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趕到時,看到了倒地的血弒和完全不一樣的劉翔鷹!菊櫻向前一步喊著:「鷹......」

劉翔鷹轉過頭去對著菊櫻微微一笑,這微笑讓菊櫻稍微感到陌生,在他印象中劉翔鷹一直都是開朗的大笑而不是這種溫和的微笑布藍德走向前去看著倒地的血是蹲下說:「父王......」

「吵死了,我還沒死!」血弒突然大吼,並整個人跳了起來,布藍德一怔立刻握著自己腰間的軍刀,卻被血弒一手掐住,這時眾人也動了起來,血弒說:「敢動我就殺了他!」

翡翠夜挺身擋住眾人說:「不要......他會殺了我哥。」

眾人停下動作,血弒對著劉翔鷹說:「抱歉了,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喔。」

劉翔鷹皺起眉頭,血弒指著自己的耳朵說:「你的審判之音是要以聽到鈴鐺聲作為發動條件,而現在我是個聾子根本對我不起作用。」

原來在剛剛劉翔鷹發動審判之音時血弒當機立斷的就戳破了自己的耳膜讓鈴鐺生不入自己內,劉翔鷹說:「真虧你能看破審判之音的發動契機呢。」

「當我這些年是白活了嗎?」血弒說:「現在情況逆轉了,你該怎麼辦呢?」

「沒辦法了。」劉翔鷹伸手握住腰上的鷹皇說:「我想盡量節省體力的。」

一瞬間劉翔鷹就來到了血弒的面前,血弒立刻揮動手爪,卻抓到劉翔鷹的殘影,血弒立刻以布藍德做為盾牌,劉翔鷹見狀本想要往前的腳縮了起來往另一個方向移去,血弒將布藍德置在身前這樣他只要防衛自己身旁跟身後就好,劉翔鷹卻是不斷的位移沈洛年在旁看到不禁笑了出來,那小子什麼時候學到這招的?

在血弒周圍出現了出個劉翔鷹,這就是沈洛年的成名絕技,分身術!血弒不斷的轉動眼睛想要找出劉翔鷹卻沒有用,因為每個分身都是劉翔鷹本人,在高速的位移下每個分身都是劉翔鷹自身,劉翔鷹一個突襲成功將布藍德與血弒分開,劉翔鷹接住布藍德將他扔給翡翠夜,用刀指著血弒說:「結束了。」

「還沒......來沒完!」血弒吼著,眾人都認為這是不願認輸的抵抗但布藍德卻開口說:「的確還沒完.....快阻止我父王,別讓他使出那招。」

說完,血弒就徒手畫出魔法陣說:「契約召喚!」

黑色氣息從魔法陣吹出,沈洛年護著葉瑋珊擋住黑色氣息,菊櫻身前也被劉翔鷹擋住黑色氣息碰到劉翔鷹就像被驅離一樣不見了,菊櫻不禁說:「你真是鷹嗎?」

「你認為呢?」劉翔鷹一笑說,他對著沈洛年說:「洛年......」

沈洛年看向他,他說:「我時間快到了,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沈洛年聽完劉翔鷹的話點頭說:「我知道了,我會替你爭取時間的。」

「烏娜......」劉翔鷹又喊了烏娜,他說:「打倒血族之王吧。」

烏娜點頭說:「我會的。」

劉翔鷹全身發出光芒,他低頭不知在唸著什麼,血弒也不管,他高聲大聲大喊著說:「暗黑大帝,賜我黑暗力量吧,我以我的生命跟你締結契約!」

黑色氣息鑽入血弒體內,血弒吐出口血,黑暗力量對於他來說負擔太重了,但是為了打倒眼前的這些人,他一人的生命能換取在場所有人的生命,怎樣都很值啊!

