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雪帶著吉爾回到公寓,吉爾回到公寓原貌,飛雪輕輕將他放在塌塌米上接著妖力一散他也跟著恢復原貌,他看著藍清堂虛弱的模樣咬牙說:「抱歉都是因為我才.....」

「少自作多情了。」藍清堂突然開眼睛,他撐起上半身,燕千雨立刻扶著他,他說:「我就是知道那個東西打不死我我才扔你出去的,你可別會錯意了!」

還真嘴硬,燕千雨輕輕一笑說:「那我還真是謝謝你了。」

藍清堂哼一聲閉上眼說:「我累了。」

燕千雨將他平放在地上,去櫥子拿棉被跟枕頭出來,將藍清堂打點好後,他也跟著睡了。

早上~藍清堂醒來發現燕千雨竟睡在自己身旁,他無奈將棉被蓋在他身上想想昨天還沒洗過早就起身拿衣服去洗澡了,但可能是一大早熱水還沒有開,藍清堂冷不防的被一盆的冷水凍的整個人都沒了睡意,他快速刷個身子就出來了,用毛巾擦頭打開門時見燕千雨已經醒了,他說:「現在沒熱水,你等下在洗吧。」

「身體怎樣了?」燕千雨卻問著。

藍清堂扭扭身子說:「放心,我們跟你這只會施法術暗算人的虛弱體質不同,身體可是很強硬的。」

「要不今天就休息一天吧?」燕千雨說。

「不用啦......」藍清堂本要拒絕但一看到燕千雨的眼神,便點頭說:「好吧。」

「那我去辦請假。」燕千雨出去快速的沖洗一下後就出門了,藍清堂躺在塌塌米上,剛剛他看到了燕千雨的眼神,那是真的擔心他的眼神,這眼神除了老媽外他就沒有看過其他人對他露出這般眼神,他一咬牙低聲說:「怎麼感覺有點高興啊......該死!」

從早自修開始白羽星就沒看到藍清堂,雖說他會突然不見但也不會無故蹺課,她來到燕千雨的教室打算問清楚,燕千雨說:「阿堂他感冒了,今天請假。」

「嚴重嗎?」白羽星擔心的問。

「還好,他身體很硬的,死不了。」燕千雨輕笑說。

「你話怎麼這樣,要是真是死了,你會很難過吧?」白羽星開玩笑的說。但這開玩笑卻換來了燕千雨冰冷的眼神......

燕千雨低聲說:「他要是死了,我會殺人後自縊。」

白羽星一愣,燕千雨突然笑著說:「什麼的!是開玩笑的,哈哈......」

「你!」白羽星打了他一拳說:「這話可不是能開玩笑的耶。」

燕千雨輕輕接下這一拳將白羽星拉過來在她耳邊輕聲說:「要是我跟阿堂,妳只能救一個妳會選誰呢?」

白羽星推開燕千雨,沒好氣的說:「你怎麼跟清堂說一樣的話啦。」

燕千雨一愣,白羽星說:「他也問我你跟他,我會選誰。」

「答案呢?」燕千雨問,白羽星插腰說:「當然是兩個都選啊!你的答案也是,我會兩個都救!因為我們是朋友。」

「朋友嗎?」燕千雨低聲笑了一下,他突然湊近白羽星,在她耳邊輕聲說:「我勸妳最好不要有這種想法。」

白羽星呆住,燕千雨繼續說:「要是她不想看到我跟阿堂打在一起的話。」

白羽星愣愣的說:「你......說什麼?」

燕千雨一笑說:「妳是聰明人,妳知道的。」

接著上課鐘打響了,燕千雨也轉身回教室去了,白羽星也帶著疑惑回去自己的教室。結果今天一天白羽星心思都不在課上.......

