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結界內的修暗澤對著星渺海說:「星,過來我這裡。」

神也雲翔將星渺海擋在自己身後瞪眼說:「不准碰她。」

「垃圾!我什麼時候跟你說話了?滾!」修暗澤瞪眼說。

神也雲翔想開口被星渺海推推背後,她說:「讓我跟他說說。」

星渺海走上前說:「修暗澤,老實說我不討厭你,或許真有那麼一點喜歡你,但我知道那不是愛情,那是友情,我們作朋友不行嗎?」

修暗澤一陣無語,星渺海試問的說:「修暗澤......」

「連妳也耍我......」突然塔開始震動起來,修暗澤眼神怒氣衝天的吼著:「每個人都看不起我,身為魔界王子的我連我愛的人也得不到,那我還算什麼?!」

星渺海這時想起,修暗澤雖然身為魔界王子但卻只是個空殼子而已,意識到的星渺海連忙說:「修暗澤,我不是這個......」

「夠了!我不想聽!」修暗澤吼著:「我現在就要做給他們看,讓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看看,我修暗澤沒有得不到的東西!」

說完修暗澤衝了上去,神也雲翔立刻將星渺海拉到自己身後,伸手凝聚出長矛擋住修暗澤,本是這樣但是修暗澤卻一拳就將長矛打碎,他台腿將神也雲翔踢上天花板,他縱身跟著跳上去來到神也雲翔的上頭,腳跟一踢擊中他腹部,神也雲翔被擊落到地面,星渺海看到立刻奔過去修暗澤在她身前落下抓住她的手,他說:「跟我走。」

「我不要!」星渺海掙脫說:「你根本不是我認識的修暗澤,我不認識你!」

這時一道長矛對著修暗澤射過去,修暗澤轉身將長矛接住,見神也雲翔站起來擦擦嘴角的血說:「別給我動她!」

「乖乖躺下就能撿回條命了。」修暗澤冷眼說。

「死神之鐮。」神也雲翔伸手將鐮刀具現化,他揮動大鐮刀將星渺海跟修暗澤強行分開,將對著在外面的神也冬翔喊著說:「哥,破壞結界!」

「我做不到,沒有炎神之力的話,沒辦法。」神也冬翔回話說,光靠阿波羅的力量實在沒辦法破壞修暗澤的結界,要不然剛剛神也雲翔被揍的時候神也冬翔就衝過去了。

「集中一點試試,姓韓的!你也給我幫忙!」神也雲翔對著韓冰凌說著。

「試試看。冰凌。」神也冬翔對韓冰凌說。

「海神親臨。」韓冰凌換上了水藍色色戰鎧,隨然神也雲翔的話讓他滿不爽的,但還是以大局為重。神也冬翔也說:「太陽降臨!」

他舉起金鋼石槍對著他面前的結界說:「太陽原力!」

金黃色的槍尖撞擊結界,韓冰凌在他之後跟著揮動三叉戟,他說:「海神之威!」

巨大的海洋之力予強烈的太陽之力撞擊結界,修暗澤見狀說:「休想得逞!」

他想上前卻被神也雲翔擋住,他將大鐮刀擋在身前說:「別想過去!」

就在這時結界應聲破裂,神也雲翔立刻喊:「帶星走!」

星渺海一怔,立刻喊:「我不要!」

神也雲翔對著神也冬翔以眼神示意,表此他要在擋住修暗澤,你們先走。說實話神也冬翔是很想留下來的,因為他知道要是他走了他這弟弟不知會幹出什麼事來,但是神也雲翔眼神堅毅讓他沒話說,他扛起星渺海說:「走吧。」

不管星渺海在他背上怎麼敲打,他跟著韓冰凌立刻往剛剛被羅破壞的大洞奔去,直接落了下去,落下時神也冬翔對著神也雲翔大喊:「給我回來!」

對這句話神也雲翔除了苦笑也只能苦笑而已了,修暗澤這時說:「就算讓他們逃了也沒用,這裡是我的領域沒有我的允許誰都沒法離開。」

「破壞就行了。」神也雲翔說:「沒有出口做個不就好了,這會擁有炎神之力的我哥來說沒有多大的問題。」

「他們或許逃的了但你呢?」修暗澤問著。

神也雲翔一笑,他身上的白袍消失了,換上一身黑色無袖夾克裡面沒有穿任何衣服,身下是同款的黑色緊身褲手上載著一穿著的布質手套,他說:「以契約之名,讓我借取妳的力量吧。」

