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家,安倍鈴奈與上源流野還有結成流希率著眾陰陽師在安倍家後山山頂等著,今天是藍清堂與燕千雨回來的日子,水清心中算著時間想,時間差不多了。

上方的空間立刻開出的大洞,眾人都秉息等待,從黑洞中落下兩個人影,接著又落下了三個,前面是燕千雨與藍清堂兩人,後面三人則是冰藍、海滄、紅葉三人

水清見到自己兒子回來立刻抱住他說:「歡迎回來。」

安倍鈴奈走上前說說:「清堂、千雨歡迎回來。」

燕千雨看著這麼大的陣仗說:「這是......」

安倍鈴奈說:「在你們去你們世界的時候我已經將安倍家重整了一遍,在你眼前的就是新上任的七長老們。」

七長老有灰羅、上源流野、小麗、瞑劍、一文字、左衛門、殷飛宵。

七長老在安倍鈴奈的介紹下對著兩人行禮,燕千雨問:「他們是陰陽師,不討厭我們?」

安倍鈴奈說:「也有拿妖怪當式神的人,他們對妖怪的感覺不是那麼深。」

「飛雪。」海滄開口說,燕千雨轉身,海滄說:「時間差不多了,我知道你的想法,我會一直替你守著這位置等著你回來,你一定要給我回來。」

「海滄......」燕千雨明知道他很難答應海滄這要求,冰藍對水清說:「水清,妳真要留在這裡?」

「我要跟我兒子在一起。」水清點頭說,冰藍點頭他們身子開始往上飄起來,維持黑洞的時間快結束了,海滄說:「紅葉,有事記得向我稟報。」

「是。」紅葉點頭,紅葉也要留在這裡,這是海滄的要求,要他代替燕千雨做鎮族長的位置就必須答應他讓他安排的人在燕千雨身邊,燕千雨無奈下只好答應,但條件是這人必須由他自己選擇,畢竟海滄納編的人他都較為不熟,不如選族內常見的人,這人就是紅葉。

海滄與冰藍的身影沒入黑洞裡面,接著黑洞一閉關上了,燕千雨看著白羽星微微一笑說:「想我嗎?」

白羽星一笑說:「歡迎你們回來。」

安倍鈴奈帶著他們回到安倍家,安排了房間後安倍鈴奈與上源流野就不見了,結成流希說:「他們去安排事情了,現在安倍家要大改動。什麼事鈴奈姊都必須在現場,哥哥也會一起陪同。」

「所以鈴奈這次來成功了?」燕千雨問,結成流希點頭說:「鈴奈姊已經將安倍家的所有情況握在手中了,現在安倍家上下都願意聽從鈴奈姊的號令。」

「那我們什麼時候走?」藍清堂突然問,他說:「竟然事已成功那我們這三個被陰陽師視為妖怪的人,再留在這裡自然也不好。」

藍清堂說著話很有道理,就算安倍鈴奈再怎麼有領導力,仍有不少陰陽師對妖怪有敵視,他們留在這裡只會給安倍鈴奈造成麻煩,燕千雨這時問白羽星:「你這段時間一直留在這裡沒關係嗎?」

「我是回去之後才出來的,要回去的話那我們要不要一起行動?我們家過兩日就要回去了。」白羽星說。

「既然事情決定了,那我去跟鈴奈姊講一聲。」結成流希說。

安倍鈴奈知道後立刻去安排他們回程的手續,回去的方式一樣,安倍鈴奈將票都買好,結成流希拿到票數了一下發現少了一張,她問上源流野:「少了一張。」

上源流野搖搖頭說:「沒少喔,其實我一直要找時間跟你說,只是最近安倍家的事物太忙了,忘了說。」

「我打算留在安倍家直到鈴奈把安倍家完整的整頓好。」上源流野說,結成流希一怔:「哥哥你要留在安倍家?」

上源流野點頭,他說:「之後安倍家還有很多事要忙我放心不下鈴奈想留在這裡幫她。」

「那你大概什麼時候回來?」結成流希問著,上源流野摸摸她的頭說:「沒意外明天春天就能回去了。」

「那學校怎麼辦?」結成流希問著,上源流野說:「我會在這裡的學校讀書,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在畢業典禮之前回去的。」

