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安倍鈴奈就召開了長老會議,這是陪同安倍鈴奈出席的只有灰羅、結成流希和上源流野,藍清堂跟燕千雨身份已經曝光,再出現就不妙了,白羽星是跟這圈子無關的人自然不用出席,眾長老都出席只有兩個人沒有到,那就是清山長老跟山逵長老,清山長老已經退位了接替他的新長老是上源流野,所以沒來很正常,可山逵長老沒來就奇怪了,安倍鈴奈立刻差人詢問,才知道負責傳遞訊息的家丁從早上就沒看到山逵長老,剛剛去通知開會消息時也沒人回應,好奇之下打開房門才發現房內是空無一人,山逵長老已經不知所蹤,可能是怕安倍鈴奈會拿藍清堂的事問罪所以提早逃走了,他這一逃讓安倍鈴奈的計畫更順利,她說:「那就先插個提案吧,現在選出接替山逵的職位。」

「聽當主這麼說,你可有人選?」真一郎長老問,安倍鈴奈說:「當然有。」

他們目光都集中在結成鈴奈身上,前天藍清堂暴走全都多虧了這位女孩強大的靈力鎮壓住,要是舉薦的是她,那麼他們是沒什麼理由拒絕的,不料安倍鈴奈卻說:「我提名灰羅。」

不止他們當事者也嚇了一跳,玫尼長老說:「恕我拒絕。」

「為何?」安倍鈴奈問,玫尼長老說:「安倍家的規矩是長老只能有本家的人來當,我們已經破例過一次了,不容在破例第二次,再說了這個分家還是機動部隊的,機動部隊就是一些靈力不夠的陰陽師,這樣根本無法到達長老的基準。」

玫尼長老說的話句句確實,安倍鈴奈說:「本家跟分家有差嗎?不都是安倍家的陰陽師,不都是我們安倍家的子孫嗎?這樣我們有什麼資格去評價他們?難道分家與本家就不能變成一體的嗎?我才不希罕這個當主的位置,我想要的只是個團結的安倍家而已。」

安倍鈴奈的最後一句話讓所有長老都沈默起來,團結的安倍家,說是很容易說的出口,可是做卻是登天的難,他們連什麼是團結都忘了,頓時他們想起先代的當主,在他還在位的時候也總是把團結二字放在口中,當時他們認為忠誠就是團結,可事實卻不是那樣,現在他們的忠誠還是在可團結已不在了。

安倍鈴奈之所以會讓灰羅擔任長老就是為了要讓他做分家與本家之間的橋樑,讓分家與本家之間的隔閡消失,這次他不止要讓安倍家重新洗牌還要讓分家與本家這種階級制度徹底消失,讓安倍家變成一個完整的安倍家,她說:「請拓真先生進來。」

在外等候的女僕聽到起身離開,拓真全名叫拓真值木,他們家歷代都擔任安倍家顧問一職,安倍鈴奈說:「在他來之前誰有疑問的?」

志真長老這時開口說:「我想問,為什麼不是舉薦那個小女孩,是她的話就沒有那麼多異言了。」

安倍鈴奈說:「流希妹妹現在還在讀書,再說了,這算是我的私心,我不想讓她接觸這些事,想讓她做個普通人生活下去,請你們接受。」

「我先聲明,流希雖然是我妹妹,可我們家父母已經離婚,正確來說流希跟上源家毫無關係了,所以她不屬於這個圈子的人。」上源流野說,這時女僕拉開拉門探頭進來說:「拓真先生已到。」

「進來。」安倍鈴奈說,門口走進一位穿著西裝的青年,他對安倍鈴奈說:「當主可好?」

「我很好,你是他兒子嗎?」安倍鈴奈不確定的問著,她印象中當時的拓真是個年近四十叔叔,拓海值木說:「我是他兒子沒錯,家父已退休由我接替他位置。」

「是嗎?竟然公證人已經到了就立刻投票吧。」安倍鈴奈說著。投票方式很簡單每個人拿張紙條寫下同意或者不同意就好,再由公證人驗票並宣其結果,女僕拿著裝籤的桶子來到他們面前,紙張逐一被放入最後來到安倍鈴奈的面前,安倍鈴奈將票投入後,拓真值木接過桶子說:「那我現在立刻驗票。」

他當場打開桶子驗票,驗完他說:「本次投票結果,贊成三,反對一,廢票二,比數3:1,所以會議通過。」

「等等!這樣根本沒有過半數啊?」志真長老開口說,要過半數也就要五人同意才行,拓海值木說:「根據規定是必須過半數沒錯,可要在這當中有人投廢票的話,那麼就會以當前投票數是否過半數做計算,這次投票結果是3:1,有過半數所以通過。」

「這樣子的結果,我們無法接受,我要求驗票。」真一郎長老說,拓真值木說:「我是公證人,我的職責就是驗票與保護投票人的權力,這些票竟然交到我手上那我就不能讓你們知道投票人是誰,就算是長老也不能這般亂來。」

