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噩盡島的南邊山上有一座用木頭做成的簡陋木屋,這時林中飛出一到身影,人影身高一米八從體格來看是位壯碩的男子,他被上扛著一頭看似鹿又不像鹿的動物,他走到木屋將動物扔下敲敲門說:「小菊,還在睡嗎?」

木屋打開來一位容貌清秀的女子探頭出來,將手指放在唇上噓聲說:「小聲點,小雛還在睡呢。」

男子指著身後的動物說:「今晚的晚餐我找到了,妳來生個火好開動。」

女子走到動物旁說:「好大喔,去哪抓的?」

「西邊,這附近基本沒什麼動物了。」男子抽出身後用石頭做成的石刀蹲下說:「毛皮洗洗還能用來穿,我已經放過血了,妳來幫我剝毛。」

男子一邊用石刀小心割開動物的毛皮女子在旁輔助著將毛皮剝下,成功將毛皮剝下後放置一旁再用一根結實的木頭將動物串起來,女子堆起木頭抽出匕首在木頭堆上揮了揮,木頭便無聲的起了火,男子架起Y字形的支架將動物放在上面烤著,不久變傳出陣陣香味,香味傳入木屋中,另一位女子揉著眼睛走出來說:「好香喔。」

「起來啦,再等會就能吃了。」女子開口說,男子說:「去附近河邊洗把臉吧。」

女子點頭便往林間走去,他們正在噩盡島,現在噩盡島正在排斥渾沌原息,也就是所謂的道息,一般妖怪都不願留在噩盡島可還是有一些低些妖怪會出現在島內,正確來說不該一個人在島內亂走,可看剛剛男子扛著那隻動物出現就可猜測這三人其實不是一般人更有一般人沒有的絕技。

這三人,男的叫劉翔鷹,兩位女的叫菊櫻跟沈雛菊,三人的身份為胡宗宗長跟弟子,他們在那日與白宗道別後就來到噩盡島南邊的山上的某一處隱居起來,這附近還有水池可供清洗,當然附近的妖怪早就被他們清除吃下肚了。

 「不知道奇雅他們怎麼了。」劉翔鷹問著,菊櫻說:「放心好了,他們不是那種容易滅團的設定,我們只要在這靜靜等著他們就好。」

「可是好無聊喔,在這島上沒事做,我們去找找洛年如何?」劉翔鷹說著,菊櫻說:「洛年早有隱居之心,我們沒事還是別去找他比較好。」

沈雛菊這時也回來了,她坐在火堆旁問:「在說什麼?」

「鷹,他說這裡太無聊了。」菊櫻笑笑的說,沈雛菊點頭說:「日子一天天過去的確身子的確都快生鏽了。」

這時菊櫻眉頭突然動了一下,她說:「看來今天不會無聊了喔。」

「怎麼?有人?」沈雛菊問著,菊櫻在周圍500公尺設下了感應立場,只要有人通過就能立刻知道,平常只會感應到一般妖怪,可這次感受到的炁息不是一般妖怪,來者有妖仙以上的階級,劉翔鷹這時站起來,在菊櫻設下的感應立場內的200公尺劉翔鷹也設下了風的屏障,只要有東西通過他就能知道,在這雙重感應立場下誰都逃不過菊櫻一群人的眼睛。

劉翔鷹右手一伸,從他身旁開出了一個小洞手伸進去取出他的刀出來,他說:「人數五個人,其中兩個實力不低呀。」

菊櫻和沈雛菊到後方留劉翔鷹在前方,沈雛菊的工作就是保護菊櫻由劉翔鷹打頭陣,不久五道身影在他們面前落下,他們穿著歐式風格的騎士服配上披風,裡頭除了一位女性和一位男子穿著較一般外,其他身後的三人都是佩帶刀劍,一副侍衛的樣子。

