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一個月卻拖了兩個多月,真是抱歉。
我已在慢慢的恢復當中,我會把剩下的作品趕完的。

============================================

出現在煌洌面前的是飛雪與吉爾,事情發生在昨天......

「要我叫阿爾過來?」飛雪聽到冰藍的計畫一怔問著:「這是我族的事為什麼要把阿爾拖進來?」

「那我問你,你認為你跟炎妖狼族長比有什麼勝算?」冰藍問著,飛雪自然不可能說自己一定打的過,炎妖狼驍勇善戰,其族長更是個身經百戰,在戰場上能進退自如強大的對手,飛雪自然沒有勝算。

 「可這關阿爾什麼事?」飛雪問著,冰藍說:「第一,他是妖狼族,對於妖族來說同族關係會比較親近,第二,他是水色妖狼一族的人,炎妖狼就算不在乎吉爾也要顧忌他身後的水色妖狼一族,第三,要是前面兩者都沒用的話,到時候吉爾也能成為戰力,再說了你跟吉爾在這半年裡一起生活,對於彼此都有一定的瞭解吧?」

「可是這樣......」飛雪還是不怎麼願意,畢竟這是自己族內的是他不想讓吉爾因為自己的事情受到牽連,冰藍說:「不然這樣,你去問問他的意見,你們都是我的兒子我尊重你們的決定。」

「人家可沒承認。」飛雪翻白眼說著,冰藍說:「他體內留有一半我的血液這是不爭的事實,從找到你們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他體內另一半的血液已經覺醒了,現在他需要的就是多信任它,依賴它讓它成為他的力量。」

「你該不會是想將阿爾招進族內吧?」飛雪詢問著,雖說妖族就該跟同族一起居住,可也是有別族收納不同的妖族的狀況,冰藍的企圖無非就是想要將吉爾留下這樣他自然也會留下,冰藍搖頭說:「我不敢說不會這麼想,但我不會這麼做,我這樣水清第一個不答應。」

「我能問個問題嗎?」飛雪問著:「你和水清阿姨到底有沒有愛情?還是說只是玩玩?」

「沒有愛情會有小孩嗎?」冰藍說:「你知道我跟你媽是族內聯誼才結婚的,是結婚後的愛情,而我跟水清則是先認識才逐漸交往的,我愛她是真的,可我也愛你媽這點也是真的,但當時我身為族長必須為了族內大局為重,我被迫在族人與戀人之間做選擇,所以為了不讓情況繼續下去選擇坦白,我也知道我不可能得到諒解,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去保護他們,不然你認為他們母子倆住的荒野怎麼可能都沒有妖族進入?我也知道這樣很傻,可這也不能抹去我跟她曾經相愛過的那段日子。」

現在才知道冰藍當初是受著多大的煎熬做出選擇的,飛雪說:「媽她知道嗎?」

「她知道,我對她不會有秘密。」冰藍不想再多說下去,轉移話題說:「打過去問問看吧。」

飛雪拿起通訊設備撥打給另一個世界他最重要的弟弟。

時間回到現在。

煌洌看在眼前的兩人說著:「怎麼又來了一個小狐狸啊......!小鬼你是妖狼族的吧?報上名來。」

他看到吉爾身後的狼尾,有尾巴的妖族雖然也多,但是不是同族一看就能知道,吉爾說:「水色妖狼一族,吉爾。」

名字自然沒聽過,但是水色妖狼這麼響亮的名號怎麼可能沒聽過,煌洌一怔又注意到吉爾銀藍色的尾巴想起什麼的說著:「我記得十幾年前傳說水色妖狼一族出現個完全不同毛色的妖狼,小子說的就是你吧?」

「是又如何?」吉爾自然也知道這個傳言,煌洌說:「我是不會去在意這種細節啦,看來同樣身為妖狼的份上,你滾吧,這是我與那隻小狐狸的事情。」

「要從這離開的是你才對。」吉爾說著,煌洌頭冒青筋說:「小子口氣不小啊。」

手中大把開山斧就這麼砸下去,見到族長動手其他炎妖狼也紛紛動身,可在煌洌、吉爾與飛雪五十公尺範圍內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冰牆將三人圍起來,冰藍站在冰牆上面說:「抱歉啊,這場戰鬥沒你們介入的份。」

