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安成~眾人正因狼人和刑天的猛烈攻擊而走投無路

瑋珊見眼前已經打不過刑天和狼人的攻擊,瑋珊深吸一口氣:全軍撤退

眾人一驚:宗長!

瑋珊:白宗負責留下來斷後,其他人趁機逃入九迴山中

眾人點頭紛紛站到前線準備作戰,瑋珊對洛年說:洛年你為我們做的夠多了,你陪著舅媽他們一起進入九迴山,幫我好好照顧他們

洛年搖頭:要照顧妳自己照顧,我才不幹

瑋珊低下頭:要是我能的話我也想ㄚ,可是...

洛年:沒什麼好可是的,只要打敗他們不就好了

洛年指著前方的刑天和狼人

瑋珊嘟起嘴生氣:要是有辦法打的過我早就做了

洛年見瑋珊生氣的模樣搖頭輕笑:好久沒看妳生氣了呢,真可愛

這種時候還說這個!瑋珊不經臉紅白了洛年一眼

洛年搖頭:妳叫一心他們專心攻擊鑿齒就好,刑天和狼人就交給我

瑋珊一驚:不行!你怎可能打的贏刑天和狼人,你會死的

洛年搖頭:我不會死

瑋珊正想說會卻見洛年身上突然籠罩著一股銀色妖炁,而且非常強大

在前線的眾人都感覺到這股妖炁紛紛轉頭,卻見那股妖炁竟然是來自洛年

瑪蓮大叫:靠!這是怎回事?洛年身上的怎有妖炁?

宗儒:而且不是凱布利的妖炁,是一種很陌生的妖炁

一心問瑋珊:瑋珊這是怎回事?

瑋珊搖頭表示不知道,接者眾人感覺到洛年身上的妖炁正逐漸增強,妖炁強的連白玄藍和黃齊、劉巧雯、總門和轉仙部隊都紛紛望過來

接著洛年的樣貌開始改變,洛年的頭突然長出長長的銀色耳朵,再血飲袍下面也長出蓬鬆約半人高的銀色尾巴,洛年的牙齒和指甲也跟著變尖變銳利,眼睛也變成犀利的銀色

洛年等變完張開眼轉轉有點僵硬脖子:好久沒變成這樣了

瑋珊張大嘴:洛年.....你這是什麼樣子?

洛年見不只瑋珊驚訝眾人的臉上都是一陣驚愕

洛年:這我單回再解釋,敵人攻來了

眾人一驚連忙轉頭果然見刑天和狼人開始往前衝來

洛年把出金犀匕灌入妖炁,金犀匕的劍身和劍鞘開始裂開洛年順手一把讓劍身和劍鞘分離,洛年手中的金犀匕瞬間綻放金色霞光

[鑿齒就交給你們了]洛年一蹬地就往刑天和狼人衝去

眾人一驚連忙拿著武器帶著轉仙部隊跟上

刑天那邊見洛年隻身一人帶著一把金色武器衝了過來,刑天當下對著洛年揮動斧頭,可是犬戎族卻沒出手因為他們見洛年的模樣有點怪異,竟然和自己有點相似

竟然狼人沒出手洛年當下把金犀匕伸長到五公尺長對刑天揮動,揮動時洛年轉輕為重,刑天的斧頭應聲被切成兩半,洛年趁勝追擊對手無寸鐵的刑天腰間揮動金犀匕,三名刑天的的腰間硬生生的被砍成兩半,其他三名刑天一驚連忙發出金屬般的尖銳叫聲命令鑿齒圍上洛年,洛年見眾多的鑿齒圍了上來刑天卻往外跑,正皺眉煩惱該怎辦時,一心等人這時已經趕到洛年身邊開始殺鑿齒,洛年一喜一蹬地跳到天空放出凱布利戰再上面對一心等人喊:這交給你們了,我去殺刑天

洛年說完就踩著凱布利往刑天那破空飛去

刑天見洛年又衝了過來,不過這時刑天已經跑到距離歲安成百公尺外,已經不受壓縮息壤效果的影響當下以妖炁護體揮動斧頭對洛年砍去,洛年鈀金犀匕橫放在身前擋住一隻斧頭,洛年見另外兩名刑天也朝著自己揮動斧頭,洛年把金犀匕往上頂彈開斧頭後極往後退閃開另外兩名刑天的斧頭,洛年見三名刑天一起往自己砍過來,洛年眉頭一皺收起金犀匕全身激起妖炁雙手極伸接下兩名刑天斧頭後又見另一名刑天拿著斧頭對自己劈來,洛年右腳一伸轉輕為重往刑天的斧頭的斧面踢去,刑天承受不了洛年全身質量的力量當下斧頭往外飛了數公尺,洛年把握住機會雙手一彈彈開手中的斧頭扭身把出金犀匕往手中沒斧頭的刑天砍去,刑天見洛年朝自己衝來連忙以妖炁護體對洛年揮盾,洛年以單手接下刑天的盾點地化為五道人影,刑天當下眼前一花,洛年趁機扭身往刑天背後刺去破了刑天的護體妖炁,另外兩名刑天見自己的同伴倒下,當下憤怒的對洛年亂揮斧頭,洛年點地化為五道人影閃開刑天的攻擊,突然上空傳來一個聲音:住手

洛年往上望建議個穿著古袍的女人身邊還有兩個男人跟在身邊,洛年一驚自己竟然沒發現這三人在自己的附近,洛年正驚訝時刑天的斧頭又往自己砍來洛年當下不管那三人的是專心閃躲刑天的攻擊

這時上空的女子突然妖炁大漲變回原形,洛年和刑天同時停下攻擊往上望,不只洛年和刑天,就連正在和鑿齒戰鬥的一心等人都紛紛停下往上望,洛年見那女人的原形盡然是一條大龍,洛年張大嘴望著大龍

這時不知何時已經靠過來的犬戎族開口:四海地尊、龍王母,本人貳山族長 噬流拜見

籠王母!這指大龍就是懷真口中的龍王母

龍王母望著洛年妖炁大漲變回原樣校:你是洛年吧

洛年一驚著龍王母認識自己,洛年飄到一心等人身邊靜觀其變

龍王母:昨日剛回來就聽說懷真娃兒交了個人類朋友就洛年,古仙萬年的承諾應在你身上了ㄚ,沒想到雪狼族還有後人啊

洛年吞了一口口水:龍王母你知道

龍王母笑:看妳這樣子我就知道了

龍王母望向剛剛發言的狼人:噬流族長,你有時麼是嗎?