一到下課她立刻收拾東西跑了出去,她來到莊子婆婆的公寓,敲敲門,不久便傳來「來了。」的聲響。

莊子婆婆開門出來見到白羽星便問:「有事嗎?」

「我找藍清堂,他在嗎?」白羽星補充說:「我是他同學,他今天沒來上課,我有點擔心。」

「清堂今天是得了感冒沒錯,但沒什麼大礙,我帶妳去他房間。」莊子婆婆溫柔一笑讓白羽星進來,並領著她來到藍清堂的房間門口,莊子婆婆行禮說:「那我出去買東西了,你們慢慢聊喔。」

白羽星點頭行禮便開門進去,她一進去就看到躺在塌塌米上正在睡覺的藍清堂,她併腿坐在藍清堂身邊,她說:「還在睡?但看起來似乎沒事的樣子。」

藍清堂這時娜動身子成了側睡,白羽星好笑的戳戳他的臉說:「沒事就好。」

這一戳卻讓藍清堂醒了過來,藍清堂睜開眼從朦朧中看到一個人影,他也不知道是誰,他憑直覺開口說:「婆婆?買東西嗎?那妳等我一下。」

「誰是婆婆啦?」白羽星好笑的拉扯著藍清堂的臉頰,藍清堂聽到聲音時遲鈍的嗅覺也恢復了,他改口說:「羽星?妳怎麼在這?」

「我聽千雨說你病了就過來看看囉。」白羽星說。

藍清堂起身說:「妳來多久了?」

「剛來不久。」白羽星起身說:「竟然沒事,那我先回去了。」

「不多坐會嗎?」藍清堂問著。

白羽星搖頭苦笑說:「我有門禁的。」

「那我送回家吧。」藍清堂起身說。白羽星考慮一下點頭說:「那先謝了,你身體能外出嗎?」

「不要小看我。」藍清堂一笑說。

兩人並肩離開公寓,藍清堂說:「妳找我只是要探病嗎?不是吧?」

「很明顯嗎?」白羽星一怔說。

藍清堂點頭說:「有點。」

白羽星苦笑說:「其實探病是真的啦,但還有一件事,我不知要不要開口說。」

「說吧。」藍清堂說。

「其實是千雨他說......」白羽星頓頓才說:「他說要是不想看到他跟你打在一起的話,就教我不要再有朋友的想法,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懂。」

「真的不懂?還是一知半解?」藍清堂突然問著。

白羽星張張嘴說不出話來,藍清堂說:「其實我跟他打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應該說來到這之前我們都一直在打鬥。」

「就不能改變嗎?」白羽星問著。藍清堂一笑說:「現在不就沒在打了嗎?」

他突然低聲說:「但以後就不知道了......」

他送到白羽星她家,她家是棟宅院,藍清堂看看說:「有錢人......」

白羽星沒好氣的賞了他一拳說:「這麼說很討厭耶。」

「可是真的很大啊......」藍清堂嘟嚷著。

「只是比一般房子大一點而已啦。」白羽星插腰說。藍清堂低聲說:「真的只有一點嗎?」

他這話惹來白羽星瞪眼,藍清堂連忙閉嘴,白羽星說:「那我進去了,明天見。」

「摁,掰。」藍清堂揮揮手,帶白羽星走進去後他跳到屋頂上看看這宅院有多大,他一見就說:「還真的只有「一點」而已呢......」

前有庭院後有森林,這樣還真的只有「一點」而已啊......

反正也沒事不然到處逛逛吧,說是到處逛逛其實藍清堂已經有目標了,他蹬地一跳來到地面往附近的神社走去,這附近有一座規模較小的神社,當他來到那裡時看是什麼都沒有可當他一走進去就有被電流通過的感覺,只是非常的微弱,看來每間神社都有守護力量的樣子,可這威力也太弱了吧?

他在神社四處走走卻沒有像昨天那種突然襲過來的火球跟刀葉,看來結界一破防衛機制就沒了,他離開神社去下一座,情況也一樣,可這些都是規模較小的神社,藍清堂索性去大一點,他來到這裡規模最大的神社,他從高空俯視下去,這神社的規模大概有上源流野家的神社的一半,這種神社已經算大了,上源流野那種的才叫不正常的大。

從電線竿上藍清堂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神社上的守護力量,看來有點強度,藍清堂跳躍下去來到神社正門口,他伸出手來卻是碰到一座無形的牆壁,跟以往的不同很強勁,結界正在拒絕藍清堂!