炎妖狼的人們立刻想破壞冰牆,可不管怎麼抓怎麼燒冰強的厚度絲毫不減,反倒自己的手還被凍傷了,冰藍也曾做過幾十年的族長,其實力比飛雪、海滄更強,煌洌見狀扯開嗓門說:「冰藍你想幹嘛?」

同樣身為族長,煌洌對於冰藍也有一定的瞭解,冰藍說:「這次我不打算插手,你自個跟我的兒子們玩吧。」

「誰是你兒子。」耳朵靈敏的吉爾啐聲說,煌洌則是直接忽略了,煌洌說:「不是我看不起他們,他們要想當我對手,還不夠格。」

「那就來打個賭吧,你輸了就帶著炎妖狼所有人離開雪色妖狐一族,我們輸了,我就到你的炎妖狼一族去伺候你一輩子,如何?」冰藍說。

煌洌咧嘴笑說:「一言為定。」

這條件明顯對冰藍很不利,可他已經退位了,族長之間的是只能由族長自己去處理,相信自己的孩子吧,相信他們能贏。

「孩子們,在我解決這兩人之前不許有任何動作。」煌洌大喊著,命另外面的炎妖狼們,他對冰藍說:「這樣可以了吧。

「謝謝。」冰藍點頭道謝說。

「阿爾,要是有危險你就......」飛雪話還沒說完,吉爾就說:「敢說什麼你先走我就先咬斷你脖子。」

飛雪一笑,這是他早就預料到的事,飛雪搖搖頭說:「我是想請你幫助我。」

「不然我來這是為了什麼。」吉爾說著。

「說完了嗎?準備受死吧。」煌洌扛著開山斧說著。

吉爾與飛雪同一時間往兩旁跳開,開山斧碰了地揚起塵土,這時一道狐火砸中煌洌,煌洌只是舉起手臂就輕鬆擋下,,飛雪洋起身後的九條尾巴,每條尾巴的頂點都燃燒著一團狐火,就在煌洌轉頭肩上方落下一道人影,吉爾趁著這一秒不到的空檔立刻來到煌洌上方的空隙對他進行攻擊,煌洌哼了一聲伸出手抓住吉爾的手將他甩向飛雪那端,吉爾在半空中轉移重心雙腳著地,

頭頂感受到風壓壓過來,抬頭就見到開山斧往他頭頂劈過來,照這力道和速度不就他將會被批成兩半,這時幾道狐火往煌洌飛過來,煌洌舉起手臂抵擋,注意力也因此被分開開山斧的速度慢了那麼0.1秒,就這0.1秒的時間吉爾後空翻避開開山斧,隨後踢開開山斧往煌洌的身子撞了過去,這時本該趁勝追擊時吉爾卻往後退了。

飛雪這時走過來問:「怎麼了嗎?」

「剛剛要是我過去我的手就斷了。」剛剛吉爾本來是要打算撞過去在用手抓攻擊,只是撞過去就退了,吉爾說:「你沒注意到嗎?我們這一連串的攻擊他連動都沒動過。」

經過剛剛的一連串的攻擊,煌洌的腳卻連一步都沒動過,所以剛剛吉爾才決定撤退,要是他貿然進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飛雪說:「雖然如此,可是我卻覺得他的行動過於防守,一點也不像那個驍勇的炎妖狼。」

「你覺得呢?」吉爾對猜忌這種事情不是很擅長,飛雪說:「幫我個忙。」

煌洌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始終沒有動作,對他來說趁人不備這種事他是不會做的,他看到兩人相互點了個頭就立刻散開,吉爾一個蹬地往前衝,速度非常快,似乎打算與煌洌正面交鋒,煌洌舉起開山斧卻往旁砍過去,吉爾一愣卻見到飛雪就在他砍過去的地方,吉爾這時也顧不了那麼多,趁他轉身攻擊別處時進攻到他下盤地區,開山斧批向地面讓地面直直往飛雪那裂開,飛雪本打算讓吉爾去西引煌洌注意自己趁亂攻擊,現在看來反了也沒關係,由他吸引煌洌注意吉爾去攻擊,照吉爾的速度一下子就能到煌洌的身下,可他們的算盤打的太如意,他見到煌洌的手離開了開山斧,他立刻大喊:「阿爾,快離開!」

吉爾這時已來到煌洌的身下,卻見到煌洌的身子已經轉了過來,煌洌以放棄武器獲得轉身的速度,他握緊拳頭對著吉爾揍過去,吉爾卻在這時跳起來踏上煌洌的手臂,雙手抓住他的頭顱整個倒立起來,身子倒立起來接著手用力一轉打算就這麼打煌洌的頭給扭下來,但是在動手的那一刻煌洌快速的旋轉身子憑著自己龐大的身軀帶來的力量,成功化解吉爾這次的攻勢。

