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處的沈洛年與懷真,正在為三小化形成人,懷真由於跟他們長輩有識所以想教他們如何拿武器戰鬥,要拿武器就必須先變成人形才行,這段日子就讓三小去找自己喜歡的人類在取精元,懷真因為葉瑋珊三天兩頭的就要求沈洛年討抓抓,沈洛年也隨手抓個兩下就嫌手酸不想抓了,氣的懷真用牙齒咬他,待三小都化形成人後,懷真要沈洛年教他們武術,可三小卻沒人興致,常常學一下就不學了,原因就在於山芷常常練到一半就跑過去抱沈洛年,惹的羽霽在旁氣呼呼的大叫,燄丹則在旁看好戲。

沈洛年抱著山芷說:「不教了,煩死了。」

懷真也覺得沒什麼用也說:「算了,讓她們的家長自己教吧。」

「他們的家找什麼時候回來?」沈洛年問著,懷真說:「照這道息濃度,時間也差不多了。」

又過了幾天,三小突然那邊突然大聲鼓譟起來,懷真說:「她們媽媽來了。」

三小不約而同的飛起,懷真跟沈洛年一前往,三小在一處不斷的繞圈盤旋,沈洛年直接送出一股渾沌原息大開通道,分別出來巨大的焰馬、飛虎、飛鳥,三小見到自己的母親也紛紛也過去討擁抱,燄丹的母親燄潮,山芷的母親山馨,羽霽的母親羽麗,燄潮見自己的女兒的樣子不禁一愣,燄丹說:「媽媽,我是燄丹,是我。」

她自然有接到仙籍的通知,她轉頭看相懷真說:「九尾天狐?」

懷真一笑說:「好久沒人這麼叫我了,我是懷真,妳女兒在這她沒事。」

一旁與女兒敘完舊的羽麗、山馨也飛了過來,山馨也上下嗅了沈洛年惹的山芷宣兵奪主,燄潮說:「謝謝你們對我女兒這段時間的照顧,我們先走了。」

「這麼快嗎?不留一會?」懷真說,燄潮說:「我要去跟我們的族人會合,就此別過。」她將燄丹放上到自己背上便揚長而去。

只剩下羽麗在跟懷真聊天,還有一旁吵個沒完的山芷母女,羽麗,對山馨嗶了聲,懷真說:「好了,你們也去找住所吧,不然會被佔光的。」

羽霽到羽麗背上,山馨叼著山芷向懷真道別,兩人向兩對母女也回到小屋了,懷真這時問:「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

這話別有用意,沈洛年說:「想找個地方隱居起來。」

「跟誰?」懷真說,沈洛年突然說:「懷真,我希望妳能去幫助白宗。」

「為什麼?」懷真說,沈洛年說:「現在才剛世界正亂,小菊他們雖強但還是太年輕了,有個人做指引會對他們有所幫助。」

「你就只想到白宗和胡宗而已,我呢?」懷真大叫著說,沈洛年看著哭鬧的懷真,微微一笑說:「因為我知道妳絕對不會拒絕我。」

懷真咬唇轉身說:「不要,這次我偏不聽你的。」

「懷真......」沈洛年語氣放柔,懷真遮住雙耳大叫著說:「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沈洛年抓住懷真的雙手硬將她扳過來,轉過來的懷真眼淚汪汪的,懷真也很常用假哭來捉弄沈洛年,可這次的眼淚是真的,沈洛年說:「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

「不記得。」懷真賭氣說,沈洛年說:「在蛙仙島時,我因為搶了妳的換靈資格妳差點要把我吃了,那個時候我只覺得人生這樣子結束也是挺有趣的,可之後妳又把我吐出來,讓我跟妳締結契約,又創了胡宗之後又莫名奇妙將我推到宗長位置,中秋節時,因為我的魯莽差點害妳死掉,妳那時就鬧著要解咒,噩盡道成形時你去觀望卻陷落進去,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妳,解咒後,我們各過各的生活,可我還是一直很掛念妳。在我叛逃到血族那裡時,只有妳堅信我的叛逃是假的,在與血族戰鬥時費盡心力的幫助白宗和胡宗,在我消失的這四年李妳對於白宗和胡宗的照顧也很多。」

沈洛年說著他們的點滴,懷真眼睛不爭氣的落下眼淚,沈洛年擦去淚水,說:「妳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是我的家人,沒有妳就沒有今天的我,我一直將妳放在我心中最重要的那個位置。」