噬流:請問人族是否已接受虯龍統治?

龍王母搖頭:人族以拒絕虯龍的統治,我辦完事就走不回影響你們的戰鬥

龍王母望向洛年:金犀匕和血飲袍釋懷真娃兒拿來給你護身的吧

洛年點頭

龍王母:血飲袍送你無訪,不過金犀匕我要收回

龍王母身邊其中一位青年飄到洛年身邊伸手要拿金犀匕,洛年把金犀匕收近刀鞘交給青年,青年接過金犀匕飛回龍王母身邊

龍王母:洛年現在世界這麼亂,你要來龍宮住嗎?

洛年搖頭:不了,我想跟人族一起住

龍王母:是嗎?那這個送你

龍王母從身後取出兩個銀色玉鐲交給身後的青年,青年接過玉鐲拿到洛年面前給洛年,洛年意外的接過:這是什麼?

龍王母:這是五雷爪,你可以用這個跟雷靈立約,灌入妖炁玉鐲就會變成鋼爪,看你要怎麼用

洛年把玉鐲帶在左右手灌入妖炁,玉鐲果然跟龍王母說的一樣變成一雙銀色鋼爪

洛年收起玉鐲對龍王母說:謝謝龍王母

龍王母一笑:沒什麼,那我先走了,日後有事的話可以找我幫忙喔

龍王母說完就帶著青年就往外飛了出去

洛年見見龍王母走了轉身衝向刑天,刑天見洛年有如鬼魅般的衝來怪叫一聲身邊的鑿齒通通衝到刑天面前抵抗洛年

洛年一灌妖炁入玉鐲玉鐲發出銀色光芒變成一雙鋼爪,洛年一蹬地跳起往刑天飛去,鑿齒一驚連忙運炁飛上去想攔截洛年,洛年交叉左右手鋼爪對鑿齒揮爪去:空刃血爪

一道道紅色爪刃對鑿齒抓去瞬間把鑿齒撕裂,洛年落地見刑天已經逃到數百公尺了就算現在追也來不及了

洛年收起鋼爪轉身飄到一心等人身邊,這時全戎族的貳山族長帶著犬戎族走了過來

洛年轉身對貳山族長說:貳山族長有什麼是嗎?

貳山族長走近開口:你是雪狼族的後人?

洛年:是又怎樣

貳山族長:那你為什麼要幫人類,人類是我們犬族的敵人啊

洛年冷笑:笑話,那是你們犬戎族自己這們認為的,我們雪狼族可從來沒有把人類當成敵人看待

貳山族長憤怒:雪狼族也只不過是個已經快滅族的部落而已囂張什麼...

再貳山族長說完話的下一秒,洛年的鋼爪已經穿過貳山族長的肚子了

犬戎族喊:貳山族長!

貳山族長:你...

洛年面無表情:貳山族長,你要怎麼說我我都沒意見,可是要是你的言語有任何一點侮辱雪狼族人民的話,我發誓我會讓犬戎族全體從世上消失

貳山族長吐著血吃力的說:你敢...

洛年一笑又把手伸進去貳山族長的肚子一點,貳山族長馬上痛苦的哀號

洛年用帶著殺意的笑容說:那你就看我敢不敢阿,雪狼族的強大你也不是不知道吧,要是你再敢侮辱雪狼族我第一個就拿你的貳山族落開刀,滾!

洛年把手拔出貳山族長的肚子對貳山族長說到

貳山族長壓著肚子上的傷口以妖炁止血瞪了洛年一眼帶著其犬戎族往東邊離開

洛年收起鋼爪甩甩手中的血轉過身對眾人說:你們有什麼要問的嗎?

瑪蓮:洛年你是妖怪對吧

洛年不以為然的說:是啊

志文:那那個雪狼族又是什麼?還有你這模樣又是什麼?

洛年想想::雪狼族是我的種族,而我這副模樣正是雪狼族妖化的樣子

眾人:妖化!

洛年:就是妖怪化,瑋珊後面

瑋珊聞聲轉過身去見歲安成那的人民正對眾人不知道在說什麼的歡呼,瑋珊搖頭笑:他們在歡呼呢

瑪蓮笑:歡呼是應該的因為我們就了歲安成嗎

添良:阿姐最大的功勞是洛年吧

瑪蓮一愣拍頭笑:靠!對吼,我都忘了

洛年:我們快回去吧,我有點累了

瑋珊正想點頭一愣:你要用這模樣過去嗎?

瑋珊指著洛年的耳朵和尾巴

洛年搖頭:沒關係,他們看不到的

白玄藍:為什麼看不到?

洛年:因為雪狼一族有種炁叫寧靜之炁,這種炁可以讓對方身心平靜下來他們自然不會感覺到我的樣貌

瑋珊一愣:雪狼族有這種炁喔,ㄟ~為什麼我們看的到?

洛年點頭接著說:因為我跟你們想出已經很久所以對你們無效了,再說我應該便不回來了

瑋珊一愣:為什麼?

洛年:因為我變回雪狼族後使用太多力量了,導致身體定型便不回來了

瑋珊低下頭:是我害的嗎?

洛年搖頭:不是妳的錯,我是因為要就歲安城才強迫自己使用雪狼族的力量的

宗儒:說到雪狼族,洛年剛剛犬戎族說雪狼族快滅族是怎麼回事?

志文:對啊、對啊,我也有聽到,滅族?難道雪狼族快消失了嗎?

洛年搖搖頭:不是滅族,是躲起來了

奇雅:躲起來?

洛年:雪狼族再犬族中是一種強大的種族,雪狼族的本性是愛好和平、與世無爭,非常討厭戰鬥,可是誘因雪狼族太過強大所以每個種族都想找他們幫忙戰鬥,雪狼族最後受不了對外宣稱自己再一夜之間被一隻不知名的生物消滅了,只剩下幾個生還者

一心:那那些雪狼族袍去哪了

洛年搖頭:我不知道

眾人:不知道!

洛年:因為我是在人類世界出生的,雪狼族的是我是聽我爺爺說的

奇雅:爺爺?

洛年:老實跟你們說吧,我其實是混種妖,是人類和雪狼族所生下來的孩子

眾人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瑋珊回過神:混種妖是什麼?

洛年:混種妖就是兩種不同的妖怪交合後下來的孩子

奇雅:所以你是人類和雪狼族所生下來的

洛年點頭

宗儒:洛年,你該不會早知道你的身份了吧

洛年:摁,我早知道了

白玄藍:洛年你剛剛說你知道雪狼族的事是你爺爺跟你說的吧

洛年點頭:摁,沒錯,因為我爺爺就是雪狼族的妖怪

黃齊:那你爸呢?