吉爾落地後與煌洌保持著一段距離,煌洌扭扭脖子說:「小子,你不錯,我欣賞,要不要到我族來?你們族把你拋棄了,不如到我族吧,我們炎妖狼只要是強者不管是哪族都歡迎。」

「謝謝,但我拒絕。」吉爾說:「我自由慣了,不想在待在族內,再說了,你是我老哥的敵人,我沒理由去你那裡。」

聽到哥哥一詞,煌洌看看飛雪又看看吉爾,咧嘴一笑說:「原來你是水色妖狼跟雪色妖狐的混血啊,這還真是第一次聽說呢。」

「廢話說完了就繼續吧。」吉爾繼續向前衝,煌洌擺出迎戰姿勢,吉爾對飛雪使眼色,飛雪揚起九條尾巴幾道狐火往煌洌背後射過去,煌洌立刻轉身防住狐火,吉爾這時踏上他的背,煌洌驚覺不妙,吉爾卻沒有攻擊選擇離開,煌洌轉身立刻大吼:「還給我!」

吉爾舉起手中的東西說:「你在顧忌的就是這個吧?」

被抓在手中的煌麟看看吉爾說:「吉爾。」眼神充滿害怕的神情,吉爾淡淡一笑他對煌洌說:「只要你離開發誓不在踏入雪色妖狐境內就把他還你。」

煌洌卻沈默不語,吉爾卻感覺到汗毛直豎,不止他就連在遠處的飛雪也是毛尾直豎進入警戒狀態,煌麟大喊著說:「吉爾快逃!我爸他要發瘋了。」

煌洌抓起開山斧往地面一劈,他全身冒出紅色光芒,整個空間瞬間熱了起來,煌洌瞪著吉爾說:「看我宰了你們。」

地面開始震動起來,接著一道道火焰柱就往地面噴湧而上直直往吉爾過去,吉爾立刻往旁閃過去,可腳卻一陣陣痛,原來是閃避不及角被火焰燒到,大片燙傷,吉爾痛的倒在地上,煌麟連忙問說:「沒事吧,吉爾。」

這時煌洌往他走過來,他全身冒著熱氣,在這灼熱的氣團中就連冒著寒氣的冰牆也慢慢的滲出水來,吉爾艱辛的站起來把煌麟抓在手中,他知道煌洌之所以這麼憤怒純粹只是他抓走了他的寶貝兒子,他只是想拿回來而已,可吉爾卻不能讓煌麟回去,煌洌現在正在氣頭上,要是把煌麟還回去也未保煌洌不會把自己碎屍萬段,反之把煌麟捏在手中到還有一絲退敵的機會。

可問題來了,現在他的腳受傷根本無法快速移動,煌洌來到他面前,灼熱的熱氣撲面而來,他放下開山斧伸手想抓走煌麟,卻被吉爾一爪打回,煌洌反之握起拳頭就打算往吉爾身上打去,這時有人抓住吉爾往後拉沒讓拳頭打中,飛雪站在吉爾面前說:「沒事吧。」

「還好。」吉爾喘口氣說,飛雪對煌麟說:「他是你爸你就不能想點辦法嗎?」

「我爸只要一生氣誰的話他都聽不進去。」煌麟說,飛雪咬牙說:「我來拖住他,你先撤。」

「不要。」吉爾忍著腳痛站起來,飛雪喝聲說:「你就不能聽我這做哥哥的話嗎?」

「哪有弟弟拿哥哥當擋箭牌自己逃走的啊。」吉爾罵回去,這時煌洌粗壯的手臂橫掃過來,飛雪立刻推開吉爾,雙手在胸前交叉抵擋橫掃,可力量上他是不可能贏過煌洌的,他立刻被打飛出去撞上冰牆倒地,吉爾見到飛雪被打飛出去,也不顧腳痛立刻站起來想去看飛雪的傷情,可這時他就被煌洌抓住,煌洌扣住他的頭將他舉了起來,煌麟這時抓著煌洌的大腿說:「爸爸,不要傷害他,他是我朋友。」