拓真值木說的話很有道理,真一郎老點頭說:「我知道了,請當主宣布新任長老吧。」

「灰羅,你去坐山逵的位置。」安倍鈴奈對灰羅說,灰羅走過去坐在真一郎長老的旁邊,這一坐才發覺其實這個位置非常很沈重,身旁都是資歷很久的長老,光是在身旁就能感到壓力在自己肩膀上,灰羅深吐口氣坐直腰桿,如果讓他坐這位置是安倍鈴奈計畫的一環那他就會奮力去扛起這份重擔,因為他是安倍鈴奈的心腹。

「那麼就來正題吧。」安倍鈴奈一笑說:「我也該說說我的計畫了。」

知道安倍鈴奈計畫的上源流野靜靜的閉上眼睛,安倍鈴奈說:「我要將安倍家重新洗牌,也就是說你們這些長老都該退休的意思。」

這話自然引起了不少公憤,玫尼長老更是說:「妳早說妳早就想把我們從長老之位剝下來就好了,拐那麼多彎幹嘛?」

「我是想培育新生代,老實說好了,你們不覺得你們佔著這位置太久了嗎?也該換人當了。」安倍鈴奈說,她說:「當然,誰要當長老不是我指派,而是由你們指派,由你們來選擇誰要當接替你們的位置,也不用進行投票了直接繼位,不管你們選擇誰我都不會有意見,因為他們都是安倍家的一員。」

讓自己選擇繼位人這小妮子到底在安什麼心啊?要是真想培育自己的勢力的話那麼就應該由自己來指派才對,不然就有可能現在安倍家的全員都被她收買了也是有可能的,只是這想法不切實際,安倍鈴奈來到安倍本家時間是不足夠讓她去做這件事的,安倍家包括分家、本家在所有陰陽師數量可不是這點時間能去完成的,更何況安倍家的陰陽師除了這裡還有不在本國遠在國外的進修的,數量也不在少數,根本不可能。

正當他們猜不透的同時,森田長老頭一個發話說:「那我就說我的繼位者,就是我的心腹一文字。」

安倍鈴奈點點頭,森田這句話也成了誘餌,既然一時之間想不到人選又有那麼多不確定的因素在,不如就讓自己的信任的人去當好了,自己最信任的人除了心腹外還能有誰,蘇長老說:「那我就推薦我的心腹之一,殷飛宵。」

蘇長老旗下有三位心腹,分別為:虛慈、淺郎、殷飛宵。殷飛宵的位置的話就相當於軍師吧,他非常喜歡讀些孫子兵法之類的東西。

一個待考慮,兩個就帶動人心了,其他人也紛紛舉薦自己的心腹,真一郎長老有兩個心腹名字叫做左衛門、右衛門,兩人並不是兄弟也不是同一時間被選為心腹的,名字是刻意改名成這樣的,他選擇資歷較深的左衛門當新任長老。

志真長老同樣也有兩位兄弟心腹,瞑劍、瞑深。可他選擇了弟弟瞑深當任長老一職。

玫尼長老只有一位女性心腹而已,名字叫做麗潔。

安倍鈴奈點點頭因為這都在她的意料之內,在那麼多不確定因素下能選擇的除了自己的心腹外還能有誰?安倍鈴奈對拓海值木說:「那就麻煩你寫一份文書,擇日宣布新任長老。」

拓海值木說:「是。」

「今天就這樣,散會。」安倍鈴奈說完,就自己起身離開了,灰羅、上源流野、結成流希也跟在身後,留在六位長老,森田長老站起身子說:「終於可以享清閒了,各位,接下來我會回到山中繼續隱居,有空可以來找我泡杯茶。」

「森田你就這麼走了?」志真長老說,森田長老說:「都退位了還留在安倍家幹嘛?你們也該去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好讓新任長老居住了。」

「你難道都不覺得奇怪嗎?那妮子竟然要洗牌那又為何讓我們自己選擇繼位者?」玫尼長老說,森田長老說:「因為她相信你們。」

「啥?」玫尼長老不懂,森田長老說:「她相信你們就算選擇了繼位者,也不會讓繼位者去做出傷害安倍家的事。」

森田長老口中並沒有指安倍鈴奈而是說出了安倍家,聽到這話他們自然就明白了,讓他們自己選擇長老除了是讓下一代有能夠肩負支撐安倍家職位的肩膀還有就是讓他們為了安倍家而努力,成為真正團結的安倍家。

他們這些現任長老已經是做不到了,所有她希望讓這個期望留給下一任讓下一任去實現。

森田拉開拉門留下最後一句話,說:「加油吧,為了我們的安倍家。」

真一郎長老開口說:「為了我們的安倍家嗎?現在想想,我們好像做了很愚蠢的傻事。」

「是呢,就連山逵也走了。」玫尼長老嘆口氣說:「新世代嗎?好像可以期待一下。」

志真長老站起來說:「看來這位當主還有厲害之處的,我們也去收拾一下吧。」

回到清山長老的屋舍,回到房間的安倍鈴奈立刻躺在塌塌米上呼口氣說:「呼,終於結束了。」

上源流野和結成流希、灰羅席地而坐,他問:「是誰投廢票?」

「是我跟小野,我想讓他們自己決定到底要不要認可灰羅,我猜那個投反對的應該是玫尼錯不了,她這人就是太拘泥於細節了。」安倍鈴奈說,灰羅問:「那妳又為何讓他們自己選擇長老呢?又不投票?」