「無賴,說成這樣我怎麼可能拒絕你啦。」懷真擦擦淚水說,沈洛年說:「我說的是事實。」

「我姑且問一下,那個位置有比瑋珊重嗎?」懷真瞄了沈洛年一眼,沈洛年比了比說:「最重的。」

懷真一笑,一甩頭髮說:「竟然這樣我就原諒你吧,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沈洛年說。懷真問:「知道他們在哪嗎?」

「估計還在台灣。」沈洛年說。隔天,沈洛年與懷真一同前往台灣,與白宗會合。

在台灣的白宗正日以繼夜的造船,總教頭翠夜,正在驗收成果,她搖頭說:「不夠,實戰經驗實在太少了,神經根本不夠緊繃。」

賴一心說:「哈哈,慢慢來,他們還是需要練習的。」

「下個月就練成。」翠夜說,賴一心一愣:「下個月?有點太趕了。」

「戰爭會等你嗎?」翠夜瞪眼說,賴一心點頭說:「遵命。」

奇雅這時走來,她問:「成果如何?」

「完全不行,要是真遇上妖怪還是一盤散沙。」翠夜說,奇雅問:「那有什麼辦法嗎?」

「有快跟慢兩種辦法。」翠夜說,奇雅說:「願聞其詳。」

「快者,現在直接去找一隻實力不低的靈妖對打,慢者,就這樣繼續練。」翠夜說:「前者隨著累積實戰經驗,默契、實力都會增加,可這麼做的話,估計會有六成的人受傷、一成死亡吧,後者,就是慢慢練等待成過開花,只是這樣我覺得太慢了。」

「妳的前者太過危險,除非必要不然我們還是盡量避免戰鬥。」奇雅說,翠夜說:「這世界已經變成弱肉強食的時代了,誰有那個閒工夫等你,不過妳說的也對,這前者確實太危險,現在能做的就只能快點操練,我要求他們下個月必須練成。」

「訓練的是就麻煩妳了。」奇雅說,翠夜說:「不會,反正我很閒。」

「妳打算待到什麼時候?」奇雅問著,她其實不希望翠夜離開,畢竟一個天仙級別的教頭可不是那麼好找的,翠夜說:「等懷真姊回來再做打算。」

奇雅點點頭,葉瑋珊正在跟沈俊彩玩耍,沈俊彩說:「媽媽,爸爸呢?」

「乖,爸爸去忙了,會久一點回來。」葉瑋珊說,沈俊彩突然說:「會不會一去又是四年了?」

葉瑋珊一怔,摸摸沈俊彩的頭說:「不會的,他答應過我會好好照顧我們,他絕不會食言的。」是吧,洛年這次要是你敢食言,我非要扒了你的皮不可。

遠處的沈洛年身子突然一抖,他完全不知這莫名的顫抖是哪來的。

狄純這時走過來,沈俊彩一見到狄純就立刻跑過去,狄純現在已經沒有當初那個小女孩的樣子,而是有種姊姊的樣子了,沈俊彩說:「純姊姊。」

「俊彩,怎麼了?」狄純見到沈俊彩一笑說,沈俊彩拉著狄純的手說:「陪我玩。」

「好啊,要玩什麼?」狄純微蹲下來說,葉瑋珊苦笑說:「這孩子真的很喜歡妳呢。」

她已經是第二次說這句話了,看來她這做媽媽的連狄純都比不上,真是失職。

「瑋珊姊,我只是常陪俊彩玩耍而已,別誤會。」狄純見葉瑋珊的神情立刻說,沈俊彩這時鼓起臉說:「純姊姊說謊,妳之前不是還答應我說等我長大後要嫁給我嗎?」

這話讓兩女一愣,葉瑋珊的眼神往狄純射過去,彷彿在問「妳趁我不在,都跟我兒子做些什麼事?」

狄純連忙說:「瑋珊姊別誤會,這只是小孩子的玩笑話而已。」

沈俊彩眼淚汪汪的說:「明明就有答應我,純姊姊騙人。」

葉瑋珊的眼神有些變化彷彿在說「妳把我寶貝兒子弄哭了?」狄純面對沈俊彩的哭鬧,還有葉瑋珊的眼神射線,不禁驚慌失措起來,最終,她抱著頭跑走了,葉瑋珊見狄純跑走才發覺自己剛剛的失態,她問沈俊彩:「俊彩,剛剛你說的話是真的嗎?」

