新音聳聳肩:但他們已經認定你是首領了

洛年瞪眼:你不是現任首領嗎?你去跟他們說

新音裝無辜:我說過了啊,但他們就是不聽這不能怪爺爺啊

洛年瞪眼火氣上來的罵:那你這首領是當假的啊這麼沒用

新音眼角快飆出淚來了:我也不是自願要當的啊是他們推我上去的不要怪我啦

這爺爺怎麼這麼軟弱啊,這樣好像有欺負人的感覺洛年收起脾氣:那該怎麼辦?

新音:你只好認了

洛年瞪眼:去死!

洛年轉身進去,新音看著他背影自語著:你長大了,洛年不!藍月

藍月是洛年的道號他應不想當雪狼族的首領故意取個不一樣的道號想讓他們放棄,單他們不僅不放棄還越挫越勇的認定洛年就是下任首領,氣的洛年整整好幾個月不接新音得輕疾

明天一早,洛年就把新音介紹給大家認識,大家見到新音時彷彿見到長大後的洛年但只是一看就有點不像,兩人站再一起就像是對雙胞胎兄弟似的而而在洛年說新音是自己的爺爺後眾人更是震驚打死他們都不信他是洛年的爺爺

洛年也隨他們只說:他真的是我爺爺後就沒再說什麼了

新音比洛年熱情多了介紹就去跟眾人聊天互相了解

瑋珊還是有點不信低聲問洛年:他真是你爺爺?

洛年苦著臉:怎連妳也不信?

瑋珊苦笑:因為你們那麼像,再說年紀也不何啊

洛年:妳忘了妖仙會變形嗎?我們的年紀加起來都還沒有他的大呢若真要論年紀的話他不知要在爺爺前面加幾個曾了

瑋珊好笑:這倒是

這時空中傳出一個悅耳的聲音:臭小子~

洛年聽出聲音的主人一愣:這麼快啊

一到纖細的身影降落在船上,眾人看清異口同聲:懷真姊

懷真笑著撲到洛年懷裡說:臭小子不是說要等我嗎?竟然先溜!

洛年苦笑:抱歉,我忘了

懷真彈了洛年額頭一下罵:這也能忘,你的腦袋是石頭做的是吧?

瑋珊看到懷真還在洛年懷中表情有些苦澀:懷真姊

懷真看到瑋珊的表情輕笑一下開洛年懷中說:我只是抱一下有什麼好計較的

瑋珊臉紅否認:我才沒計較呢

懷真奸笑一下又鑽進洛年懷中:那我就不客氣囉

瑋珊大叫:懷真姊!

懷真也鬧夠了離開笑:好啦,不鬧了,真可愛

瑋珊委屈的瞪著洛年:你這花心的傢伙

洛年一怔:妳們吵幹麻扯到我?我又沒做什麼事

瑋珊不分青紅皂白就把錯怪在洛年身上,洛年在一旁抗議著

懷真對其他人笑:好久不見了

眾人:好久不見了,懷真姊

懷貞和新音堆看同時一怔:新音!/懷真!

洛年:你們認識!

懷真:見過幾次面你來這做什麼?

後面那句是對新音說的,新音理所當然的回答:我是來看我可愛的孫子啊

懷真先一愣後吃驚:洛年就是你孫子!

新音點頭,懷真轉頭對洛年說:那你不就是下任首領了?

提到這個洛年就火了:我根本不想當那什麼狗屁首領

新音苦笑:但他們

洛年瞪眼:你不是現任首領嗎?去想辦法幫我解決

新音委屈:我沒辦法啊

洛年扶額:你這首領真是當假的

新音:那你當接位不就好了

洛年瞪眼:作夢要我當你不如一劍砍我算了

新音慌了:我怎們敢砍自己的孫子啊

洛年:那你就繼續做吧

新音苦著臉:但我不想做了

洛年吐出一句經典名言:關我屁事

說完就走了,新音苦喪著臉:這小子都不聽我的話

懷真安慰:你要他聽他越不聽,這就是洛年

新音苦笑:完全遺傳到他爸了

洛年坐在床上楊望著外頭的風景,瑋珊沒敲門進來:洛年

洛年轉頭:怎麼了嗎?

瑋珊坐到洛年身邊問:我想問你,要是你當上首領你會不會......