「讓他們自己選擇自己信任的人,這樣他們就沒有異言了,因為他們不滿的是我而不是安倍家,所以他們不會做出有害於安倍家的事。」安倍鈴奈說:「至於不投票嘛,是我單純嫌麻煩而已。」

「那要我當長老也是真的?」灰羅問,安倍鈴奈點頭說:「是真的,灰羅,我要你除了當任長老外還有成為本家與分家之間的橋樑,到時候我會解散分家讓他們都到本家,之後全權由你負責。」

「我?我對咒術不在行啊。」灰羅說,安倍鈴奈說:「放心,我沒要你教他們咒術而是讓他們學習武術,現在的陰陽師太過於注重咒術而去疏忽了自身的防衛,我要你教他們能夠進行近身戰的武術,就算不行至少最基本的防身術也要讓他們學會。」

「本家的陰陽師都重於咒術,我想要讓他們想學是件困難的事,而分家中武術多半都不差,我想他們想學的意願也不高。」灰羅說,安倍鈴奈說:「這我當然知道,除了武術我還要讓他們學習咒術,同樣的就算學不會最基本的守護咒術也要讓他們學會,咒術的話你不需要擔心,我會另請其他人當任,你的任務就是把武術方面教好,學不會或者不想學的就揍到他們學會、想學為止沒關係。」

「這樣......不好吧。」灰羅苦笑起來,安倍鈴奈說:「這是當主的命令,也是我賦予你的權力,有事就來找我,我來扛。」

「我這裡還有一個問題。」上源流野這時插話說:「分家人員有多少?本家屋子裝的下嗎?」

「我會差人在後方蓋個武道場,並將安倍本家重新改建,這樣就行了。」安倍鈴奈說。說的簡單,真到動工那花費的前跟人力可不是小數目啊。安倍鈴奈把它當成了一種投資,縱使風險很大她也要投下去。

「清堂他們呢?」結成流希這時開口問,上源流野說:「他們大概在後山逛吧,現在他們的身份也不是和在安倍家出沒。」

「流希妹妹、灰羅,沒事的話你們就去下面逛逛吧,我有話要跟小野單獨說。」安倍鈴奈說,結成流希和灰羅點頭的起身離開,安倍鈴奈說:「小野,我有件事必須現跟妳說才行,希望你不要生氣。」

「且先說來聽聽。」上源流野說。安倍鈴奈說:「目前安倍家需要整頓,什麼事我都必須去了解,且新任長老上任後當主不在也很讓人懷疑......」

上源流野也猜出些端疑了,他說:「妳要留在這裡?」

安倍鈴奈點頭說:「我不能再像之前那樣過於盲目,我既然是當主我就必須要為了安倍家而想,我必須留在這裡把事情都解決才行。」

「大概多久?」上源流野問,安倍鈴奈聳肩說:「這我也不好說,畢竟未來會有什麼變數都還不知道。」

「我知道了。」上源流野說,安倍鈴奈試問:「你不怪我?」

上源流野只回了個微笑,心裡似乎也在打什麼主意的樣子。

這時候的藍清堂等人正在後山的森林中散步,他們很喜歡這片森林,他們都是獸族,比起都市在樹林中反而顯的自在,白羽星閒來沒事也跟著一起過來,藍清堂在樹上跳躍著,抓住較粗樹枝翻個圈輕鬆落在樹枝上,白羽星見狀不禁說:「清堂的身手好靈活喔。」

「我們都是屬於獸的妖族,很擅長在這種樹林中穿梭。」燕千雨說:「要體驗一下嗎?」

白羽星還沒回過身就被燕千雨抱起,燕千雨蹬地踏上樹幹以飛簷走壁的方式上了樹上,他說:「開始囉。」

燕千雨開始在樹林間穿梭起來,不料他想捉弄一下白羽星,他飛越間突然鬆手白羽星少了支撐自然往下落,她開始尖叫起來,燕千雨踏上樹枝以反作用力往下衝過去正好背住白羽星,白羽星氣憤的搥打著他的背,罵說:「壞蛋、笨蛋、臭千雨,最討厭你了!」

「對不起、對不起。」燕千雨打哈哈的道歉說。

這時藍清堂從另一邊的樹枝上跳過來手中拿著兩顆蘋果,他並沒有發現剛剛的事情,他只見白羽星眼眶濕潤便問:「你幹了什麼事?」

「沒有啊,沒事。」燕千雨裝傻說,藍清堂把手中的蘋果扔給他,燕千雨接住在衣服上擦了擦咬了一口,一口舀下去蘋果飽滿的汁液就從嘴中流出,他說:「真甜呢。」

藍清堂也咬了一口說:「這片森林很自然,物種都很豐盛,我在附近也看到一些動物在活動。」

考慮到白羽星可能還不習慣林間奔走,他們決定落下散步,燕千雨放下白羽星將啃的只剩子的蘋果丟到一旁,他說:「也不知道鈴奈他們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想這些也沒用,我們又已經幫不上忙了。」藍清堂說,燕千雨苦笑說:「還是有點擔心啦。」