可煌麟的話明顯沒有盡到他耳朵裡,嵌住吉爾頭的手越發用力,吉爾卻沒叫出聲來,他寧死也不願叫出一聲來。

在上方看著一切的冰藍,表情看似冷靜,可環抱手臂的手指都已經發白了,藍色的襯衫的顏色也開始變深擴散開來,在一旁的海滄想要下去救人,卻被冰藍一手抓住說:「不准插手,這是他們兄弟倆的戰鬥。」

「你難道眼睜睜看著我讓他們死?」海滄說,冰藍說:「他們是我兒子,我相信他們。」

吉爾要是你想要就飛雪的話就相信吧,相信你體內的那股另一個力量,相信它、依賴它並操控它,你是我兒子我相信你絕對能做到。

吉爾知道現在自己正面臨生死關頭,可此時他的腦袋卻意外的清楚,他的腦袋不斷的思考著,自己該如何逃脫,該如何去救飛雪,最重要的事我們要回到那個世界。

現在最有可能化解這次危機的只有它了,他必須喚醒那他體內的那股被他刻意遺忘的力量,說起來自己也還真是個任性的人,不要的時候就把它擺在一旁不離它,需要他得時候就把它叫醒,想到這吉爾不禁笑出來,這個笑容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的無能,明明不想承認自己體內的那份血脈,可現在卻又不得不依靠它。

吉爾想起來他在那個世界與飛雪生活的點滴,至少他現在不那麼恨雪色妖狐了,雖然還是原諒不了冰藍,至少他認同了飛雪,認同了他的存在與身份,那好吧,要是是為了家人的話,那還等什麼呢。

「就把力量借給我吧。」吉爾低聲說著,接著他的妖力由全身併了出來,煌洌感受到這妖力手不由自主的鬆開,吉爾落地也沒跑就這麼抬頭看著煌洌,衝上天際的妖力形成漩渦,聚集成烏雲,顏色越來越深的烏雲聚集在他們上頭,不久便下起了雨,沖去了原本悶熱的氣團,冰涼的雨水打落在所有人身上,海滄一怔說:「他能召喚天氣?」

「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的兒子,讓我引以為傲的兒子們。」冰藍的表情看似鬆了口氣說。

「勝負現在才開始。」吉爾看著煌洌說,他腳上的上經過雨水的浸透逐漸好了起來,他看向一旁的飛雪,已經恢復意識站了起來。

「煌麟到我身後來。」煌洌把煌麟拉到身後,拿起開山斧,吉爾伸出手滴落在他掌心的雨滴開始聚集,逐漸形成一把長刀,能造換天氣已經夠驚人了,沒想到還能用雨水做武器,這難道才是他真正的力量?

煌洌舉起開山斧往吉爾上頭劈下去,吉爾打橫長刀擋住開山斧,完全用水做的長刀碰撞起來卻比一般的長刀更加堅硬,吉爾一推力彈開開山斧,左手在背後握住雨滴,雨滴形成形成最近看到的一個漫畫中的武器,苦無!

轉身間射出苦無,煌洌拿起開山斧擋住苦無,他隨手抓住一把苦無,從眼來看來是水沒錯,可卻沒有水的質感,毫無疑問這是真的武器沒錯

煌洌扔掉苦無,舉起開山斧卻往身後一擺,剛好擋住從身後攻過來的飛雪,他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浸透透露出白澤的肌膚,從肌膚來看這一點都不像是剛剛被蠻力打飛的身子,一點傷都沒有,這點那小子也是,腿部明明被燒傷了可卻能這麼活動自如,就像是沒有受傷一樣,難道這雨水還有治癒能力。

就在煌洌想著這些時一條鞭子繞上自己的脖子緊緊繞著,飛雪的第三條尾巴中射出一條細長的繩子,就是那條繩子綁住煌洌的脖子,三尾之長鞭,飛雪抽出鞭子一抽,煌洌的脖子立刻收縮起來,既然對打打不過他那就以別的方式解決他,飛雪打算讓它窒息而死,可飛雪卻想太多了,煌洌伸手抓住鞭子一拉,飛雪整個人就這麼被拉過去,迎面而來的是鐵實的拳頭,飛雪立刻放開鞭子雙手接住拳頭,以拳頭當立足點身子往上揚整個人倒立起來,接著腳跟對著煌洌的腦門用力一砸,煌洌為了防禦放開原本拿著開山斧的手舉到頭前抵擋飛雪的踢擊。

