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回去時間,他們又再次在指定地點集合,這次陪同藍清堂和燕千雨的只有結成流希跟白羽星和煌麟三人,等了一會林間飛出兩到身影落在他們面前,冰藍跟水清站在他們身前,白羽星沒見過兩人卻從他們身上感到一股壓迫感,她忍不住抓緊站在她身旁燕千雨的衣袖,冰藍說:「時間快到了。」

他從懷從中拿出一個通訊設備,那個通訊設備很像手機,其實真的就是手機就連功能也一樣,他按下通話鍵,對裡面說著:「你們準備好了嗎?」

「那是什麼?」燕千雨問著,冰藍正在通訊不方便回話,水清代替回答說:「那是通訊設備,我們能透過他與我們那世界的人說話。」

「什麼?」冰藍這時叫出聲來,他說:「炎妖狼一族向我族發出挑戰?這是怎麼回事?」

炎妖狼!藍清堂看著煌麟,燕千雨上前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了,立刻打開通到我們立刻回去。」冰藍結束通話,對燕千雨說:「炎妖狼一族在兩日前對我族發出挑戰,說是要我們還他們被我們奪走的孩子。」

「他們說的炎妖狼的小孩不會就是他吧?」燕千雨抱起煌麟掀開他的帽T說,他們見到象徵炎妖狼的通紅色耳朵,便問:「他怎麼會在這?」

「他是跟著蟲洞過來的,被你們吸過來的。」藍清堂說著,冰藍聽到也明白事情緣由,他說:「那就帶上他我們立刻回去。」

「等等!」燕千雨這時喊話,冰藍問:「還有什麼事?」

燕千雨轉頭看著身後的人,他說:「我們決定留在這個世界。」

冰藍皺起眉頭說:「你在開玩笑嗎?現在不好笑。」

「吉爾,你是認真得嗎?」水清也問著,藍清堂站在燕千雨身旁說:「我們是一起來的,要走就一起走,要留也是一起留。」

「現在可是關係到我族的危機沒有時間讓你在這鬧彆扭。」冰藍說:「炎妖狼一族除了擅長炎術,在近身戰也是很強大,只擅長法術的雪色妖狐很難與之對抗,要是我們晚回去的可就不妙了,飛雪你身為當家可知此事的輕重?」

燕千雨被這麼一說不禁想起他在那世界的一些朋友和家人,他頓時猶豫起來,就在這時上方的空間也扭曲起來蟲洞已經開啟,這時正是做出抉擇的時候,冰藍站在蟲洞前面問著燕千雨說:「飛雪,你要不要來?」

燕千雨走向前,白羽星喊了一聲:「千雨......」

燕千雨對她說:「我會回來的,我保證。」

燕千雨抱起煌麟走到冰藍的面前身走拿走他的通訊設備丟給藍清堂,他說:「待處理完我就會回來,保持聯絡喔。」

「吉爾我在問一次,你真要留在這裡?」水清又問了藍清堂同樣的話,藍清堂回話說:「媽,自從我來到這裡,我過的很開心,只要過的開心在哪裡都一樣不是嗎?」

他對燕千雨喊話說:「寒假結束還有一個禮拜給我在這一個禮拜內把事情解決知道嗎?」

燕千雨笑笑轉身豎起大拇指他與冰藍走進蟲洞內,水清從懷中拿出一樣的通訊設備丟給燕千雨,而她卻留在藍清堂身邊,她說:「我終於找到兒子見面不想再分開了。」

蟲洞消失後,燕千雨與冰藍、煌麟消失在蟲洞中,結成流希問:「千雨不回有事吧?」

「不會,他可是有九條尾巴的九命怪貓,怎麼可能會有事。」藍清堂說:「再說,我們在這世界的力量會受到限制,可在那裡我們並不會受到限制,所以他在那裡才能真正的使出九尾的雪色妖狐真正的實力。」