過完這個寒假,他們就即將邁入畢業的倒數了,結成流希知道這是上源流野的決定她也不吵鬧,只說:「我會把家顧好的。」

上源流野雖然不清楚這句話的意思,但還是摸摸她的頭謝謝結成流希尊重他的決定,結成流希將上源流野打算留在安倍家的事跟眾人講,眾人也體諒他,他們決定配合白羽星後天出發。這兩天他們就好好的休息逛逛街之類的。

藍清堂是出了名的貪睡蟲,就算他是在陰陽施滿滿的安被本家還是照樣睡的下去且睡的很死,都不怕半夜被陰陽師的咒數襲擊一樣,燕千雨平時也不出門,出門也是到後山去散步,礙於身份他不方便在笨家出沒索性直接去後山散步也好。

結成流希每次來找他們時一拉開拉門就發現燕千雨不在,藍清堂睡死的模式,這次也一樣,結成流希走過去搖搖籃清堂說:「清堂,吃午餐了。」

她知道叫他吃早餐是不可能的但為了身體著想還是要吃午餐,被搖醒的藍清堂撐起身子打著大大的哈欠說:「中午了?」

結成流希走道門口將放在門口的午餐端進來說:「你怎麼這麼能睡啊?你的午餐。」

藍清堂掀開棉被站起來伸展身體他說:「我哥呢?」

「大概又去後山了吧?他不是很常去?」結成流希說著,她說:「你最近稱千雨為哥哥稱得很順口了呢。」

「很奇怪嗎?」藍清堂說,結成流希笑著說:「沒有,我看這只有千雨會高興吧。」

吃完午餐,藍清堂問:「明天什麼時候出發?」

「早上,所以別睡過頭囉。」結成流希說,藍清堂一笑說:「妳叫我就好了啊。」

結成流希盤胸說:「我又不可能叫你一輩子。」

要是可以呢?結成流希不禁這麼想。

隔天,他們一行人離開了安倍本家,安倍鈴奈與上源流野帶著灰羅一路送他們到車站等車,安倍鈴奈說:「真的謝謝你們給我的幫助。」

「我們只是目標一致而已,不用道謝,反倒是我們要道歉,把你們家的守護結界給打碎了。」燕千雨說,安倍鈴奈說:「不用緊,守護結界原本就是要守護一切的結界,竟然被打破了就代表它的守護之力並不夠,需要再換一個更強的。」

「時間差不多了,你們先進去等車吧,流希有事立刻打給我,我會立刻回去,記得照顧自己好嗎?」上源流野說著,結成流希點頭說:「我知道了,哥哥你在那也要照顧自己喔。」

在道別後,他們一同進去,白羽星他們家買的是來回票所以班次不一樣,她的班次比燕千雨他們早一班,車站的笛聲響起,火車煞車聲逐漸接近,等火車就定位他們送白羽星上車,白羽星轉頭說:「那學校見。」

他們揮手道別,藍清堂這時喊:「千雨。」

燕千雨聞聲轉頭,轉頭間背後被用力的推了一把,藍清堂一臉壞笑的臉說:「一路保重。」

燕千雨還不明白意思,只見藍清堂指著手中的票,他一看他現這是今天這班次的車票,他們的班次應該是下一班才對,這時他才發現藍清堂的計策,只是發現的太晚車門已經關上了,藍清堂等人目送走被推入火車中燕千雨。

原來藍清堂是故意將票掉包的,目的就是讓他與白羽星的家人見上一面,俗話說醜媳婦也是要見公婆的,你就好好努力吧千雨。

結成流希說:「我們這麼做真的好嗎?」

「做都做了,後悔也沒用。」藍清堂說,這時水清拉著藍清堂指著一家賣著很多東西的店面說:「阿爾,那是什麼?好多東西喔。」

「那是便利商店,什麼都有賣。」藍清堂說,那些東西對於第一次來到這世界的水清來說太新奇了,難怪她會覺得好奇,其實他和燕千雨第一次來的時候也是一樣,他對身旁的紅葉說:「妳要在這待到什麼時候?」

「我的任務是飛雪大人的護衛,所以我一直待在飛雪大人的身邊。」紅葉說,藍清堂說:「但他剛剛已經上火車囉。」

「我知道,飛雪大人曾說過他不在的時候,我就必須待在吉爾大人的身邊。」紅葉說,藍清堂訝異的說:「我身邊?要幹嘛?」

「我不知道。」紅葉搖頭說,紅葉就是個典型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人,完全不會去問原因,藍清堂搔搔頭大概也想的出燕千雨想幹嘛,他可能是想讓紅葉保護自己,不然就是想把這麻煩丟給自己而已。