「好久不見了,胡宗的各位。」為首的男子開口說,劉翔鷹認出男子他說:「布蘭德?」

此男子,布蘭德,是現任血族之王,因為四年前的血族大戰胡、白兩宗有恩於他,這次他便以協助者的身份前來,而在他身旁的是千堂,身後的三人則是他遠征部隊的部下。

劉翔鷹微微放鬆警戒的問:「你們來這做什麼?」

「承蒙四年前胡、白兩宗的大力相助,我們這次是來協助你們的。」布蘭德說,菊櫻說:「四年前的事,我們是因為私事才參與進去,並無心要幫助你,所以這協助恕我拒絕。」

她口中的私事當然就是帶回當年成為倒戈成為血族戰力的沈洛年,布蘭德說:「不管如何,這恩我們是報定了。」

「那就隨便你們吧。」菊櫻明顯不想再多說說,布蘭德說:「請問你們在這做什麼?」

「我們在等白宗。」菊櫻在火堆坐下指著烤的剛剛好的肉說:「要不要一起吃?」

「那我就失禮了。」布蘭德坐下說,千堂自然坐在旁邊,千堂問著:「沈洛年近況如何?」

「好的很,一尾活龍。」劉翔鷹用石刀切開肉說,菊櫻對布蘭德身後站衛兵的三人說:「你們也做吧,一起吃。」

他們猶豫一下,布蘭德拍拍身旁的空為點頭,他們才坐下,沈雛菊將切好的肉用削好的細樹枝串起發給其他人,布蘭德問著:「等白宗等人過來,你們之後打算怎麼做?」

「除了等白宗外還要等我宗的其他弟子歸來,之後可能帶著著其他難民們在某一處安居起來吧。」菊櫻說,布蘭德說:「安居?你是指去那座有很多人類居住的地方嗎?」

菊櫻一愣問:「你剛說什麼?」

「我們在來到這地方時曾四處察看,就在北邊有一處那裡聚集著很多人類,有的人正在發放東西給其他人類,還有的人正在......依照你們的說法是在耕種吧?還有一處看似是負責那區域的機構的地方。」布蘭德說著,菊櫻說:「北邊嗎?當時去的時候還沒有啊,怎麼突然出現了?」

「在這災難世界中還能有手腳這麼快的人,想必是事先知道會這樣子才預先做好準備的。」沈雛菊說,劉翔鷹突然說:「是總門。」

想想的確有可能,雖說總門曾被沈洛年和劉翔鷹大鬧一番過,可基本裡面的人員並沒有減少,要是他們真預先知道了世界末日後的情況,那麼可能在他們動手之前就已經先開始著手準備了,這麼看來狄純的預言確實讓他們佔了很大的先機,慶幸現在狄純已不在總門了,看他們之後還能變出神麼花招來。

菊櫻猶豫一下說:「我想去看看,你能帶路嗎?」

「當然,不過先吃飯吧,吃完飯再做事可是基本禮儀喔。」布蘭德說,沈雛菊和劉翔鷹早已咬著肉串吃著,菊櫻見狀一笑也跟著吃起來,這一餐比起平時的三人,八人一起吃更添加了點歡笑聲。

吃飽飯他們準備前往布蘭德口中所說的民間機構地方,果然看到了許多人少說也有近萬人,奇怪的事這些人怎麼來的?這些人一看就是一般人,噩盡島上除了變體者外不會有普通人才對,菊櫻將目光放遠的看,發現在不遠處有處用木頭架起來的幾間屋子,時不時的有人在那邊進出,再往下看,看到竟然是滿滿攤販!還不時傳來叫賣聲,這活脫脫的就等於是一個菜市場嘛。

「布蘭德先生,你真是帶來一份驚喜呢,這些人看來是被總門帶來在這生活的,上面那個可能就是總門的機構負責管理這塊區域的。」菊櫻說,布蘭德微笑說:「能幫上忙,我自然可高興,可叫我布蘭德就好了。」

