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天,寒他們總算到了台灣,泡泡一抵達碼頭就立刻破掉,寒對焰恩等人說:「知道自己的任務吧?」

他們點頭,寒一揮手四人就各自散去,寒轉頭對柳家姊弟說:「你們接下來要幹嘛?」

「接受你的命令,在宗長歸來之前我等便是你的屬下。」柳玉櫻說。

寒抓抓頭說:「老實說我真不是做頭的料啊,嘛。算了,帶仙界回歸之前過自己的吧。」

兩人點頭就離開了,天上院瑩抱著寒的手臂說:「那我們呢?」

「回家,睡覺。」寒簡短的說。

天上院瑩點頭兩人就回家了,只要能呆在寒身邊其他她都不管......

焰恩坐在某棟大樓屋頂上吹的涼風,莉雅做在他身邊問:「在想什麼?」

「未來。」焰恩身上穿的是無袖夾克,拉鍊還沒拉,很簡單就能看清他身上的腹肌和胸口上的紅色龍型圖騰,莉雅也身上也有同樣的圖騰,這是封印力量的印記,莉雅身子靠著他說:「未來誰知道呢......」

「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未來是自己能決定的。」莉雅輕輕一笑說。

焰恩淡淡一笑說:「能回到這世上真是太好了。」

他們原本的身份是安也晴雲身下的四大護法,與沈洛年之戰後死亡,但血族之戰前夕又被沈洛年以禁忌法術還魂回到這世上,他們對沈洛年是絕對的忠心,當然對菊櫻更是真心!

「菊櫻就像小姐一樣堅強......」他想起已經往故的安也晴雲,因為他們的無能而死去的他們的小姐.......當初劉翔鷹和沈洛年被黑暗吞噬後,菊櫻便當起了第四代的宗長之位,但焰恩看得出來她其實是在逞強,但是菊櫻卻沒有放棄反而成為了讓眾人心服口服甘願為她付出生命的宗長,一直在菊櫻身後看著她的焰恩等人不知覺的竟將菊櫻的身影看成了安也晴雲,他們都知道菊櫻不是安也晴雲,但是他們卻都放任著自己的慾望將菊櫻當成了安也晴雲,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但是還是這麼做了......那都是他們對安也晴雲的思念和真心的愛。

「其實我當初曾想過小姐要是能回來就好了,但是我知道這想法是錯的,小姐已經對這世上沒有任何的留戀,她已經沒有理由回來,但是在看到菊櫻的身影有讓我不禁的想起了小姐,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但我還是想了.......」焰恩握著莉雅的手說:「所以我決定了,在世界末日後我要將小姐從我腦海中趕走!」

「焰恩......」莉雅一愣,焰恩說:「世界末日後就是真的大戰,我們是沒有時間去想著這些事的,菊櫻不是小姐,我要將小姐的身影留在這世界後用嶄新的心去面對之後的世界,現在菊櫻就是我的全部我會守護她,這也是我為什麼能回來的理由,我想再一次的保護、保護我最重要的人。」

莉雅伸手抱住焰恩的脖子說:「這也是我們一生的宿願,再一次保護重要的人,我們全部都是這麼想的。」

焰恩一笑說:「那麼就大鬧一場吧。」

另一邊,在血色的天空照耀下的古堡裡,一位男子坐在王位上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身旁的女子開口說:「王,你在想什麼?」

「再過不久仙界便會重返,我們得去會和才行。」王說。

「王,我建議去噩盡島。」女子說。

「何解?」王說:「正確來說不是應該先去台灣跟那裡的人會合在去噩盡島嗎?」

「那裡會有守橋人的人過去。」女子說。

這句話就知道意思了,血族與守橋人是不共戴天的仇敵,要是他們前去台灣不免會跟守橋人來一場戰鬥,王說:「那好吧,聽妳的。」

「月音。」女子說。

一名男子從廉幕後走出來,他行禮說:「請吩咐。」

「去噩盡島,與沈洛年他們會合,並給他們輕疾以免聯繫斷裂。」女子說。

「Yes my love。」男子說完就消失了,王這時說:「有個天仙執事還真好辦事啊」

「還真是不錯呢。」女子名叫千堂,輕輕一笑說。

王的名字叫做布藍德,是前任血族之王的兒子,前任血族之王死在血族大戰中,身為兒子的他就成了順位繼承者,他一登基就立刻號令要全世界剩餘的所有血族回歸,當初的血族大戰血族的戰鬥人員已耗損過多,現在剩餘的人加上布藍德自己的遠征部隊,總體加起來約不到三千人。

千堂是血族棄子,她正是血族之戰發生的原因之一,當初他與沈洛年和守橋人的烏娜定結三方契約,讓沈洛年等人也淌了這趟渾水,身為血族的背叛者的她被布藍德留在了身邊,雖然也有不少聲音要布藍德驅離千堂但是布藍德卻回絕了,原因在於他相信千堂,其次是越是危險的越是要留在身邊這樣才能好好觀察她......