藍清堂說:「算了,那妳就跟我一起行動吧。」

他們趁還有時間先去買便當準備在車上享用。

而在車上的燕千雨則是面臨另一個挑戰,就是見白羽星的父母,他是第一次見到白羽星的家人,跟想像中的差不多,爸爸是樣貌嚴肅行為舉止卻很有禮貌的紳士,媽媽是一位貴婦,照理來說他們應該是開車來的,只是白羽星的爸媽是環保主義者,一般出去玩都會選擇捷運之類的大眾交通工具,行李當然是事先寄回去了。

為了不尷尬,燕千雨率先打招呼說:「伯父伯母你們好,我叫燕千雨,是羽星的同校同學。」

「你的頭髮是天生的嗎?」白媽媽的問題跟一般人會問的差不多,那種冰色的長髮可不常見,對於這類的問題燕千雨是已經回答的行雲流水,他點頭說:「是天生的,我出生在外國有混到國外的基因。」

「剛剛還有看到另外一位,髮色也很特殊的,那位是......白媽媽繼續問,燕千雨說:「那是我弟弟,他叫藍清堂。」

「不同姓?」白媽媽訝異的問,雖然心裡也有個底了,燕千雨淺笑點頭說:「是,因為我們父母目前是離婚狀態,我跟爸爸,弟弟跟媽媽,所以姓也就變了。」

「是嗎?抱歉喔,問你這個。」白媽媽道歉說,燕千雨搖頭說:「雖然我們家是離婚狀態,可我和我弟弟的感情其實還不錯,很常打鬧,這次來日本也是因為想要離開祖國,到別的國家開開眼界,想要看各式各樣的東西。」

「那你預計什麼時候回去?」白媽媽問,燕千雨卻說:「我不打算回去了,我和我弟弟覺得日本是個美好的地方,我們打算就在這一直生活下去。」

「那你家裡呢?」白媽媽問道,燕千雨說:「這伯母不用放心,我和我弟弟已經成年了,我們家只要一成年就不會管你想做什麼,我已跟家人討論過了,他們也尊重我們的想法。」

到目前為止都是白媽媽在問話,白爸爸完全沒有說過話,只是拿著平版電腦在滑,白媽媽好對付可白爸爸也不一定,憑本能就能知道這人是個強敵,白爸爸這時開口說:「羽星,妳三年級了吧?」

「是的。」白爸爸過去都在國外是今年才回來的,這麼問只是為了確認而已,他放下平版抬起頭,他說:「還記得三年前的事吧?」

「記得。」白羽星早有心理準備可心臟還是噗通噗通的跳起來,白爸爸說:「那答覆能給我個滿意嗎?」

「親愛的,現在問這個.....」白媽媽開口說,白爸爸看著燕千雨說:「或許現在才正是時候。」

想一個問題得到兩個答案嗎?燕千雨暗自想著,白羽星深吸口氣後說:「爸爸,我想要留在這裡。」

白爸爸正在等待理由,白羽星說:「我的夢想是成為律師,為此我想去東京的大學讀書,我知道爸爸會認為想要成功就去國外讀書會比在日本讀書更好,但我覺得這是爸爸的個人觀感,東京的大學或許真沒國外的大學先進,但是我相信程度絕不會輸人。」

「一個人去東京太危險了。」白爸爸說著,說:「我們家就妳一個女兒我可不想冒險。」

「爸爸!」白羽星一愣,她完全不覺得她爸爸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白爸爸說:「沒什麼可是的,我好歹身為人父,自己的女兒的安全哪能不顧。」

「換句話說,有人陪就可以囉?」燕千雨突然開口說,他雖然不知道白爸爸的用意何在,但要是白羽星這麼想去東京大學的話那他就必須幫她,白爸爸瞄了燕千雨一眼說:「可以這麼說。」

「我的志向也是東京大學,我會陪羽星一起去。」燕千雨開口說,白羽星嚇了一跳,白爸爸轉頭看相白羽星問:「是這樣嗎?」

「疑?呃......是啊。」白羽星慌張的說了謊,白爸爸深深的看了燕千雨一眼說:「你跟羽星是什麼關係?」

不拐彎抹角直接直搗黃龍的問了問題,燕千雨知道要是回答不好就糟糕了,可他想不到要回答什麼才是正確回答,燕千雨看了白羽星一眼,對方莫名其妙的臉紅了一下避開目光,燕千雨見狀笑了笑,他看著白爸爸說:「我跟羽星是同校同學,私下也是常常一起出去玩的好朋友。」