洛年:我爸是個人類,我爺爺在和我奶奶生下我爸時就決定要生人類了

白玄藍:竟然你爸是人類那你怎麼會是妖怪?

洛年:我爸雖然是人類可是他畢竟是妖怪和人類生下的小孩,所以體內多多少少會有些妖怪因子,我爸和我媽生下我後也不知是怎搞的我爸身上的妖怪因子竟然通通跑抱我身上而且還在我身上快速的成長,最後我就變成混種妖了

洛年見眾人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輕笑:別露出那種表情,我剛知道時也是不敢相信啊

瑪蓮:洛年那你為什麼不乾脆成妖怪的模樣啊

洛年:要我變成妖怪的模樣那樣不就引起恐慌了,神經

瑪蓮一驚抓頭:對吼

洛年:好了不聊了,我們回去吧,ㄟ~那是那ㄚ頭嗎?

眾人望過去見一道黃色人影正往這飛過來

瑋珊笑:是小純沒錯,我剛剛有叫她過來

小純很快的就飛到眾人面前等小純看清洛年的樣貌後驚呼一聲:洛...洛年你..你怎麼變成那樣

洛年對瑋珊說:瑋珊幫我跟她解釋一下,我懶的再說一次

瑋珊當下把整件事都說給小純聽,小純自然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洛年見小純的表情:為什麼每個人聽到這件事都是這表情啊

瑋珊輕笑:沒辦法啊,聽到這麼離譜的是不論是誰都會傻眼的

洛年轉向小純輕拍她的頭:純ㄚ頭,該回過神了吧

小純回過神結巴的問:洛年...你真的...是妖..妖怪?

洛年白了小純一眼:沒錯,怎麼妳怕了嗎?

小純一愣甜笑:我怎麼可能會怕你,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怕

洛年揉揉小純的頭:是嗎,那隨便你吧

小純被揉的直笑,瑋珊:好了,我們也該過去了

眾人一起走回歲安城

歲安城的人民見瑋珊等人正往歲安城飄來高興的大聲歡呼,歡呼聲響徹雲霄

瑪蓮聽那些歡呼聲聽的很爽:真爽,我還是第一次有人為我歡呼呢

志文孝:對啊,我也是第一次呢,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是為洛年歡呼

添良:那也沒辦法啊,因為洛年是今天的英雄嗎

一心一笑:對啊,今天多虧洛年不然我們就慘了

洛年沒好氣:還不都是你這熱血笨蛋執意要留下送死,不然我怎可能會把自己變成這樣子

一心尷尬抓頭:因為我不能眼睜睜的丟下這些人不管

洛年白了一心一眼:下次我就把你打昏帶走,只要昏過去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吧

一心苦笑:洛年也沒必要這樣吧

洛年認真的說:不,對你來說是一定要的

這話讓眾人都笑出來了

洛年見小純臉色有點蒼白,不免問:小純,妳怎麼了?

小純一愣勉強笑說:我沒事啊

洛年板起臉:騙人,妳到底怎麼了?

瑋珊觀察小純的身體一驚:小純妳體內的妖氣幾乎耗光了,我看妳還是先回去等我們吧

小純搖頭:不用我還可以

小純話才剛說完就被洛年凝起背到背上

小純一愣:洛年...

洛年繼續走:我背妳走吧

小純有點臉紅她已經好久沒被洛年背了,洛年走幾步皺眉說:好重,妳到底吃了多少東西啊,怎變這麼重

小純嘟嘴鼓臉:哪有你亂講,我哪有變的很重,壞蛋

洛年低聲嘟嚷:明明就很重,還說沒有

小純抗議:就說我沒有了嗎,你再說我就回去了

洛年:好啊,妳回去ㄚ,這樣我就負擔就減輕

小純一愣笑: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洛年一愣:什麼?

小純甜笑:洛年你是故意這麼說,是想讓我飛回去吧

洛年:呃...

小純咯咯笑:喜喜,被我猜中了

洛年:切,妳啥時變那麼聰明的

小純:人是會變的

洛年嘆息:欸~那個看起來笨笨的小純不見了ㄚ,真是的,妳笨笨的樣子比較可愛的說

小純先臉紅後生氣:喂~你這麼說的好像是我很笨的樣子

洛年:難道不是嗎,妳本來就是個愛哭鬼笨蛋,動不動就哭

小純嘟嘴生氣轉頭不理洛年

眾人就這麼一邊看著兩人的鬥嘴一邊走回歲安城

洛年等人走回歲安城見一大堆人正往這衝來,洛年放下小純對瑋珊說:瑋珊我先回去了

洛年說完運起妖炁就往白宗的房舍飛去,留下瑋珊等人應付那些人民

晚上!~洛年一直在房間沒出來瑋珊等人準備好晚餐後,瑋珊走到洛年房間打算叫洛年出來一起吃晚餐,可是瑋珊敲了幾下門洛年都沒回應,瑋珊覺得怪怪的輕推開門走了進去,就在剛關上門時突然一振豐聲瑋珊就被人強押在門上,瑋珊看清那人的樣貌一驚:洛年!

洛年這時正滿頭大汗大口的喘氣

瑋珊見洛年滿頭大汗的樣子:洛年,你怎麼了?你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洛年喘氣:瑋珊,抱歉了

瑋珊一愣間被洛年吻住了,瑋珊一驚想伸手推開他,可是洛年卻緊緊的抱住自己,瑋珊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洛年吻了瑋珊片刻才離開她,可是在離開的瞬間洛年從瑋珊口中吸出一道鮮紅色的的炁息,洛年把炁息吸進體內後才離開瑋珊

瑋珊回神摸著唇驚訝的看著洛年

洛年別過頭:妳不該來的

瑋珊驚魂未定:洛年......你剛剛從我嘴巴....吸了什麼?

洛年坐在床邊:我剛吸的是妳的炁息

瑋珊:我的炁息!

洛年:老實跟妳說吧,沒當我變成雪狼族時我的力量會急速的消耗,所以我剛才把妳的炁息吸進體內轉換成我的能量

瑋珊終於懂了為什麼洛年會吻自己:那如果妳不吸炁息的話會怎樣?

洛年:我會死

瑋珊一驚:什麼!