「可他們幹嘛把這些人帶過來?有什麼好處?」劉翔鷹問著,菊櫻說:「不知道,我們就來查查他們在這做什麼吧。」

沈雛菊這時也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混入人群中,可他們......」他指著是布蘭德一行,從這裡的人民看起來多為東方地區的人,布蘭德一行人是血族,也就是吸血鬼,古時候的吸血鬼多居住為歐洲境內,整體看起來自然跟東方的人不一樣,要是這麼出現不免引來關注,到時就怕調查會有閃失。

「我懂這位小姐的意思,我等就不參與,我們平時就在島上四處巡視一番,一有問題就立刻告知你們。」布蘭德說,菊櫻說:「現在的噩盡島並不危險,光看這些人就知道了,要是真有危險他們來會在這生活進行買賣?我想拜託你去噩盡島以外的島嶼看看,要是有倖存者的話就將他們帶過來,現在除了噩盡島外沒有其他夠安全的地方了。」

「那要由誰來處理?帶來的人總要有個地方居住吧?」布蘭德說著,菊櫻說:「這點不用擔心,我們之後會跟白宗一起行動,白宗他們目前正在進行難民的搶救,就算再加多少人也沒問題。」

「好的,那我們立刻前往。」布蘭德和菊櫻交換了輕疾名諱便離開,菊櫻等人也喬裝打扮一下便混入人群。

台灣,寒等人正在準備晚餐,他現在正在烏娜等人的營地裡,天上院瑩跟黎嵐星也陪同,烏娜說:「我想問一下,你們宗長現在正在何處?」

「應該跟白宗一起行動吧?我們是被先派來保護台灣的人的。」寒說,烏娜說:「你們這裡總共多少人?」

「因為時差,我們那地區的人晚上都在睡覺死殺傷很重,我們一路往南走過來,想想也有8、9千人吧?」寒說,烏娜說:「這是多還是少?」

「少,台灣人口可沒這麼少人。」寒說:「我們奉命在這裡等白宗等人回來,之後就沒我們事了,我們只照顧他們到那時而已。」

「等白宗來你們打算跟他們一起行動嗎?」烏娜問著,寒說:「之後可能就是一連串的搶救行動了,在還沒世界末日之前白宗就要去世界各地去救那些難民了,這些人當然也是帶著。」

「不怕會拖累嗎?」烏娜指出關鍵點,要環遊世界救人這現在白宗等人來說沒問題,可要帶上一般民眾就有問題了,光是行軍就有問題一般人跟變體者的體質本就不同,他們可能可以日行百里,可一般人做不得到,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安全,環遊世界去救人畢竟會碰上妖怪,在還要保護一般人的情況下去戰鬥很明顯就是拖油瓶,不僅會對白宗可能造成危險也會讓整個團對立刻瓦解,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難民跟自己去,要是這樣這些難民的安全就不能保障,留幾個人下來,那要留誰?白宗的戰鬥方式就是一體的,進可功退可守,少了都不行,真要是這樣最後這保護人民安全的責任很有可能會落在胡宗身上,就不知菊櫻會怎麼想了。

寒聳聳肩說:「我們宗長會想辦法的,我們只要聽他的就好了。」

「你們宗長的只是不會有錯誤的時候嗎?」烏娜問著,寒笑著說:「錯誤是件好事,認清錯事下次就會做的更好,我們宗長我不敢說她是十全十美但我肯定她值得我們一生去追隨。」

由此言可見胡宗之間關係的堅韌度是多麼強了,且秩序也很好,陪同寒來的除了見過面的黎嵐星外還有一位只見過幾次面的女子,她們從頭到尾都沒插過一句話,全程都由寒來開口,就表示這對的領袖是寒,凡是由寒決定。