瑋珊有點說不出口,洛年回答:當上首領也可以不回雪狼族也沒關係的

瑋珊高興:真的?太好了

洛年溫柔一笑:我也不想要離開妳啊

瑋珊笑:我也是,你不能離開我,這是我們說好的

洛年咬著瑋珊的耳朵輕聲:我知道

瑋珊耳朵發癢推開洛年:別這樣啦

洛年壓著瑋珊一笑:欸,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啊?

瑋珊臉紅:不是說好結婚後嗎?

洛年邪笑:妳認為我能忍到那時嗎?

說著說著洛年已經開始在脫衣了,瑋珊臉爆紅把手放在前抵禦說著:洛年,不要啦我還沒準備好

洛年舔著瑋珊的耳背抱怨:每次都這樣小心我會爆發的喔

瑋珊身體發熱快要受不了還是在找理由:但婚前就不好啦

洛年摸著瑋珊臉笑:反正我們是一定要結的早做又沒差

瑋珊抗議:當然有差!婚前就……反正就是不好啦

瑋珊詞窮說不出話決定學洛年耍賴,洛年不說話直吻著瑋珊,瑋珊被吻的頭昏腦脹洛年把舌頭伸進去不段的索取甘甜,瑋珊的力氣馬上被抽乾只能抱著洛年撐著自己

洛年手開始在瑋珊身體滑動,瑋珊抓住洛年的手別開洛年的唇懇求著:不要...拜託

洛年抽開手繼續壓著瑋珊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洛年語氣充滿抱怨:我已經忍了一年多了耶

的確洛年已經忍了一年多了在這一年多內雖然也有對自己上下其手但還知道分寸不會太過份,瑋珊咬唇低聲:......那只能吻不能做別的事喔

洛年一喜便吻住瑋珊,洛年這次換了七、八種不同的吻法把瑋珊搞的精疲力竭使不出力

洛年笑:這樣就不行了啊我還沒吻夠欸

瑋珊有氣無力著:.........你這壞蛋……

洛年邪笑:我說過我爆發可是很恐怖的現在這樣只是小試身手而已

瑋珊瞪眼:無賴

洛年舔著瑋珊的臉小生:再叫我無賴我就就真的吃下去囉

瑋珊聞聲馬上閉嘴,洛年舔著瑋珊的唇要她張開瑋珊順意的微微張開雙唇,洛年把舌頭伸進去又是一陣陣的舌吻,痠麻感刺激著瑋珊的神經和大腦,瑋珊的舌頭主動的纏著洛年雙手緊抱著洛年和他身貼近洛年含著瑋珊的舌頭不停的吸吮著想一口吃下她的嫩舌

洛年轉換目標開始舔著瑋珊的香頸,瑋珊咬牙不叫出來,洛年一路舔到鎖骨瑋珊喘氣著:哈、哈、哈洛年不要不要舔了,我

洛年聽話不舔他吻著瑋珊激吻一番,兩人相擁交互相吻著……一分鐘過後洛年才肯放過瑋珊離開她的唇,瑋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喘氣,洛年摸著她的臉笑:累了嗎?

瑋珊瞪眼:你這壞蛋吻那麼就做什麼啦?

洛年輕笑:誰教妳的唇像果凍一樣那麼有彈性又那麼誘人是誰都會想多吃的好不好

瑋珊推開洛年拿出洛年害怕的武器,瑋珊的眼睛開始紅了起來淚珠在眼框中打轉一要一個晃動就落下,洛年最怕瑋珊哭了,瑋珊這一哭洛年自然是慌了手腳:瑋珊,妳別哭啦

瑋珊雙手捂面哽咽:...你都欺負我嗚嗚......嗚嗚……

洛年頭大了:妳別哭啦不然妳要怎樣啦?

瑋珊露出微露雙眼:那再結婚之前不能......再對我做出那種事?

洛年抓頭:這......我很難控制耶

瑋珊哭的更厲害,洛年更慌了:好啦,我答應行了吧,別哭了

瑋珊勝利了,她抹抹淚笑:摁

洛年不禁苦笑:真是敗給妳了

瑋珊:誰教我知道你的弱點

洛年嘖聲:用妳男友的弱點來控制男友…嘖嘖!還真恐怖啊

瑋珊臉一紅罵:臭洛年,你胡說什麼啊!