藍清堂原本正在走的腳步停下來,他抬頭看看,剛剛他腦中似乎傳達了某種感覺,就好像有人用遠端通訊給自己一樣,燕千雨問:「怎麼了嗎?」

「不知道,總有種有人在叫我的感覺。」藍清堂說著,他就跳到樹枝上往他感覺的方向跑過去,燕千雨叫也來不及,他說:「希望不會有危險就好。」

「你很關心清堂呢。」白羽星說,燕千雨說:「畢竟她是我弟弟嘛,擔心是應該的。」

就在這時周圍的空氣突然產生摩擦接著扭曲起來,一股一股的波動傳了出來,燕千雨用身軀擋在白羽星前面當他身體接觸到波動的同時他體內的妖力便不受控制,開始亂竄起來,另外一邊的藍清堂也察覺到一樣在接觸到波動的同時體內的妖力也開始暴走起來,但他們可快就知道,從扭曲中央擴散出來的不是波動而是妖力,這股妖力似乎正在探索什麼的擴散出來。

壓抑不了體內暴動的妖力,燕千雨推開白羽星從體內釋放出妖力來,妖力的釋放導致他外型也變了回去,他雙眼發紅的看著扭曲的中央,他知道那是什麼,那個就是導致他們來到這世界的原因,蟲洞。

可這個蟲洞不像那時候的蟲洞,反而像是有人刻意讓這個蟲洞出現在這裡的樣子,藍清堂這時候也趕了回來,他的樣子也變成了狼人樣子,大大的尾巴甩動著,他說:「這股妖力......」

他們都心知肚明,點點頭,燕千雨對白羽星說:「羽星,你先回去安倍家,告訴鈴奈不用擔心蟲洞的事,我們會想法解決。」

不等回應就蹬上樹枝往扭曲的中心過去,吉爾邊跑邊問:「蟲洞中有兩股妖力,我只認識其中一股,另外一股是誰?」

「你指的是哪一股?我也只認識一股而已。」飛雪說,他們認識的妖力都各自不同。

當他們到達扭曲中央,面對面點頭開始釋放妖力,兩人的妖力直衝扭曲中心,不一會波動就停了下來接著蟲洞開始張大從中落下兩個人影,一男一女,女個年齡約為三十來歲,有一頭水藍色長髮,男的年紀約三十過半下巴留點鬍子,一頭冰藍色的頭髮綁成小馬尾留在腦後。

兩人漸漸降落到兩人面前,飛雪先行開口:「老爸!」

男子年含笑一下,吉爾看著那名女子,雖然不清楚但是那頭水藍色的頭髮和這股妖力,他戰戰兢兢的說:「老媽......」

女子走過藍摸摸吉爾的臉嗅了一下說:「阿爾,我終於找到你了。」

吉爾忍不住抱著女子,咬唇說:「我也是。」

「老爸,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飛雪問著,男子開口說:「你們消失將近半年多了,一開始我以為你是跑去玩了,但實在是太久我便派人去附近找找,我則是親自跑去各部落詢問你的蹤跡,可都沒有你的消息,直到吉爾的媽媽跑來找我,我從她口中得知吉爾也消失了近半年,我便覺得這不是偶然,所以我們就到你們最後出現的位置去尋找,在那裡發現了打鬥的和痕機還有破碎的岩塊,請人診斷過後發現這裡曾經出現過蟲洞,且時間剛好是半年前,我們便推測你們是被吸入了蟲洞。」

「被吸入蟲洞後的位置就不明了,你們是怎麼知道位置的?」飛雪問,他回答說:「我們前幾日從探測器中發現了吉爾的妖力,深入追蹤後確定你們是在這個人類世界中,所以便請與我有深交擅長使用高科技的族落,請他們製造微型蟲洞讓我們過來。」

飛雪點點頭,這時候他們身後出現法陣,從陣中出現灰羅、安倍鈴奈、上源流野、結成流希四人,由於兩人的妖力都沒有收斂,他們一來就被妖力衝撞到倒地,飛雪見狀連說:「把妖力收起來。」

他們把妖力收起來,男子問:「他們是誰?」

「是我們在這世界的朋友。」飛雪說,男子淡淡一笑說:「是朋友嗎?我看不像喔。」

吉爾對安倍鈴奈說:「把圍在周圍的人撤離,要是他們不想死的話。」

安倍鈴奈再過來之前就命令機動部隊先行一步將周圍圍住,吉爾對女子說:「媽,周圍的人不會傷害我們,不要生氣。」

「我難得與兒子團圓,叫他們不要攪局。」女子摸著吉爾的臉說:「在這世界有沒有受苦啊?媽媽好擔心你。」

吉爾淡淡一笑說:「我沒事,飛雪他很照顧我。」

女子往飛雪一看,飛雪立刻站直身子行禮說:「伯母妳好,初次見面,我叫飛雪,拉爾。算是阿爾的......哥哥。」最後那句哥哥他說的很小聲,怕對方不承認。

「你在嬰兒的時候我就見過你了,謝謝你在這世界這麼照顧吉爾。」女子說,飛雪連忙說:「不會,哥哥照顧弟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飛雪感覺女子似乎不排斥自己,其實是女子本來就不討厭飛雪,畢竟她恨的是他的父親沒理由將她的氣發洩到下一代去,吉爾這時才注意到男子,他問:「他是誰?妳的熟人?」