藍清堂皺起眉頭,手一施力抓破結界進到裡面去,頓時周遭的樹葉開始竄動起來,似乎很不高興這外來的入侵者,藍清堂看看四周卻發現有一名女孩子坐在神社的神壇上!

「妳是誰?」藍清問著。

「對於不請自來的人應該先報上姓名吧?」女孩子身穿著和服用衣袖沿著嘴角說著。

「藍清堂。」藍清堂說。不料女孩子卻說:「這不是你的名字吧?」

藍清堂一愣,女孩子說:「你不是這世界上的人,所以你的名字也不是真的名字。」

藍清堂吃驚的說不出話來,女孩子笑笑的說:「這種事一看就知道了吧?」

「妳也是妖怪?」藍清堂說,女孩子不高興的皺起秀氣的眉頭說:「沒禮貌,我這是掌管這片土地的土地神,我叫苔姬。」

「神?這世界有神?話說剛剛幾座都沒有人出來?」藍清堂不敢相信的說,女孩子說:「嘛,雖說是神但也只是力量非常薄弱的土地神而已,稱不上什麼大神。沒有神是因為有些神社因為沒有人去參拜,久而久之就自然消失了。」

「神也會消失?」藍清堂失效的說:「怎麼可能!」

「我們這些土地神是因為有人供奉才能存在的,只要人對我們的思念越強,我們的力量也就會越強。苔姬說:「但相反的要是沒有人供奉那消失也很正常的。」

「神有分很多種?」藍清堂問著,苔姬說:「當然啊,多到數不清呢,話說,你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沒事。」藍清堂說:「我在試試神社的守護力量到底有多強。」

「我這裡已經算是強了,但還不是最強,那裡.......」苔姬指著遠處一帶說:「在那裡有這地區最強的守護結界。」

藍清糖看就知道那是哪了,那是上源流野家的神社,他說:「那妳知道怎麼破除結界嗎?」

「問這幹嘛?」苔姬瞇起眼說:「難道你想幹嘛?」

「也沒要幹嘛,只是那裡的結界很強想進去沒那麼容易。」藍清堂搔搔臉說。苔姬說:「結界是自古以來就流傳下來的守護力量,根本沒有破解的方法,你還是放棄吧。」

「那就只能強行了。」藍清堂說,苔姬問:「問一下,你破除結界要幹嘛?」

要幹嘛?老實說自己也不知道.......這應該是燕千雨要想的才對,他聳聳肩說:「這是別人負責的。」

「這麼說還有同黨囉。」苔姬手一指說:「既然這樣我可不能放你回去,打擾神明的休息可是很恐怖的,你就體驗一下吧。」

語一落,周遭的樹葉立刻對藍清堂襲去,藍清堂邊閃邊說:「什麼休息,妳這神社平時我可沒看到有人來這參拜的。」

「你!好大膽子!」似乎說中苔姬的心痛之處了,苔姬大聲說:「死吧!」

藍清堂開始閃躲間蹬地往苔姬衝去,這些樹葉是聽苔姬的命令而行動的,那只要捉到苔姬就能停下樹葉,但是就在他來到苔姬面前時苔姬卻笑了,他一愣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從神壇上給轟了出去!

藍清堂倒地說:「怎麼回事?」

「笨蛋。神壇這種神聖的地方當然也有結界保護囉,你這妖怪別想亂來。」苔姬輕笑說間,樹葉已經來到藍清堂身邊,藍清堂蹬地翻身閃過樹葉,既然神壇沒進去那也沒法把苔姬給拖出來,撤退吧.......

本是要這樣才對,但藍清堂可沒想過什麼撤退,藍清堂開始不停蹬地位移著,苔姬說:「一味逃跑也不是辦法喔。」

「誰跟妳在逃啊。」藍清堂突然仰天說:「今天月亮很圓呢。」

在夜晚中高掛在天上的美麗月圓吸引著藍清堂的目光,頓時他瞳孔收縮起來,他大吼一聲,卻不是叫聲而是狼嚎!