洛年接說:那只是在我力量使用過度時才會平常倒是不會

瑋珊鬆了口氣:是嗎,那就好

洛年望著瑋珊:妳討厭我親你嗎?

瑋珊一驚:我..我不是..我已經有一心了,所以...

洛年:那我就把妳從一心那搶過好了

當下漲紅臉:你說什麼ㄚ

洛年用認真的表情望著瑋珊:我是認真的

瑋珊見洛年的表情是認真的低下頭:可是懷真姊她...

洛年搖搖頭:我跟懷真一點關係都沒有,當初我是因為這個才不的不跟懷真在一起

瑋珊見洛年指著自己的血冰戒說道

瑋珊:那戒指不是你跟懷真姊立的咒戒嗎,怎麼跟懷真姊有關?

洛年:因為這戒指的關係,懷真的性命逼不的以跟我的性命聯繫在一起,所以懷真才假扮成我女友無時無刻跟在我身邊保護我

瑋珊瞪大眼:你和懷真姊的性命為什麼會聯繫在一起?

洛年:這妳就別問了,妳只要知道我對妳是真心的

瑋珊:可是你跟懷真姊的性命還連繫在一起不是嗎?

洛年搖頭:這戒指已經對我無效了

瑋珊聽不懂洛年的意思,瑋珊只見洛年身手拔下血冰戒並把血冰戒捏個粉碎

瑋珊一驚:這咒戒有那麼容易拔下嗎?

洛年:因為這咒戒是用相等條件立的,而現在懷真給我的條件已經消失了,所以這咒約就無效了

瑋珊:是這樣嗎?

洛年點頭鬆了口氣:呼~終於擺脫這個咒約了,太好了

瑋珊見洛年一臉擺脫了什麼髒東西的表情,搖頭笑:你這樣懷真姊不會不高興嗎?

洛年輕笑:放心,我想現在她應該正高興的亂跳吧,畢竟她比我還想擺脫這咒約

瑋珊反問:那你呢?你對真的想擺脫這咒約?

洛年:我是無所謂辣,不過這咒約因為關係到懷真的性命,我想還是解掉比較好,不過我現在覺得能擺脫這咒約,真是太好了

瑋珊:為什麼?

洛年看著瑋珊一笑:因為這樣我就可以大膽的追妳的

瑋珊臉紅:你別胡說,我有已經一心了

[我沒有胡說]洛年站起一步步的走向瑋珊,瑋珊見洛年走來也一步步的退後,瑋珊走門前靠著門緊張的看著洛年,洛年把右手放在瑋珊上方,左手輕摸著瑋珊的臉認真的說:我是認真的想把妳從一心那搶來,我已經錯失了一次機會,這次我不會再輕易錯失這次的機會,我會把妳從一心那搶來,記住了瑋珊妳是我的,誰都沒法搶走

洛年說完便打開門走了出去,留下瑋珊一個人在房間

瑋珊在門前曲腿坐了下來臉上的紅潮有如太陽般的火紅,喜怒哀樂等各種情緒在瑋珊心中不斷的徘徊,過了幾分鐘,瑋珊勉強的把那情緒壓了下來,瑋珊等臉上的紅潮稍微退了些後才站起轉身開門走出洛年的房間

洛年這時政在歲安城外的森林中散步,洛年因為吃了瑋珊的炁轉會成能量所以現在還不是很餓

洛年在森林中悠閒的散步享受著迎面而來的涼風,突然耳中的輕疾開口:天狐懷真請求通訊

洛年一愣:接過來

輕疾的聲音轉變為懷真的聲音,懷真用有點著急的聲音喊:洛年,你做了什麼,為什麼血冰戒會消失,為什麼?

洛年:懷真妳先別急聽我解釋

洛年當下把整件事情說給懷真聽,懷真聽的又驚又喜:你是說你是雪狼族的妖怪,誘因雪狼族的力量太強大因此就算沒有我你也可以自保?

洛年:,因為咒約的內容是沈洛年的渾沌原息願讓懷真自由吸取直到永遠對吧,這咒約中我付的條件是我的渾沌原息要讓妳自由吸取,而妳要付的是必須保護我的生命安全,既然我有能力自保那妳給我的的條件就等於沒用了,所以咒約自然就沒效了

懷真高興的說:太好了,這樣我就不用陪你一起死了

洛年搖頭苦笑:妳也不必要說的這麼無情吧

懷真喜喜笑:有什麼關係,人家現在正高興嗎

洛年:懷真我有件事要跟妳說

懷真:什麼事?

洛年是...關與瑋珊的事...

洛年當下把自己喜歡瑋珊並想要追求他的事情告訴懷真

懷真:~~這樣很好阿,你終於對坦白自己喜歡瑋珊了呢

洛年:妳不生氣嗎?

懷真:雖然是有點難以接受辣,不過你找到自己的伴侶我也很高興

洛年聽懷真的聲音有點顫抖,就知道她是真的很難以接受,洛年輕聲說:懷真對不起

懷真:這沒什麼好道歉的,只是我們沒有緣在一起而已這不能怪你,我們以後當朋友也不錯ㄚ

洛年點頭:,我們就當朋友吧

懷真:,那竟然血冰戒已經消失了,我就回仙界閉關吧

洛年一愣:妳要回仙界!

懷真:,仙界比人類世界還要舒服也比較寧靜,我在那閉關會比較快點,等我閉關完我就出來找你們吧,對了到時我要看看你雪狼的模樣喔,王母說雪狼的毛比我們仙狐的毛還漂亮,我很想看看呢

洛年:說到龍王母,我今天有見到她喔

懷真一驚:你有見到王母,王母有跟你說什麼嗎?

洛年:沒有,他只是來要回金犀匕的,對了她還送我一雙較五雷爪的武器

懷真:五雷爪嗎?那好像是可跟雷靈立約的寶物的樣子,我當初就是用它跟雷靈立約的,算了這不重要她還有跟你說什麼嗎?

洛年:沒了,對了,她有跟我說日後要是有需要的話可以找她幫忙

懷真:是嗎?算了那不重要了,等我閉關完後我再用輕疾跟你連絡

洛年點頭:,那我等妳來

懷真一笑:那再見了

洛年結束通訊後感覺心情舒服多了,洛年在森林又散步了一會才回去

洛年回去時眾人已經睡了,洛年也沒直接回房反而是走到屋頂上

洛年走到屋頂輕扶著欄杆抬頭望著月亮享受著夜晚的冷風,洛年望著月亮不至覺得唱起歌來,洛年的用柔和的聲音唱歌歌聲中還帶著一點孤獨感

洛年唱完歌頭也不回說:瑋珊出來吧,我知道妳在那

瑋珊從門那走了出來,有點臉紅的說: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洛年轉身靠著欄杆:一開始就發現了,妳不是在睡覺嗎?怎麼在這?