「那麼現在我該叫妳什麼?大嫂?」藍清堂對白羽星調侃著說,白羽星鼓起臉說:「不要那麼叫啦,又還沒有確定。」

「手腳還真慢耶。」藍清堂淡淡一笑說,白羽星不滿的嘟起嘴,水清沒見過白羽星便問:「這位是誰?」

「她叫白羽星,是我們剛來到這世界時的恩人。」藍清堂說,白羽星說:「說恩人也太......」

話還沒說完,水清就抓起白羽星的手將她的手背放在自己額頭上說:「謝謝妳,在我兒子危及而幫助他。」

「這.......不用客氣。」白羽星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麼說,水清問:「接下來我們要去哪?」

「我打算在這裡等千雨回來。」藍清堂說,他對結成流希說:「本來事情結束我們就可以離開了,但是可以叫鈴奈再讓我們在這逗留一個禮拜嗎?」

「鈴奈姊一定准的,那我們先回去吧。」結成流希說,他們帶著水清回到安倍家,安倍鈴奈似乎正在大廳商議事情,身為心腹的灰羅跟長老的上源流野自然也跟在身旁,結成流希請女僕安排房間給水清居住,可水清拒絕了,她說她要到藍清堂的房間居住,藍清堂的房間本來是跟燕千雨一起住,現在燕千雨回去了那就空下一人當好可以給水清居住。

水清看著房間的裝潢坐在地上拍拍前面的塌塌米要藍清堂坐下,藍清堂聽話的坐下,水清說:「那麼就來說說你這半年來是如何度過的吧。」

藍清堂想想一開始的,從他們一開始來到這世界如何找房子、找工作、上學,還有上學與上源流野發生的事情,到安倍家的事情逐一跟水清說明,聽藍清堂的解釋後水清也算是了解了安倍鈴奈他們的身份,他摸摸藍清堂的臉說:「這半年來辛苦你了。」

「我想之後會更辛苦吧。」藍清堂突然說,水清不明白,藍清堂突然一笑說:「因為現在多個需要照顧的老媽啊。」

水清知道藍清堂在調侃自己,水清好笑的說:「媽還需要你照顧?當初是誰拉把你長大的啊?」

「那世界跟這世界不一樣喔,這世界文明多了,對於剛從那野蠻世界來的老媽可能會無法適應喔。」藍清堂說著,水清說:「放心好了,媽還不需要你這孩子來操心。」

這時房門被拉開,結成流希端著茶水和小點心過來說:「我送茶點來了。」

「我好像還沒問過你的名字對吧?」水清問著,結成流希連忙說:「我叫結成流希,水清前輩。」

「叫我水清就好了。」水清說,結成流希換個稱呼說:「水清......阿姨。」

「鈴奈他們還在忙嗎?」藍清堂問著,結成流希點頭說:「他們一直開會到現在還沒有結束,我問過女僕可他們說是機密他們也不知道。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我在跟我媽說一些我這半年來的事。」藍清堂說著,結成流希突然對水清低頭說:「水清阿姨,我必須向妳道歉。」

水清一愣說:「怎麼了嗎?」

「我知道妳很寶貝清堂,可這半年來我始終都給清堂添麻煩,甚至還害他受傷,就連上次他也是為了保護我才讓妖力暴走的,對不起。」結成流希說,水清看著藍清堂說:「你好像沒說到這段對吧?」

「因為不需要說啊。」藍清堂無奈的搔搔頭說,水清對著結成流希說:「流希,我能這樣叫妳吧?我想妳是搞錯了,我家這孩子不是因為妳才去做的,而是他自願這麼做的。」

「我不懂妳的意思。」結成流希說,水清說:「我這兒子啊,脾氣可是很倔的,不願意做的事妳在怎麼逼他也不會做,相反的要是是他自願的話,那就算會受傷他也是會去完成,所以他才不是因為保護妳而受傷的,而是他自願代替妳去受傷的,所以擬不用太自責。」