洛年抱著瑋珊笑:沒什麼不生氣了吧?我都答應妳的條件了

瑋珊笑:摁,不生氣了

洛年吻了瑋珊一下:那就好

過了幾日~正在艙房裡的洛年突然聽到兩道悅耳的歌聲,心裡一怔馬上跑了出去

聽到個生的眾人也跑了出來,洛年和新音並肩站在船尾的欄杆前一同哼出了歌

除了瑋珊和一心外其他人都沒聽洛年唱過歌,個個吃驚上臉,連奇雅的臉也出現些變化

四道歌聲在空中交織融合,呼應牽引著對方,狄純閉上眼凝聽:好好聽喔

杜勒斯也陶陶欲醉的說:沈大哥的歌聲真好聽呢

瑪蓮難得安靜的寧聽:這跟洛年平常的樣子完全不同耶

志文、添良笑:真好聽啊

一心:洛年的歌聲還是不變呢

宗儒問:你聽過?

一心點頭:偶然間聽到的

吳配睿:不只人帥連唱歌也唱的好,瑋珊姐好幸福喔

瑋珊只臉紅到沒說什麼,奇雅微露淺笑:好聽

懷真輕笑:不錯聽嘛,臭小子

在歌唱完的同時,兩道人影降落於船中央,其中一道是名男子有著爽朗的黑色短髮黑眼劍星眉目是個不錯看得帥哥

另一名是個女子,她有著褐色及腰長髮、一樣的褐眼,五官清秀和身旁的男子可說是絕配

新音介紹:洛年他就是你叔叔-新夜;在旁的是你姑姑-新玉

兩人一笑:你好

洛年只點個頭說聲:你好

新夜上下看看洛年說:不愧是首領的孫子樣子很像就連剛的歌聲也是一樣

新玉笑:不對,洛年的歌聲比較響亮

新夜一愣拍頭:對吼,的確是

洛年冷淡的說:你們有什麼事嗎?

兩人對洛年的態度先是一愣才回神,新夜望向新音:首領他跟你說的個性不一樣耶

新音臉色變白,洛年已經瞪過來了:你這蠢爺爺又跟他們說什麼了?你說我的態度怎樣?

新音支支吾吾的說:這....

洛年乾脆的轉頭問那兩人:他把我說成怎樣?

兩人看到新音正在對自己猛打眼神猶豫要不要說,洛年已經不耐煩了直瞪眼:快說

新夜結巴的說:首領說你你個性善良、熱血心腸會幫助

新夜還沒說完瑪蓮就已經在狂笑了,志文、添良兩人也在笑,三人在後面笑的東倒西歪把氣氛弄得有些可笑瑋珊等人努力咬著牙不笑出聲

洛年叫出五雷爪對新音殺去罵:你這白癡爺爺

新音馬上跑躲避洛年的追殺喊著:洛年你別衝動啊聽爺爺解釋

洛年氣炸了:我管你那麼多!

新音抱頭猛竄躲避洛年喊著:殺爺爺是會遭天譴的

洛年吼回去:不殺你我才會遭天譴!

新音不得已躲到瑋山後面已求保護,新音躲到瑋珊背後洛年自然的得停下腳步瞪眼:你這懦夫,給我出來

新音這幾天已經知道瑋珊在洛年心目中的重要性,且也看過瑪蓮等人惹火洛年就躲到瑋珊被後把瑋珊當擋箭牌的情形他依樣畫葫蘆的照做果然讓洛年停了下來

聽到洛年的話,新音就打算讓瑋珊處理畢竟除了瑋珊也沒人能壓制洛年了,新音苦著臉:妳幫我說說他啊他只聽妳的不聽我的

要是不處理想必新音會一直躲在自己身後,瑋珊只好出生:洛年別氣了啦

洛年瞪眼:不要,你這老頭都沒有長輩的風範嗎?躲在一個小女孩身後真丟臉

新音叫著:你自己也沒有身為晚輩該有的尊敬啊

洛年瞪眼:有你這樣的爺爺,我才懶的尊敬

新因抗議:你怎麼能這樣說爺爺

洛年瞪眼:那你就像個男人站出來讓我抓上兩爪

新因暴跳如雷的說:被你抓上兩爪我還用活嗎?