「各位開飯囉。」神樂律開口說,夏羽柔與亞汀跟周勝村將飯菜端上桌,烏娜說:「還請寒先生在這裡享用晚餐在走。」

「叫我寒就好,那我就打擾囉。」寒說著,他們一起吃這頓晚餐,葉梅樂突然問道:「請問韓你們這些日子都是吃什麼過日?」

「我們每到一個城鎮都會去搜刮各超市裡面的水跟罐頭零食,自然不會挨餓,就營養較不好而已。」寒笑著說,烏娜問著:「這麼說起來,我們的糧食剩多少?」

「我們帶了三個月份過來,我們平常也有在省所以還有兩個半月。」神樂律說著,夜星殘和亞汀這時也巡邏回來,確保營地安全他們每天都會派人出去巡邏一番,晚上也會派人輪流守夜。

夜星殘聞著香味走過來說:「我肚子餓了。」

他坐下不知是否有意就坐在黎嵐星身旁,這時他們已經開始吃了,夜星殘見黎嵐星嘴旁有醬料的殘渣好笑的拿起手帕往他嘴上一擦,他說:「還說我是小孩子,妳不也一樣。」

黎嵐星不滿的鼓起臉說:「誰要你擦,哼。」

夜星殘與黎嵐星的互動烏娜等人早習以為常,寒到很趣味的看著,才去日本沒幾天他們的交情就這麼好了?他們正享用晚餐之時一道影子從林間竄出來到寒的後方,待影子立了起來才有人發現,烏娜等人一怔立刻備戰,卻聽到寒開口說:「怎麼了?妳不在營地嗎?」

影子變成人形,是柳玉櫻,柳玉櫻說:「那邊有事情了。」

烏娜等人與柳玉櫻並未見過面,因為當時他們在沈洛年的身邊,或許有看過幾眼可並沒有很深的印象,見寒與她說話的口氣推測是寒那邊的人,烏娜等人也放下心來,只是這女子怎麼無聲無息的出現啊?連反應的感覺都沒有。

其實這是柳玉櫻的絕招,叫做隨影同行,她與影子融為一體能快速的前往一個地方。

「怎麼了嗎?」寒站起來問著,柳玉櫻說:「那群難民中推出了個說是市長的傢伙,他說代表全部人民與我方談條件,要我們保護他們與傳授我們的絕技。」

「前者我們不正在做了嗎?後者的話就痴人說夢了。」寒說,柳玉櫻說:「焰恩聽到也這麼說,只是那人口氣不怎麼好焰恩就被他激怒了作勢要打他,其他人攬住了焰恩才沒出手,你去處理一下吧。」

「知道了,妳們就留在這繼續吃,吃完了再回來。」寒對兩女說,柳玉櫻腳下的影子況張開來保圍住她與寒,兩人瞬間落入影子中,影子朝他們營地快速前進。

到營地的時候寒就看到焰恩被達克斯和莉雅拉著,而那個自稱市長的人也被黃齊和白玄藍拉著,中間做調和的是李佑森,這也很正常,李佑森人不僅實力高且腦袋聰明,也時常替寒出點子,寒是這對的隊長這點毋庸置疑,而寒不在時就由副隊長柳玉櫻擔任指揮,這兩人都是腦子靈光的,第三個腦袋靈光的就是李佑森。

「在吵什麼啊?」寒走進問道,見到寒過來他們一行人也停下吵罵,焰恩像是做了壞事一樣的低著頭,寒再問:「沒聽到我說的話嗎?在吵什麼?」

「這人自稱是這裡的市長想要我們傳授他們,我們的絕技。」李佑森說,那個自稱市長的有著圓滾滾的身材,濃眉,眼睛到很閃亮。

那人說:「不錯,我們也想靠自己活下去,要是你們突然不告而別那我們不就等死嗎?我必須為我們這些人想想後路。」

「這麼想死啊?」寒突然說:「接受我們的能力的話就必須在前線戰鬥,你不怕死嗎?」

「不怕!為了我們的未來我們不怕。」市長說,寒卻笑了出來,他說:「誰不怕死?我們也怕死啊,我勸你們打消這念頭,我們是不得以才需要力量的,要是能選擇我寧願當個普通人。」