飛雪就是在等這個時機,他身子重心立刻往下壓,落到地面手抓起開山斧奮力往上一丟!原來飛雪的目的其實是開山斧,而在上方等帶著的就是吉爾,吉爾在半空中接住開山斧,以重力加速度往下墜,打算就麼砍了煌洌,正常人是都會避開,可煌洌卻沒辦法,原因就在於他腳上他一層厚厚紮實的冰塊!緊緊吸附著他的腳讓他與地面無法分開。

煌洌這時手中出現火球他往腳上的冰塊砸去,粉碎冰塊,這時斧頭已在頭頂上不遠處了,煌洌全身散發著妖力,全身冒出火焰來,飛雪受不了熱氣退了出去,吉爾手放開開山斧,以開山斧為立足點跳離開,要是貿然進去他們必定會被蒸發的。

煌洌周遭充滿著水蒸氣,那些都是雨水被熱氣給蒸發的現象,原本冰涼的場地一下子又重回熱氣沖天的地形。

可吉爾比較好奇的是煌麟在哪?剛剛他看到他在煌洌腳邊,現在煌洌全身充滿火焰,他不會傻到把自己兒子給蒸發了吧?

剛這麼想他就見到煌麟出現在煌洌的腳邊,他竟然能待在充滿的火焰的煌洌身邊還沒有事情?!看來炎妖狼一族的體質跟一般妖族不一樣。

「果然炎妖狼不怕火,就跟我們雪色妖狐不怕冰一樣。」飛雪開口說,吉爾將面額上不知是汗水還是雨水抹去問:「怎辦?他現在這麼火,我們怎麼靠近?」

飛雪這時伸手接著低落下來的雨水,他在掌中聚集寒氣,雨水立刻變成冰柱,他將冰柱射往煌洌,可在還沒觸碰到之前就被融化蒸發了,雖然飛雪能從空氣中抽出水分來凝聚冰,可要是有直接的水生產效率會比好。

飛雪雙手貼地一片冰地往煌洌快速竄去,他說:「我要改變戰場。」

不久冰地覆蓋整片場地變成冰的戰場,飛雪脫去鞋子赤腳站在戰場上,飛雪對吉爾說:「跟著我做,用身體感受一下冰的氣息。」

雪色妖狐擅長冰,他們用心去感受冰,用身去接收冰的氣息,自然而然冰也會回應他們,飛雪一揚手,地面頓時突出冰柱來對著煌洌刺去,煌洌抱起煌麟立刻閃避,飛雪一手操控冰柱,左手在旁對著煌洌形,飛雪看準時機左手形成爪型,注意!這時天上還下著雨,煌洌雖然因為身上的火焰所以身體是乾燥的,可在他周圍還是下著雨,在飛雪左手形成爪型時,時間以慢動作來看。

從烏雲落下的雨水,滴落在煌洌身邊的雨水,以慢動作來看,它們正在變形,一端變尖的往煌洌身上次過去,滴落在身旁的雨滴不是十個二十個而已,而是數百個數千個,時間正常來看,煌洌身邊憑空出現數百數千的細小冰針往煌洌身上刺過去,這冰針的出現讓人為之震驚,但是煌洌身上有相當程度的火焰保護著,冰針一瞬間就被蒸發,飛雪要的其實只是視覺上的效果而已。

憑空出現數千道的冰針,任誰都會嚇到的,煌洌也不例外,因為吃驚導致注意力有那麼一絲的分散,保護身體的火焰也有那零點幾秒的微弱下來,飛雪看準這時機,右手一握,地面竄出幾道冰柱,繞過煌洌的身子打算就這麼把他架住讓他無法動彈,煌洌也沒打算讓他得逞,他的手一握掌中聚集火焰,本以為又是火球,可沒想到煌洌將聚集在掌中的火焰一握,竟然形成一把火焰做的劍!

其實這很常見,就像吉爾能用雨水做出長刀一樣,煌洌當然也能用火焰做出武器,只是這劍也太大了吧,足足有兩百公尺常!根本就超過了這場地的範圍,火焰劍直直往前衝,突破了冰柱更刺穿了冰牆,飛雪為了避難也往旁躲去。

煌洌蹬地跳起打算就離開,再繼續打下去的話不知這兩個小鬼還有什麼花招,不如先撤來日再戰,至於他跟冰藍的約定他壓根沒打算答應,煌洌正打著如意算盤時頭頂出現一個人,吉爾!