沒問題......神也雲翔的左眼閃爍著古老的契約文章光芒,修暗澤看到一愣說:「七宗罪的契約文章?你得到七宗罪的力量?」

「為了打倒你,我會不惜一切!」神也雲翔喚出大鐮刀,向修暗澤衝去。

落下的三人靠著星渺海的風成功落地,神也冬翔還是不趕將星渺海放下,因為傲釋放下了星渺海又不知會做出什麼舉動,還是扛著比較好,韓冰凌說:「還要找到葉士他們。」

「他們交給你了。」神也冬翔說:「我要回復一下體力,不然我沒法保證夠破壞這麼硬的空間。」

韓冰凌點頭就往塔跑去,星渺海這時說:「你要扛我到什麼時後?」

「放下你又不知妳會不路跑掉,當然要抓著。」神也冬翔說。

「我不會跑的。」星渺海說。神也冬翔說:「抱歉雲翔將妳托給我,我就有義務別讓妳去搗亂。」

「搗亂什麼?」星渺海掙扎說。神也冬翔說:「最後的一戰。」

在魅等人的樓層,魅雙手交叉說:「血腥風刃!」

速度極快的風刃他們襲來,黑日立刻甩手築起透明的封閉將風刃檔下瞬間又射出數道風刃,魅輕哼一聲,風刃在快接近她時就消散了,原因就在於她周圍的風圈,這風圈會阻擋一切的攻擊,這也是他們無法傷到她的原因,由於魅將風都擊中在風圈上所以她的攻擊將對的就弱上不少,所以她的風刃才那麼輕易被黑日擋下,這時黑日等人的左側閃過一道黑影,與黑影迎擊的是謝杰星,謝杰星舉起武士刀與黑影「魍」碰撞。

魍的速度異常快速,他們之中指有謝杰星能與他站上邊,謝杰星轉動武士刀將魍的手爪給折斷,魍立刻往後跳他伸手摸向旁邊的牆壁,牆壁的石塊在他手中揉捏成形最後金屬化,魍的手爪是一般的金屬,很容易斷,但他是土屬性所以只要有土的地方就有源源不絕的武器讓他使用,牆壁的石塊也是利用混泥土做成的所以能用。

往完成手爪再度往前衝過去,謝杰星要往前踏出一步時,腳一個不穩斜了過去,他赫然發現他踩在一個坑洞上,那坑洞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冒出的,就在這時魍已經衝道謝杰星面前,他卻沒有攻擊謝杰星而是踩在謝杰星身上把他當成了跳板往上一躍,高度直逼天花板,他轉身腳踏在天花板上我也摸在天花板上說:「尖銳石柱!」

天花板冒出無數石柱刺向謝杰星,黑日立刻在謝杰星身邊築起風牆,魅見機立刻大張雙手說:「無限風刃!」

他的風圈消失了,無數的風刃由風圈射出。黑日一怔歷歷做出風牆卻被輕易的切過,可見威力不是剛剛能比的,黑日大張雙手說:「風啊,吹起來吧!」

頓時強烈的風在黑日身邊吹起,黑日手一攤,一道龍捲風出現在這的面前,魅一怔被捲了進去,黑日看著魅被捲進去正要鬆口氣時,見到魍越過自己上頭往他另一側飛去,他驚覺立刻大喊:「葉士!」

原來他們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葉士!魅和魍都是魔族對於神族氣息都很敏感,所以他能感受到葉士體內得神之氣息異常濃厚,是黑日跟謝杰星的好幾倍!雖不知他是什麼神但能知道的是,這人不能留!

黑日立刻想過去,可是他的龍捲風卻在這時爆了開來,魅毫髮無傷的站在空中說:「別想過去。」

他和謝杰星竹然感受到一陣壓力籠罩全身,他們不由得趴了下來,魅說:「風的屬性者有分密度型跟銳利型的,卻沒有人說兩者不可同時兼具喔。」

黑日瞪大眼,難道魅的風不跟自己一樣的銳利型的屬性者而是兼具密度型跟銳利型的屬性者!該死!怎麼會沒想到!