這時沈洛年說:「護法!」

沈洛年旗下的六大護法集結在他面前,烏娜也跟在身旁,布藍德則是縱身往血弒奔去,布藍德打算打斷血弒的契約儀式,布藍德揮動軍刀砍像血弒,卻被血弒給接住,布藍德一掌打在血弒胸膛上,血弒嘲笑說:「好養喔。」

「父王,等等你就校不出來了。」布藍德說:「回來!」

布藍的的手突然陷入血弒體內,血弒一怔立刻打飛布藍德,但還是被布藍德得逞了,布藍德的血族能力是奪取,是很常見的血族能力,然而在用法不同的情況下就會出現不同的效果,布藍德從血弒體內奪取出的是剛剛被血弒一口無情吞下的流刃若火,布藍德丟下軍刀大力揮舞著流刃若火說:「森羅萬象皆化為灰燼吧,流刃若火!」

流刃若火發出濁熱的火炎撲向血弒,第一次被自己的愛刀刀刃相向的血是怒火中燒,契約也在這刻成立了,他一爆氣息轟散了火炎,縱身對著布藍的撲過去,然和眼前卻閃出六人,焰恩等四人大吸口氣,吐出龍息,血弒不怕的衝入龍息中,頓時一道影子從他腳下竄出形成尖刺將他身體刺穿,不給喘息的時間,柳玉城發動卍解來到血弒面前,揮拳說:「白芒神威!」

一拳打中血弒腹部,柳玉城的拳王,費希賀德是光屬性的武器,光按自古就有相剋的關係,所以這拳打在血弒身上效果格外的好,血弒當場被打飛出去,而在被打飛的方向又出現了兩個人。

沈洛年揮舞著冰輪丸說:「冰輪丸!」

「飛焰!」子彈般的火焰射出,血弒立刻大喊:「黑暗力量啊,保護我!」

黑色氣息立刻包圍住血弒,冰輪丸和火焰子彈砰到黑色氣息跟被消除掉,逼的沈洛年和烏娜只能避開,血弒全身圍繞著黑色氣息形成的鎧甲,他說:「你們打不倒我的。」

「是不是還很難說喔。」沈洛年說:「受死!」

沈洛年身後突然飛出一條火焰巨龍,他一愣轉頭見識葉瑋珊和菊櫻兩人,櫻色與火紅色的氣息圍繞著兩人,沈洛年點頭說:「支援拜託了!」

兩人點頭,菊櫻快速的翻開魔法書說:「烈炎彈!」

子彈型火球快速的射出,沈雛菊提刀說:「你們打算看到什麼時候?上啊!」

沈雛菊對的身後的眾人大喊一聲,他領著剩下的人一起加入戰局,翠夜對著身旁的懷真說:「怎樣?」

「秀一手吧。」懷真一揮手,一道大型玄界之門打開在血弒上頭,懷真說:「請你吃雷電大餐!」

大群雷電由門口噴出直接中血弒,布藍德也揮中刀刃說:「燃燒一切!流刃若火!」

濁熱的火炎噴出將血弒埋在火海中,沈洛年揮動冰輪丸說:「冰輪丸!」

火焰的冰輪丸出現,他與剛剛的火焰巨龍一起撲向火海中,各種強大的招式紛紛盡出,震得整個血族領域都震動起來,要是一開始就這麼做就好了,或許有人會這麼想但是傲是一開就這麼做效果絕不如現在的好,在經歷的生與之別的戰鬥後每個人的力量都有大幅度的提升,且也得到了嶄新的力量,沈洛年的新生冰輪丸,葉瑋珊的妖精與火焰力量,天上院瑩的鎧甲召喚能力,寒的卍解第二型態,劉翔鷹的多重卍解狀態,在這些種種的新力量下才能有這樣子的威力。

血弒爆出強大的黑色氣息抵禦這些強大的力量,他大吼一聲說:「少給我囂張了!」

強烈的黑色氣息爆炸開來將眾人的力量彈開,血弒全身冒出黑色氣息說:「給我去死!」

黑色氣息炸了開來,眾人立刻避開,血弒像發了瘋似的將黑色氣息濃縮成球體不斷的射出,眾人對於這種無差別的攻勢只能躲避而已,血弒看到一旁的劉翔鷹立刻將球射過去,但是在接觸到劉翔鷹時就消失了,血弒一愣,劉翔鷹張開眼睛說:「結束了。」

「放屁!」血弒對著劉翔鷹撲過去,卻被一人擋住,烏娜手持著贅殿遮那大喊著:「斷罪!」

一刀砍倒血弒,血弒也被這刀給嚇到了,劉翔鷹說:「該打倒你的不是我而是這女孩。」

「賭上守橋人一族公主之名,我要打倒你,血族之王!」烏娜大聲喊叫著,手的刀的刀刃也不曾停過,之前血弒也跟烏娜對戰過但現在的她完全跟那時不一樣,為什麼?