千堂受人厭惡的原因就在於他當著所有的人的面親手殺了她的父母,當初血族大戰一結束,布藍德就傲招所有血族回來並在其中找到了當初拋棄了千堂的血族,千堂當時走到他們面前,沒有眨眼沒有說話單單一揮手就斬下了他們頭顱,眾人雖然議論紛紛但是千堂卻也以「這種父母不要也罷。」的理由堵住了眾人的嘴。

千堂也因此被冠上了「冷血妖女」的稱號。

這時幕廉後又走出一名女子,她喊著:「兄長,你們也要出發了嗎?」

「仙界回歸後我們就出發,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血族就交給妳了。」布藍德對自己的妹妹說:「我能信任妳嗎?」

「祝兄長凱旋而歸,血族的是你不用擔心。」翡翠夜說:「我會代替哥哥掌管血族全體的。」

「摁。好乖、好乖。」布藍德摸摸翡翠夜的頭說。

又過了兩天,夜晚無預警的突然爆炸了開來!寒等人在頂樓看著這一幕的發生,他對身後的人說:「去,執行自己的任務!」

身後的人各至散去,寒看著天空吐口氣身影變成雪花也消失了......

在爆炸其間,以被告知的白玄藍等人立刻做出了準備,白玄藍抱著還是四歲大的沈俊彩牽著狄純與黃齊奔出自己的家中,黃齊說:「先去看看其他人怎樣了。」

他們先到賴一心家,發現賴一心的母親正倒在路邊,黃齊探探氣息鬆口氣說:「暈過去而已。」

他背上賴一心的母親便到其他人的家中,他們到了張志文家中,張志文的家已被炸個粉碎,黃齊搬開瓦礫堆發現張志文的父母跟哥哥已經沒救了,黃齊忍痛放下瓦礫回去,白玄藍見狀問:「怎麼了?」

黃齊搖搖頭,白玄藍咬唇,狄純眼眶也紅了起來,這時懷中的沈俊彩突然哭出來,白玄藍連忙安撫:「乖乖喔,不哭、不哭喔......」

但是沈俊彩還是哭個不停,這時天空落下一名女子,莉雅開口說:「給我看看。」

白玄藍見過莉雅,她將沈俊彩抱給莉雅,莉雅在沈俊彩的額頭上輕輕一點說:「快睡吧。」

沈俊彩逐漸不哭還睡去,莉雅說:「我給他下了安眠咒,放心沒有副作用。」

白玄藍抱回說:「謝謝。」

莉雅問黃齊說:「你們接下要去哪?」

「接下來去添良家吧。」黃齊說。

他們到侯添良他中,發現他的母親也已經沒救了,黃齊沈重的放下瓦礫說:「之後要好好埋葬他們才行。」

「他爸呢?」莉雅問。

「可能出去了,或許還活著,去找找吧。」黃齊說。

三人繼續走,黃齊背著賴一心的母親轉彎時就發現了侯添良的父親但是已經太遲了,他的父親被從天上落下的瓦礫給砸死,已經沒救了,白玄藍連忙遮住狄純的雙眼說:「怎麼會......」

黃齊過去替他和上雙眼起身說:「走吧。」

他們接著去吳配睿的家中,他和莉雅搬開瓦礫發現吳配睿的父親和母親還救,便立刻將他們拉出來,兩人都昏了過去,黃齊說:「先找地方安置他們。」

莉雅這時背了吳配睿的父親在抱起她的母親說:「先到公園再說。」

莉雅雖然看起來就像是個柔弱的女孩子,但是也好歹是戰龍中的一員,力氣可比一般人大上很多,他們帶著三人來到公園,莉雅見達克斯已經在那了,莉雅問:「有救到人嗎?」

「有,但是都受傷了,我正傷腦筋呢。」達克斯說。

「交給我吧。」莉雅放下吳配睿的父母親就去給那些受傷的人治療,既莉雅後焰恩跟雷拉薩斯夜回來了,他們一人一肩扛起好多個昏迷的人回來,他們將人都放在地上,全由莉雅進行救治,寒這時也回來了,他見莉雅忙不過來也跟著過去幫忙,狄純這時也下去幫忙。