趁這空檔魍已經來到葉士的上頭,魍揮動手爪打算殺了裡面最弱的葉士,可在手爪碰到葉士時手爪就斷了!魍一愣卻聽葉士說:「妳難道認為我是裡面最弱的?」

魍感受到壓力打算逃時已經被抓住了,不是葉士抓住他而是被一股無形的壓力給釘在地上,魍無法動彈,葉士說:「罪惡之人啊,嚐嚐大地的怒火吧。大地的衝擊!」

葉士放出一陣陣的衝擊波,魍被衝擊波集中當場吐血,身子也一點點的的陷入地板,地板被陣出一道道龜裂,魅見狀立刻揮動風刃,但風刃來到葉士身邊就消散了。

葉士看向魅說:「妳也嚐嚐大地的憤怒吧!」

魅被衝擊波擊中被釘在牆上,無形的壓力讓她痛苦不已,束縛住黑日和謝杰星的風也消失了,黑日漸到葉士的模樣不禁一笑說:「都交給你不就好了。」

「我是盾,保護你們的盾,我不戰鬥卻會保護你們的安全。」說到這葉士眼神黯淡的說:「但是我保護不了壽命已盡之人......」

魅似乎還想抵抗,葉士輕輕看著她說:「別做無謂的掙扎了。」

頓時魅身上的壓力又更大了,她連根手指的動不了,相對的在地上的魍已經快要昏厥了,就在這時所謂的救星才是時候登場了!!!

三人頭上閃過一道人影,那到人影有中握著紅色電鋸對著葉士頭頂斬了下去,謝杰星眼明手快的利用武士刀擋住,人影不戀戰的跳了開來,謝杰星失聲大叫著說:「你還活著?!」

問也是白問,因為謝杰星根本沒有殺他,克雷爾甩動頭髮說:「恩......小哥你可讓我舒服了好一會呢,我很高興喔。」

謝杰星背脊整個涼了起來,他顫抖不已,黑日低聲說:「他是誰?」

「是個變態。」謝杰星低聲說。黑日不明白。

葉士說:「不管是誰來都一樣,誰都逃不過大地的制裁。」

魅這時喊著:「克雷爾小心,他會操縱重力!」

但是太遲了,克雷爾身子一瞬間就陷入地板,電鋸也飛了出去,魅還以為完了可是卻沒想到克雷爾站了起來,且還移動到電鋸身邊,眾人看傻了,葉士的重力不是鬧著玩的,盡然有人能在塌的重力範圍移動,不料克雷爾笑了出來,他大笑著說:「再來!再來!再來!!這疼痛感!這份壓迫感,太讓人舒服了!哈哈哈哈哈........」

葉士一愣,加重了重力,克雷爾卻沒有倒下,反倒撿起了電鋸對著他們走過來,葉士忍不住說:「這人的身體是怎樣?」

「他是被虐狂。」地下的魍突然說。三人眼神一陣死寂,克雷爾大叫著:「再讓我享受一下吧!」

他揮動電鋸斬向葉士,謝杰星立刻揮出武士刀擋住,黑日趁機射出風刃,風刃劃過克雷爾的身軀,血由肌膚流落地面,葉士立刻加重重力克雷爾趴在了地上,本以為結束了可克雷爾又站了起來,葉士瞪大雙眼,克雷爾舔舔嘴唇說:「第一次這麼爽,我還想多體驗一下。」

「克雷爾是戰鬥狂人只要在戰鬥中受傷就會激起他的被虐症,想要更多的虐待想要更多的戰鬥,克雷爾是......」魍還想繼續說,葉士額頭冒著冷汗的說:「夠了,別再說了,我了解了。」

魅沒想到克雷爾的被虐體質竟然會在這裡派上用場,但是就算克雷爾在強一對三還是......他要想想辦法才行,這時克雷爾突然按住右耳低聲說:「怎麼了?我正在享受呢......什麼?撤退?好吧~我知道了。」