女子有點難以啟齒,男子倒是爽快的說:「我是飛雪的父親。」

吉爾立刻動身對著男子抓過去,男子驚險的往後一避,其他兩人都嚇到了,吉爾吼著說:「你就當初傷害老媽的傢伙?我要宰了你!」

「等等,聽我解釋啊。」男子說,可吉爾明顯聽不進去,他說:「你知不知道老媽那時候有多傷心?害的我們被族裡驅離、流落在外,你知不知道每當我看到老媽傷心的臉心裡在想什麼?」

答案很明顯,可男子知道必須接下去,他問:「什麼?」

「宰了你!」吉爾全身並併出妖力,天空開始變色那日的烏雲又再度聚集起來,飛雪喃喃自語的說:「不會吧,還來......」

她見吉爾準備攻擊男子連忙大喊:「小心!」

她這聲「小心」應理是喊給男子的可他的眼神卻看著吉爾,男子見吉爾撲過來嘆口氣說:「當初真該教一下你所謂的......」

他一手架起吉爾的手臂腳踢出,吉爾感覺自己整個人騰空起來,接著看到一隻腳往自己腹部下去,他腹部被踢中落到地面,這腳非常沈重吉爾都感覺自己的意識都要喪失了。

飛雪剛剛那句「小心」就是為了這個,正如吉爾的師父是自己的母親的話,同樣的教他法術、武術和其他一切的就是他的父親了,飛雪跟吉爾的實力在伯仲之間,可他的父親不知比自己強上幾倍,吉爾當然不可能打的贏。

「尊敬才對。」男子見到吉爾的眼神銳度不減,他說:「還想再來?可以啊,多少我都奉陪。就當作第一次我跟你的親子互動吧。」

吉爾起想還想再戰,可女子這時出聲說:「吉爾,過來。」

吉爾身子一愣鬆開拳頭往女子走去,女子對男子說:「請你不要太過份,吉爾是我的孩子不是你的。」

「他體內留有我一半的血統這是不爭的事實,妳難道就這麼讓他埋沒一生嗎?」男子說,女子說:「即便如此這也是我家的事,與你無關,你我只是為了尋找孩子而不得不待在一起,現在找到孩子了等回到那世界,我們便毫無瓜葛。」

「一定要說的這麼絕?就沒有能讓我彌補的機會?」男子說,女子顯然不想多說,她只說:「什麼時候蟲洞才會在開啟?」

「三天後。」男子嘆口氣說。

女子抓起吉爾的手說:「走吧,我們離開這。」

「等等!媽妳先等會。」吉爾連忙喊說,女子問:「怎麼?」

「妳這次來是為了帶我們回去嗎?」吉爾問,女子點頭,吉爾與飛雪互相看了一眼,女子見狀問:「怎麼了嗎?」

「伯母,其實......」飛雪開口卻又難以開口,他對吉爾使眼色,吉爾翻翻白眼他也說不出口,女子見兩人這樣擠眉弄眼,便說:「有什麼話,直說。」

語氣中的威嚴十足,兩人不禁挺直身子,飛雪說:「其實是在這半年生活下來,我們挺喜歡這個地方的,也有了一直待在這裡的決心。」

「這地方有那麼好?」男子聞聲走近問,吉爾瞪著男子說:「比你這傢伙好上千倍。」

男子苦笑一下對女子說:「真的是妳兒子,脾氣一樣呢。」

女子對他翻白眼,他說:「飛雪,你身為我族雪色妖狐的當家,要是你待在這裡那麼族裡怎麼辦?」

「不是還有你嗎?」飛雪說:「族裡擁有九尾之位的又不止有我一個不是還有大堂哥跟你嗎?你不要就給大堂哥好了。」

「身為當家怎能輕易說出這麼種話來!」男子微怒說,飛雪說:「我現在只想跟吉爾生活在一起這樣我就足夠了,族裡的事我才不管。」

男子瞪著飛雪,吉爾向前一步說:「你敢動手,就試試看。」

男子根本不怕吉爾,看是女子卻在一旁冷視他,她視吉爾如寶貝要不然恨透自己的她,當初也不會跑來拜託自己幫她找兒子,現在要是自己敢傷害吉爾,她也不會放過自己,雖說不一定會輸可一打起來可真要老命啊。

「算了,反正是三天後的事情,等你們考慮清楚再說吧。」男子說,女子說:「吉爾,你現在住在哪裡?」

「我不住在這,我們會在這裡是因為一些緣故才來的。」吉爾說,女子往後一看說:「跟他們有關?」

她指的是從剛就一直站在那裡的安倍鈴奈等人,吉爾點頭說:「摁。幫他們解決一些事情。」

「不介紹給我認識?」女子說,飛雪聽到對安倍鈴奈等人招招手,他們過去,灰羅和上源流野把安倍鈴奈和結成流希攔在身後,生怕有個意外,飛雪說:「伯母,這是我們在這世界認識的朋友,安倍鈴奈、上源流野、結成流希、灰羅。」