當個普通人與普通人結婚生孩子,最後老死,這在寒眼中是多麼幸福的事,只是他不能也無法去做。

「那就把你的力量給我,我來做這領隊。」市長說,寒眼神一利,他說:「力量不是你要就有的,是付出代價的,你付出多少就能收到多少回報,我勸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滾回去你的營隊,不要來煩我。」

市長還有話說,寒就先說:「我先說好了,我們沒有義務幫你們,更沒有責任救你們,我們指示奉命保護你們,你們不要太敢得寸進尺,之後我們會與白宗會和,你們要是想成為戰力的話,就去找他們收門徒吧。

寒說的很絕,胡宗目前並不想收門徒,菊櫻也不想,所以他自然會拒絕,寒見市長不信指著在旁的黃齊和白玄藍說:「他們也是白宗的人,你去找他們說情吧。」

寒直接把問題丟給黃齊和白玄藍,見市長目光轉過來,黃齊尷尬的笑著說:「我會替你們說說看的。」

事情算是暫時解決了,那人離去,寒便問:「怎麼突然冒出個市長來?」

「人是群居生物,總需要頭來決定事情,近日他們舉行了市長選舉,選出來的市長就是他。」黃齊說,寒笑的說:「那怎麼不選總統?」

「總統需要全國人民一起選,就現在這些人......」黃齊說著,寒說:「說不定現在全人類就只剩下這些人了。」

「你把責任推給白宗這樣好嗎?」柳玉櫻問著,寒說:「現在這世界要自保先自強,之後妖仙們會陸續回來,光靠我們這幾人不可能保護他們一輩子,我們也不可能戰勝所有妖仙,是時候增加戰力了。」

「你想讓白宗收徒以擴增兵力?」白玄藍說著,寒說:「瑋珊和奇雅是個聰明人,她們知道接下來的該如何打算。」

白玄藍回到營地,往葉瑋珊方向走去,葉瑋珊現在正全心投入照顧沈俊彩其他的是她都不管,就連剛剛市長那鬧起來她也不在乎,她見白玄藍走近便問:「事情解決了嗎?」

「摁。那人吵著寒要他交他們胡宗的絕技,可寒卻說去找白宗,他的意思是只要白宗開始收門徒了,瑋珊這事你怎麼看?。」白玄藍問著。

「收門徒我是同意的,現在力量與戰鬥才是這世界的法則,奇雅也有此意,其實我們當時在檀香山時就決定開始收徒了。」葉瑋珊說,白玄藍說:「你們的決定舅媽沒意見,可我們現在哪有這麼多妖質去變體啊?」

「這不擔心,我打算用轉仙三法中的引仙,轉仙三法中有換靈、引仙、易質三種,其中換靈為最高等級,我們這種迫入妖質變體的方法就叫做易質屬於最低等級,而引仙的原理則是先化為妖再以妖的方式去修練,引仙者不僅比一般變體者強使用妖質量也比較低,是最適合目前的方法,我已經學會如何引仙之後我會交給奇雅讓她去定奪」葉瑋珊說,白玄藍點頭說:「你們都在為未來而考慮舅媽也很高興,可奇雅不是不喜歡當宗長嗎?」

「是因為阿輝哥。」葉瑋珊看著在人群中談笑風生的陳耀輝,她說:「奇雅當時拜託洛年去找失蹤的阿輝哥,而他也藉機提出奇雅擔任宗長的要求,只是沒想到奇雅還真答應了,她真的很重視阿輝哥。」

「我也覺得阿輝這孩子很討喜,他剛來不久就能跟這些人混的這麼熟了,他跟奇雅正在交往嗎?。」白玄藍問著,葉瑋珊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舅媽妳也知道奇雅就算心中有事也不會透露出來的。