「妳話太多了吧?」藍清堂忍不住說,水清一笑說:「唉呀!害羞了?」

看著結成流希盯過來的眼神,藍清堂選擇躲避的說:「我早說過妳不用太自責不是嗎?」

結成流希一笑說:「我現在才真正了解清堂呢。」

「囉唆!」藍清堂難得不好意思起來,水清見狀說:「妳還想知道吉爾小時候的事情嗎?這可是別人不知道的喔。」

「我要、我要!」結成流希感興趣起來,見到兩女要拿自己的往事當八卦藍清堂連忙想阻止,就在這時藍清堂懷中的通訊設備響起來了,藍清堂拿出按下通話鍵,從話筒中傳出燕千雨的聲音「是阿爾嗎?」

「是我,你成功回去了嗎?」藍清堂問著,燕千雨說:「摁,我已經回到原來的世界了,現在正往族落趕去。」

「族落的情況如何?」藍清堂著,燕千雨說:「依現在來看是沒事,我想只要把煌麟還回去應該就沒事了。」

「知道了,有什麼事立刻跟我說。」藍清堂說著,燕千雨說:「我知道了,那就先掛了。」

結束完通訊,藍清堂對兩女說:「他已經回去原本的世界,現在正往族落趕去。」

 兩女根本沒有注意聽,因為他們忙著聊藍清堂小時候的八卦,藍清堂忍不住撫額起來。

在另一個世界,與藍清堂結束完通訊的燕千雨,現在該叫飛雪才對,他收起手機,他與冰藍在草原上快速的奔跑著,在他身後那九條晃動著的雪色尾巴,都象徵著他的力量已完全恢復,在飛雪背上的煌麟說著:「吉爾說了什麼嗎?」

「只是叫我小心點而已。」飛雪說,同樣變回妖狐模樣的冰藍說:「要加快速度了喔。」

「抓緊了。」飛雪對著背上的煌麟說著,一邊提高跑速。

在他們來到他們族落的時候已經看到將整個族落圍住的炎妖狼一族以及在族內戒備著的族人們,從場地上來看這幾日並沒有爭鬥的情況,冰藍說:「等夜深了我們在進去。」

飛雪點頭與冰藍退下,他們在不遠處的一個地方休息,飛雪這時說:「爸,等這件解決了後,答應我你會在叫人開啟蟲洞,我要回去。」

「不管我說什麼也一樣嗎?」冰藍說著,飛雪說搖搖頭:「那個世界比這裡好太多了,再說了,阿爾也在那我當然也要過去。」

冰藍苦笑一下說:「看來你們兄弟倆現在同心了呢。」

「是啊,可費了我好一番功夫呢。」飛雪說,這時煌麟說:「我有問題,為什麼不直接把我還回去就好了?他們要找的是我,我一回去他們就會直接退兵了不是嗎?」

「是沒錯,但也有例外,或許他們要找的小孩是別人也說不定,你算是一張保命符。」飛雪這麼說著,煌麟說:「你難道認為他們會強攻,想拿我當人質?」

「說白點就是這樣,還請見諒。」飛雪說著,煌麟說:「不可能,他們要找的一定是我。」

「你怎麼這麼肯定?難道你對於他們來說很重要?」冰藍說著,煌麟發覺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飛雪說:「你到底是什麼身份,煌麟。」

煌麟頓了頓才說:「我是炎妖狼現任族長的兒子。」

這話讓兩人都瞪大雙眼,他們還以為煌麟只是個普通的炎妖狼小孩孩子,沒想到這小子身後的後台竟然這麼大!這也就說得通為什麼那些炎妖狼會這麼慌張。

「你一個族長的小孩怎麼跑到外面來了?」飛雪問著,煌麟皺起一張臉說:「我母親她在生下我之後就死了,所以父親對我很保護,可是保護過度了,我都到這年紀了連個能談心的朋友都沒有,所以我就趁著沒人的時候偷溜出去,成功溜出來後就看到你們在我們領地邊境不知在幹嘛,想靠近些看就被那個黑色的洞穴吸了進去。」