女子打趣的說:「看起來也不是一般人呢,領頭的是誰?」

安倍鈴奈站上前說:「是我。」

「叫什麼名字?」女子問著,安倍鈴奈說:「安倍鈴奈,是位陰陽師。」

女子並沒有深入多問,女子說:「我都沒有自我介紹呢,我叫妖狼水清,是吉爾的媽媽。」

「我是雪色妖族的冰藍,拉爾。」男子說,安倍鈴奈行禮說:「晚輩在此見過兩位前輩。」

水清說:「我們這次來的目的是為了帶回我們的小孩,要是造成什麼不便請見諒。」

「不會,我們也是察覺到異狀才過來察看而已。」安倍鈴奈說,冰藍說:「這裡是你們的領地?」

領地就是地盤的意思,她點點頭,冰藍說:「本想在這裡待到蟲洞再次開啟的,看來是不行了。」

吉爾說:「媽,你們的身份在這裡不太好,還是離開好。」

「怎麼個不好法?」水清問,飛雪說:「伯母,這之後我在跟您解釋,現在你們先離開比較好。」

吉爾點點頭,水清點頭說:「好吧,要是有事,記住我們的暗號喔。」

吉爾點頭,水清對冰藍說:「先去找個藏身處吧。」

兩人跳上樹枝往別處去,飛雪與吉爾也變回原樣,安倍鈴奈同時也呼出一大口氣,她不禁說:「他們就是你們的父母?好強的威迫感喔。」

「嚴格說起來男的是我父親,女的是吉爾的母親才對。」燕千雨說,他們紛紛想起他們雙方都曾說過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小孩,看來剛剛那個男的就是藍清堂與燕千雨的父親。

「不管怎麼樣都先回去吧,回安倍家再說。」安倍鈴奈說。

燕千雨低聲對藍清堂說:「謝謝?」

藍清堂挑眉,燕千雨說:「謝你剛剛挺身擋我爸,不然依我爸的個性一定會把我抓回去。」燕千雨說,藍清堂說:「誰叫你是當家呢。」

燕千雨苦笑說:「不要挖苦我啦。」

藍清堂問:「羽星跑哪去了?」

他們表示都沒看到,等他們回去後才發現白羽星正在大門外等著,原來是因為在他們發現蟲洞的同時安倍鈴奈等人也發現了,在白羽星跑到安倍家去找安倍鈴奈之前他們都先動身前往所以才擦身而過。

白羽星問兩人,問:「你們沒事吧?」

「沒事,羽星我有件事想跟你說。」燕千雨說,白羽星安靜等待著,燕千雨難以啟齒的說:「剛剛那個叫做蟲洞,也就是把我們吸進這世界的罪魁禍首,而我們的父母在得知我們在這世界後就立刻做了個人工蟲洞過來,也就是妳剛看到的那個蟲洞,他們說在三天後蟲洞會再度開啟,之後便會......帶我們回去。」

「所以你們要回去了?什麼時候回來?」白羽星問著,燕千雨說:「可能十天半個月,或一年半載,也有可能......」

「永遠不回來。」藍清堂接著說,白羽星臉上沒有表情可眼神卻流露出悲傷的神情,她咬唇說:「這樣啊,這樣也好還是跟家人團圓比較好。」

「羽星,我們其實也想一直待在這裡,可就怕在我們的家人不諒解。」燕千雨說,白羽星吸口氣說:「我知道,我都知道。」

 由於白羽星情緒不穩定這件事就暫時打住,剛剛的蟲洞也驚動了不少人,安倍鈴奈也立刻傳命表示蟲洞無害,燕千雨和藍清堂到白羽星到客房休息,但是待著有點悶,藍清堂忍不住就先出去透氣了。

他本能的又到後山去,他躺在較粗的樹枝上打算睡個午覺,卻發現有股妖力在附近,他張開眼起身等鎖定位置後就立刻跳下往妖力的地方衝過去,他跳進一個草叢,接著就傳出一聲帶點稚嫩的聲音,藍清堂站起來,手上還提起一個正在扭動的物體,藍清堂訝異的看著他提著的那個物體,物體有手有腳,看起來就是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重點就是他頭上的獸耳還有正在身下激動晃動的紅色尾巴,藍清堂伸手去抓住那尾巴,小男孩立刻放聲大哭,藍清堂忍不住問:「你是誰家的孩子?哪族的?」

很明顯這個小男孩就是個妖族,小男孩大叫著說:「放開我!我可是狼族耶!」

見到小男孩哭鬧著藍清堂直接釋放妖力,小男孩在這麼記距離的狀態下接觸到比他還要強烈的妖力自然會安靜下來,藍清堂問:「我也是妖狼族,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妖狼族了吧?」