洛年認真思考一下:輕一點大概還能活上幾秒

新因:這算什麼啊?你是這樣對待自己爺爺的啊?

洛年罵回去:有像你這樣軟弱的爺爺嗎?再說反了,這句應該是我說的才對

 

但新音不出來沈洛年也無法直抓只好先暫罷,他對夜、玉兩人說:「這老頭的話沒一句能信的,別相信。」

 

「我們也知道了。」兩人點頭,親眼看到的說服力果真比較大。

 

新音還是躲在葉瑋珊身後說:「洛年你之後打算作什麼?」

 

「跟他們環遊世界救人類。」沈洛年說。

 

「這麼說來你不回族裡了?」新夜說。

 

「我本就沒要回去。」沈洛年說。

 

「你可是族長繼承人耶。」新玉說。

 

「叫他繼續當就好了阿。」沈洛年指著新音說:「他是天仙總沒有人會笨到去挑戰天仙的吧?」

 

挑戰天先同等於找死!兩人無話可說。

 

這時奇雅說:「似乎快到了。」

 

「你們要去的那有犬戎族在那,小心一點。」新音說。

 

「犬戎族又什麼好怕的。」沈洛年哼聲。

 

「洛年你那時打傷貳山族長的事已經傳開了,犬戎族已經對你產生敵意了。」新音說。

 

「怕他阿,有種就來,我來嫌他們弱呢。」沈洛年哼聲。

 

「犬戎族現在有十三位高階妖仙,底下有數十萬名犬戎族人,你確定你都打的過。」新夜認真的說:「犬戎族是很記恨的,萬一他們動用全族合力攻打你你該怎麼辦?」

 

「呃……」沈洛年到沒想到這點,現在的他才剛成天仙沒多久,還不熟悉天先的戰鬥方式,要是要獨自要應付全族的話……

 

「洛年你放心,還有我們啊,我們會幫你的。」賴一心開朗的說。

 

「對啊,洛年你不是一個人喔,別忘了還有我們。」吳配睿說。

 

狄純抓著沈洛年的手微笑說:「我會一直陪你的。」

 

「喂、喂!別忘了還有阿姐喔。」

 

「洛年你是外掛天王耶,哪麼容易死呢啊。」

 

「我還欠你很多條命耶,這恩情我是一定會還的。」

 

「沈大哥我這條命是你救的,我願為你赴湯蹈火!」

 

「臭小子,你打不過我幫你!」

 

他們七嘴八舌的說起話來,沈洛年當的壓力也沒那麼大了,他看著新夜說:「我可不是一個人喔。」

 

「這就是作首領該有的資質。」新夜微笑說。

 

「雪狼族永遠是你靠山,有事就來找我們,我們一定會幫你的。」新音說。

 

「感恩。」沈洛年說。

 

葉瑋珊看時間差不多了開口:「整隊!我們上路吧。」

 

「是!」眾人說。

 

「你們就留在船上吧,這是我跟犬戎的私怨,我不希望有人打擾。」沈洛年對在場的四位天仙、妖仙說。

 

「小心點。」新音說。

 

他們上路,只是過一段時間馬上就遇到了犬戎,還好死不死正是噬流族的,他們一見到沈洛年馬上就朝他攻擊,根本不把白宗的人放在眼裡。

 

沈洛年舉起鋼爪說:「好戲上場了!」

 

他衝向犬戎開始將來的大戰…………

 

之後沈洛年便一直跟著白宗,環遊世界跟犬戎戰鬥,直到他們結束旅程,但跟犬戎之間的恩怨還沒了解反而還更大了,在這幾年中沈洛年不只跟一般的犬戎族戰鬥過還跟他們族中妖仙打鬥過……

 

現在的沈洛年已不是當初的沈洛年,而是更加強大的存在,他們回歲安城繼續籌備戰力應付十幾年後的戰鬥。

 

新音到現在還是繼續著首領的職位,他跟沈洛年環遊世界結束後就回族裡了,他雖不能來歲安城但也常用輕疾跟沈洛年聊天,但多少還是提了繼承首領的事。

 

沈洛年被煩久了,也覺得膩了,他開始考慮是不是該接下這位子,但想到又覺得麻煩……

 

還有個好消息,就是他跟葉瑋珊結婚了,產下了他們的結晶,沈雷德!