從剛戰鬥中吉爾一直沒插手,一直在觀察的他也是最快避開火焰劍,他見煌洌想要跑立刻去阻止,吉爾手握著水做著長刀對著煌洌砍下去,煌洌手中的火焰劍立刻收縮成正常大小,擋住長刀,火焰劍的熱度讓水做的長刀開始蒸發,吉爾也從受手中的熱度知道這刀撐不久了,這刀說到底還是水,要想阻止他就必須要手一個實物,一個不受火焰影響的武器。

煌洌這時彈開吉爾,吉爾手中的長刀也變回水狀,他的眼睛看到那聳立的冰牆,對了,是冰就沒事了!

吉爾再次在手中聚集雨水,再度變成長刀,可這次的長刀不一樣,刀身散發著寒氣,一把冰刀!

吉爾雙手握緊用力往下一劈,煌洌不清楚這小子哪來的力量,竟把自己壓制住,再加上他處於下風處,吉爾大吼著用盡全身的力氣奮力將他壓下,這時地面湧上一團冰塊,煌洌自覺逃不了變將手中的煌麟丟到吉爾懷中,吉爾接住煌麟的時候也閃開,只有煌洌一人被冰所困。

「爸爸!爸爸!」煌麟見到自己的父親被冰所困立刻想去救,飛雪這時說:「他沒事,我不會讓他死的。」

這時周圍的冰牆逐漸退去,在外等候的炎妖狼們看到被困在冰裡面的族長,每個人都由心生火立刻衝上去想要救人,這時周圍響起號角聲,突然出現數以計千的雪色妖狐們,將炎妖狼們團團圍住,少了族長的炎妖狼們不過是個烏合之眾,他們一想救人、二又想撤退,在沒有頭決定的情況下他們陷入進退兩難的情況。

海滄這時大聲說:「炎妖狼們,你們聽好了,我們把族長還給你們,你們要發誓不得再靠近所有雪色妖狐的族落,聽到沒?」

炎妖狼猶豫了起來,海滄繼續說:「要不然,不止你們家族長就連族長兒子也會沒命!」

這時他們注意到吉爾手中的煌麟,才驚覺大事不妙,立刻答應下來,冰藍見事成便說:「飛雪,把冰解開。」

飛雪點頭正打算解開時臉上卻出現驚訝的表情,原來是冰正在融化,飛雪大喊說:「小心。」

話剛落下,冰就爆開來,炸裂出去的碎冰四散開來,甚至砸到別人,而煌洌本身卻沒有任何受傷緊緊指示嘴吐出寒氣抖抖身子而已,飛雪再次感受到實力差距是如此的巨大,他手中形成火焰劍打算對著飛雪斬下,吉爾手中的冰刀隨即格檔過去,吉爾擋住火焰劍可他手中的冰刀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蒸發,冰刀受火焰劍的熱度影響,開始變成水從長中低落地面,煌洌立刻用腳踹向吉爾的腹部將他踢到飛雪那處,他高舉火焰劍使火焰劍再度變大,那巨大的火焰劍就有如勝利的象徵,高大聳立著。

事情發生得太快冰藍他們也無從反應,然而當火焰劍落下時有一人擋在兩方之間,火焰劍也因此停下,煌洌瞪著那個人說:「讓開。」

「不讓!」那人發出稚嫩的口音,煌麟獨身一人擋在飛雪與吉爾面前,與父親抵抗就為了保護他們。

「爸爸,他們是我的朋友,要是你殺他們就先殺了我。」煌麟態度堅硬的說,煌洌雖說是個不留情的人可對自己的孩子卻是另一面,他非常疼愛煌麟這孩子,要不然當他知道煌麟失蹤後也不會大張旗鼓的動用整個炎妖狼族人,去尋找兒子的下落。

煌洌再三考慮決定收起火焰劍,煌洌撇嘴說:「你寧可與父親對抗也要護著外人,算了,答應你便是。」

煌麟大喜說:「爸爸,謝謝你。」

飛雪扶著吉爾站起來,這時天空上的烏雲也散了開來,陽光照射下來每個人都因為身上的雨水而發亮起來,煌洌對吉爾跟飛雪說:「吉爾跟飛雪是吧?我記住了,下次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他對炎妖狼們說:「小的們,我們走了。」

他這句話都讓兩人聽進去,雖然這次煌洌確實低估兩人的實力才被冰在冰柱裡,可他還是有足夠的實力將兩人擊敗,只是他得要保護煌麟不受連累,所以在戰鬥時都沒有使出全力,就連剛剛的長達兩百公尺的火焰劍,也只是拿來突圍用的而已,如不然那把大劍用起來威力可是非同小可的。