他神恢復平靜的對三人說:「剩下的之後再繼續吧,能否放了我的同伴。」

克雷爾的態度一下子大轉變,讓三人皺起眉頭,葉士揮手將兩人身上的重力解除,魅跪在地上喘息著,魍在克雷爾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克雷爾對兩人說:「剛剛羅下了命令,他要七眷者全員撤退離開煉獄回到魔界去。」

他眼睛看著魅說:「還有下任的七眷者首領為魅。」

在外面。羅與赫利烏斯對峙著,其實是羅單方面的攻擊,赫利烏斯從頭到為都只是閃躲而已。

「別躲!讓我打你!」羅大叫著。

真是無理的要求......赫利烏斯停下動作伸手將羅射出的火彈給捏爆,羅瞪地上前轉身斜下身子對著赫利烏斯的頭部踢去,赫利烏斯單手擋住膝蓋一頂將羅踢飛,赫利烏斯冷淡的說:「就這點程度?」

「該死的......」羅極氣敗壞的罵著,赫利烏斯這時說:「為何你要用槍?」

羅一愣,赫利烏斯說:「炎神一族自古以來都是徒手戰鬥沒有在使用武器,我們的身軀就是武器,然而你為何要用槍?是不敢面對嗎?還是你根本不會使用炎神之力?」

「閉嘴。」羅低聲說著,赫利烏斯像是沒聽到一樣繼續說:「不。你這是在逃避,你在逃避你身為炎神一族的事實,同時在害怕你沒有資格繼承炎神一族該有的力量......」

「給我閉嘴!」羅大聲吼著,他將雙槍丟在地上,他握緊雙拳喃喃自語的說:「說我害怕炎神之力?可笑,是炎神之力應該害怕我才對,就讓你看看我的炎之力吧!」

他被吼突然長出炎之翅,不是赫利烏斯那種赤色的翅膀而是暗紅色的不尋詳的翅膀,羅說:「這就是我的炎之力怎麼樣?這是我怨恨炎神一族和神界那些白癡天使而產生的我的新力量!」

布料赫利烏斯卻說:「愚蠢。」

「你說什麼?」羅瞪著赫利烏斯,赫利烏斯背後突然長出赤色的炎之翅,他瞪著羅說:「炎神一族的翅膀就是我們的生命是尊嚴!而這份尊嚴是不容許有那麼一點的污穢!你竟然讓你的尊嚴骯髒到這份地步,我實在看不下去。」

「對於放逐我的人來說你沒資格我這句話。」羅大聲吼著,他對著赫利烏斯揮動拳頭說:「讓你看看我的力量有多恐怖,這是我的力量是凌駕於炎神之上的力量炎魔之力的力量!魔炎殺!」

他的拳頭逬出暗色火焰,赫利烏斯舉起手說:「愚昧之徒。」

碰!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赫利烏斯徒手就將他的炎魔之力給擋住,擋住他這股曾經摧毀了整個城市的炎魔之力,赫利烏斯右手握拳說:「炎神就要有炎神之姿,給我記住這招,龍焰殺!」

他揮出右拳,拳上的火焰化成一條火龍將羅吞噬掉,赫利烏斯看著倒地的羅,他說:「好好練練這招,到時再來找我,我在上面等你。」

說完他就消失了,羅瞪大著雙眼看著天上,剛剛的火龍並沒有讓自己受傷,但他的內心卻被燃燒著一樣,他抓著胸口的衣服胸口濁熱的像火燒一樣這是他沒有過的體驗,剛剛那招羅記得很清楚,那是炎神一族的奧義,龍焰殺!

以火化成龍,龍一出場上便無人生還,這招原本是給於繼承人的考驗,只要成功練得此招就是下任的炎神,當初赫利烏斯就是利用這招擊敗了他的爺爺,也就是上任的炎神,他要讓他練得這招去找他的意思是......

羅用手臂遮住雙眼,拳頭用力的敲擊地面,從眼睛中流落下白銀的水珠喃喃自語的說:「我真是個笨蛋。」

羅,不對。現在的羅不再是羅,而是要繼承真正炎神之力的「赫野刻」!