瑋珊:我本來是有點餓想出來找東西吃的,可是我聽到有一陣歌聲從屋頂傳來,所以我就上來看是誰,沒想到是你

洛年:是喔,我只是想唱就唱而已

瑋珊:洛年你這歌叫什麼名子?

洛年搖頭:沒有名子,這歌是雪狼族流傳下來的歌再由我改編的,我並不知道這首歌叫什麼

瑋珊:那我讓取可以嗎?

洛年:好啊

瑋珊想想:這歌有點哀傷可是哀傷中又帶點柔和的思念感,那叫銀色夢月怎麼樣?

洛年:為什麼叫銀色夢月?

瑋珊:因為這歌中有哀傷也有思念感,所以叫夢月,因為希望可以在夢中遇到自己最思念的人,而銀色是你毛的顏色,這代表這首歌是你所做的

洛年:還不錯聽呢

洛年閉上眼仰頭又唱起銀色夢月

瑋珊也閉上眼享受細聽著洛年的歌聲

洛年唱完望向瑋珊:其實就算不做夢我思念的人也在我身邊

瑋珊臉紅: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我有一心了...

洛年走近輕捧著瑋珊的臉:我說過我會把妳從一心那搶來,我會等妳瑋珊,等到妳改變心意選著我的時候

洛年輕吻瑋珊的臉繞過她正想往下走時,瑋珊突然抓著自己的手

洛年轉頭:瑋珊...?

瑋珊吶吶的說:...你真的會等我?

洛年抱緊瑋珊:我會等妳,我會一直等妳等到你轉變心意為止

瑋珊: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喜歡上妳

洛年吻住瑋珊的唇,瑋珊沒反抗而是緊緊抓著洛年的衣服

洛年離開瑋珊的唇放開瑋珊轉身對門口說:一心,你出來吧

瑋珊驚訝的看著從門口走出來一心:一心,...

洛年:一心,你什麼時候來的?

一心對洛年說:從瑋珊幫你的歌取名時

洛年:那你也知道,我對瑋珊的心意了吧

一心:我知道

洛年吸了口氣:那就好辦了,一心我喜歡瑋珊,所以我很後悔當初推你一把讓你跟瑋珊在一起,而我現在要把瑋珊在搶回來,這次我是不會退步的,一心你要有心理準備,我不會再把瑋珊讓給你的

一心:我知道,我也一樣我也不會把瑋珊輕易讓給你的

洛年:那我們就彼此加油吧

洛年說完就轉身走下去了,留下一心和瑋珊互望對方

一心望著瑋珊不開口,瑋珊受不了一心注視自己的眼神開口:一心,我...

一心搖頭淡淡說:晚了,快回房吧,小心著涼

一心轉身就走下去留下瑋珊一個人在頂樓吹冷風,瑋珊低下頭咬緊嘴唇,緊到血從嘴角流下來,瑋珊在頂樓吹了一陣子的冷風才回房,瑋珊回方後坐在床上把臉埋在自己的大腿裡,瑋珊雖然想哭可是卻哭不出來,瑋珊把臉緊緊的埋在大腿裡,房間頓時寂靜只有瑋珊不及不慢的呼吸聲,不知過了多久~瑋珊倒在床上不醒人事看樣子是睡著了

隔天~瑋珊從床上迷迷糊糊的爬起,瑋珊揉揉眼睛下床打開窗戶讓陽光照進來,這時身後穿出敲門聲:瑋珊妳起來了嗎?

瑋珊喊:起來了舅媽

白玄藍:起來了就出來吃飯吧,已經準備好了

瑋珊:知道了,我洗一下臉就過去

白玄藍走後,瑋珊快速的洗了臉和漱了口就開門往廚房走去,瑋珊走到廚房見眾人已經起床坐在椅子上了

瑋珊對眾人說:各位早

眾人:~

瑋珊坐在奇雅旁掃過眾人,卻沒見到洛年,瑋珊疑惑:洛年呢?

白玄藍:我有去叫他,可是他都沒回應,好像是睡死了

宗儒:這也難怪了,畢竟洛年他可是消耗了很多力量才打贏這場仗的,會累也是難免的

白玄藍:~這麼說也對

瑪蓮這時已經餓壞了,大叫:那我們還要等洛年嗎?我已經餓壞了

白玄藍見瑪蓮看是三天沒吃飯的樣子,搖頭笑:不了,我們先吃吧,讓洛年好好休息一下

瑪蓮一喜:~阿姐餓死了,我們快吃吧

瑪蓮拿起筷子開始向眼前的食物進攻,眾人見瑪蓮開始吃也跟著拿起筷子吃飯

眾人大約吃到一半時,洛年從門口走了出來,洛年這時不再穿著血飲袍而是穿著白色襯衫,淡藍色牛仔褲,在穿著咖啡色靴子雙手的手腕上還掛著五雷爪的玉鐲走向眾人,洛年打哈欠:~

白玄藍搖頭笑:不早了,洛年快來吃吧,不然飯就要涼了

洛年點頭坐在宗儒旁拿著筷子吃飯,宗儒見洛年的打扮訝異的說:洛年,你怎有這衣服?你的那件袍子呢?

洛年:這些衣服是我以前在各地逛逛時收集來的,而現在又不需要戰鬥那件袍子我就收起來了

志文:原來洛年你有那麼多衣服喔,好好喔~

洛年:要的話我可以分你

志文眼睛一亮:真的嗎?

洛年:反正那麼多衣服我也用不著給你也沒關係

添良跟著喊:我也要,我也要

洛年點頭繼續吃飯,眾人也繼續說下去開始吃飯,洛年或許是混妖的關係吃飯的速度比瑪蓮還快三兩下就把眼前的食物吃光了,洛年拿面紙擦擦嘴站起說:我先回房了

洛年正要走時一心叫住了他:洛年,等一下

洛年轉向他:幹嘛?

一心對洛年說:等回陪我練習吧

洛年一愣,瑪蓮大叫:~~一心你怎偷跑,我也要跟洛年打ㄚ

一心不理會瑪蓮的話值直望著洛年露出堅定的眼神

洛年一撇頭:走吧

一心站起拿著黑矛跟著洛年往天台走

兩人走後,瑪蓮低聲詢問:一心是怎麼了?我感覺他怪怪的耶

志文:對啊,他剛剛都沒說話,好像是有心事的樣子

添良:一心他看起來像是會有心事的人嗎?