原來一切都是叛逆期的錯啊,煌麟說:「我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對不起。」

飛雪摸摸他的頭說:「這也不能怪你,不過竟然知道你是炎妖狼族長的小孩那就更要小心的保護你了,要是你頭髮少了一根你老爸豈不要滅了我們雪色妖狐?」

「不會的,父親他人很好不會這麼做的。」煌麟連忙說著。

不管怎麼說他們還是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待守備較薄弱時偷偷溜進族落裡,在族落監視炎妖狼的行動的守衛見到黑影進入立刻跳下來手伸近尾巴中抽出一把長刀,喝聲說:「誰?報上名來。」

說話的同時就看到那兩個人的象徵性的九條尾巴,那人愣愣的垂下長刀說:「族長......」

飛雪將手指放在唇上表示噓聲,他低聲說:「立刻去召集各幹部到我房內開會,記住不要去驚動其他人。」

「是。」那人立刻跑出去,飛雪抱著煌麟說:「我們走吧。」

在飛雪的房內擠進了數人,這些人都是雪色妖狐中的幹部級人物,也是他們在飛雪不再的期間統領著整個雪色妖狐族落,不然這一個小族落早被炎妖狼一族給踏平了。

飛雪正坐在所有人的前面,行禮說:「我在此感謝你們,在我失蹤的半年內代替我統領整個族落。」

「族長,你這半年是跑去哪裡了?」一名幹部說話。飛雪說:「我的事晚點再說,現在炎妖狼有何行動?族裡又是如何應對?」

「炎妖狼一族約在三天前對我族發動攻擊宣言,而我們也在五天前就接到消息,我們將族裡一半的戰力派出去在距離族落不遠處駐紮小沛,與我族形成犄角之勢也因為這樣炎妖狼才不敢貿然進攻。」一名眼睛有道直條傷疤的男子說話。

「是誰駐紮小沛的?」飛雪問著,小沛與族落形成犄角之勢是沒錯,可小沛同時也是個危險之地,只要炎妖狼一族率全部兵力去攻擊小沛那裡面的人就必死無疑,是誰又這膽識帶人過去駐紮的?

「是海滄大人。」那名幹部回話說,飛雪點點,也只有他才能勝任了,這位海滄就是飛雪的大堂哥,同時也是族裡第三位擁有九條尾巴的雪色妖狐,實力其實比飛雪還要強上很多,可為什麼不是他當族長而是飛雪當呢,問題就在於要成為族長必須擁有,運籌帷幄,遇敵千里之外,可海蒼擅長的是沙場馳騁,決勝與兩陣之間。

所以當初在決定族長之位時,海滄自動的退出讓飛雪成為族長,飛雪點點頭說:「有他在那,我也放心多了。」

「可是我已經派人去請他回來了。」一名幹部戰戰兢兢的說,飛雪笑著搖搖手說:「放心好了,他這人會以大局為重,所以不可能......」

話剛說起門就被打開,那是一頭銀色短髮的青年走進來,那名幹部說:「海滄大人!」

這人就是海滄,飛雪尷尬的笑著,他才剛想說他會以大局為重,不會回來的,結果瞬間被打臉。

他們讓出一個位置給海滄坐下,這讓本來就有點擠的房間更擠了些,飛雪說:「海滄,你這麼回來那麼小沛怎麼辦?」

「放心,我帶去的人都是族內戰力的精銳,就算我不在也不會有事的,再說還有我徒弟在那,不會有事的。」海滄說著,飛雪說:「好吧,那麼諸位對於這次炎妖狼一族突然來襲有何意見?」