「是啊、是啊,那孩子什麼都好就這點要改改了。」白玄藍笑著說:「妳累不累?俊彩給我照顧吧。」

「不了,我想多陪陪俊彩,不然到時怕就沒機會了。」葉瑋珊說,白玄藍問著:「你跟洛年之後有什麼打算?」

「洛年找有歸隱之心,可無奈世界變成這樣想安定下來還需時間,等洛年回來後我會和洛年一起行動,要是要去危險的地方俊彩就拜託舅媽了。」葉瑋珊說,白玄藍說:「放心好了,俊彩就交給我,我會把他養的白白胖胖的。」

「之後再煮來吃嗎?」寒的聲音冷不妨的從後方出現,白玄藍嚇得跳起身子轉頭嗔到說:「寒你怎麼能這樣下別人呢。」

「抱歉、抱歉,只是剛剛那句話聽到就想接下去。」寒打哈哈說,他問葉瑋珊:「奇雅他們什麼時候到台灣?」

「我之前有用輕疾聯絡過了,她說依目前速度可能還需三、四天,怎麼?」葉瑋珊問著,寒聳聳肩說:「沒,只是希望他們快點來,老實說我快待不下去了,保護這些人根本無聊到要命,還要忍受他們的精神霸凌,想到就煩,所以來問問。」

精神霸凌指的是剛剛市長說的話,本來照顧這些人已經夠煩了還要忍受他們的言語轟炸,要是再這麼下去,寒怕真有一天就丟下這些人直接離開了,至於菊櫻那邊他們自然會去請罪。

「抱歉了,我們有勸過可是他不聽。」白玄藍道歉說,寒揮揮手說:「不要緊,我們是奉命來保護他們的本來就該盡忠職守,只是那些孩子發火起來要管教就很麻煩了。」他指的自然是焰恩等人的脾氣,焰恩等人對於脾氣的很不好,是一個不小心就揮拳過去的那種,打在一般人身上可就不好了。

「請你們再忍忍吧,等到奇雅他們到了,白宗也該開始收徒了。」葉瑋珊說著,寒點頭便離開。

三、四天過去,葉瑋珊接到奇雅的通知他們會在他們預計在高雄港登陸,寒等人也立刻前往高雄港,過了一天終於看到港口,再那裡也看到了三、四艘中等形狀的小船,有一些人正在船附近活動,葉瑋珊找到奇雅等人立刻過去,奇雅見到葉瑋珊說:「好久不見了,瑋珊。」

「妳才是呢,奇......不!是宗長。」葉瑋珊笑笑的說,奇雅苦一張臉說:「別再說了,這幾天被這樣叫還叫去怪不習慣的,那個......我拜託你們的事......」

葉瑋珊笑笑的轉頭喊:「阿輝哥。」

陳耀輝應聲探頭出來,他見到奇雅愣了愣,奇雅也愣住了,現在的陳耀輝要比奇雅印象中要不大同,皮膚變黑了,身材也變壯了,可還是看的出來他就是陳耀輝。

陳耀輝走進笑著說:「奇雅,好久不見了。」

這笑容也是一樣,奇雅淡淡一笑說:「真的好久了呢。」

葉瑋珊將時間留給他們,她走去跟白宗等人敘舊,韓流妃給葉瑋珊一個擁抱說:「妳在這沒事吧?」

「摁,我很好,你們呢?」葉瑋珊問著,自然不用問,每個人都神氣活現的精神很好,賴一心問著:「你們這裡有多少呢?」

「約8、9千人吧?實際數目還是要問寒他們。」葉瑋珊說,吳配睿說這時問:「洛年呢?」

「他外出了。」葉瑋珊苦笑說:「這我之後跟你們說明,我先去把人帶過來。」

這次探路只有葉瑋珊一個人,陳耀輝是葉瑋珊帶過來的,為了就是讓他早點跟奇雅相見,葉瑋珊回到營地將白宗等人已到的消息告知寒,寒立刻帶著所有人前往港口,這8、9千人浩浩蕩蕩的走出來也算是一種景觀了。

