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高塔的第六層。神也冬翔和韓冰凌面對著羅漢另一位銀色長髮男子,韓冰凌一看就說:「對方是火跟水的組合。」

神也冬翔點頭說:「跟我們一樣。」

他們現在仍是降臨狀態,神也冬翔看著羅說:「你感覺有點熟悉呢。」

羅知道神也冬翔的話中意思,他要笑笑沒有說什麼,神也冬翔對韓冰凌說:「你要那個?照現在看來試試我要......」

他話還沒說完韓冰凌就將鞭子指著羅說:「他是我的。」

神也冬翔一笑看著羅身旁的銀髮男子說:「你叫什麼名字?」

「魑。」男子說。

魑、魅、魍、魎。象徵著日本的鬼怪傳說的代表,神也冬翔微微一笑說:「是妖怪呢?還是魔怪呢?」

羅輕輕一笑說:「這只是軍隊中的代表名而已。我的羅也只是為便取取罷了。」

「真正的名字呢?」神也冬翔問。

「我沒義務告訴你,又或者說是我已經將它丟棄了。」羅聳聳肩說。

「那我來猜猜,叫做赫野刻......」神也冬翔化才剛落下就一道黑影閃到他面前,韓冰凌這時伸出手,「啪」的一聲將黑影擊落,那是一個很常見的黑色子彈,而射出這發子彈的正是羅,羅現在失去的一貫的笑容換上了殺氣的臉龐,他瞪眼說:「少用那個名字叫我!」

「是嗎?滿好聽的啊,赫野......」神也冬翔不怕死的又說了一次,羅這次雙手舉起,無聲的子彈又出現在神也冬翔面前,韓冰凌滑到神也冬翔面前,手臂連揮數次,手中的鞭子飛舞起來組成防衛網,將羅射出來的子彈全數檔下,韓冰凌說:「你嘴來真不饒人啊。」

「謝謝誇獎喔。」神也冬翔輕笑說。

羅本想在扣下扳機,這時身旁的魑突然拔出刀架在羅的脖子上,他說:「再不冷靜我就讓你冷靜下來。」

羅一愣才知道自己的失態,他放下手槍道歉說:「抱歉......」

「那小子嘴上功夫不錯,我來對付他,你對付那個使鞭子的,屬性上是他克你,能行嗎?」魑問著。

「你這話問錯人了喔。」羅微微一笑說。

魑點頭將刀收了起來,這時他雙手微微升起,周遭的空氣突然震動來,韓冰凌說:「空氣正在摩擦......」

接著兩人頭上出現了一個大冰柱,冰柱垂直落下逼的兩人分開,魑再一抬手一道厚厚的冰牆硬是將房間一分為二,神也冬翔知道他們想到一對一,這也何韓冰凌的想法,神也冬翔雙手繞上火焰說:「不擔心你的朋友嗎?」

「他無須我擔心。」魑將刀緩慢的拔出說:「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頓時神也冬翔周遭出現無數的冰針,齊射他!神也冬翔全身繞上了螺旋狀的火焰,冰針一碰到火焰就融化了,神也冬翔說:「我要擔心什麼?」

「那這招如何?」魑一挑刀,在他面前出現的幾滴水滴,突然水滴變成了大浪!向神也冬翔撲了過來,神也冬翔的身子一下子被淹沒,卻聽到他在浪中喊著:「太陽降臨!」

浪中射出一把長槍,魑揮刀想擋,不料原本沒有人的槍上突然出現神也冬身影,神也冬翔握住長槍在半空中轉身說:「神槍刺!」

快而有力長槍飛射出去,魑往後一跳避開長槍,神也冬翔說:「心靈傳動!」

他出現在強的身邊又說:「炎神降臨!」

他背後長出炎之翅,雙手握拳對魑急奔,揮拳說:「炎拳!」

這全打了空,一拳打在地上,地面裂了開來還有燒焦的痕跡,魑來到神也冬翔背後揮刀,神也冬翔立刻往後一踢擋住砍來的刀刃,接著雙手撐地,雙腿杈開旋轉踢了起來,魑被迫往後撤,神也冬翔雙腳著地,一手放在地上維持著這樣的動作說:「怎麼了?這樣就結束了嗎?」