「我們有派使者過去打探,他們說我們抓走了他們的孩子要求我們還回去,還給了三天的期限,而明天就是期限了。」海滄說著,飛雪慎重的問著:「除了小孩他們還有說別的嗎?」

海滄搖搖頭,飛雪這麼問是想要為族落保個保險,要是炎妖狼不是為了煌麟來的那麼就不能這麼輕易的將他交出去,畢竟族長的兒子可是個很有利的談判利器,雖說這樣對煌麟很過意不去就是了。

「其實他們口中說的孩子的確在我們這裡,不過是我帶來的。」飛雪將躲在尾巴中的煌麟拽出來說:「他們要找的就是他,炎妖狼族長的兒子。」

他們看到煌麟象徵著炎妖狼的通紅耳朵,又聽到他的來歷每個人都吃了一驚,海滄問著:「他怎麼會在這?我們當初可是做過全族搜查的。」

「他的事跟我事有關,這晚點再說。」飛雪說著,海滄明顯不想讓他打混過去,他說:「說。」

我看全族也只有他敢這麼跟族長說話了,飛雪見海滄的態度堅毅,嘆口氣說:「事情要回到半年前......」

飛雪將他半年前發生的事情與煌麟的事情簡單的說一遍,海滄說:「你又去找那個妖狼族的傢伙?我明明說過不要靠近他的。」

「他是我弟弟,我能不關心他嗎?」飛雪說著,海滄低聲說:「明明就是個......」

「海滄。」飛雪語氣冷了下來,海滄一怔,飛雪瞪著他說:「要是你敢再說阿爾什麼,我會......宰了你。」

海滄被飛雪的妖力鎮住,他感覺飛雪的妖力比半年前又更強了,他點頭說:「是。」

「現在只要把煌麟還回去炎妖狼一族應該就會回去了。」飛雪說:「明天。各幹部到原本負責的地方,由我親自帶煌麟去見炎妖狼族長還給他。」

「不妥,族長你身為族長,這樣太冒險了。」眼睛有傷疤的幹部說話,其他人也表示不妥,飛雪說:「我身為族長,不親自上前別人也會懷疑的。」

「可是......」其他人還想說,飛雪打斷他們說:「我意已絕,就這麼辦,海滄,麻煩你現在回來小沛繼續駐紮,切記別讓其他炎妖狼發現你的蹤跡。」

「是。」

「影錫,明天去將大門的守備撤去大半,讓炎妖狼認為我們沒有敵意,可族威不能低必須多打旗號。」

「是。」影錫是剛剛眼睛有個傷疤的男子。他身材沒有很魁武,就像一般青年一樣的身材,可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實力不低的感覺。