白玄藍搖頭:人都會有心事或不想讓人知道的是,就連一心也不例外

黃齊:瑋珊,妳知道些什麼嗎?

瑋珊一驚:~我...我嗎?...我不知道

瑪蓮:一心他有事怎麼可能會瞞妳,到底是什麼事?

就是洛年也喜歡自己的是被一心知道了,洛年還對一心下了挑戰書說一定會奪走自己,想到這瑋珊心裡一驚,一心該不會是向藉著跟洛年打來結束這件事吧,可是一心現在的功力根本不及洛年,他怎麼可能打的贏洛年,要是洛年他把一心殺了怎辦

眾人見瑋珊的表情飄浮不變,不免有點擔心,白玄藍輕聲叫著瑋珊的名子:瑋珊...

瑋珊回神頭也不回的往天台跑,眾人見瑋珊跑了,也故不的吃飯紛紛往天台跑,瑋珊衝到天台見洛年和一心已經打起來了,洛年一邊閃躲一邊用只有右手變成鋼爪的五雷爪攻擊一心

洛年像是不太想跟一心打的樣子,只是有一時沒一時的攻擊,大部分的時間洛年幾乎都用雪狼族特有的滑步閃躲一心的突刺和很橫掃

可是一心卻不放棄的一直攻擊洛年,眾人從沒見一心這們激動的樣子,一心他的招式要是被看破和著是被閃躲,他都會定下心冷靜的思考該怎麼做,可是現在在眾人眼前的一心彷彿只是想打倒洛年的猛攻

過沒幾秒一心因炁息消耗過度,沒力的用黑毛撐地喘氣,洛年停在一心三公尺外搖頭:一心別打了,你打不過我的

一心瞪著洛年:,我一定要打倒你

眾人第一次見一心用這麼堅定的眼神說話

洛年:為什麼一定要打倒我?

一心:因為這樣你就不會跟我搶瑋珊了

搶瑋珊!眾人的目光從洛年和一心身上移到瑋珊身上,瑋珊注意到眾人的目光只咬緊嘴唇不說話目光直盯著洛年和一心,這種時候眾人也不好說話詢問,眾人的目光從瑋珊再度移到洛年和一心身上

洛年沉默許久後開口搖頭說:笨蛋

一心瞪大眼:什麼?!

洛年凝視一心:妳以為就算打倒我,我就會放棄追求瑋珊了嗎?

一心:難道不是嗎?

洛年抓抓頭:說你是笨蛋還不信,就算打倒我證明你比我強,我還是不會放棄追求瑋珊,因為這種事是感情問題並不是用武力就可以解決的了的

洛年走到窗戶打開它對一心說:自己好好想想吧,笨蛋

說完,洛年就跳出窗戶乘著凱布利飛離歲安城

一心癱坐在地上目光渙散不集中,白玄藍見一心這樣拉住正想往前走的瑪蓮低聲說:瑪蓮別去

瑪蓮回頭:藍姐?

白玄藍:讓一心一個人靜靜,這種事我們是幫不了忙的

奇雅在一旁附和:藍姐說的沒錯,這種事得要一心自己解決才行

瑪蓮低下頭:我知道了

白玄藍眾人低聲:我們先回去吧,讓一心靜一靜

眾人點頭紛紛往外走,瑋珊再走之前看了一心一眼見他還是失神的狀態,瑋珊低下頭咬緊下唇直直往外走,瑋珊走後也沒回廚房直接回房間不出來,眾人見瑋珊這樣也沒輒,畢竟這是他們之間的事眾人自然插不上嘴,連安慰也沒辦法

洛年一直到夜晚才回來,洛年回來也沒回房,洛年踩著凱布利往天台飛去,洛年坐在天台的椅子上仰望著月亮,洛年至從變成雪狼族後常常會抬頭仰望著月亮,洛年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只知道只要抬頭仰望著月亮不管多遭的心情都能平息下來

洛年抬頭仰望了一會開口:一心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那

一心從洛年身後走出來,洛年站起轉身面對一心:一心你還想跟我打嗎?

一心搖頭:,我來這是為了跟你談談的

洛年:談什麼?

一心:你早上說的話我已經仔細想過了

一心深吸一口氣:我決定退出

洛年一愣:什麼!

一心又說了一次:我決定退出,讓你跟瑋珊在一起

洛年:你怎麼突然說這個

一心:其實我早看出瑋珊是喜歡你的,我只是一時氣不過,所以才想用武力來奪回瑋珊,不過我現在已經想通了我不該想用武力來奪回瑋珊那樣是不對的,所以我要退出,那樣對瑋珊或著是我都好

洛年聽完:一心,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一心笑:別這樣,瑋珊跟你在一起才是對的,不過,洛年答應我,幫我好好照顧瑋珊

洛年一笑:這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會更加倍的比你還愛瑋珊

一心:那就好,那我就先回去睡了

一心轉身頓時愣住,洛年疑惑的往一心目光集中處望過去,洛年也跟一心一樣愣住了

因為在他們眼前的人是瑋珊,洛年張大嘴:瑋珊妳怎麼在這?

瑋珊:我看見往天台一心走,疑惑的跟在他背後走

一心回神:你跟蹤我

瑋珊點頭

一心輕笑:那我剛剛說的話妳應該聽到了吧?

瑋珊低下頭輕點頭表示聽到了

一心:這樣啊,那洛年這就交給你們摟

洛年點頭:我知道了

一心笑笑往下走回房,留下瑋珊和洛年

洛年暗想這不就跟昨天一樣了嗎,只是這角色從瑋珊和一心換瑋珊和洛年而已

瑋珊見洛年那抹微笑不解的問:你笑什麼?

洛年回神搖頭:沒什麼

洛年走到瑋珊面前:一心剛說的話妳都聽到了吧,妳的答覆呢?

瑋珊有點臉紅:什麼答覆?

洛年輕抱著瑋珊:還裝,一心退出了,妳的答覆呢?想跟我在一起嗎?

瑋珊臉紅:我...

洛年湊近:我什麼?