「沒想到你一次擁有兩個神,還能交替運用得如此流暢。」魑說:「佩服。」

「但體力可是耗很快的。」神也冬翔已經在微微喘氣了,在短時間內連續使用兩位大炎神的力量,身體還是有點吃不消啊。

「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魑往前一踏步,地面結起巨大的冰柱往神也冬翔逼去,由於冰柱過於巨大連逃的地方都沒有,神也冬翔便對著冰柱揮動拳頭說:「炎神之怒!」

拳頭打在冰柱上,一道熱流噴了出來將冰柱瓦解掉,但神也冬翔卻沒有見到在冰柱後面的魑!

他本能的轉身揮拳卻揮了個空,魑已閃到了他下方,他刀刃輕輕一劃將神也冬翔腰上的一塊後切下,神也冬翔吃痛的蹲了下來,魑對著她的傷部用力一踢,痛上加痛!神也冬翔被踢到牆邊,魑走過來說:「過於強大的力量會導致自己眼睛的視線變窄。」

他舉起沾染著神也冬翔鮮血的刀刃說:「小鬼,要恨就恨你自己吧。」

他刀刃剛要揮下就被一把長槍給擋住,魑一怔,就被長槍連人帶刀的打飛出去,神也冬翔微微一笑說:「來了嗎?」

「是的,沒受傷吧?」長槍男子扶起神也冬翔,神也冬點頭說:「有點痛,謝謝你,阿波羅。」

男子叫做阿波羅,是與神也冬翔締結契約的兩大炎神,魑摀著腹部站起來說:「難道......你讓神降臨到世上?」

「我是契約者,只要以契約者的肉體做為媒介就能讓神降臨出來。」神也冬翔說:「抱歉,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跟你打,阿波羅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阿波羅點頭時,空間卻傳出一個聲音『讓我來吧。』接著一個鮮紅的赤髮男子出現在阿波羅身邊,阿波羅連忙行禮說:「赫利烏斯大人。」

神也冬翔愣愣的說:「赫利烏斯......」

赫利烏斯沒有對神也冬翔說話,她對阿波羅說:「這裡交給我,你回去吧。」

雖不懂原因,但阿波羅還是點頭說:「我知道了。」他說完就化成金光消失了。

「你上去需要阿波羅的力量,這裡就交給我吧。」赫利烏斯背對著神也冬翔說。

神也冬翔知道赫利烏斯的真正意思,他點頭說:「知道了。」

神也冬翔正要走時,隔絕他們與羅的冰牆突然被轟個粉碎,羅跳了出來,現在的羅全身冒出火焰,他瞪著赫利烏斯,赫利烏斯冷靜的看著他說:「你還活著啊。野刻」

「你還敢出現我面前!」羅瞪著赫利烏斯說:「給我去死!」

他雙槍齊射,槍口噴出的不是子彈而是濁熱的火球,赫利烏斯伸出手擋住火球,揮到一旁去說:「力量倒是增強了不少。」

「這是為殺你而得來的力量!」羅咆哮著,他對著赫利烏斯不斷的攻擊,身旁的魑頭一次看到這副模樣的羅,他第一件到羅時事在羅摧毀一座魔界的獨立城市的時候,在被無情的恐怖攻擊下變成殘渣的城市,魑就在裡面遇到了羅,當時也是小打了一場,那時後的羅已經很強了但是現在看到後才知道這才是羅真正的力量,真正的符合「炎魔」之稱的他。