赫野刻按住右耳,在他的耳朵裡裝著魔界專用的無線電,他利用無線電聯絡一個人。他低聲說:「克雷爾嗎?替我傳達一件事,七眷者全員撤退回到魔界去,還有下任七眷者的首領為魅!」

他放下右耳鬆口氣,閉上雙眼的他身子很平靜......

「為什麼是我?羅他不回來了嗎?」魅抓著克雷爾的衣領叫著。克雷爾睜開她的手說:「這是羅的命令,妳難道不聽了?」

「我......」魍這時虛弱的說:「不管怎樣,還是先回去再說吧。」

「我想留下嗎?」魅低聲說,卻被兩人同聲說:「不行!」

「為、為什麼?」魅一怔,魍說:「妳是下任的首領,其有把首領留下的理由?」

「我不管啦。」魅鬧著。克雷爾搖搖頭說:「真麻煩。」

「喂!克雷爾你幹什麼?放開我。」魅被克雷爾一手抱起,克雷爾說:「走吧。」

「放開我......」魅掙扎著,魍從懷中取出小黑球,這是他回魔界時帶回來的,他用力將小黑打碎,黑球一破蟲洞就出現,克雷爾將身上的小黑球扔給身後的三人說:「這是餞別禮,有空來找我玩吧。」

說完他就一手扛著一個往蟲洞走去,不見了。

謝杰星看著手中的黑球說:「這是叫我們跟去嗎?」

「我才不去。」黑日說著,葉士跟著點頭。

背後的樓梯,趕上來的韓冰凌見到三人正瞪著一個黑球說話,他說:「結束了?」

「剛結束,你不是在樓上?」黑日說。

「樓上交給了雲翔,我和冬翔先將星就出來了。」韓冰凌說:「我們先去會合,冬翔要打破這煉獄讓我們回去。」

他們點頭,謝杰星問著:「那雲翔呢?」

韓冰凌沒有回答的跑下樓了,謝杰星想往上走,葉士抓住他說:「沒用的,要是能行我就第一個上去了。」

葉士說的有理,謝杰星咬牙,轉身離開這層樓。

在最上面兩個人正在戰鬥著,神也雲翔揮舞著巨大鐮刀進行全方為的攻擊,被他斬到的東西都化成碎片,修暗澤不斷的閃避他閃到王座上,他伸手將放在王座後面的長劍拿出,神也雲翔說:「總算拿武器了。」

「知道我不拿武器的原因嗎?」修暗澤將手放在劍柄上說:「因為我想盡量別讓星看到我恐怖的一面。」

他拿出劍的瞬間一鎮壓破趕對著神也雲翔襲來,神也雲翔僵直了身子,修暗澤的劍上散發出一股陰森的氣息,神也雲翔知道這股氣息是什麼,因為他也同樣擁有這股氣息,他眼神黯淡下來,是時候了......

他全身放鬆,全身的模樣也改變了,修暗澤察覺到神也雲翔的氣息改變了,那是惡魔氣息。他赫然發現外面的天色暗了下來,從天上聚集了非常龐大的烏雲,不久雨就下了下來可這卻不是一般的雨,因為雨的顏色是綠色的!

神也雲翔低聲說:「形態變化,第二階段。」

他的胸口出現一個洞,身上的衣服也都變了樣,四肢上長了濃密的黑色獸毛和利爪,頭上長有一雙尖角身下則是出現一條長尾巴,頭髮垂長至腰部,臉上留著兩道墨綠色的淚痕紋,雙手指甲變黑延伸到指關節,背部長出巨大的黑色蝙蝠翼,這是活拖拖的一個惡魔樣子。

「你將七宗罪和墮落死神的力量合而為一?」之前神也雲翔也有變成這副模樣,但都是失敗的,那是因為多格鶆歅的力量受到七宗罪,魅雅的力量而被牽引,兩種力量相互摩擦使的神也雲翔的轉換不成,而現在神也雲翔成功將兩種惡魔之力做調合並和在一起使用。