「紅葉,以防萬一,明天將族內所有的居民們都撤到後方,並由妳挑選族內數名戰士去保護他們。」

「是。」紅葉是個女子,一頭草綠色的長髮誰著他點頭而甩動著。

雪色妖狐一族的髮色跟他們的毛色一樣都是雪白色,髮色是可以用法術去改變的,像是海滄的銀色跟飛雪、冰藍的冰藍色只要自己喜歡都可以改變。

「爸,你去聯繫附近的雪色妖狐族落請他們派遣援軍過來。」飛雪說著,只有他們一個小族落,要抵抗一整個族落的軍隊實在是獨木難成林。

「增援的事族長不用擔心,我們前幾日已經請人前往附近的族落去請援了。」影錫說著。

「最後海滄,我有件事要交代你,我明天在交還煌麟的時候,你率小沛的人在他們大軍後方約三千公尺,只要他們有什麼舉動就動手。」飛雪說,海滄說:「是。」

「就這樣,今日之事別說出去,明天我自己會到大門前。」飛雪說。

他們散去,飛雪叫住海滄,飛雪說:「我還有件事想拜託你。」

「什麼事?如果是小事的話就等到明天結束吧,我還要趕回小沛去整頓兵力。」海滄說,飛雪冷不妨的說:「我希望你代替我接替族長的位置。」

海滄頓了頓才說:「我能聽一下理由嗎?」

「你可以罵我沒關係,我想跟阿爾一起在那世界生活。」飛雪說,海滄沒有說話的站起來走到門前,他輕聲說:「跟我出來一下。」

他走後,飛雪鬆口氣,冰藍站起說:「你這樣很不負責任喔。」說完他就走出去了,這是他與海滄的事,他不想去多管。

「就算被怨恨也沒關係,我就是想跟阿爾一起在那世界生活。」飛雪說,飛雪把煌麟放下走出去,在外面的海滄說:「你是認真的嗎?」

飛雪點頭,海滄嘆口氣,身子突然一動還在思考如何說服海滄的飛雪反應不及,被重重的擊中腹部,飛雪吐出唾沫身子倒在海滄身上,海滄扛起飛雪走進房內,在裡面的煌麟見到海滄扛著飛雪進來,他與海滄的眼神對上眼本能的感到危險,立馬想要跑,可還是被海滄抓住,煌麟大叫著說:「放開我,放開我。」

「閉嘴!」海滄叱聲說,煌麟掙扎著,或許是瀕臨危險被激出潛力,他手突然出現火球,對著海滄砸了下去,海滄沒想到煌麟小小年紀就能使出法術,在被火球砸中之前就放開煌麟,煌麟落下立刻往外跑,海滄發覺不妙立刻追出去,去看到冰藍站在門外,煌麟就躲在他身後,,冰藍說:「我才覺得奇怪,怎麼聽見煌麟在大喊......」

他探頭看到倒在地上的飛雪,他問:「給我個理由吧。」

「飛雪明天不能去見炎妖狼。」海滄說著:「他會被殺的。」

冰藍一愣問:「怎麼回事?」

「我剛故意沒說出口,俗話說兩軍交戰不斬來使對吧?可炎妖狼他們不僅沒有派使者前來,反倒把我們的使者給殺了,他們不懷好意。」海滄說,冰藍一怔:「那你剛怎麼沒說?」

「我就是想看飛雪會有何打算,果然他還是選擇了這個方法。」海滄說,冰藍說:「等等,在你說使者的事之前你們根本不知道這小子在飛雪手上,不是嗎?」

「是不是在不重要,我料定飛雪不管對方說的是真是假都會去見炎妖狼的族長一面,可他這一去絕對凶多吉少,我不能讓他去。」海滄說,冰藍說:「那你打算怎麼辦?」

「明日由我代替他去,而且由族落里實力最強的人去生還的機率比較大不是嗎?」海滄說,冰藍也說:「飛雪知道絕不會同意的。」

「所以我才打暈他,我本想抓了這小子後就去找您,拜託您替我擋住飛雪,他醒來後絕對會過來阻止我。」海滄說:「飛雪是我族的族長,我不能輕易的讓他深陷險地。」

「你有這心我很高興,但是身為長輩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自己的晚輩去冒險,這樣我心裡過意不去,你知道我一直把你視為我的兒子,現在你......」冰藍想說什麼海滄都明白,他淡淡一笑說:「我這命是為族落而生自然為族落而死,我已經派人傳命給天藍,要他依計行事。」

天藍是海滄帶過去小沛的眾多徒弟之一,同時也是他的首席大弟子,實力不容小覷。

冰藍嘆口氣說:「看來我是攔不住你了,也罷,你去吧,之後的事就交給我。」

海滄行禮說:「謝謝。」

飛雪從昏睡中醒來,他起身時感到腹部些微的疼痛,這點疼痛讓他想起了一切,他被海滄叫到外面去,卻被他一拳給打昏,之後就不醒人事了,坐在一旁的冰藍開口說:「醒來了啊。」