這時魑的身子突然被綁住,被甩到一旁去,韓冰凌用一臉部高興的表情對神也冬翔說:「我留下來,你快上去。」

神也冬翔點頭就往樓上跑去,韓冰凌瞪著魑說:「我現在很不高興,你乖乖別不讓我打幾拳消消氣吧。」

這麼無理的話魑還是第一次聽到,原本跟羅打的正高興的韓冰凌,卻感受到了一股神的氣息,接著羅就像失控般的爆出強大的魔力,將冰牆毀掉跳到另一邊,韓冰凌追上時就看羅對著神也冬翔的契約神,赫利烏斯,大聲吼叫著,聽著兩人的對話的韓冰凌知道這場戰鬥自己沒份了,他索性轉移目標將魑綁住讓他不能亂來,魑當然不能接受這樣無理的要求,他當下在韓冰凌的周圍架出無數的冰針,韓冰凌卻在自己周圍架出冰牆來保護自己,冰針插在冰牆上卻插不進冰牆裡面,韓冰凌說:「同樣身為水屬性你會的我當然也會。」

韓冰凌一拉鞭子將魑往上一拋,接了用力一甩,重力加速度魑垂直落下撞倒地面,韓冰凌拉回鞭子說:「站起來,我還沒消氣呢。」

在韓冰凌周圍開始起霧,接著以他圍圓心周遭開始結冰起來,一邊正在冒火的攻防戰,而另一邊則是在寒冰裡戰鬥,正個場地被分割為冰火兩地的地形。

神也冬翔一路往上奔看到門口的光時他毫不猶豫的衝的上去,接著他就看到了倒在寶座上沈睡的星渺海以及拔著巨大鐮刀架在倒在地上的神也雲翔的修暗澤......

神也冬翔召喚出金鋼石槍將它對著修暗澤射了過去,修暗澤長槍飛來打算接住時神也冬翔就出現在長槍上,他握住長槍說:「太陽援例!」

長槍發出劇烈的太陽光芒,修暗澤覺得這光芒很刺眼用手去擋住視線時神也冬翔一腳將修暗澤手上的巨大鐮刀給踹飛,鐮刀一飛修暗澤也立刻往後退,神也冬翔扶起神也雲翔問著:「沒事吧?」

「哥,你怎麼會在這裡?」神也雲翔問著。

「下面交給赫利烏斯和冰凌了。」神也冬翔瞪著修暗澤低聲說:「我去跟他戰鬥,你趁機去把星救下。」

「不要,我要殺了他。」神也雲翔說。神也冬翔這時說:「我們的目的是什麼?」

神也雲翔一愣,神也冬翔說:「是救星對吧?那你跟他打幹嘛?」

神也雲翔被點醒了,的確他們的目的是救星,根本沒理由跟修暗澤打,跟修暗澤打存翠是神也雲翔內心對於他的不爽而已。

神也雲翔道歉說:「對不起,是我錯了。」

「知道就好。」神也冬翔一踢長槍,將長槍射了出去,接著就跟剛剛一樣他人也跟著到了長槍身邊,修暗澤這時雙手出現黑色氣團,他雙手握住槍尖將長槍停住,修暗澤說:「太陽之力嗎?的確很棘手,但......」

他腳一踢將神也冬翔踢飛說:「還差太遠了。」

修暗澤身子動起來,目標是往星渺海跑去的神也雲翔,神也冬翔大喊著:「雲翔!」

神也雲翔轉身射出鎖鍊將自己架起閃過修暗澤的攻擊,他在半空中轉身手中出現巨大鐮刀往修暗澤砍去,修暗澤單手就接下,神也雲翔也知道沒用他雙手的衣袖射出數條鎖鍊將修暗澤綁住,他對神也冬翔大喊著:「我快去救星。」

神也冬翔將長槍往星渺海射去,人也跟著過去,正當他手要抱起星渺海時,神也雲翔那就傳來叫聲,他轉頭見神也雲翔被擊落修暗澤身上的鎖鍊也被扯斷,修暗澤一手掐住神也雲翔的脖子,對他說:「將你的髒手離開她。」