「是因為我喔。」劉翔鷹說:「神是人賦予人力量的,身為神之使的我當然也行。」

難道?!這小妮子得到劉翔鷹鷹皇的力量!烏娜的刀刃漸漸的化為刀影,血弒立刻將黑色氣息包圍住自己,烏娜大叫著說:「沒有用!」

「斷罪連擊,十八連斬!」烏娜快速的揮舞刀刃,烏娜從劉翔鷹那繼承的是速度,斬擊的速度,十八次都準確的砍在血弒黑色氣息所形成的牆上,集中一點!

在第十八下的斬擊下,烏娜成功的擊破了黑色氣息的障壁,血弒跌倒在地,烏娜揮舞的刀刃說:「燃燒的火焰,燒盡一切!淨化之炎!」

烏娜的火炎冒出金光斬在血弒身上,血弒痛苦的大叫起來,烏娜一刀砍翻血弒將刀刃插入他肚子上,血弒吐著血痛苦的說:「......怎麼停了下來?」

「我在等待審判的決定。」烏娜說。

劉翔鷹走過來說:「血弒,你罪惡太深,無法原諒。」

「你以為你自己是菩薩嗎?聽你鬼話連篇!」血弒吼著:「去死!」

烏娜一刀次入血弒心臟,血弒的吼聲由然停下,原本伸出的手也緩慢的垂下,然而他卻說:「還沒完呢......」

他發出了血族特有的空洞嘶吼,布藍德、翡翠夜、千堂和周勝村不禁摀起耳朵,血弒大聲叫著:「殺!、殺!.....給我殺!!」

說完他就斷氣了。

烏娜拔起贅殿遮那身體的力量也消失不見,她身子往旁傾被葉眉樂接住,他說:「辛苦了。」

烏娜滿足的笑說:「哪裡......」

劉翔鷹的身體也便回了原貌,他身子搖晃起來往後倒菊櫻立刻從他背後抱住他順勢坐下,菊櫻喚著:「鷹.......」

劉翔鷹睜開眼笑著說:「成功了。」

這笑容才是鷹,菊櫻安心的笑說:「摁。」

沈洛年也解下了一直維持的狀態讓葉瑋珊扶著走過來,他說:「你不要在變成那種型態了,一點都不像你。」

「就是啊,不要在變成那模樣了,一點都不是鷹嘛。」菊櫻嘟嘴說:「鷹才不是那種大好人呢,看了好不習慣。」

「意思是說我是大壞蛋囉。」劉翔鷹苦笑的說:「其實那也不完全是我,你們也可你當作是另一個人也行。」

「為什麼?」葉瑋珊問。

「我的二重卍解有兩種狀態,第一形態是依照自己自己內心深處的意念所變得,我認為只有以惡制惡才能獲得勝利,而在第二形態我的鷹皇的型態就會有兩種,而那兩種是自己的善與惡所形成的型態。翅膀的顏色救代表著善跟惡,白就是白潔無暇的善良,而黑色就是無惡不作的邪惡......由第一型態的邪惡作為鋪墊,你們能這樣想,選擇善回歸正途,選擇惡繼續墮落。」劉翔鷹說了這麼一大堆,菊櫻只說了一句:「你選擇邪惡好了。」

劉翔鷹一愣,菊櫻說:「你善良的形態我不喜歡不要再變了,不然我海K你一頓。」

劉翔鷹苦笑說:「說這麼多我還是大壞蛋嘛。」

沈洛年和葉瑋珊相互笑了出來,他們這麼融洽認為已經結束了但卻有人不這麼認為,千堂這時走過來說:「洛年......」

沈洛年轉過身去,千堂說:「剛剛的吼聲,讓我覺得......」

說到一半,千堂的臉突然僵硬起來,沈洛年朝她望著的地方看去,他瞳孔立刻縮了起來,不禁破罵說:「誰說血族是稀少且古老的種族啊!」

在他們面前的是數量足以蓋過寫惡天空的龐大血族戰士,寒咋舌說:「到最後還給我來這麻煩事。」

劉翔鷹站起來他拔出鷹皇說:「卍解!」

旋風中王者降臨於世......