雙方將自己的儲糧拿出來,今日打算就在這過日,白宗等人與寒等人加上烏娜等人為成一處,寒將白宗家人的情況告知他們,張志文、侯添良的親人皆在世界末日的時候死亡,黃宗儒及葉瑋珊的親人則是失蹤,賴一心家中只有一母親,成功的獲救,吳配睿的雙親也是一樣獲救。

雖然知道生存率不高,可得知家人死去心理還是不好受,奇雅問:「那李瀚的家人你們知道嗎?」

「李瀚?李宗的嗎?他們家也毀了,估計裡面的人也難逃一死。」寒說:「胡宗這裡也一樣,瑩瑩和星的家人都只剩下她妹了,雛菊的家毀了家人也失蹤了,鷹的媽媽是還活著,但宗長的就太遲了,洛年的叔叔也失蹤了。」

氣氛一下子重了起來,寒打破沈默的說:「奇雅,這些人就交給妳了,我們的任務就到這為止。」

「你們接下來的打算呢?」奇雅接下話題繼續問著,寒說:「我會先跟宗長聯繫之後再說,烏娜,你們就跟著白宗一起行動幫忙他們吧。」

「白宗在聖戰中也幫助我們許多,幫忙是應該的,只是你們要這樣回噩盡島嗎?還是我們派一半的人跟你們一同前往?」烏娜說著,寒搖頭說:「不可,你們小隊是一體同生,離開一人小隊的戰術便會瓦解,你們跟著白宗就好,我們不會有事的。」

「既然這樣,那我知道了。」烏娜說,葉瑋珊說:「奇雅,妳已經開始收徒了嗎?」

「我只先收了一些原本就是變體者的人,至於一般人我打算等回台灣再說。」奇雅說著,葉瑋珊說:「這樣正好,我去找阿輝哥時,懷真姊教了我另一種轉仙方法,我現在教妳。」

葉瑋珊轉仙三法跟引仙之法解釋一下,冰雪聰明的奇雅立刻就懂,她點頭說:「摁,這確實很適合現在這世界,不如明日就用吧。」

「這沒有後遺症嗎?」賴一心問著,葉瑋珊說:「後遺症到沒聽說過。」

寒說:「越強大的力量付出的代價就越高,放心好了,你們這種的沒有後遺症。」間接的就是說他們的力量不夠強就是了,但也沒錯,在這之中胡宗所有人的力量絕稱首冠,再者就是烏娜等人,烏娜等人腳下奇怪的AT就是他們力量的來源,力量十分強大。

他們絕對是在如今這世界中的一霸,白宗等人也必須增加實力及戰力才行。

「要不要先用妖質試試看是不是散發型,如是就交給我們來訓練,如不是就直接引仙如何?」韓流妃這時說,散發型的變體者相當珍貴,日後必有大用,他們也同意如此。

隔天,白宗等人就宣布正式收徒,想徵求有意願的年輕人,由於引仙之法只適用於青年,所以收的都是年輕氣盛的年輕人,第一次的收徒情況不樂觀,畢竟引仙之法的過程是不是像變體之法一樣有那種後遺症這點還不清楚,所以第一次的收徒人數不足20人,等到這20人都成功引仙了之後,第二次跟第三次的人數才翻倍了。

但人多不好控制,奇雅將每種引仙以15人為一個單位分為一隊,每種引仙共計五隊,但是千羽引仙卻有點麻煩,千羽引仙是將自己化做鳥類在空中作戰,這讓多人是多麼嚮往,可引仙之後卻發現無法飛,不然就是飛了又掉下來,這樣人非常頭疼。

奇雅索性將千羽引仙扣下等進一步研究之後再開放引仙,好在那些引仙的人都是短期引仙,過一陣子就能恢復之後再引仙另一種就好,奇雅也拜託那些引仙了千羽的人在引仙期效退去的時間中多加練習千羽引仙找出無法飛起來的原因。