「我是認真的!」沈俊彩鼓著臉說,葉瑋珊一笑摸摸他的頭說:「你先去找舅奶奶,我去找小純。」

葉瑋珊叫白玄藍舅媽,而她的孩子就叫白玄藍為舅奶奶,葉瑋珊四處走走尋找狄純,而狄純也不會走太晚,無非就是回營地而已,隨便走走就能看到狄純站在那裡,她走過去說:「小純。」

狄純見到葉瑋珊連忙說:「瑋珊姊,俊彩的話妳可當真,沒有那回事,」

「我自然不會當真,小孩子嘛,不過我還是很好奇為什麼會這樣。」葉瑋珊問著,狄純說:「可能是因為妳和洛年不在得那段時間,其實俊彩他很不安,我為了要讓他安心,就說我會一直陪在他身邊,那時只是安他的心而以沒想到他當真了。我也......」現在才說那時是騙人的也太遲了。

葉瑋珊苦笑說:「原來如此,看來是我給妳添的麻煩呢,對不起。」

「瑋珊姊不用抱歉啦,是我亂說話害的。狄純說,葉瑋珊說:「俊彩那裡我來想辦法吧,妳不用擔心。」

「瑋珊姊,洛年有跟妳聯絡嗎?」狄純問著,葉瑋珊搖頭說:「他從那天走後就音訊全無。」

「不擔心嗎?」狄純問,葉瑋珊聳肩說:「擔心啊,可擔心有什麼用,我相信他不會有事的,他可是那個胡宗的傳奇宗長呢,沒那麼容易出事的。」

「什麼傳奇......?」狄純愣愣的問,葉瑋珊一笑說:「你不知道阿,我來跟妳說說洛年的秘密吧,不許跟人說喔。」

白玄藍目前正以參軍的身份在奇雅身邊,為了就是幫奇雅減少一些宗長的分擔,可白玄藍的個性向來和諧,有求必應,最近那些難民組成了一個叫臨時政府的東西,領導人就是前些日子跟寒吵要傳授功夫的那位男子,他藉著與白玄藍有識,想藉機多爭取一些利益,用些花言巧語蠱惑白玄藍,可白玄藍並不知道現在宗派的情況問了也沒用,於是他又將矛頭指向奇雅,奇雅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就被騙,三言兩句就打發他們了。

烏娜對奇雅說:「妳大可放棄他們。」

「是有這打算,可現在正是用人的時候,他們人多,就先忍著吧。」奇雅說,這幾日起烏娜就跟在奇雅身邊,她也很想看看目前白宗的管教方式,她在守橋人時也管理過軍隊,也會時不時的給予建議。

而寒等人在會和的隔天就離開了,目的地是噩盡島,他們打算先與菊櫻會和之後再打算。

被多次打槍的臨時市長對於白宗是又氣又恨,氣的是他們的自私,恨的是自己的無能,這時有一個人像他走過來,他問:「怎麼了?林秘書。」

男子是他的秘書,身為市長怎能沒有秘書呢,於是他就隨手指定了一個,他說:「有人想見你。」

「誰?」市長問,秘書說:「那人自稱共生聯盟。」

「共生聯盟?沒聽過,有請。」市長雖然沒聽過共生聯盟,但是竟然有人要找自己身為市長還是要迎接的。

秘書帶著一位禿頭的中年男子,腰上配戴著一把短劍,他額頭上還有一道被刀劃傷的刀痕,那人很有禮貌的行禮說:「在下,何昌南。」

「誰?」市長問著,何昌南說:「或許我應該說何宗宗長。」

宗派就聽說過了,市長一怔說:「你是宗派的人?找我有何事?」

「在下請足下,與我一起共伐大業。」何昌南說:「如今世間混亂,要想生存就必須得其生存之道,而這生存知道就是與妖族共同生活。」何昌南說,市長大驚說:「與妖怪共同生活?你瘋了吧?」