他將煌麟背在肩上轉身就走,煌麟不斷對著兩人揮手道別。

這場與炎妖狼之間的戰鬥就在炎妖狼之子的勸阻下結束了,說也好笑,不受約束的炎妖狼族長竟然因為孩子的一句話就撤退了,這可讓浴血奮戰的兩人苦笑不得。

炎妖狼走後,全場高聲歡呼,所有人都鑽到兩人腳下將他們扛起來,又拋又接的,氣氛甚歡。

當晚他們飲酒作樂,大擺宴席,招待來支援的各族落人民,而各族落族長則在會議室裡面喝酒,冰藍舉起酒杯帶頭說話:「今天感謝各位的相救,某在此先飲一杯。」

他們紛紛舉起酒杯回應,飛雪也舉起酒杯說:「我也敬各位一杯。」

飛雪抬頭將酒飲盡,其中一位族長說:「別這麼客氣,同族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在說也因為這樣我們才有榮幸看到這麼精彩的決鬥啊。

他們與煌洌的戰鬥各族長都在高處中看到了,過程只能說精彩而已,這時另外一位族長開口說:「不知當時與飛雪族長一同戰鬥的那位妖狼族是誰呢?」

他指的是坐在角落的吉爾,吉爾雖然不想待在這裡可要他這樣子在外面到處走引人觀看,不如待在角落比較好,吉爾聽見他在問自己抬頭看著那位族長,從那位族長的外表看年紀相必已經高齡了,想必做鎮族長位置也是非常之久,吉爾不敢擅自開口,他看向飛雪要他應話,飛雪卻說:「這位是水色妖狼一族的吉爾,同時也是我的弟弟。」

吉爾一怔,他瞪大雙眼看著飛雪,他沒想到飛雪會這麼說,道理來說他不應該在眾族長面前承認自己是他弟弟的,這樣以後不僅在眾族長面前難做人且族長的威信也會受打擊,可飛雪沒想那麼多,吉爾是自己的弟弟,這點飛雪本來就不會避嫌,他還會大聲的說!因為他就是要讓大家知道吉爾與自己血眽相連的弟弟。

「弟弟,飛雪族長你在說笑吧?他看來看去都是妖狼族啊。」一名女族長笑著說,飛雪說:「我不是在說笑,吉爾確實是與我血眽相連的親弟弟。」

族長們一陣譁然,吉爾用眼神示意「你在打什麼主意?」

「我只是陳述事實。」他以眼神回應。

「飛雪族長你能說明一下嗎?」一位女族長問著,飛雪說:「正如我剛所說的,吉爾是我與血眽相連的親兄弟,吉爾所屬的族是水色妖狼,吉爾的母親與我的父親因為相愛而產下小孩,那個小孩就是吉爾。」

眾人把目光集中在冰藍身上,冰藍到也不避嫌的正面迎對目光的說:「飛雪說的都是真的,但有一點我要申明,我是真心愛吉爾的母親,我與她之間沒有半點虛假。」最後那句是說給吉爾聽的。

他們又把目光看向吉爾,吉爾受不了目光起身走出去,剛好撞上進來的紅葉,吉爾說:「抱歉。」走了出去。

紅葉見裡面氣氛怪異的說:「我現在適合進來嗎?」

「什麼事?」飛雪問著,紅葉說:「族長,海滄大人找您。」

「我知道了。」飛雪對眾長老說:「你們繼續喝我有事先去忙了。」

飛雪離開會議室,冰藍還是坐在位子上繼續喝酒根本不在乎,女族長說:「我是不在意你劈腿啦,不過那孩子今年幾歲?」

「算算18了吧?他跟飛雪是同年出生的。」冰藍掐著手指說著,年邁的族長說:「小小年紀就能有跟炎妖狼族長對峙的實力,看來將來必成大器。」

「怎麼?你們對這件事沒有什麼看法嗎?」冰藍好奇的問著,眾族長笑了笑,由年邁的族長開口說:「雖然我們是同族但是族內之事我們不管,再說要是你們族長覺得不要緊那我們這些外面的族長,就沒有說話的資格了。」