瑋珊低下頭小聲:我願意

洛年卻湊的愈近:我沒聽到耶,再說一次

瑋珊臉紅大聲說:我願意啦

洛年抱起瑋珊轉了一圈:太好了,瑋珊是我的了

瑋珊:小聲一點,要是別人聽到怎辦

洛年放下瑋珊:我就是要讓大家知道瑋珊是我的了

瑋珊離開洛年:好了,晚了該睡了

洛年試探的說:那我可以去妳房間睡嗎?

瑋珊一愣板起臉:不行,你要敢來我就...

洛年一笑親一下瑋珊的臉:我知道了,我先去睡了,晚安

瑋珊還來不及反應洛年就溜了,瑋珊暗罵一句也往下走回房間了

早上~洛年感覺身邊好像有個體積很大的東西,洛年眼睛一睜往下看,見下面的人竟然是瑋珊,洛年以為自己是作夢,洛年摸摸瑋珊的臉確定是熱的,才知道自己不是作夢,洛年萬萬沒想到瑋珊盡然會大膽的跑到自己房間跟自己睡,洛年瑋珊熟睡的樣子,躺下去伸手摸摸瑋珊的臉笑:真可愛

瑋珊被這樣摸了摸緩緩張開眼見到洛年,洛年回了個笑容:醒了啊

瑋珊一驚起身:你...你怎麼會在我房間!

洛年起身白了瑋珊一眼:妳也看看這是誰的房間

瑋珊環顧四周見這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洛年的房間嚇了一跳拉起被子:我怎麼會在這?

洛年:這句話我還想問妳,說呢,妳怎麼會跑來我房間

瑋珊認真的想想,我記的我晚上起床想上廁所,之後就不計的了

洛年:妳該不會是上完廁所卻神不知鬼不覺的跑來我房間了吧

瑋珊把被子拉到臉上害羞的說:應該是這樣

洛年一笑撲倒瑋珊:妳昨晚還說我不可以到妳房間的,結果妳卻跑來我房間,這樣不公平喔~瑋珊

瑋珊:洛年,別這樣~要是大家看到怎辦

洛年在瑋珊耳邊低聲說:放心,大家都還在睡,現在是我們的『兩、人、時、間』

瑋珊縮起身子:...你想要怎樣?

洛年:讓我親一下就好,就當作是補償

瑋珊一愣:可以不要嗎?

洛年:不行,你有兩種選擇,,是妳自願,,是我自己來,妳要哪一種?

瑋珊嘟起嘴:哪有人這樣的

洛年:那我要自己來了喔

瑋珊一驚:我自願

洛年有點失望:我還比較想自己來的也,不過算了

洛年低頭吻住瑋珊的唇,瑋珊抓著洛年的衣服像讓自己靜下心來,洛年舔舔瑋珊的唇往他白晢的脖子了舔一口,瑋珊呻吟一下又慘叫了一聲,洛年把他那尖銳的獠牙往瑋珊脖子刺進去一點,瑋珊馬上先感覺有點痛在來有一陣舒麻癢癢的感覺,瑋珊緊抓的洛年襯衫叫喊:洛年好痛喔

洛年聽到瑋珊的叫喊馬上把獠牙抽出來:對不起,我不小心把獠牙伸出來了,還很痛嗎?

瑋珊脖子樣有著如針般的細小的兩個牙洞,瑋珊摸摸脖子搖頭:不會痛了,不過你的獠牙可以收縮嗎?

洛年點頭:可以,我不用的時候會把獠牙和爪子收起來,以免抓傷或咬傷別人

瑋珊點頭,洛年起身:好了,我要的補償已經吃了,妳就趁大家還在睡時回去吧,免的等大家醒了看到妳在我房間妳應該會很難解釋吧,我是沒差喔

瑋珊趕緊下床走到門前對洛年說:那待回見

洛年點頭:待回見

洛年見瑋珊走後就轉身拿著衣服往浴室走,洛年一完澡從自己房間的窗戶跳出去往天空飛,洛年飛到天台上空,深吸一口氣開始放出大量闇靈之力,洛年從昨天就開始這麼作了,因為五屬玄靈是不能雙修,洛年想和雷靈立約就得先把闇靈之力消耗光才可跟雷靈立約,誰知洛年身上的闇靈之力實在太多了,洛年昨天花了一日都消耗不了,洛年今天飛到離歲安城數千尺的高空開始釋放闇靈之力,過了幾十分鐘洛年身上的闇靈之力終於耗光了,洛年耗光闇靈之力後馬上和雷靈立約並開始存炁息,因為洛年身附道息,所以存氣息的速度比所有人都快,沒幾分鐘洛年存在玄界的炁息量差不多可跟懷真相比了,洛年存完炁息後覺得有點累了,控制凱布利飛回房間繼續睡覺

不知睡了多久~洛年隱隱聽到奇雅來敲門的聲音,奇雅:洛年你醒了嗎?

洛年起身伸個懶腰揉揉眼睛:我醒了

奇雅:飯已經煮好了,快下來吃吧

洛年:

洛年下床洗了個臉就開門跟奇雅一起走向廚房,洛年這時穿著藍色襯衫,灰色牛仔褲,和上次一樣的咖啡色長靴,身後那人身高的銀色尾巴一搖一擺左右移動,頭上的銀色狼耳也筆直的立在頭上,手中的玉鐲隨著手的移動跟著移動不時發出微弱的銀光

奇雅見洛年的穿著:你好像很喜歡這種穿著喔

洛年點頭:這種的比較薄也比較容易行動,缺點就是釦子太多,很麻煩,我穿這樣不好看嗎?

奇雅淡淡一笑:不會,很好看

洛年笑:那就好

奇雅小聲的自語:難怪瑋珊會喜歡上你

洛年沒聽清楚奇雅的自言自語:奇雅妳剛說什麼?

奇雅搖頭:沒什麼,快走吧,大家都在等呢

洛年點頭跟著奇雅加快速度,洛年和奇雅來到廚房,見眾人都在等了,洛年目光掃過發現一心沒在這,是那小子會過頭了嗎?不過會睡過頭也是正常的他可是為了跟我說他要放棄瑋珊一職等到三更半夜還沒睡呢,洛年對眾人點頭:~~

眾人對洛年說:~~

洛年發現眾人心中都有點疑惑和擔心,洛年心想可能是自己喜歡瑋珊的事被大家知道了,眾人因此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和一心大打出手,畢竟那笨蛋昨天就做過這種事

一心這時走過來見到我,滿臉笑容的對我揮手:洛年早~

洛年淡淡一笑:

兩人的對話表情讓眾人都愣住了,眾人還以為一心跟洛年一見面就會打起來,可是現在兩人卻彷彿沒事般的對話,還有說有笑的,眾人不經盯著洛年和一心又轉頭望向瑋珊想看出什麼蛛絲馬跡

洛年和一心打過招呼後就一起坐下開始吃飯,眾人見兩人真的像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眾人慢慢的想或許他們已經合好了,納現在瑋珊到底是在跟誰交往,這問提在眾人腦中不斷的徘徊

洛年也像昨天一樣很快的吃完飯就起身對眾人:我回房了

眾人正想點頭,一心突然開口:洛年,等一下

洛年望著一心:什麼事?