菊櫻說:「鷹......」

劉翔鷹說:「我來擋住他們,你們趁機撤退。」

沈洛年站了出來說:「我也來。」

「拜託了。」劉翔鷹一笑說。

但是這時天空卻開出了大洞,而那些血族戰士的目標竟不是他們而是往大洞飛去,寒察覺麻上就是到也是真正的目的,他立刻大喊:「他的目標是人界!」

劉翔鷹立刻往旁一砍,一道裂縫被砍了出來,劉翔鷹說:「你們快回去阻止他們,我和洛年在這先擋住大多數的血族。」

寒馬上就往裂縫跳,天上院瑩立刻跟上,烏娜卻說:「我已經安排好對策了。」

「什麼?」劉翔鷹問。

「我擔心我們在這裡戰鬥的時候血族之王會趁機做些什麼危害人間界,所以早就請派了支援在我們出發後來到我們所在的後山佈陣。」烏娜說。

「那人強嗎?」沈洛年說:「這麼大量的血族他能應付嗎?」

「老實說這麼大量的血族我也沒想到,但我相信他。」烏娜說:「因為他是下任守橋人的領袖,我的哥哥。」

而這時在外面。

天空突然裂出了大洞,無數的血族紛紛飛出,但是地下確有一人笑了起來,他說:「來了嗎?我都等到骨頭酥了......佈陣!五芒星陣!」

天上被畫出一到五芒星的紋路,五芒星降落下來在周圍架起了五角型結界,血族戰士察覺周圍被架起了結界,是由在周圍的五角的術士所架起的大型結界,將整個後山都包圍住,血族戰士立刻轉移目標攻擊四位術士......

裡面的懷真也開口說:「我也安排的幫手呢。」

攻擊五位術士的血族周圍出現數為人影,一名青年一挑槍將一名血族挑飛跟在青年身邊的女子念咒一道門中噴出一大夥球將被挑飛的血族戰士給轟飛。

另一邊的血族則是被寒氣冰凍並被持刀的女子一刀砍翻;另一側想靠近的血族被兩道快如疾風的殘影給切割著;另一方面一名術士被三人保護著,一名年長的男子與一名年輕的女子在術士前方守護著他,並讓一名看似還是小孩子的小女孩在前方戰鬥,女孩手持著大關刀將飛來的血族給擊飛;最後一側有兩人,但嚴格說起另一人完全不用動手,在他身旁矮小的男子雙手各裝上一個半圓形的金屬盾牌,矮小的男子將兩個圓牌合併在一起,兩深紫色的牆壁就出現在眼前擋住所有血族戰士的攻擊。

「妳讓他們......」葉瑋珊一陣錯愕。

懷真說:「我將實行告訴他們後,他們就說一定要幫忙,我知道他們來一定會死,所以我就讓他們在外面做支援。」

這也是懷真晚到的原因,沈洛年:「但現在血族這麼多......」

「放心我給了他們新武器。」懷真說:「跟你們一樣的武器。」

青年,賴一心,手中的長槍不再是以往的銀色長槍,而是附上了龍紋的龍紋長槍,賴一心全身纏繞柔絕,長槍上的龍紋化成一條碧色青龍,賴一心說:「橫掃一切吧!龍躍上擊!」

賴一心將長槍揮出,槍上的碧色青龍立刻跳了出去將血族戰士給擊飛,跟在身旁的女子,韓流妃開啟玄界之門被和著手中的手鐲將火焰之力提升,濁熱的火球由門噴出在血族戰士身上炸開。

女子,奇雅。與另一名女子,瑪蓮。奇雅手中的戒指發出藍光,同樣得到寒冰之力提升得奇雅讓寒氣由玄界之門的門口噴出,被寒氣凍到了血族戰士動作都慢了下來,瑪蓮這時上前大喊:「炸開所有吧!爆裂刀!」

刀接觸到血族戰士直接在他們身上炸了開來,將血族戰士炸的倒地不起,瑪蓮大叫說:「爽啊!」

「呵呵.......瑪蓮姐好像很高興呢。」三角臉,張志文看到瑪蓮大吼大叫的笑著說

「當然啊,得到新力量當然高興啊。」黝黑皮膚的侯添良也笑著說。

「那我們也不能輸。」張志文和侯添良拿出一把細長劍,一起說:「化做疾風,殘風。」「成為風,銳風。」

侯添良身子化成數個殘影,血族戰士被殘影給騙撲了空,侯添良一劍刺入他腰間.......