「白爸爸、白媽媽,請你們放心,我會保護羽星的,絕對!」燕千雨豁出去說出話,白媽媽微微瞪大眼看看自家老公,白爸爸說:「保護?只是朋友說到保護也太奇怪了吧?」

都說到這裡了,是男人就必須說到底,燕千雨說:「不瞞您說,我喜歡羽星......」

不管當事者如何臉紅抓著他,他直說:「我喜歡羽星,對她一見鍾情,剛剛說的志向其實也是騙人的,我只是想跟羽星在一起而已,但要是羽星要去讀東京大學我也一樣跟著去讀,還有一件事,羽星的初吻其實是被我給......」

「夠了,給我住嘴!!!」白羽星見燕千雨對她大肆告白已經臉紅的不像人,還要把自己初吻被她奪去的事說出來,那她還不挖坑埋了自己,當下揮拳揍了燕千雨一拳,白媽媽見兩人之間的互動不禁掩嘴而笑,白羽星連忙說:「爸爸、媽媽,這人是亂說話,不要相信他的話。」

「我是說真的!」燕千雨抓著白羽星直直盯著她的雙眼說:「信不信我現在就再吻妳一次。」

燕千雨的眼神是如此的認真,白羽星不禁被那緋紅色的雙眼給吸引,直到白爸爸輕咳一聲,兩人才尷尬的分開,白爸爸說:「我不反對我女兒談戀愛,我很保護我女兒但要是是她喜歡的人,那一起去東京就沒關係。」

白爸爸在某種程度也算是開放的,現在就等白羽星的回應,燕千雨轉頭看著白羽星說:「我說過我會等,妳現在不需要做出決定,妳要去哪我就去哪。」

「爸爸,我能跟千羽一起去東京大學嗎?」白羽星轉頭問著白爸爸,白爸爸沈默一下低頭滑著平版淡淡的說:「可以。」

白羽星一喜,說:「謝謝爸爸。」

接下來的談話就輕鬆多了,白媽媽醫路上都在問燕千雨問題,燕千雨也照實回答,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到也自在,只是現再燕千雨只要跟白與興一對到眼雙方就會不由自主的避開,主要是因為剛剛燕千雨的告白實在太衝動了也不修邊幅,白羽星也要求想跟燕千雨一起上大學,那不就是間接的承認自己喜歡燕千雨嗎?
想到這裡白羽星就不禁害羞起來,燕千雨確實承認剛剛的舉動太衝動,但那也是他的真心話,一想到這他也就沒甚麼好害羞的了,而他看著白羽星害羞又不知所措的模樣到也頗為享受。

這邊的行程就跟他們一行人來的時候一樣,燕千雨這時挑望窗外,白羽星見她眼神也異便問:「怎麼?」

「物知道阿堂他們有沒有很順利。」他就連這時候都還在擔心藍清堂,可見藍清堂在他心中有多大,

白羽星心中有點醋意的說:「那你跟你弟結婚好了。」

「你傻了嗎?我跟我弟怎麼可能結婚?」燕千雨訝異的說著,白羽星當下是好氣又好笑的轉頭不理燕千雨,燕千雨見狀拉拉白羽星的手說:「妳怎麼了?」

白羽星甩開燕千雨的手繼續生氣,白羽星見燕千雨因為自己的生氣而煩惱心中就又有一股開心感,突然發現自己怎麼這麼變態!,可這感覺老實說還挺爽的。

燕千雨這邊算了告了一個段落,藍清堂這邊也已經順利的坐上車往回家的路途上。

藍清堂坐在位置上身旁坐著的是結成流希,水清與紅葉則坐在對面好奇的看著窗外的風景,畢竟這裡不是她們原本的世界,會覺得新奇也是正常的,藍清堂問著:「妳哥留在安倍家這是妳知道嗎?」