「爸,海滄呢?」飛雪問著,冰藍說:「海滄要代替你去見炎妖狼族長。」

「這是為什麼?他為什麼要打昏我?」飛雪一肚子問題,冰藍將事實一一道來,飛雪聽到海滄想代替自己去死立刻站起來卻被冰藍壓下,他說:「你這一去就是辜負了海滄的心意了。」

「我才不想因為我是族長就讓他代替我去死。」飛雪激動的說,冰藍突然說:「我又沒說他一定會死。」

飛雪聽到冷靜下來,他問:「你有什麼點子?」

「你仔細聽我說,我們要......」冰藍將自己的計畫告訴飛雪,他口頭上是答應了海滄,可也沒說一定不會插手。

隔天一早,海滄帶著煌麟獨自一人去見炎妖狼一族,海滄大喊著:「叫你們族長出來,他要的人我帶來了。」

炎妖狼一字排開從中央走出一個魁武人影,那人手持一把雙面開山斧扛在肩上威風凜凜的走過來,他便是炎妖狼一族的族長,煌洌。

煌洌走到海滄面前,他說:「小狐狸,你可知道我要的人是誰嗎?」

在他面前都能感覺圍繞在他周圍的王者之風,海滄可不怕,他一把抓起煌麟說:「你要的是他吧?」

那人一見到煌麟,立刻瞪大眼,大喊著:「兒啊!」

「爸爸。」終於見到父親的煌麟也哭了出來,煌洌把煌麟奪過來抱著他:「你這段時間是跑去了,爸爸想死你了。」

「對不起,我不會再亂跑了,爸爸。」煌麟說著,海滄說:「人已交還,還請你們炎妖狼一族撤離雪色妖狐的領地。」

海滄說玩遍轉身要走,可再踏出一步時他就停了下來,因為他要是再動一步的話脖子可就要斷了,一把開山斧從後方飛過來,用斧頭刀鋒內的凹槽抵著海滄的脖子,煌洌說:「別這麼急的走嘛,小狐狸,我還沒感謝你替我找到兒子呢。」

「不用了,你們只需要離開我們領地就好。」海滄說著,煌洌說:「這麼好了,我給你們雪色妖狐一份大禮好了,禮物就是......你的人頭!」

話剛說完開山斧就劈下揚起沙塵,在沙塵中海滄蹲在開山斧上說著:「我就知道你們圖謀不軌。」

煌洌說著:「有種綁架我兒子,就要有種付出代價。」

他大聲說:「大夥們,給我上!」

這時候周圍揚起了狼嚎聲,炎妖狼們都為這狼嚎聲停下腳步,這時一道狐火對著煌洌飛過來,煌麟舉起手就掐滅狐火,一人出現在海滄身邊抓住他就是跑,煌洌立刻追過去,這時兩道身影擋在他面前,一個有著雪白色的九條尾巴,一個有著銀藍色的狼尾。

煌洌停下腳步問:「前方的報上名來。」

煌麟見到兩人大喊說:「飛雪、吉爾!」

「雪色妖狐族長,飛雪,拉爾!」「妖狼吉爾!」兩人便是飛雪與吉爾兩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耶!打架了、打架了......
    全給老娘去死!(甩鞭
  • 這麼愛打架喔?

    麟鏡 於 2015/07/21 17:30 回覆

  • 沉睡森林
  • 被你感染了......
    我都忘記我的武器是什麼了?
    鞭子?還是鐵扇
  • 你有九種武器,目前只想到了太刀 鞭子 長槍

    麟鏡 於 2015/07/24 17:15 回覆

  • 沉睡森林
  • 要把死神的武器用道這裡來啊?
  • 我剛睡醒腦袋不正常了

    麟鏡 於 2015/07/24 17:15 回覆

  • 沉睡森林
  • 九種武器.......
    鞭子、太刀、長槍、鐵扇......剩下隨你想。
  • 應該也用不了那麼多,畢竟這篇打鬥的比較好

    麟鏡 於 2015/07/24 17: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