藍清堂的眼睛轉紅色,身上開始散發出妖力,在他身下冒出一條毛茸茸的大狼尾,頭頂著狼耳,從上唇突出一小節的尖銳利牙,現在的他是狼人一族的吉爾!

「我來了,小姑娘。」吉爾身型一動,突破樹葉的包圍來到苔姬面前,苔姬一慌手揮了揮,吉爾正面的地上冒出了巨大的樹根阻擋他的去路,吉爾手成爪型揮動,輕鬆就將樹根給削斷,吉爾來到苔姬面前,他說:「結束囉。」

「不要,求你不要.......」苔姬已經哭了出來,她用接近崩潰的哭生求著吉爾吉爾說:「我沒要殺妳,這對我沒好處,把術解開吧。」

苔姬一愣立刻解開樹葉和樹枝上的法術,樹葉輕飄飄的落在地上,樹枝也回到土裡,吉爾坐在神社的階梯上說:「過來吧。」

苔姬頓頓才緩慢的接近,在月光的照射下,苔姬有著烏黑亮麗的黑直髮頭上還綁著雙蝴蝶結,吉爾說:「還真是小女孩呢。」

「我可是有四百多歲了耶!」苔姬抗議的說。

「喔,老太婆。」吉爾非常無情的說。苔姬拉著他抗議說:「不要叫人家老太婆啦。」

吉爾一笑說:「開玩笑的,別介意。」

苔姬哼聲不理吉爾吉爾說:「真的不知道破除結界的方法嗎?」

「哼。」苔姬哼聲不理吉爾,似乎還在為老太婆那句話在生氣。真是,女孩子真麻煩。

吉爾將身後的狼尾湊到苔姬的面前搔搔她的臉,苔姬發癢的笑起來,她覺得很稀奇的抓著狼尾說:「這真的是尾巴嗎?」

「是真的,不要太粗魯喔。」吉爾又問:「真的沒有辦法嗎?」

「破除結界嗎?沒有辦法。」苔姬摸著狼尾搖頭說。

吉爾失望的說,苔姬問:「你幹嘛要破除結界?你身為妖怪本就應該遠離它才對怎麼會想要進去?」

「妳聽過陰陽師嗎?」吉爾說。

「我當然知道。」苔姬說:「在我還是人類的那個時候就有陰陽師了,但是他們逐漸消失不見了。」

「妳原本是人類?」吉爾一愣,苔姬點頭說:「我是做為人類死後成為土地神的,這很常見,真的。」

「那妳對陰陽師瞭解多少?」吉爾問,苔姬說:「只知道他們會消滅妖怪而已。難道你要進去神社跟陰陽師有關?」

吉爾點頭說:「的確是有點關係,有一個陰陽師似乎有在懷疑我們的真實身份,要是我們的身份是秘密被陰陽師發現我們就在這待不下去了,所以在想辦法。」

「你不是這世界的人,難道回不去嗎?」苔姬問,吉爾苦笑說:「能回去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他起身說:「算了,謝謝妳的情報。」正當要走時苔姬拉住吉爾說:「再留一會好不好?」

吉爾歪頭見苔姬不好意思的說:「我想再摸一下。」他指著是吉爾那蓬鬆的大尾巴,他笑著說:「我的尾巴可不是裝飾品耶。」

說歸說他還是坐了下來,苔姬開心的抱著狼尾摸了摸,藍清堂說:「有這麼喜歡嗎?」

「很軟,很舒服。」苔姬用臉噌了噌說:「好想也要一個喔。」

「這是非賣品喔。」吉爾起身說:「我真的該回去了。」

苔姬失望的說:「下次能再讓我摸嗎?」

「考慮、考慮。」吉爾跳到樹上對苔姬說:「我忘了說我的名字了,我叫吉爾。」說完他就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