「同樣的話還給你。」他伸手摸向巨大鐮刀說:「我之所以現在才用這股力量是因為不想讓星看到如此可怕的我,但現在就讓你嚐嚐我的力量吧。」

他橫掃鐮刀,修暗澤單手持劍就擋住,他瞪眼說:「少看不人!」

他背後也長出漆黑之翅,他說:「黑色的翅膀是惡魔的象徵,但是只有擁有真正闇屬性力量的王族才能擁有這種彷彿能將一切都吸入的漆黑翅膀!」

他見到神也雲翔也是黑色翅膀且漆黑程度跟自己一樣,他咬牙說:「世上不用兩個闇屬性之人!給我消失!」

他揮劍神也雲翔用鐮刀擋住,修暗澤按住巨大鐮刀縱身一躍對著鐮刀後面的神也雲翔刺去,神也雲翔身後的尾巴極射將修暗澤抽飛出去,神也雲翔手掌凝聚力量,,變成一把綠色長槍,他擺出投擲姿勢說:「雷霆之槍!」

威力無比的長槍刺向在天上的修暗澤,修暗澤雙眼一瞪,揮舞長劍,長劍上泛上漆黑的火焰,他說:「詛咒之炎!」

長劍砍中長槍,修暗澤被力道撞飛,長槍也失了準頭往上面飛去,直接貫穿的天花板炸了開來,神也雲翔用翅膀防住落下的瓦礫,修暗澤卻在瓦礫中出現,他用帶著漆黑火炎的長劍砍像神也雲翔,神也雲翔立刻用鐮刀迎擊,但是修暗澤卻在這時轉過身子對著他腰部刺了下去,神也雲翔吃痛的用尾巴打飛修暗澤,他摸著傷口時被燙了手,原來漆黑的火炎竟留在傷口尚且繼續燃燒著!

「這是詛咒之炎,誰都沒法磨滅的。」修暗澤站起來說,傷口的火焰開始擴張,神也雲翔立刻握住鐮刀往自己腰部去消下去,腰部的肉瞬間被砍下,神雨雲翔吃痛的按住腰部的傷口,修暗澤點頭說:「的確要防禦只能這樣了,但是......」

他將劍指向神也雲翔看著他的身軀說:「你有多少地方能切呢?」

他奔馳過去速度很快,神也雲翔揮動大鐮刀迎擊,鐮刀與劍激烈碰撞,神也雲翔很小心的不讓修暗澤的劍碰到他,修暗澤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將漆黑火炎收了起來,只見攻擊神也雲翔,神也雲翔見火炎不見動作也大了起來,卻沒料到修暗澤一個削砍時火炎突然出現!神也雲翔來不及反應手臂被砍中詛咒的火炎繞在了上面,神也雲翔看的手臂上的火焰要咬牙,揮刀斬去,掉落的手臂就在自己的腳邊,明明剛剛還跟自己連在一起現在卻自己親手把他砍斷,神也雲翔瞪著修暗澤,他握著鐮刀說:「這是你逼我的。」

他全身散發出陰冷的氣息,修暗澤眉頭一皺,墨綠色的力量顏色從神也雲翔身上飄出,修暗澤呼口氣也釋放出全身的力量,黑色的力量氣息在他周圍飄移不定......

神也雲翔舉起鐮刀高舉過頭,修暗澤按下長劍蹲低身子,勝負一瞬間!兩人同時喊著:「罪孽斬除!/詛咒的劍下!」

碰!巨大的聲響響徹雲霄,神也冬翔抬起頭看到塔上方冒著煙,他心裡唸著,別出事啊,雲翔......

「我們要等雲翔嗎?」黑日問。其實他問也是白問。

「我先送你們回去。」神也冬翔說。

「那你呢?」謝杰星問。

「我留下等,雲翔。」神也冬翔說。

謝杰星想要說話卻又說不出來,要是真照葉士所說的,那雲翔就......

在煙霧中修暗澤坐在王座上在塌面前的是神也雲翔,而他手中握著的長劍正貫穿了他的胸膛,詛咒的火炎正在侵蝕著他的身軀,修暗澤嘴裡含著血說:「誰贏了啊?」

他垂下手臂,神也雲翔手中的巨大鐮刀也不在手上而是在修暗澤背後,巨大的鐮刀刀尖從背後貫穿了修暗澤的身軀,神也雲翔低聲說:「誰都沒贏吧。」

「是嗎?......真可惜......」修暗澤閉上了雙眼,神也雲翔往後倒在地上,他恢復了原貌,身軀的火炎以侵蝕他的身去過半了,已經回天乏術了......