一心笑著說:跟我練習吧

又要重演了嗎?眾人心中頓時出現這想法

洛年點頭:好吧

眾人感覺兩人對話的氣氛不像上次一樣了,反而還有種互相較勁的感覺

洛年和一心往上走,眾人見狀連忙丟下食物拿著武器跟著往上走,以免真的發生甚麼事

洛年和一心走到天台各自走到左右邊準備對戰,一心擺出架式開始往洛年衝去,洛年建議新的黑矛直直往自己刺來,當下輕化扭身閃到一心身後,洛年並沒有使用鋼爪,而是用自己的尖爪抓向一心,一心連忙閃開往後跳一步離開洛年的攻擊範圍,洛年驚嘆:!你閃過了啊,我這招可不是那麼容易閃的過的也

一心苦笑:我只是聽見空氣被劃破的聲音,我就感覺到有危險才連忙退後的

洛年:這樣已經很厲害了,不過接下來可不是那麼容易了喔

洛年瞬間變出鋼爪急速向前奔馳,一心見洛年變出鋼爪又快速的朝自己撲來,一心知道自己袍不掉了,當下全身連同武器纏繞上柔訣的柔勁,一心的身體馬上發出碧綠色的光輝,眾人驚訝的看著那碧綠色光輝,原本除了散發者外只要修四訣身上多多少少都會出現一點點四訣的顏色,,可是一心現在就像是散發者般,全身瀰漫著碧綠色的光輝,一心拿著黑矛朝洛年的鋼爪回去,黑矛和鋼爪相互碰撞,發出聲響,洛年維持著鋼爪對一心說:沒想到你還暗藏一手

一心呵呵笑:這還在構想狀態,剛好你可以陪我練一下,看看這招的威力

洛年奸詐一笑:不過我也有暗藏一手喔

一心一愣,洛年手中和在黑矛上的鋼爪發出和一心一樣的碧綠色光芒,洛年加強鋼爪的力道,洛年大喊:滅雷極爪

一心連反應都來不及反應手中的黑矛就直接被洛年打飛,一心往後退一步舉起手一心感覺到從手中傳來一陣陣的麻痺感,洛年收起鋼爪走進:怎樣?有受傷嗎?

一心搖搖頭苦笑:洛年你這招真的好厲害喔,我都用極致狀態了,還是把不過你

洛年一愣:極致狀態?

一心點頭:是我昨天想好的名子

洛年笑:把身體發揮到極致嗎?不錯聽喔

瑪蓮等人這時都跑過來,瑪蓮抓著一心的肩膀猛搖:一心,一心,剛剛那是甚麼?快說,快說

一心:那是極致狀態,是我前幾天想到的,我想要是可以把體內的炁息向妖怪一樣全部都轉到體外形成護膜或者是轉到武器上或許就可以增加威力也說不定

瑪蓮目光一亮:!好厲害,一心你快教我,阿姐也要像那樣

一心:瑪蓮妳或許不用

瑪蓮一愣:什麼?

一心:妳修全爆鍊磷引仙,體內的炁息比較多,你只要把爆閃的威力加在武器上就好了,也可以加在身體表面形成護膜,可是要形成護膜比較難就是了

志文這奔過來:一心那我呢?

一心:你是修輕訣千羽引仙,你的速度很快,你只要把炁息的轉換時間練熟就可以有效運用了,添良你也是一樣

志文和添良受教的點頭

一心望向宗儒:宗儒你修凝絕你的炁息比較堅固恢復力也比較快,所以妳只要跟添良和志文一樣練習轉換時間就好了

一心望著小睿:小睿你是獵行引仙,你的爆發力所比瑪蓮大可是你的炁息也比較容易消耗,你要使用的話要在做最後一擊的時候使用,會比較好

小睿點頭,一心望著白玄藍和黃齊:藍姐和黃大哥,你們沒引仙,黃大哥是輕柔雙修,速度快比較容易學會這招,藍姐的話應該不適合,這招式內聚型的人比較實用的

白玄藍微笑:這我知道,我跟瑋珊和奇雅一樣把炁息存入玄界就好了

瑪蓮這時突然低聲問洛年:洛年你現在跟一心...怎麼樣了?

洛年:什麼怎麼樣了?

志文:阿姐還是我來吧,洛年瑪蓮想知道的是你現在跟一心還會打架嗎?

洛年想都沒想:會啊

眾人一愣,一心笑:這是當然的啊,因為要練習嗎

眾人聽到這話都垮了下來,瑪蓮大叫:我們是想知道,你現在跟一心哪個得到瑋珊了

洛年短節的回答:

眾人又是一愣,志文望著一心:一心你輸了!

一心抓抓頭:其實是我退出的

小睿:為什麼退出?你不喜歡宗長了嗎?

一心:其實是我覺得我配不上瑋珊所以我才退出的

添良:那現在瑋珊是跟洛年在一起摟?

洛年點頭,白玄藍笑:難怪剛才你們彷彿沒事般的打招呼,原來這是已經解決的啊,害我們白擔心了

洛年對白玄藍道歉:藍姐,抱歉因為我們的是讓你們操心了

小睿瞪大眼張大嘴:洛年道歉了!太陽打西邊了嗎?我去看看

小睿馬上打開窗戶檢查太陽的方位

眾人見小睿的動作都大聲笑出來了,洛年瞪眼:死小睿,我道歉關妳屁事

小睿見洛年表情和語氣認真的點頭:~~這才是洛年

洛年鄧著小睿:妳這臭丫頭,找死!

小睿馬上跑到瑋珊身後求救:宗長救命ㄚ~洛年要打我

瑋珊對洛年輕喊:洛年~

洛年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過臉:我只是說說而已

小睿喜喜笑:我找到洛年的把柄了

洛年瞪著小睿不說話,要是視線可以殺人的話小睿早被洛年殺了

白玄藍笑笑:竟然落年和一心的事解決了,大家就先練功吧

眾人點頭跟著一心練習極致狀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