「我叫煌麟 是炎妖狼一族。」小男孩說著,炎妖狼顧名思義就是會用火焰法術的妖狼,而證據就是那條火紅的尾巴跟獸耳。

藍清堂也知道炎妖狼,那就證明他是他們世界的妖族而不是這世界的妖怪,他問:「你怎麼回在這?」

 「我原本在我們的領地玩耍,突然天上出現一個大洞接著就被吸了進來,醒來就在這裡了。」聽他的話,可能是藍清堂和燕千雨的父母在炎妖狼的領地附近設置製造蟲洞的機器,卻沒有注意周遭的疏通,導致當時正在附近的這位小炎妖狼被吸了進來。

「放心好了,那個蟲洞在三天後還會再開啟,到時我再帶你回去。」藍清堂說,煌麟問:「你也是妖狼?你是哪族的?」

「我是......」藍清堂正在考慮要不要說出自己的種族,但說了卻又不真實,畢竟自己還年幼時就離開族群了,看著這小炎妖狼張大眼睛好奇看著自己藍清堂也無奈只好說:「我是水色妖狼一族的。」

「水色妖狼!真的嗎?」水色妖狼在妖狼種族中算是數一數二的稀有種,名氣自然也大,煌麟好奇的追問說:「聽說水色妖狼一族不僅擅長體術也很擅長法術,是不是真的?還有他們的毛髮也是水藍色,也真的嗎?」

一連串的發問讓藍清堂不禁頭疼起來,,他說:「毛髮是水藍色的沒錯,但是不是擅長用法術這點我就不知道了。」

畢竟自己的母親光靠體術就能撂倒自己,哪還有使用法術的機會,煌麟問著:「你不是水色妖狼嗎?怎麼會不知道?」

「我從小就離開族裡跟母親獨自生活,所以族裡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藍清堂說,煌麟似懂非懂的晃著頭,他說:「是嗎?算了,對了!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我叫做吉爾,在這裡的化名叫做藍清堂。」藍清堂說,煌麟問:「你也是我們那世界的人怎麼也在這裡?」

「我也是被蟲洞吸過來的,不過時間大概在半年前吧。把你吸進來的蟲洞就是我母親跟她......認識的人一起製造出來,目的就是為了救我們回去。」藍清堂說,煌麟問:「你還有同伴吧?不然怎麼提到我們?」

「我有個哥哥也在這裡,他是雪色妖狐一族的人。」藍清堂說,煌麟又大呼一下說:「雪色妖族?真的嗎?你哥哥有幾條尾巴?」

藍清堂不懂他大呼的原因,他數著在他印象中燕千雨的尾巴數,他不太確定的說:「九條吧......」

煌麟瞪大雙眼說:「九尾的雪色妖狐嗎?哇!我想見見他,帶我去見他好不好?」

「九條尾巴有那麼奇特嗎?」藍清堂訝異著這小炎妖狼的反應,煌麟說:「九條尾巴的雪色妖狐可是萬位中才會出現一位的,正常來說有九尾的雪色妖狐的族落就代表著他們一族的榮耀,九尾也是最高權力的象徵,我只是聽說卻從沒見過,帶我見他好不好?」

藍清堂拉下趴在他身上的煌麟說:「真要是這樣,那你可就要失望了,我們在這世界力量受到限制他現在身上只有四條尾巴,你是看不到九條的。」

煌麟失望的說:「這樣啊,好可惜。」

「總之三天後蟲洞會再開啟,你到時再過來吧,現在先離開這裡不然很危險。」藍清堂說,煌麟說:「可是我又不知道要到哪裡去,我對這裡也不熟。」

藍清堂猶豫一下,要是他亂跑迷路的話三天後蟲洞開啟時不就不能回去了,再說這裡畢竟還是陰陽師的地盤,要是不巧遇到哪個陰陽師被攻擊的話不就遭了?

畢竟都是妖狼族自然會親近些,藍清堂說:「那好吧,你就待在我身邊,這樣也比較安全。」

煌麟說:「就算沒有九條,我也想見見雪色妖狐,能夠帶我去見他嗎?」

燕千雨現在正在安倍家,要是帶他過去那獸耳跟尾巴肯定會引起注意,其實藍清堂根本不會去理會安倍家那些陰陽師的態度,就憑他們那點實力還奈何不了他,藍清堂想想說:「可以是可以,但是要是你的尾巴和耳朵能收起來就好了。」

「怎麼收?」煌麟摸著耳朵問,藍清堂說:「試試將妖力往心臟集中,將它收集在那裡。」

煌麟閉眼皺起帶著稚氣的小臉,過一會他說:「沒用。」

「在試試看,這是先決條件。」藍清堂說,因為他發現煌麟的妖力的確有往心臟集中可是凝聚力太弱導致又散去,煌麟又反覆試了幾次也沒用,他小臉皺成一團說:「沒用啦。」

其實已經不錯了,在這年紀的妖族小孩同常都不會刻意的去凝聚妖力都是外散的比較多,煌麟在等年紀就能掌握一點凝聚的技巧對他未來也是有幫助的,藍清堂說:「好吧,既然不行那就算了,我們走吧。」