星,抱歉了,我不能再保護妳了,妳自己要保重啊......

哥跟你在一起的這十八年我很開心,謝謝你從小就照顧我,不好意思,看來我要先走了......別太找來找我啊......

同時神也冬翔和星渺海向是感應到了一樣,同時抬頭看相高塔,星渺海拉著神也冬翔說:「你有沒有......」

神也冬翔握緊了拳頭,星渺海眼角流落淚水她掩面說:「小雲......小雲......」

神也冬翔咬牙,他眼睛卻捕捉到高塔上端出現一個閃光,這閃光越來越亮,竟然直接衝向高塔,碰的一聲!閃光擊中高塔,高塔瞬間崩毀,眾人一怔立刻趕過去,他們來到現場看到了渾身是血倒地的修暗澤和被火焰燃燒的神也雲翔......

「雲翔!」神也冬翔立刻趕過去卻又停了下來,因為在他們上空出現了一個人影,這人影就是剛剛的閃光,人影頭上長著尖角一看就不是人!人影穿著外黑內紅的披風,打著赤足,皮膚成紅褐色,他開口說:「你們是誰?」

一開口眾人就感受到壓迫感,除了神也冬翔外其他人都紛紛跪了下來,韓冰凌是蹲著的看來毅力可佳,神也冬翔撐起身子問:「你又是誰?」

人影一笑開口說:「魔界之王,撒旦。」

此話一出,眾人都瞪大雙眼,魔界之王就是魔界的統治者,這等大人物來到此處有什麼事?

撒旦來到地面,他先試看看修暗澤又看看神也雲翔,最後走向神也雲翔,他伸手抓起神也雲翔的脖子將他抓起,神也冬翔立刻大喊:「不准碰他!」

撒旦不聽話的伸出左手,他在眾人的眼前直直的將左手次入神也雲翔的體內,神也冬翔瞪大眼,星渺海尖叫起來!

神也雲翔也因這痛覺而醒了過來,他看著撒旦說:「你誰啊?別碰老子的身體。」

撒旦輕輕一笑說:「看來有契約的惡魔呢。」

撒旦在他體內的右手一握,神也雲翔瞪大雙眼,他張開嘴無聲的大叫幾聲,最後他的身後有兩道人影被彈出他體內,這兩道人影是魅雅及多格鶆歅。

魅雅說:「撒旦你想幹嘛?」

「這是我們惡魔都想要的東西。」撒旦笑著說。魅雅瞪眼說:「住手,他的靈魂是我的。」

「對於解除契約的你們來說,這沒有誰之分,只有先搶先贏。」撒旦說。

「撒旦別逼我動手。」魅雅說。他身後的多格鶆歅也喚出大鐮刀,撒旦這時對著他們大喝一聲,光是聲音的震波就將多格鶆歅震飛出去,魅雅則是蹲下身子,撒旦笑著說:「這樣明白了吧?」

「可惡......」魅雅咬牙說。

「你想摸到什麼時候?!」神也冬翔這時跑了出來,竟能從撒旦的壓迫感中掙脫出來,神也冬翔召喚出阿波羅,他用槍用力的刺向撒旦說:「太陽原力!」

撒旦一側頭就躲過長槍,他腳踢重神也冬翔的腹部,看是很平常的一踢,神也冬翔的鎧甲立刻碎裂大量的吐出鮮血倒地,緊緊檢當的踢擊就讓降臨後的神也冬翔吐血倒地,眾人都傻了眼,撒旦這時看著神也雲翔一笑說:「你的靈魂我就收下了。」