張志文身子輕上不少,他一個踏步就來到血族群中,他一揮劍帶著黃芒的無數利風就將血族戰士砍傷。

年長的男子,黃齊。與在他身旁的女子,白玄藍,兩人並沒有得到力量,但又不忍心看孩子們自己去奮戰,所以也跟了過來,而在前方的女孩子,吳配睿,她轉動的大關刀不斷將席來的血族戰士打飛出去,但是只有她一人還是有限,她逐漸往後退,她一個大轉身將血族戰士逼退最後竟將關刀扔在地上,以為她放棄就錯了,因為她腰上還有一把刀,她拔出那把刀,她說:「燃燒吧!附炎!」

刀上附了一層熊熊燃燒的火焰,吳配瑞雙手持刀一揮說:「飛斬!」

火焰被甩了出去擊中一名血族戰士,血族戰士想拍去火焰卻發現火焰無法拍滅,吳配瑞的附炎是只要附上就不可能熄滅的火焰且還會延伸出去,很快的那名血族戰士到處亂飛而撞倒的幾名血族戰士因此也被附上的不可磨滅的火炎,吳配瑞收起刀刃呼口氣轉身,因為她不用再動手了。

而最後的一名矮小男子,黃宗儒。他手上的半圓形盾牌就是他的武器,他將兩片半圓形的盾牌合而為一,兩到紫色巨牆就出現在眼前,他說:「巨人之牆,關門。」

兩扇大門關上,從此裡面是絕對的安全。

「這些傢伙挺能幹的嘛。」發號司令的那人,是守橋人一足下任繼承人, 那是烏娜的哥哥,烏爾,他有一頭紅色短髮,充滿英氣的臉龐是退不下的笑容,他大聲喊說:「我已經期待很久了,各位!」

在他身後是守橋人的精銳部隊,他下令說:「一個不留,全宰了!」

至於為什麼烏爾會遇到賴一心一夥並跟他們合作,這都要回到沈洛年等人出發後的幾小時,在那之前的前一天懷真就先去找了賴一心等人,當時......

賴一心聽到懷真要他將白宗的所有人都叫出來,就立刻去辦了,張志文問:「懷真姐找我們幹嘛?」

「不知道,他只說要找我們。」他們現在正在沈洛年的公寓房間前面,奇雅說:「應該是重要的事,不然她也不會找上我們。」

他們還在討論時,懷真跟翠夜就從天空飛來,懷真落下微笑說:「都來了?」

賴一心笑著說:「都來了。」

「那塊進去吧。」懷真走道門前彎下腰,用炁撬開了房間的門鎖打開大門大剌剌的走進去說:「進來吧。」

「懷真姐,這是闖空門耶。」張志文苦笑說。

「這是我家,我怕什麼?」懷真坐在沙發上說:「都做吧。」

帶眾人都坐下懷真劈頭就說:「你們想幫助洛年嗎?」

眾人一愣,侯添良說:「洛年不是.......」

「我不相信那臭小子會叛變。」懷真說:「我要你們回答我,願意幫助洛年嗎?」

賴一心和奇雅連想都沒想就說:「願意!」

張志文說:「一心......」

賴一心說:「我也不相信洛年會叛變,再說要是他真的叛變我也要打他一頓因為他讓瑋珊傷心了。」

在賴一心心中除了韓流妃外他就最關心葉瑋珊,畢竟當初是他先對不起葉瑋珊讓葉瑋珊傷心了,他也很後悔會什麼當初會那麼說,他不是不喜歡葉瑋珊而是覺得自己配不起她,他想讓她找到配的上她自己的人,所以當葉瑋珊對他告白時他拒絕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做竟讓葉瑋珊更加傷心......好在沈洛年即時出現才沒讓葉瑋珊繼續難過甚至比跟他相處時更開心了,因此他不想再看到葉瑋珊難過,讓葉瑋珊難過的人他要讓他嚐到痛苦的滋味才行.....他這麼做並不是他心裡還在喜歡著葉瑋珊,而是想要減輕自己對於葉瑋珊的愧歉而已。