這時一身貓裝的柳玉櫻從影子中冒出來,在他影子裡也跟著出現幾個人,大多都是昏迷的。

「還有誰沒回來?」寒問。

「剩天上院瑩跟玉城了。」柳玉櫻說。

「他們到不用擔心。」寒邊替傷患包紮,好在早就預料到了先買了一年份崩帶來存著,不然這些人都等死了。

「寒。」黃齊這時說話。寒雙手和雙眼都沒空,他回話說:「怎麼了?」

「我想在出去看看有沒有生還者。」黃齊說,寒說:「焰恩,你一起去,以免出現妖怪。」

焰恩點頭就跟黃齊一起出去,白玄藍則留下照顧沈俊彩,她將事先泡好的奶粉和一些生活用具都給帶了出來,她喂著沈俊彩牛奶便問寒說:「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照顧好那孩子就好,這種時候孩子可是很容易受傷的。」寒說:「畢竟那孩子可比其他人都來的重要。」

因為他是沈洛年葉瑋珊的小孩,白玄藍說:「我一定會保護他的。」

「小純,妳替我綁上繃帶,手有點忙不過來。」莉雅對身旁的狄純說,狄純點頭說:「好。」

狄純身子雖然柔弱但是很輕巧,也幫了不少忙。

「話說,瑋珊的父母呢?」寒這時問,白玄藍搖頭說:「他們南下去了,現在根本找不到他們。」

「達克斯,洛年的叔叔怎樣了?」寒問達克斯。達克斯說:「我去了他的公寓但是沒在裡面發現他,外面也沒看到他。」

「失蹤了嗎?」寒說。達克斯點頭說:「很有可能。」

柳玉城也在這時回來,他手裡抱著一名小女孩,身上有點輕傷但是看起來沒事,柳玉城說:「他是唯一的生還者。」

懷中的小女孩叫黎嵐雲,是黎嵐星的妹妹,柳玉城趕到黎嵐星家中就發現她被她父母保護在懷中,父母以肉身抵擋瓦礫保護住了黎嵐雲,天上院瑩也在同時從天空飛了回來,在她手中也有個五歲大的小女孩,這是她的妹妹,名字她到還真的不知道。

天上院瑩第一個去的就是她原本的家,在她家中發現了他的父親和母親都葬送在火中,卻只有這個五歲大的妹妹倒在客廳外的草地上活了下來。

天上院瑩落下將女孩放在一旁的樹上,她說:「翠邪。」

翠邪出現在她身後,他說:「是。」

「照顧她。」說完她就又出去了,寒這邊也告了一段落,他走道小女孩身邊,他說:「真的跟瑩瑩不像呢。」

「因為不是一個媽生的吧?」翠邪說:「主人比較像她母親吧?」

「不知耶,我沒見過她媽。」寒聳肩說。

之後眾人再一次的出去搜索,沈雛菊家已經完全被破壞可見到家裡沒人,看來是失蹤了,黃宗儒的父母同樣也是失蹤之後找到了一些生還者其中還包括了劉翔鷹的媽媽,他們也去了菊櫻家但是很可惜,已經太遲了......