 

沈洛年在歲安城住久了妖化也漸漸退去,便回原本的樣子,他們的小孩也受到體內沈洛年的妖怪因子影響,一出生就是散發型,且炁還不分內外。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結了婚並生下孩子,他們的小孩也會在將來成為了歲安成的戰力。

 

懷真也回到了龍宮,只是沒過一陣子就會回來找沈洛年討抓抓,葉瑋珊剛開始還不習慣但之後也漸漸的能接受了。

 

沈洛年有時也會去龍宮晃晃,他在那認識當時的敖冷、敖言,及沒有架子、骨子裡的練功狂敖歡,跟實驗狂敖容,也遇到了當年追殺自己的敖家三兄弟,他們常互相切磋武藝增進自己的實力。

 

更奇妙的事,沈洛年曾在敖歡來到歲安城教導白宗等人武術,但他與狄純似乎有點詭異的氣氛,淡淡的粉紅逐漸染上了鮮紅,這是沈洛年評價。

 

這樣的發展可讓杜勒斯深受打擊,幾天搞自閉,賴一心到現在還沒對象,但他的容貌還是讓女人為之瘋狂,賴一心曾說『自己一定會等到自己的另一半。』

 

在大戰結束後!賴一心便要求出門旅行,去增進自己的武藝邊尋找自己的另一半。

 

最後還真讓他找到了!當他回來時帶著一個長的清秀為不算美麗但也很漂亮的女子回來,具賴一心說這女子是他受傷時遇到,女子名為-陳霞紅

 

當時陳霞紅拖著賴一心已昏過去的身軀回到她住的小屋,替他療傷照顧他,賴一心也因此對她一見鍾情,康復後就立即向她求婚也不問她的意見就把她拖回歲安城。

 

眾人聽倒了這過程都紛紛下出聲,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賴一心不可理喻的一面,賴一心的婚禮辦得很熱鬧,他的婚禮讓眾男人都高興,讓眾女人都傷心……

 

不久~賴一心也有自己的小孩了,他取名為-賴彥獄,他們一家過得很幸福。

 

沈洛年也有點厭煩歲安成的生活了,但他比較想在這陪葉瑋珊,葉瑋珊之到她的想法就將歲安成交給奇雅負責並與沈洛年一同離開歲安成到附近居住,兩方也不時的聯繫著。

 

直到葉瑋珊接到奇雅想要政變的通知他們才趕回來,這一回來才發現,歲安成根本已經亂成一團,葉瑋珊便將領導權拿回,開始政變。

 

由奇雅、張志文、黃宗儒、杜勒斯所組成的四將軍進行政變,沈洛年也成為四將軍之首,但他做事很直接一下子就帶隊殺入中央,逼的讓那些政客不得不投降。

 

政變後~葉瑋珊成為領袖,沈洛年也成為他的左右手跟在她身邊。

 

政變後的生活跟以前不一樣,葉瑋珊一下子就有一大堆是要處理,也不能像以前搬到外面住,沈洛年也不計較,對他來說能陪在葉瑋珊身邊已經是很幸福了。

 

他們還是一樣恩愛著,只是有合就有分,瑪蓮、張志文、奇雅、侯添良這兩對夫妻在幾年後就分了。

 

原因是張志文搞外遇,瑪蓮氣瘋了。奇雅想一個人清靜,侯添良也順著她的意。

 

奇雅離婚後就一個人搬離歲安成,侯添良也陪同前往,瑪蓮、張志文也跟著黏過去。

 

賴一心和陳霞紅還是一樣恩愛,只是賴一心的腦袋還是一樣是個感情木頭

 

黃宗儒、吳配睿這對陰錯陽差的夫妻,恩愛程度跟葉瑋珊和沈洛年差不多。

 

但最恩愛的還是葉瑋珊和沈洛年。

 

他們之後的路還很長,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更多的冒險,更多的戰鬥,還是更多的危機呢?一切就只能到那時再說了

 


 

 ================================

 

銀色夢月篇『完!』

 

感謝你們的觀看,感覺劇情很不好的可以留言告訴我,我會改……

 

我們下篇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