奇雅也說:「我也相信,我打從一開始就不信洛年會叛變,因為他不是那麼會動腦筋的人。」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笑了,懷真哈哈笑說:「有理。那其他人呢?」

瑪蓮抓抓頭說:「我是不管事情是怎樣啦,只要我家奇雅說對我就覺得是對的。」

吳配瑞點頭說:「我也相信,洛年可是我的恩人。」

黃宗儒和韓流妃也點頭,張、侯兩人對視一眼說:「管他的,這種開外掛讓大家驚訝的洛年才是我們的洛年啊。」

懷真點頭說:「既然你們已經下定決心了,那我就......」

他們還以為懷真是要將他們帶往血族的戰場,卻沒料到翠夜在身旁開出一道門,雙手伸進去不知在摸索什麼,不久,他便抱著一堆沒帶鞘的刀刃丟在桌面上,眾人一陣啞然,懷真說:「我將這個給你們。」

瑪蓮拿起一把,左看右看的說:「這是什麼刀?好輕喔且還沒開鋒?!」

「懷真姐,妳不是要帶我們一起去嗎?」賴一心問。

懷真瞪大眼說:「我怎麼可能帶你們進去?想死嗎?」

「那這些刀是?」黃宗儒問。

「這幾把刀叫做淺打,說白點就是跟洛年他們一樣的武器。」懷真說。

他們對於刀的名字不是很感興趣,但一聽到桌上的武器跟沈洛年他們所使用武器一樣時眼睛都發亮了,瑪蓮更用力的瞧著刀說:「看起來不像啊。」

「這是因為你們還沒讓他們擁有名字。」懷真說:「洛年他們的刀都有自己的名字,你們也要讓這些刀有屬於自己的名字且一人一生只能有一把。」

他們紛紛拿起桌上的刀,賴一心問:「怎麼呼喚名字?」

「靠自己囉。」懷真說:「用想的,與他們聊天就可以了。對了,奇雅還有旁邊的小妹妹,這個給妳們。」

懷真從上衣口袋取出三樣東西,韓流妃拿鑲著紅色寶石的手鐲。奇雅拿到黃色吊墜和藍色寶石戒指,懷真說:「手鐲有炎靈加成效果,黃色吊墜使用後會有類似輕訣的速度但不是真的輕訣,戒指跟手鐲一樣有凍靈加成效果,這些給妳們使用。」

懷真起身補了一句:「還有出發時間是明天的凌晨在山上,你們要是能完成就來到山上,但要是不能就別來因為只是送死。」

他們一怔,吳配睿說:「明天......這麼快?」

「你們還有時間,慢慢來。」懷真說:「只要完成了就能擁有跟洛年他們一樣的力量,但要是不行就別來了因為來了沒有作用。」

懷真話說的很絕卻也很真實,因為目前他們的實力的確不能與血族一搏,去了也只是送死,懷真說:「提醒你們一點,相信自己叫好。」

說完懷真就往門外走了,翠夜對他們說:「好好加油吧。」說完也走了。

留下來的眾人對著自己手中的刀乾瞪眼好一會,瑪蓮抓抓頭說:「到底要怎麼辦啊?」

「相信自己,懷真姐是這麼說的。」吳配睿說。

「喂!有人在家嗎?」張志文對著自己手中的刀喊著。

「喂,別丟人啦。」侯添良說。

「不試試怎知道。」張志文聳聳肩說。

「懷真姐還提到了跟他聊天?」黃宗儒說,他說:「不會真像剛剛志文做的一樣跟他說話吧?」

「靠!對把刀說話真怪啊。」瑪蓮說。

黃宗儒注意到賴一心從剛就沒有說過話,他轉過頭去見賴一心一直注視著自己的刀,跟他們的情況一樣但黃宗儒卻又感覺不太一樣,他看到賴一心的嘴在蠕動著,他赫然發現賴一心是在跟自己的刀聊天!他開口:「一心......」

才剛開口,賴一心就站起身子,他握住刀將左手搭在右臂上,他說:「回應於我,碧輝!