在外面,飛雪到海滄的屋子,海滄在雪色妖狐中威信甚高可屋子卻跟一般草屋差不多,可也突顯了這人做事並不高調的個性。

飛雪打開門走進去見海滄正在中央的火爐升火,他聽見開門聲抬頭見到飛雪,他說:「坐吧。」

飛雪與他面對面坐著問:「有什麼事嗎?需要叫紅葉來叫我。」

「你之前有說過要讓我接替族長的位置對吧?」海滄說著,飛雪靜靜的等著他接下來要說的話,他說:「我拒絕。」

飛雪苦了一張臉,他說:「海滄......」

「我還沒說完,我問你,那個世界就這麼值得你放棄這裡的一切嗎?」海滄問著:「值得你放棄在這裡族人、好友跟家人嗎?」

「其實我這幾年過的並不快樂。」飛雪說:「因為我心裡一直掛念著他,他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我有愧於他所以我想彌補,可他卻不接受,我就這麼死纏爛打的追著他兩年多,現在他終於肯承認我是他哥哥了,承認我是他的家人,這真的讓我好高興你知道嗎?所以他到哪我就要到哪,我無法丟下他不管。」

飛雪提起他臉上總是掛著開心笑容,海滄見狀只能嘆口氣,他說:「就算我拒絕你還是會執意離開吧?」

飛雪一笑,最瞭解他的果然就屬海滄了,海滄說:「好吧,我接,可我只做代理族長,我會一直做到你回來為止,這個族的族長我只認你一個人而已。」

飛雪點頭說:「海滄謝謝你。」雖然這他一去可能也就不會回來了,可這點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話說完了嗎?那我要去找吉爾跟他說這好消息。」飛雪現在滿腦子都是跟吉爾冒告好消息的事。海滄嘆氣甩甩手說:「你去吧。」

飛雪立刻走出門,留下獨自嘆氣的海滄,飛雪在人海茫茫中要找到吉爾可不是很容易,更何況還有一堆人跟他問好,好在吉爾的毛髮很特殊挺好找的,繞了幾圈他變找到吉爾,卻見到他跟紅葉在一起?!

紅葉抓著吉爾不斷詢問著他那漂亮的銀藍色毛髮怎麼做出來的,吉爾說這是天生的可對方不信就這麼你拉我扯的節奏,紅葉這女孩天生對於髮色的顏色就有很高的興趣,現在見到吉爾那難得一見銀藍色毛髮當然是窮追不捨的追問著。

看吉爾很拿紅葉沒辦法的樣子就讓飛雪感到好笑,他走進說:「阿爾,紅葉。」

紅葉一怔連忙說:「族長。」

「你們剛剛在聊什麼?」飛雪問著,吉爾指著紅葉說:「這是你家的人吧?管好她,她好煩。」

「誰教你一直不告訴我,你的頭髮怎麼變的。」紅葉不依的說,吉爾瞪眼說:「就說這是天生的聽不懂喔?」

「紅葉,阿爾的頭髮確實天生的沒錯」飛雪說,有飛雪的證明紅葉也只能相信了,她說:「真可惜,這顏色很好看的。」

「你不覺得奇怪嗎?我是水色妖狼一族的,竟然有這髮色。」吉爾說著,紅葉摸摸吉爾的頭髮笑著說:「不管是哪族,好看就是好看,不用理由。」

吉爾一愣,紅葉又不捨得摸了幾把轉身說:「我該去換班了,掰掰。」

飛雪見吉爾一直盯著紅葉的背影低聲說:「煞到他了?」

吉爾回神瞪眼說:「少胡說,只是他給我的感覺,跟羽星很像。」

「確實,羽星也不會去注意這種細節。」飛雪說,這也是剛剛吉爾無法對紅葉發火的原因,他們認識的那個女孩也像這樣,不拘泥小節,好奇心過剩,一旦有興趣的事或問題就會追問到底絲毫不會放棄,不知她在那裡怎麼樣了?飛雪對吉爾說剛剛的好消息說:「剛剛海滄已經答應我要代替我當代理族長,這樣我們就能回去人類世界了。」

「代理?那不代表你還是族長?」吉爾說著,飛雪說:「這沒關係,海滄在族內威信甚高,就算是代理,當久了也會變成真的。」

「就怕他死都不願當真的反而造成族內動亂了」吉爾說,飛雪說:「這是以後再說就好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吉爾問,飛雪說:「等到宴會結束之後就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妳說要趕完的喔,別逼我奪命連環call妳一直催妳稿子........
    好想扁那沒天良的混帳老爸...
  • 別阿,我還想多休息一下

    麟鏡 於 2015/10/20 08: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