神也雲翔卻喊著:「別管我,快將星帶走!」

修暗澤掐的更用力讓神也雲翔無法說話,修暗澤說:「折斷他的脖子輕而易舉,將你的手拿開。」

神也冬翔猶豫不決,一方是他最親的弟弟而另一方則是自己重視的朋友,這種選擇也太難的吧?蒼天啊~為什麼要讓自己選擇啊。

冬翔殿下......阿波羅的聲音傳入神也冬翔的腦中。

我有辦法,將我的太陽之力打入星殿下體內就能喚醒他,阿波羅如此說道。

神也冬翔眼睛一亮立刻一試,他手中發出溫和的柔光,神也冬翔將光打在星渺海的胸口上,修暗澤看到一怔甩開神也雲翔往神也冬翔奔去,但神也雲翔卻在這時手扶地說:「無限鎖牢!」

地面上頓時冒出無數條鎖鍊將修暗澤的前方後方四週都包圍住,修暗澤全身爆出闇黑之力將鎖鍊轟開,神也雲翔也知道這招沒用但卻能拖延他幾秒,幾秒就夠了,等修暗澤跑過來時神也冬翔一踢長槍長槍凌空飛起,他往底部一踹,長槍飛出去剛好閃過修暗澤,人也跟著長槍飛走了,神也雲翔接住長槍神也冬翔也來到他身邊,接著他握住長槍用力敲擊地面說:「神聖之光!」

在他們面前架起了一道光的屏障,神也冬翔將星渺海交給神也雲翔,在神也雲翔懷中的星渺海緩慢的睜開雙眼,地一眼看見的就是神也雲翔,她微微一笑說:「我就知道你會來......」

神也雲翔抱緊星渺海說:「我來救你了。」

這時地面也開始晃動,接著地面被一道人影擊碎,人影飛向天花板狠狠的撞上,接著地板的洞也跟著出現三個人,其中兩個人是赫利烏斯跟韓冰凌,而另一個則是魑,飛到天花板的正是羅!

羅落下後被魑接住,羅現在傷得不輕,但眼睛絲毫沒有退讓之意,魑身上也有無數的傷痕這都是被韓冰凌得鞭子打出的,韓冰凌夜沒好到哪,身上的衣物被刀割的差不多了,有些地方還在流血。

最沒事的就是赫利烏斯了,赫利烏斯看著羅說:「還沒學乖嗎?」

「氣死!」羅說。

「真個笨兒子。」赫利烏斯淡淡的說。這話說的輕描淡寫卻在眾人耳中是一大奇事!連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事,他看著羅問:「你是他兒子?」

羅這時才點頭說:「我是被天界放逐下來,炎神之子,而當初放逐我的就是我的父親也就是你們前這位炎神。」

「這種事還是第一次聽到。」魑愣愣說。

赫利烏斯雙手盤胸說:「還不是你假借炎神之名在天界亂來,我也不會放逐你。」

「錯的明明就是那些在天界自以為是的臭賢者們,我只是替那些小孩教訓那些自欺欺人的賢者的小孩而已,為什麼我就得遭放逐?且放逐我的還是我尊敬的父親,這還有天理嗎?」羅大聲咆哮著。

其實當初羅也是仗義救人替那些被大天使一族的孩子欺負的小孩教訓他們幾番而已,卻沒想到那些人卻往上告到神界的最高掌權者賢者們耳中且還在那胡言亂語的胡說八道,賢者們還真信了大天使一族的話,下命捉拿羅,其實捉拿羅後其實是要處死刑的,但是確有一人阻止了他們,那就是赫利烏斯,赫利烏斯去了賢者們的大庭院上訴要求輕量審判,因為她知道羅要免罪很難但還是能判輕點的。