他奮力一拔,神也雲翔感覺有個東西抽離了身體,他渾身無力,撒旦將他丟下滿意的看著他手中的東西,那是個墨綠色的小圓球,他點頭說:「果然,他的靈魂是上品呢。」

「雲翔......」神也冬翔想要伸手去抓住神也雲翔,然而撒旦卻說:「唉呀,我忘了,做完是都要收拾乾淨的。」

他一彈指,一道落雷擊中神也雲翔,神也雲翔連話都來不及說整個身軀就在雷電中碎裂了,神也冬翔呆住了,魅雅說:「撒旦!你做得太過份了!」

「過份?這不就是我的本性嗎?」撒旦說:「別忘了我跟妳同樣是屬於七宗罪,史上最強的憤怒之罪,撒旦。」

「那麼我走了。」撒旦得到想要的東西後就想走,。神也冬翔卻在這時怒吼說:「想去哪!!!!」

他全身充滿著火焰,背後長出炎之翅,赤色的火炎燃燒著,他手握著金鋼石槍,金黃色的火炎在槍上閃耀著,槍是阿波羅而赤色火炎則是赫利烏斯,原本再召喚一神後另外一個神的東西就會全部消失,所以在赫利烏斯出現時,阿波羅的槍是不可能留下的,然而現在卻同時出現是......

「融合召喚嗎?天才喔。」撒旦說。

「把雲翔還給我!」神也冬翔怒吼著他將長槍射出,槍間迸出金黃色的火炎,在金黃色外又以螺旋式的方式繞上赤色火焰,他大喊著:「赤炎原力!」

這股威力非常強大,撒旦對這股力量皺起眉頭,他本想使用力量,然而他手中墨綠色的圓球突然動了起來,無數鎖鍊從圓球竄出將撒旦捆住!撒旦一愣,他沒想到靈魂都脫離了肉體竟然還能擁有這種力量!

他全身爆出力量,將鎖鍊給轟碎,他伸手接住長槍,沒想到他卻抓不住!長槍滑過他的手掌飛向另一端,他看著染血的手掌,他笑著說:「真有趣。」

「你叫什麼名字?」撒旦問著。神也冬翔說:「神也冬翔,將雲翔還給我!」

「呵呵......我記住了,你這麼想要這個靈魂的話就來要吧。」撒旦越飛越高說:「到魔界來要吧,我在那等你。」

「給我等等!」神也冬翔見撒旦身影越來越遠,立刻要追上去卻身子一軟倒了下去,正好有兩個人扶住他沒讓他倒下,阿波羅關切的問著:「冬翔殿下,你沒事吧?」

「這麼愛亂來小心喪了性命。」赫利烏斯說。

「你們......」神也冬翔看著兩人驚訝不已,赫利烏斯說:「我和阿波羅察覺你又再亂用我們的力量就立刻斷了力量趕過來。」

神也冬翔抬頭看著已經不見了的撒旦,他懊惱的滴下頭說:「我沒能阻止......雲翔......」

星渺海走道修暗澤的身邊,渾身是血的修暗澤眼睛非常平靜的蓋上,星渺海低聲說:「祝你來世作人類,修暗澤。」

赫利烏斯揮動拳頭將煉獄的空間打破讓神也冬翔等人回去,這場戰鬥整體看來世他們贏了,但是事實上卻是輸了,雖然救到人卻也失去了重要的另一位伙伴,神也冬翔想必是裡面最痛苦的一位吧。

魅雅和多格鶆歅也回到魔界去了,臨走前魅雅還說「事情還沒結束。」

的確事情還沒結束,但不管怎樣他們都是需要休息了。

今天所有人都住在黑日家,而神也冬翔卻說要回家,他必須告訴父母神也雲翔的事,不管事實有多殘酷都一樣.......

神也冬翔回到家裡,迎來的是賴芽和,她見不見神也雲翔本想問,卻被神也冬翔一把抱住,神也冬翔倒在他懷理大聲得哭了起來,是個哭的非常大聲,彷彿要將所有悲傷一次的哭完一樣,賴芽和見狀也不問了,他摸著神也冬翔的頭安撫著他,眼角也不禁留下眼淚......

=============

星夢暫時打到這,因為主角掛了,接下來要想想未來的出路了。

感謝你們的收看喔~~

2498371893301463704.jpg 189432659343955560.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狂龍
  • 頭香
  • 沉睡森林
  • 乾脆讓七宗罪全體出場好了。
    王子掛了,換撒旦出場。
    你怎不寫路西華出來!?
    米迦勒也可以啊
  • 這是後面我才會想的
    先這樣 之後再說吧

    麟鏡 於 2014/06/02 19: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