黃齊回來後問:「你們的家人呢?」

他問的是焰恩等人,焰恩說:「我們都是孤兒。」柳玉城跟柳玉櫻也點頭。

黃齊說:「抱歉,我多問了。」

「沒事,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柳玉城說:「現在來說,大家都是孤兒了。」

他們幾次的搜救了大多都是小孩獲救,小孩子都交給了白玄藍和狄純負責照顧,黃齊問:「你們之後打算怎麼樣?」

「先在台灣走走看看還有誰生存,看完就上噩盡島了。」寒說。

「但現在沒船。」黃齊說。

「這我們會跟守橋人聯繫,他們應該會借我們交通工具。」寒說。

「他們的船沒事嗎?」白玄藍一邊照顧小孩一邊問。

「他們的技術很複雜,好像不會受影響的樣子。」寒說。

接著他們將死去的人埋好,就帶著受傷的人一路往南下走,花了數日,原本的幾十人也逐漸變成了幾百多人的大陣營,寒在某日突然的看著遠端,他說:「玉櫻。」

「是。」柳玉櫻說。

「前方有異樣,去勘查看看。」寒說。

「是。」柳玉櫻說完就消在影子中,現在的柳玉櫻從仙界回歸的那日起就一直維持的卍解的狀態,持久力可說是所有人當中最強的。

不久柳玉櫻便回來,她說:「前方有一大群妖怪正往這過來。」

「是被人給吸引過來了吧?」寒起身說:「瑩瑩、達克斯和妳留下,其餘的跟我來。」

寒選擇了應變能力高的天上院瑩跟機動性和防禦力最高的柳玉櫻和達克留下,並帶著焰恩、莉雅、雷拉薩斯、柳玉城、天上院瑩前去。

白玄藍見寒等人突然消失就問:「發生什麼事嗎?」

「有妖怪。」柳玉櫻說:「寒要我們留在這保護你們。」

「這.......我們也去幫忙吧。」白玄藍說。

「現在的妖怪已不是以前能比的,他們沒事的,要相信他們。」柳玉櫻說:「再說,那些人比起我們還比較相信你們,要是你們離開了他們會驚慌的。」

這幾日,寒等人雖說是帶著他們一同走,但是卻與其他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所以比起信任反倒是黃齊白玄藍更受他們的信任,白玄藍說:「這樣對你們不是很不好。」

「我們沒差,我們沒興趣跟那些人打交道也不想去。」柳玉櫻說:「我們侍奉宗長之令來保護你們,我們只是聽命行事,在你們上噩盡島之前我們會負責保護你們,所以不用為我們擔心這些,只要照顧好你們自己就好。」

柳玉櫻把話說的很明白,但白玄藍還是不太能接受,狄純這時抱著沈俊彩跑來說:「藍姐,俊彩他一直哭,怎麼辦?」

「我看看。」白玄藍抱著沈俊彩到一旁去,柳玉櫻坐在火推旁看著寒等人去的那端,達克斯這時說:「妳這弟控也該放手了吧?」

「誰是弟控啊!」柳玉櫻大叫說。

「不然妳在擔心誰?」達克斯說。

「玉城。」柳玉櫻說:「哪有姊姊不擔心弟弟的,你難道不了解嗎?」

「不了解,我的心就跟鐵一樣冷。」達克斯說。

的確他是這群人中最冷的一個,他不知道親情,但他還是知道友情的,柳玉櫻說:「你現在在想什麼?」

「想著他們是否能回來?」達克斯說。

「這樣就是在擔心啦。」柳玉櫻笑著說:「鐵會遇熱而熱,你的心也會熱的喔。」

達克斯淡淡一笑,但這笑容很快的就被抹去,他轉頭凝視著遠方,那個地方大約是在寒等人的戰場不遠處,柳玉櫻見狀問:「怎麼了?」

「空氣中飄散著一股味道。」達克斯說,柳玉櫻問:「敵人?」

達克斯搖頭說:「不像。」

「味道想什麼?」柳玉櫻問。達克斯說:「龍。」

趕往妖怪地方的寒等人,見到一大堆的妖怪,什麼都有,數量約百來隻,寒說:「不強,上!」

一下令,五人立刻衝出,焰恩率先衝入說:「火龍的劍角!」

他全身化成火焰般的子彈直接射了過去,雷拉薩斯和莉雅跟上,柳玉城也跟著跳進去,寒則是慢步進去,一邊揮刃把過來的妖怪斬首,焰恩等人雖有封印力量但對付這些低階妖怪還是游刃有餘的,很快的妖怪數量減去大半,這時寒注意到天空出現一頭紫色帶著翅膀的大蛇,對著柳玉城衝去,寒本覺得牠只是送死但是他卻看到牠吐出一口雲煙,他下意識的衝過去推開柳玉城,不慎吸到雲煙,他身體劇烈起來接著吐出一大口血,這霧有毒!

柳玉城想過來,寒卻大喊:「有毒,宰了蛇,快!」

柳玉城立刻往上一耀,拳頭逬出光芒打向大蛇卻被大蛇避開了,大蛇以尾巴將柳玉城擊落,莉雅見狀立刻揮動雙手說:「天空的神風!」

一團風吹散毒霧,寒喘口氣擦擦嘴角的血瞪著眼前的大蛇說:「活膩了你!」

大蛇吐著舌信往上空飛去,很快的就離開了眾人招式的可及範圍,這時大蛇張開大嘴大吐毒霧出來,廣泛的毒霧掩蓋眾人的視線,寒說:「莉雅。」

莉雅揮手風就將毒霧吹散,大蛇繼續放毒,寒知道牠的目的以大範圍的毒霧將他們包圍住,縱使莉雅能吹散毒霧但那也只是在一定的範圍內不是全部,況且飄散的毒霧要是被其他人吸到的話......