等到人數夠了白宗便停止收徒,等到這些人都熟練陣型的變換與默契,跟陣與陣之間的協調之後再收徒,訓練的人就由賴一心、侯添良、瑪蓮負責。

賴一心負責獵行引仙者,侯添良負責揚馳引仙者,瑪蓮負責煉鱗引仙者,總教頭為翠夜,翠夜的體能武術堪稱是上絕倫,雖然本人常說她族人比她更強,奇雅等人也拜託人民們砍伐樹木造更大的船隻以供渡海所用。

葉瑋珊也與眾人解釋前些日子三小來搗亂沈洛年與懷真決定先將他們帶離開灣找地方安置之後再回來,葉瑋珊就跟往常一樣繼續陪著沈俊彩,沈俊彩吃的多長的也快,世界末日之後難民中不免會有孤兒,這些孤兒全由白玄藍同一照顧,狄純也在旁幫忙,生性善良且面容和善的狄純自然很受小孩子的歡迎。

狄純現在還太小無法做粗活,便在營地四處遊蕩,沈俊彩見到狄純來了竟掙脫葉瑋珊跑過去,狄純訝異一下抱起沈俊彩,葉瑋珊鼓起臉吃味的說:「怎麼俊採比我還要黏妳啊?我有點吃醋了。」

「瑋珊姊,不是這樣的,可能是因為妳不在的時候我常在照顧俊彩的緣故,我想過一會就好了,畢竟他是妳的親生兒子嘛。」狄純連忙說,卻說到一個重點,她見到葉瑋珊沈默起來,小心的問著:「那個......我說錯了什麼嗎?」

「妳不知道吧?俊彩不是我親生兒子,他是領養的。」葉瑋珊,狄純一怔說:「這是真的嗎?」

「摁。真的,妳看過18歲就生小孩的人嗎?」葉瑋珊說,狄純低聲說:「我媽媽,16歲就生我了。」

其實現在有很多早婚的男女,18、19歲就結不在少數,未成年生子也有不少例子,只是葉瑋珊太過晚熟而已。

葉瑋珊沒聽到狄純的碎碎念,她說:「俊彩是洛年意外找到的孩子,他感覺到妖怪出現在附近過去殺妖時,妖是殺掉了,可是嬰兒的母親已經被妖怪殺死,他的父親也在孩子剛出生不久就過世了,那個嬰兒就是俊彩,他之後被洛年領養,洛年為了在將來讓他知道他的身世保留名字只改姓氏。」

狄純看著懷中天真無邪的沈俊彩說著:「原來俊彩有這樣子的秘密啊。」

葉瑋珊從狄純懷中抱起沈俊彩說:「是啊,所以我和洛年竟可能的給他關愛,只是看來我離開太久了,他就連我這媽媽都可以不要直直跑去找妳。」

狄純連忙說:「瑋珊姊,我真沒那個意思......」

葉瑋珊一笑說:「我開玩笑的啦,妳不是在照顧小孩嗎?」

「藍姊叫我休息一下,到處晃晃。」狄純說,葉瑋珊問:「在這還習慣吧?」

狄純輕笑說:「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比洛年就我之前還要好。」

「小純你到底是總門的什麼人?洛年和翔鷹不惜闖進總門也要把妳帶出來。」葉瑋珊問著,狄純頓了頓說:「他們不准我說,要試想知道就問洛年和翔鷹吧。」

狄純的身份其實不只葉瑋珊白宗等人也很好奇,白玄藍也曾旁敲側擊好多次,可狄純嘴一閉上就不說就是說,白玄藍也只好放棄,沈洛年和劉翔鷹都不准狄純說,那就代表狄純的身世非常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葉瑋珊也只只是好奇隨口問問,不說也罷,是洛年就的人那他們也不會有意見,再者這樣的小孩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危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不知道為甚麼突然覺得那逡堆一般人欠抽啊.......
  • 想要自保ㄅ

    麟鏡 於 2015/08/06 14: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