「在下沒瘋,古書記載,我們先祖以前也曾被妖族統治過,後來妖族就消失了幾千萬年,而現在我們只是回到那時而已。」何昌南說,市長說:「那是古書上說的又不是真的。」

「那我問你,你在這又有何為?」何昌南說:「在這當一輩子被人使喚的普通人嗎?」

市長一時語塞,何昌南伸出手說:「與其苟延殘喘的過一生,不如與我一起闖闖如何?」

何昌南說的話確實有道理,在這他們也只是受到白宗的輕視,我們幫他們砍樹造船,而造的船又未必會有他們的位置,與其在這蹉跎一生不如闖闖看,市長握住何昌南的手說:「我接受,秘書,去召集所有人過來,我們要立刻遷移了。」

秘書轉身去辦,市長與何昌南相視而笑為了他們那個未知的未來,隔天侯添良立刻跑去找奇雅報告,他說:「奇雅不好了,那個市長和他們的市民.....都跑了!」

奇雅一怔:「你開玩笑的吧?」

「我會拿這開玩笑嗎?」侯添良說,奇雅說:「立刻去看看。」

他與侯添良趕到營地,只看到幾個空蕩蕩的帳棚跟火堆與幾個燒飯用的鍋子,奇雅皺眉說:「怎麼可能,他們少說也有近十萬人啊」

「在不遠處有船的痕跡,從寬度看,起碼是有容納幾萬人的大船,並不只一艘。」侯添良說,奇雅說:「過去看看。」

到岸邊果然看到一條條大大的船痕跡,少說也有五艘,真相侯添良所說的一艘足夠容納幾萬人的話,那個麼這五艘足夠讓這些人民離開了,可他們為什麼要離開?又是誰接應他們的?侯添良說:「他們營地距離我們營地太晚,所以離開時才沒發現,我也是在早上巡邏時發現的。」

「走吧,先回去營地。」奇雅說。兩人回去將事情告知眾人。

奇雅和侯添良回到營地立刻將眾人召集起來將市長及其他民眾消失的是告訴他們,他們當然是一陣譁然,瑪蓮問著:「會不會是看錯了?他們可有好幾萬人耶!」

「不會是看錯,這幾萬人中還包括幾千名小孩、老人,要是他們只是外出步可能連他們都帶上,也不可能不派人保護小孩、老人」奇雅說:「我們在岸邊發現了幾艘大型船隻著岸的痕跡,推測他們是連夜離開的。」

「這不和常理啊,他們哪有船?而且他們一大群人一動起來我們會沒發現?」瑪蓮說著,侯添良說著:「阿姊,他們的營地,離我們少說有好幾公里,我和志文全速前進也要花個三到五分鐘,我們平常就沒派人去他們營地巡視,他們應該是趁我們熟睡時間走的,這樣當然不會有人察覺。」

奇雅問賴一心:「一心,昨天船隻的戒備是你帶的吧?有什麼狀況嗎?」

賴一心搖頭說:「沒有,今早我有檢查過,沒有少。」

「他們不可能動我們的船隻,這幾萬人動起來可不是小規模的行動,我們的船隻也不夠他們用。」韓流妃說著:「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有自己的船。」

「可船都在我們的管轄範圍內,他們怎麼可能偷做船?」侯添良問著,張至文說:「不是他們作的就是別人做的,我認為是有人帶走他們。」

瑪蓮問著:「誰?」

張志文聳聳肩說:「這就是不解之處了,誰擁有一夜之間就能帶走這幾萬人的民眾的船隻,還能不動聲色的帶走,不得不說這個人很有種,別忘了現在可是妖怪縱橫的時代,在這時代誰有這能......」

張志文話還沒說完就先停下了,張志文似乎想到什麼,黃宗儒說:「你該不會是想說,對方不是一般人吧?」

張志文點頭,奇雅突然懂了的說:「是變體者,要是是變體者就有可能。」

「確實如此,我們都能倖存下來,別人也可以,且剛剛志文說錯了,對方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的變體者,如果是變體者的話船隻和市長們為什麼會走,就能說的通了。」黃宗儒說,畢竟他們在做的事情,其他變體者也能做的到,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要帶走市長們,帶著手無寸鐵的民眾用意為何?