寒頓時瞪大雙眼,他立刻大喊:「阻止他放毒,不然藍姐他們會有危險的。」

寒等人為了能夠兩方支援,故意等妖怪近點再衝出去,這裡離白玄藍等人那也不過幾百公尺,要是毒散到那......

焰恩立刻躍起本想吐出龍息,莉雅卻大喊:「不能吸氣!」

焰恩立刻停下,他差點就吸入毒氣了,這時大蛇也衝毒霧中竄出用尾巴將焰恩掃到地面上,焰恩說:「真是麻煩的傢伙。」

「焰恩、雷拉薩斯,去解決剩餘的傢伙,這大蛇交給我們來想辦法。」寒眼尖看到正在一旁打算偷流的妖怪們,焰恩跟雷拉薩斯立刻衝過去阻止他們。

眼前的大蛇還在吐霧,莉雅的風已經以最大極限的範圍來驅散,柳玉城說:「這我幫不上忙,我去解決妖怪再來。」

柳玉城的費西賀德是近戰型武器,根本無法對付正在上空的大蛇......寒點頭就讓柳玉城去了,寒正在思考著怎麼辦時,他聽到莉雅的聲響,莉雅:「咦?」

「怎麼?」寒問。

「不。有種熟悉的味道傳來......」莉雅邊說邊在確認的轉頭。

不止她,同一時間焰恩和雷拉薩斯也感覺到了,他們同時看著同一處,在那一邊正有個人走過來,身上穿著斗蓬不知是誰但是他們同時意識到對方的身份。

龍。一股跟他們一樣的龍的味道正從那人身上傳出......

那人解下斗蓬露出斗蓬下的原貌,是一名冷面男子頂著一頭深藍色及肩長髮正往這步步走來,寒認得那男的,過去曾見過幾次面,他是李宗的人,是李翰的堂哥李佑深!

李佑深緩慢的走過來,這時毒霧已經擴散到他那,但是他卻沒事樣的繼續走,上空的大蛇見狀飛過去對他吐了一口很大的毒霧,他的身影一下子被蓋住,莉雅本想去就卻被寒拉住:「先看看情況。」

焰恩等人也將妖怪全數殺光回到寒的身邊,焰恩說:「那傢伙......」

這時毒霧突然往內縮,他們見到李佑深竟然正在吃毒霧!寒失笑說:「毒龍嗎?......」

李佑深品嚐著毒霧說:「真好吃......」

他看著天上的大蛇,大蛇見他的毒霧沒用就飛身下去張開大嘴打算將李佑深吃了,李佑深手握全隊著大蛇的腦門一揮,大蛇立刻被打下,李佑深抓住大蛇說:「喂!你.......」

大蛇眼睜睜的看著李佑深,李佑深說:「跟隨我吧。」

大蛇表情要是有人的表情,現在一定是「你是白癡嗎?」的這種表情,李佑深瞪眼說:「要還是不要?」

大蛇身子開始縮小背上的翅膀也跟著收入體內,變成跟一般蛇的體積一樣,他沿著李佑深的手臂往上爬攀在他的脖子上,表示臣服。

寒這時也走過來,李佑深又再度深吸口氣,周圍擴散的毒氣往他聚集全被他吃下肚,寒帶他吃完說:「敵人來是同伴?」

他問的很直接,李佑深抬起右手,拉下手上的黑色手套,在他的手臂上面刻著XIII正在發光的刻印,這是騎士的刻印!

寒也脫下自己的手套,他手上也刻上了刻印,他的是III,騎士的數字為由一到十三,而總人數為十二。

其他人也有同樣的刻印,焰恩、雷拉薩斯、達克斯、莉雅分別是IX、X、XI、XII。

柳玉櫻跟柳玉城則是VII、VIII。

天上院瑩跟黎嵐星則是V、VI。

在噩盡島的劉翔鷹跟沈雛菊是I、IV。

那II在哪?II是孤雲,縱使他不在了但他始終是胡宗的一員,所以他們將II留給了他,因為他的那份強大足夠做上II的位置。

「看來是新同伴呢。」寒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