其實當初賢者們也有亦考慮重新審判,但無奈身旁的大天使一族還在那妖言蠱惑嫌賢者們,最後不只連羅也當初羅就的那些小孩也要處死刑,赫利烏斯當場大怒一拍桌就講整個庭院陷入火災中,賢者門市擁有極高智慧的神族當然比不上擁有強大炎之力的炎神,而大天使一族在神界掌握的權力是僅次於賢者,只是諒他們也沒膽去跟赫利烏斯打,赫利烏斯的喝叱聲迴盪整個庭院,賢者們這持才意識到自己的過錯,本打算要重新審判卻沒想到赫利烏斯卻要求放逐羅,因為他知道這些大天使們的小孩被寵慣了,都是些心胸狹窄的人,羅逃的了一時逃不了一世,乾脆讓他遠離神界道別處去比較安全,所以放逐的押送也是赫利烏斯一手保辦的,以免有什麼差錯。

而羅當時已是在牢中完全不知道此事,只是縱使到這地不赫利烏斯也不打算說。

修暗澤這時開口說:「羅、魑......」

兩人聞聲轉頭,修暗澤以帶著殺意的眼神瞪著兩人說:「取下那男的頭來見我,不然提頭來見!」

「遵命。」羅和魑點頭,魑拔刀就衝,羅在後方舉起雙槍對準著每一個人,這時周圍卻颳起了一陣強風魑的行動也停了下來,星渺海凌空飛了起來,她舉起右手說:「右手的風象徵的希望。」

她舉起左手說:「左手的風象徵著勇氣。」

「在希望勇氣的名義之下,將兩者合而為一。」她將雙手和攏說:「風神降臨!」

在狂風的吹撫下星渺海完成了降臨姿態,眾人是第一次見到星渺海的降臨姿態,連修暗澤都沒看過,他和神也雲翔一樣都看傻眼了,神也冬翔微微一笑說:「真漂亮呢。」

「魑!上。」羅這時雙槍早已爆出了火花,從槍口爆出的不是子彈也不是火球而是兩條對著眾人撲來的火焰之蛇,火舌張開獠牙對著眾人咬去而魑也在火蛇下方奔馳過來,這時星渺海卻輕輕揮手說:「神風降臨。」

以星渺海為中心築起了風的防護網,火蛇撞上了風的防護網就被吹散了,魑揮刀也砍不進去,星渺海再度說:「狂亂星風!」

輕輕的微風剎時變成了暴風距離最近的魑被整個人吹起撞上修暗澤身後的牆壁上,羅用力踩穩身子但來是被吹飛了,修暗澤神手抓住羅接著揮手就將風給消除了,星渺海也是一愣。

修暗澤這時說:「星你要跟我打嗎?」

星渺海還沒想到要回應什麼,神也雲翔就將巨大鐮刀架在星渺海前面替她說:「我不可能讓星跟你打,我來跟你打。」

修暗澤冷笑說:「你打的過我嗎?」

「多格鶆歅,形態變化!」巨大的鐮刀突然變成光束融入神也雲翔體內,神也雲翔的服裝也改變了變成兩條交叉線與中間黑色粗直線交疊的連身白長袍,腳上穿著附有裝飾的黑色靴子,戴著雙角頭盔,頭髮變長至腰部,臉上被劃上了加粗的面紋,雙手指甲上的黑色部分延伸到指關節,背部長出巨大的黑色蝙蝠翼。手持以靈力凝聚而成的長矛。

「喔,是形態變化啊,你留有一手啊。」修暗澤笑著說。

「月光槍!」神也雲翔將手中的長毛射出,長矛已經人的速度夾帶著破壞力對著修暗澤射去,但是......