「咦?要帶我哪?」煌麟問,藍清堂說:「去見你朝思暮想妖狐先生囉。」

「真的?可不是要先收起尾巴嗎?」煌麟問,藍清堂說:「最好是能收起來,可收不起來就算了,記住回去之後也要練習凝聚的方法對你未來會有幫助的。」

煌麟大大的點頭快步跟上藍清堂,藍清堂將他背上肩上縱身一跳,跳上樹上決定先往下面的民宿過去,民宿附近有調商店街裡面有很多店面,其中就有賣衣服的,藍清堂先在附近放下煌麟,自己進入一間兒童裝服飾店,隨便選了一件大號的連身帽T就結帳走人,他給煌麟穿上,衣擺剛好蓋住尾巴,將帽T拉起蓋住他的耳朵說:「這樣比較安全。」

回到安倍家的清山長老的屋舍,藍清堂不走正門而是選擇翻牆而上,他帶著煌麟在屋舍中晃來晃去,因為他也不知道燕千雨再哪裡,清山長老的屋子也挺大的,很容易就迷路,他曾經就因為找不到廁所而在屋子晃來晃去,剛好遇到家丁詢問一下才知道位置。

藍清堂不相信路只相信鼻子,他用鼻子對著空氣嗅了一下,尋找燕千雨的位置,卻遇到結成流希,結成流希見到藍清堂迅速的迎上問:「你在這幹嘛?」

「我在找千雨,這裡太大了,很容易迷路。」藍清堂說,結成流希注意到藍清堂身下穿著帽T的小孩子,他訝異的問:「這小孩是......」

「我在外面撿到的。」藍清堂說,結成流希好笑的說:「胡說。說實話!」

藍清堂四處看看確認無人後才將煌麟的帽T拉下露出他那紅色的耳朵,結成流希見狀差點大叫出來,藍清堂及時摀住她的嘴巴沒讓聲音發出來,他豎起手指放在唇上「噓」聲表示,結成流希點點頭,藍清堂放手說:「他叫煌麟,是炎妖狼一足的小孩,他是我媽他們在炎妖狼領地附近製造蟲洞的時候意外被吸進來的,三天後我要送他回去,免得他家人擔心。」

結成流希似懂非懂的點頭,藍清堂說:「他是個好奇小鬼,他想見千雨,所以我才帶他過來,千雨在哪?」

「在左側的房間裡面。」結成流希說,藍清堂道謝將煌麟的帽T重新戴好往那裡過去,結成流希轉身想叫住他卻又沒有說出口,她本來想說......白羽星也在那裡。

藍清堂順著嗅覺來到燕千雨的所在的房間,伸手想拉開卻又頓了一下,因為他感覺到怪異,燕千雨不會沒事待在房間內,會待在房間就證明他有什麼事必須留在房間內,其實他的鼻子已經告訴他事實了,房間內不止燕千雨一人,手停在拉門的門環上的藍清堂不知道到底要不要開門,在旁的煌麟拉拉藍清堂的衣服問:「幹嘛不開門?」

藍清堂回神愣愣的說:「喔、喔......」

他將拉門拉開一個小縫本打算偷看卻又發現自己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膽小了,堂堂妖狼一族的氣魄去哪裡了!藍清堂心一橫接拉開拉門,在裡面的除了燕千雨外,另外一人就是白羽星,兩人站在房間中央注意到拉開拉門的藍清堂,白羽星沒有看自己並不知道他的表情,燕千雨見到藍清堂則說:「阿、阿堂啊......有什麼事嗎?」

語氣有些僵硬,藍清堂看出些端疑來,但他並不想當面戳破藍清堂指著身下的煌麟說:「他想見你。」

「我先出去了。」白羽星低著頭走出去,走過藍清堂身邊她偷瞄了藍清堂一眼,藍清堂卻沒有看她,待白羽星走後,燕千雨重整心情看著那個小男孩問:「他是誰?你在哪裡遇到的。」

藍清堂把煌麟的帽T拉下露出耳朵,燕千雨見到那通紅的耳朵一怔說:「炎妖狼一族?」

「老媽他們似乎是在炎妖狼一族附近製造蟲洞,意外把他吸了進來,我說你是雪色妖狐一族的他就想見你。」藍清堂說,燕千雨走近蹲下說:「你好,我是雪色妖狐的飛雪,拉爾。在這裡叫我千雨就好了,你叫什麼名字?」

「煌麟。」煌麟說:「能不能給我看看你的尾巴?」

燕千雨一愣,藍清堂解釋說:「他想看你的九條尾巴。」

燕千雨苦笑說:「很抱歉,我在這裡力量受到限制只能出現四條尾巴,不能給你看九條。再說在這裡變形也不好,還是下次吧。」

煌麟雖然失落卻也多說什麼,燕千雨對藍清堂說:「那個阿堂呀,我剛剛跟羽星其實是在......」

「什麼都不用說。」藍清堂關上門坐在牆壁上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三天後蟲洞開啟時要怎麼跟老媽他們解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所以那小鬼是來幹啥的?
  • 事後你就知道了

    麟鏡 於 2015/06/28 16: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