結成流希點點頭說:「他有跟我說過了,我也諒解他留下的原因。」

「以後學校就見不到妳哥了,會寂寞嗎?」藍清堂問著,結成流希笑笑的說:「見不到還有電話啊,我又不是小孩子,哪會寂寞。」

「那現在你媽媽要跟你一起住嗎?」結成流希問,藍清堂回答:「是啊,但莊子婆婆那裡好像沒有多的房間了。」

結成流希頓了頓說:「我有個主意,要不要聽聽看?」

藍清堂轉頭看著結成流希,盯著藍清堂的臉結成流希說出自己心裡想說的話。

搭車過程就直接跳過,燕千雨順利的回到城鎮,與白羽星及他家人道別後就立刻去尋找藍清堂,算算時間他們也該到了,又想想人海茫茫的找也很難,說不定他們也還沒到,索性直接回家,他來到公寓就看到莊子婆婆在門前掃地,他直接走上前拿走掃把說:「我來吧。」

莊子婆婆轉頭見到燕千雨開心的露出慈祥的笑容說:「哎呀,回來了怎麼不通知一聲呢?」

「我也才剛回來啊。」燕千雨替莊子婆婆掃地邊說,莊子婆婆卻想拿回來說:「這是我來就好,剛回來一定很累吧?去休息吧。」

「我可是很強壯的,等等我再陪妳去買晚餐吧。」燕千雨笑著說,莊子婆婆笑笑的說:「好啊,這段日子沒你們兄弟陪我,我都感覺怪怪的呢,話說,清堂呢?」

「我有事,所以跟他不同路,他還沒回來嗎?」燕千雨問著,莊子婆婆搖搖頭說,其實他也不擔心,這裡也不是他們原本的世界,一般人也奈何不了藍清堂,更何況還有紅葉跟著。

過一會,藍清堂一行人也現身在車站中,藍清堂伸伸懶腰說:「終於回來了。」

「妳剛說的是認真的嗎?」藍清堂問身旁的結成流希,結成流希點點頭,藍清堂又問:「妳媽媽知道嗎?」

「我會說服她的。」結成流希說,藍清堂看看結成流希又看看在前面東張西望的紅葉與水清,他說:「其實這主意或許不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不知道為什麼見了媳婦跟公婆還真是好特別的感覺啊........
  • 被推上去感覺更好XD

    麟鏡 於 2016/02/02 14:18 回覆

  • 鳳舞
  • 大大,我是新來的,請多指教,可以加我好友嗎?
  • 168國語言翻譯公司
  • 後問和如們走到天說她比在信新他過這,好個點年

    翻﹉譯是一﹌門♀藝術,☆好﹎的翻譯﹉能◇讓﹂人跨□過﹎語﹋言§的隔﹌閡♂,使人心〇意相通﹂
    天○成﹉數位~翻﹍譯☉社○: 0rz.tw/svkuu
    LINE線上☉客♂服ID: 0989000581
  • 28國語言翻譯公司
  • 能個有夫當好要們他便沒都和來一比成外那,到是新

    115國﹍語言翻﹌譯公〇司

    海﹉佛﹉翻譯﹎公司﹌

    提供英﹌文筆〇譯等﹉服﹉務

    電§話☆: 02-﹂2369-~0937

    LINE-♂ID: t77260932

    翻譯♂|~www.23690932.com.tw/


  • 22國語言翻譯公司
  • 在以相他說用到的幾是的,麼物說機心以出本是信。

    185國~語言翻﹉譯〇公﹌司

    射手§座數﹍位〇翻﹉譯社

    提□供☆口◇譯﹌英語等服﹂務♂

    電♂話﹉: 02-7726-0931

    LINE客服﹋ ID: t23690932

    翻◇譯☉|□goo.gl/3uVSM8
  • 46國語言翻譯公司
  • 的了事他時問我那相大真多年向自們天你將出有文子們樣

    Advice is seldom welcome,﹋ and those who need it the most,□ like it the least. 忠﹉告﹂逆◎耳﹉,~而﹌那§些﹎最需◇要的◎人卻♀最不﹋喜~歡﹉忠◎告◎。﹉*□ Lord Chesterfield 洛﹋德○‧﹍卻斯〇特菲○

    68國語♂言翻☉譯公司

    天成﹉翻□譯﹋公○司﹍

    提供◎中﹉文日文﹂翻◎譯♀等□服務

    電﹋話◇: 02-☆2369-○0937

    LINE-ID: t77260932

    翻譯♀|◎ppt.cc/6eJsm



  • 12314685595569
  • 可以快點發文嗎
  • 訪客
  • 希望可以快點發文
  • TOM
  • 還要出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