修暗澤背後卻長開了黑色的羽翼,他用羽翼將自己包裹住,長矛成功的刺中了羽翼卻突破不了內部,被羽翼保護住的修暗澤微微張開羽翼低聲笑著說:「就這點程度?」

神也雲翔卻笑了說:「這樣就夠了。」

修暗澤一愣,卻發現一道閃光往自己飛射過來,不久閃光上出現一道人影,那是神也冬翔,神也冬翔大喊說:「炎神降臨!」

原本在原地的赫利烏斯輕輕一哼就消失了,神也冬翔被上長出炎之翅雙拳套上了火焰,眼睛變成橙橘色,他對著修暗澤微微露出的隙縫用力打下去說:「炎煌殺!」

拳頭穿過羽翼及中了修暗澤的胸腔,修暗澤當場被打飛出去,修暗澤身邊的羅和在不遠處的魑見狀連忙接住飛出去的修暗澤,魑喊著:「修暗澤王子?!」

修暗澤咳出口血推開兩人說:「我沒事。」

神也冬翔喘著氣,她的體力是消耗最大的,他利用兩種神的形態進行轉換的攻擊,這等的操縱技巧需要非常的集中力及體力,而現在體力也快要用光了,他解除了炎神姿態靠著韓冰凌打算借著這短暫的時間能恢復多少算多少。

羅這時對魑說:「你帶著王子先走,我來殿後。」

魑本想點頭,修暗澤卻開口說:「我不會走的。」

修暗澤的眼神堅毅讓兩人都閉上嘴,羅這時卻笑了出來說:「看來我跟上了一個頑固的主子呢,也好,我奉陪了。」

羅這時對著神也冬翔說:「喂!你!把你的炎神造喚出來,我要跟他打。」

「他不出來的。」神也冬翔喘氣說:「炎神能出來除了要靠著契約者的肉體做媒介外,力量也是個重點,我現載在沒有多餘的力量讓他出來」

「真是個沒用的傢伙。」羅罵著說。

「不准你罵我哥!」神也雲翔瞬間射出無數條鎖鍊,魑卻是一刀全數砍散,魑說:「三打四嗎?誰要一打二?」

「星跟那男的交給我。」修暗澤說。

那麼就只是回到了一開始的狀況而已,魑對著韓冰凌說:「他是我的。」

「你不配作我對手。」韓冰凌說:「我要一打二,你別插手。」

「你行嗎?」神也冬翔微微一笑說。

韓冰凌突然笑著說:「不行我就不性韓了。」

魑一個弓箭步欺入韓冰凌的身下,卻被韓冰凌轉身閃到了他後方,魑立刻轉身揮刀,韓冰凌跳了起來在半空中轉身閃過刀刃後一個下踢,踢中魑的腦門本是這樣魑卻用手擋住了接著往劍一步打算要了韓冰凌的一條腿,只是他打算揮刀的那肢手臂一條鞭子纏繞上了動彈不得,韓冰凌一笑放下了腳轉身一個後踢踢中魑的胸膛,接著手臂在用力一拉將魑拉了回來,來記腳跟踢打算讓魑昏過去時魑的手指卻突然結出冰來對著他的腳一抓,韓冰凌危及之時立刻收腳,卻被魑抓到突進之譏,魑立刻進入韓冰凌身下對著他的身體抓去,韓冰凌立刻架開他的手打算閃躲,卻沒料到他還又一隻手,另一隻手冷不防的抓破了他的衣服削入的他的肉裡,韓冰凌立刻踢腿將魑驅離,他摀住傷口,傷口上被結住一成薄冰止住了血。