「先不管他們想做什麼,目前我們最要緊的是去噩盡島,船隻夠嗎?」奇雅問著,黃宗儒說:「以目前的人數來看是夠了,目前還有一艘正在製造,不妨等那艘完成後再出發。」

奇雅點頭,張志文這時說:「我有個提議,宗長願不願意聽?」

「請說。」奇雅說,張志文說:「不要去噩盡島。」

眾人一愣,韓流妃問:「你這話用意為何?」

「我應該知道那些人為何帶走市長他們了,你們想想在這妖怪縱橫的世界中最重要的是什麼?錢?武器?都不是,最重要的是人,我們需要人民來成為我們的兵力,換句話說,人民越多我們的兵就越多,他們之所以帶走市長他們就是為了讓那幾萬人成為他們幾萬人的兵力,而我認為白宗目前當務之急不是去噩盡島而是去增強實力,所以我們要去蒐集兵力。」張志文這麼說著,瑪蓮說著:「蚊子,你瘋了是吧?我們可是答應菊櫻要去噩盡島的耶。」

「我們有說何時去嗎?」張志文說:「依目前這世界的規則來看,力量才是生存的手段,那些什麼道義、倫理都是屁,只要我們有力量能保護別人,別人才會看重我們、尊重我們,不然我們只會是個沒沒無名的白宗而已,我舉個例子,現在你是一個毫無力量的小孩,一個強大有能力保護你的人和一個弱小連自己都快照顧不了的人,你會選擇那邊?」

黃宗儒說:「志文,你這話說的不對,你不能想著用力量解決一切,你這樣的太過獨斷了,可我同意你不去噩盡島的提議,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是將自己的地位提昇起來,讓其他人知道我們白宗是有能力保護他們的。」

吳佩睿說:「怎麼連無敵大也這麼說,宗長你的決定呢?」

「不去噩盡島又去哪裡?」奇雅問著,張志文說:「世界各地,我們先在世界各地建立信譽,這樣我們需要他們的時候這些人就能有能用的地方了。」

奇雅閉起眼睛又張開眼睛說:「好,去世界各地,各部隊準備糧食器械,擇日啟程。」

「請問何時啟程?」黃宗儒問,奇雅看看天空,說:「等洛年回來就出發。」

在噩盡島上的某一處,有一群正在耕地的農民們,一位戴著草做的斗笠正在耕田的青年,因為天氣炎熱的關係,許多人都打的赤膊,青年也不例外他的皮膚因為陽光被曬成非常健康的小麥色,「鷹。」這時一位女聲傳過來,青年抬起頭,見年齡與他相仿的少女正在喚他,她身邊還跟著一位同年齡的女孩手中提著一個袋子,青年放下工作走過去問:「有查到什麼嗎?」

他們是菊櫻、劉翔鷹、沈雛菊三人,至從知道總門在噩盡島進行一些設施的建設後,他們變偽裝潛入期中進行調查,他們到小屋中,菊櫻說:「剛剛我跟小雛去了一趟總門的設施,我從那裡感覺到很大量又很微弱的炁息反應,可見那裡全是變體者,你們在看看這個。」

她從口袋中拿出幾張紙,一看才發現那是鈔票,劉翔鷹問:「這怎麼了嗎?」

「你看仔細了。」菊櫻手中冒出火焰,就這麼對著鈔票燒著,本該燒焦的鈔票卻變成了銀色的液體,這種液體他們都見過,劉翔鷹訝異的說:「妖質?!」

菊櫻點頭說:「這些鈔票正是用妖質所做,且現在還被大量使用,下方的菜市場中已經開始盛行用這種鈔票了。」

「可這是怎麼做的?」劉翔鷹說,菊櫻說:「我用炁跟輕疾換了訊息得知,他們是用火將妖質燃燒後倒入模型中冷凍後做成的。」

「總門他們想要做什麼啊?」劉翔鷹說,菊櫻說:「我在想是不是跟小純有關?」

「小純?有什麼關係?」劉翔鷹問,菊櫻說:「鷹,你該告訴我小純到底是什麼身份了吧?你和洛年從總門救出來了人不可能只是個被總門囚禁的小女孩而已,她到底是什麼身份?」

狄純的身份很特殊,因為關係重大劉翔鷹無法將她的身世公諸於世劉翔鷹說:「我無法說,我只能說她的身份對於這世界影響重大。」

「如何重?」沈雛菊忍不住問,劉翔鷹說:「跟洛年一樣重大。」

說到這菊櫻就明白了,沈洛年事鳳凰換靈,這件事劉翔鷹已跟菊櫻說過,也跟她解釋過沈洛年的身份跟這世界的關係,菊櫻說:「竟然這樣那我就不問了,我們的目的就是查出總門在這打算做什麼,好讓白宗早日做準備。」