「沒事吧?」神也冬翔跑過了問著。

韓冰凌搖搖頭他取下了一直圍在脖子上的純白圍巾交給神也冬翔說:「替我保管,我不想讓它沾到血。」

神也冬翔收下圍巾看了一下韓冰凌被圍巾遮住的脖子,脖子上白白淨淨的卻有一個冰藍色的羽毛印記,這是屬性開啟時的印記。

「海神親臨!」韓冰凌換上了一神水藍色的戰神之袍,他手拿著三叉戟說:「大海嘯!」

他將三叉戟用力敲擊地面以他面前的地面突然湧出水接著水暴漲高起形成大海嘯,海嘯直逼羅和魑兩人,但是羅卻雙手扶地說:「溶岩斷層!」

他面前的地面也裂了開來,從地面上噴出了濁熱的岩漿,海水一碰到岩漿就立刻化成水蒸氣,岩漿也在海水的急速冷卻下凝固了起來,變成焦土。

頓時整個空間充滿了水蒸氣,魑突破水蒸氣撲向韓冰凌,在他的刀刃上已經結成了薄冰,韓冰凌手一揮水蒸氣立刻不見變成了巨大的冰椎對著魑撞去,羅這時雙槍也射出火彈將冰椎破壞掉,魑一手接住散落的冰椎碎片對著韓冰凌射去,韓冰凌雙手握住三叉戟將遂冰打散對著魑衝了過去,吃手上的刀刃被附上薄冰後鋒利無比,韓冰凌將三叉戟橫掃出擊退魑接著一手扶地說:「我以海神之名召喚你!來吧!海獸,克蘇魯!」

在他的背後濺起了水花藉著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他們面前,是一隻大章魚!

章魚扭動著自己的八條大肢,韓冰凌只的魑說:「吃了他!」

章魚的八條大肢立刻對著魑攻去,但是魑卻衝進了章魚的懷抱,一刀刀的砍斷了章魚的大肢,章魚立刻用力的甩動大肢表示自己非常的痛,魑說:「海獸也不過是動物而已,砍了便是。」

韓冰凌卻笑著說:「你中計了。」

這時魑的動作卻停了下來,不是他想停下來而是不能動才停下來的,他赫然發現地面上結冰了,這是韓冰凌造換海獸所出來的水,魑哼一聲說:「我可是水屬性的,這種程度的冰......」

他發現他無法控制這些冰!韓冰凌說:「實力的差距喔。」

「什麼?」魑一愣。

「在同樣屬性的狀態下就要看彼此的實力誰深了,看來是我比你強。」韓冰凌將三叉戟敲擊地面說:「你就結冰雕吧。」

冰開始往上結打算將魑變成冰雕,只是羅這時卻走過來他手放在魑的身上說:「有點燙喔。」

接著他手心的溫度便熱將冰塊都融掉了,羅對這著韓冰凌說:「這麼簡單就能融掉的冰也沒什麼嗎?」

言下之意是你也很弱的意思。

韓冰凌手握著三叉戟說:「想試試嗎?」

本想上前的韓冰凌被神也冬翔抓住肩膀,韓冰凌略些不悅的說:「幹嘛?」

「讓他們父子倆自己去處理吧?」神也冬翔說。

韓冰凌轉頭見赫利烏斯出現在他面前,韓冰凌不悅的說:「真煩人。」

赫利烏斯不理他,他對羅說:「去外面說吧。」

羅皮笑肉不笑得說:「好啊。」

他轉頭對魑說:「你回去休息吧。」他從口袋取出一顆小球體,捏爆他,他們面前就出現一個小型蟲洞,羅扛起魑連問都沒問就將他丟了進去。

羅拍拍手對著赫利烏斯說:「來吧。」

羅破壞了牆壁,露出了外面的風景,羅立刻縱身跳下,赫利烏斯也跟上,兩人不見後剎時只剩下韓冰凌跟神也冬翔兩人載互相對望著,韓冰凌瞪著神也冬翔說:「你還真煩人。」

神也冬翔笑笑說:「別介意啦。」

接著他門一同轉頭看著神也雲翔那裡,那裡完全沒有受到韓冰凌剛剛大戰後的影響,原因在於修暗澤設下了結界隔絕一切,只要結界不解除他們就幫不上忙,裡面也無法向外界求助。

他們只能等待,等著這最後的戰鬥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