「他們必須保護好小純,總門絕對會想再次奪回她。」劉翔鷹說,菊櫻說:「那把她接到我們這裡?」

劉翔鷹搖頭說:「比起我們他待在白宗比較安全。」因為他們都封印了八成功力,且胡宗現在正處於分別行動的狀態,無法做到很完全的保護。

菊櫻說:「我已經接到寒那邊的通知了,他們已經與白宗會合,並將台灣的人交給白宗,現在正往噩盡島方向前來。」

「那就等他們來了再做打算吧。」目前還不知對方的深淺,劉翔鷹等人不敢貿然行動,等與寒等人會合後再做打算。

「給你,這是今天的配給。」沈雛菊將她手中的那一袋東西給劉翔鷹,這裡目前是總門的管理區域,每戶人家都必須作戶口登記,菊櫻他們都有做,當然是用假名,至於關係就是一對情侶加一個青梅竹馬而已,每日總門都有配給食物給每戶人家,剛剛他們就是藉著去領配給進行調查。

劉翔鷹拿出一塊麵包咬著就出門繼續耕田,沈雛菊問:「鷹他對於狄純的事這麼守口如瓶,那孩子到底是什麼身份?」

「只能說她的身份與這世界有點關係。」菊櫻說。

過幾日寒帶著五戰龍與柳家姊弟、黎嵐星、天上院瑩一起來到噩盡島,他們見到菊櫻立刻單腳跪下來說:「我等完成任務回來覆命。」

「辛苦了。」菊櫻微微一笑說,寒站起來說:「宗長我為妳介紹一位新伙伴,毒龍李佑森。」

李佑森向菊櫻行禮,菊櫻說:「你就是李佑森?我聽洛年提過你,怎麼樣?龍的力量現在如何?」

「很穩定,多謝宗長掛心。」李佑森說,菊櫻問黎嵐星說:「守橋人那裡怎麼樣了?」

「他們已與白宗會合並一起行動。」黎嵐星說,菊櫻點頭說:「各位辛苦了,我再此謝謝你們。」

菊櫻對他們行禮,而每個人也都對菊櫻行禮,賞罰分明這是菊櫻做事的定律,錯事就罰與糾正,做對事就賞與道謝,你來我往她就是這麼與寒等人建立如此深厚的友誼關係。

「你們剛來,很抱歉的我這裡有見識想要拜託你們。」菊櫻說,寒說:「請宗長下令。」

菊櫻說:「目前總門似乎正在噩盡島上做些奇怪的事情,且正在一步步的擴大,我想請你們去調查一下。」

「我知道了,那麼宗長你要由誰去?」寒說,菊櫻說:「這次的行動要隱密,人多並不好辦事,寒、柳玉櫻、焰恩聽命。」

三人單腳跪下來說:「是。」

「命寒為隊長,你們三人去調查總門在這噩盡島到底想幹嘛?調查到即可,戰鬥能避則避,有危險立刻離開。」菊櫻說,三人點頭說:「遵命。」

「宗長,李佑森請命一同前往。」李佑森突然說,焰恩說:「你怕我們能力不夠?」

「你冷靜點,我再李宗待過,也隨著李瀚去過幾次總門的地點,我去或許可以幫上忙。」李佑森說,菊櫻點頭說:「准。」

李佑森行禮說:「謝宗長。」

菊櫻對其他人說:「除了以上四人,其他人另外找地方隱居起來,等待我的通知。」

她一揮手說:「散。」

一令下他們立即散開消失,菊櫻轉身說:「好了,我們就等待結果吧。」

她領著劉翔鷹沈雛菊一同回去,寒等人在另一處集合,柳玉櫻問:「我們何時去調查?」

「明日,今天先找地方休息,玉櫻妳能先去那些設施裡面看看嗎?」柳玉櫻點頭站起來,抽出刀來說:「卍解,漆黑貓王。」

她全身被黑色覆蓋住,她身子慢慢融入自己的影子只留下一聲「我去去就回。」接著影子快速的往山下跑去,寒對其他人說:「我們先去找適合的地方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路人乙
  • 頭香?
  • 沉睡森林
  • 感覺自小了點,看得點痛苦.....
    共聯帶一班人走,恩......大概準備得死一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