刀發出光芒,刀的刀身開始變長,刀柄也便了個樣,不久一把銀色龍紋長槍就在賴一心手上,賴一心揮動長槍說:「你原來是長槍啊,碧輝。」

瑪蓮大叫著:「一心,你是怎麼辦到的?」

「就聊天啊。」賴一心回答的很正常。瑪蓮抓住他肩膀猛搖說:「所、以、說,是怎麼跟他聊天的?」

「心平氣和就好了。」賴一心笑著說。

瑪蓮正瞪眼間,黃宗儒也站了起來,他握住刀說:「隔斷所有,賽門。」

刀話做成兩個半圓形的金屬盾牌分別掛在兩隻手上,瑪蓮哇哇大叫說:「連無敵大都......」

「怎麼辦到的?」吳配睿問。

「我把自己的理念告訴了他。」黃宗儒握著拳頭說:「我樣成為盾,守護一切的盾。」

「氣死我了,我也來。」瑪蓮對著刀大叫著說:「給我出來,你這混蛋刀!」

奇雅搖搖頭說:「這樣反讓他更不想出來了。」

瑪蓮苦著臉說:「那該怎麼辦啊?」

「試試把自己的理念告訴刀,刀或許會回應妳。」黃宗儒說。

張志文跟侯添良互看一眼,張志文說:「你的理念是什麼?」

「還用說嗎?當然是成為最快的人囉。」侯添良說:「不然我幹嘛練輕訣?」

「那我的理念就是擋在你前面。」張志文一笑說:「人總是要有敵人的,我就當你一輩子的敵人吧。你可要感激我喔。」

侯添良大笑說:「真有趣呢,有種來啊。」

在他們互相挑釁的時候,他們手中刀也起反應,兩道風從刀身中吹出,刀變長變尖化做細劍,侯添良和張志文楞楞的看著手中的武器,張志文說:「這樣也行?」

「摁......」侯添良苦笑著。

瑪蓮這下更氣了,為什麼她就是不行!她氣炸了,氣到要爆炸了,突然手中的刀炸了開來,瑪蓮只是想想而已沒想到真的爆炸了,他連忙看刀手卻沉了下去,她連忙用力一握提了起來,他發現刀的厚度加寬了比剛還要大上幾倍且也很重,瑪蓮愣愣的說:「這算成功了嗎?」

「應該是吧?」奇雅說。

瑪蓮抱著刀歡呼說:「耶!太好了,老娘也成功了!這刀還真重很適合我。」

「現在只剩下小睿了。」賴一心說。

吳配睿看著刀歪著頭,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對這把刀沒感覺,自己也沒什麼理念可談,但她還不想在這裡結束,她想跟大家繼續在一起,在一起做事,在一起冒險,在一起直到永遠......

就在這時,刀染上了火焰,吳配睿嚇了一跳,黃宗儒點頭說:「妳成功了。」

「這樣就成功了?」吳配睿不敢相信,自己那單純的想法也能成為理念?

不管怎樣他們是成功了,在外頭透過窗戶看著他們成功的懷真,點頭說:「資質還不錯,連半天都不到就能喚出名字了。」

而他們也決定出發去幫沈洛年,但是在他們到達山上時早就空無一人了,懷真這時也降了下來,他說:「你們來了啊。」

「人呢?」奇雅問。

「先走了。」懷真說。

「那我們也快......」賴一心說,懷真打斷他說:「我叫你們來不是要你們跟我們一起去,而是叫你們留在這裡。」

眾人一愣,瑪蓮叫著:「為什麼不讓我們去?」

「因為我們不知道血族老頭會不會趁鷹小子不在時做出什麼事來,所以我要你們流下來看守並守護這裡。」懷真說。

「還是不讓我們去嗎?」賴一心說。

「你們可是很重要的角色喔」:懷真一笑說「這裡是我們回來和他們出來時的必經之路,要是被他人先設下陷阱等我們那我們就遭了,我要你們在這流首要是有什麼可疑人物就一個不流宰了。」

「竟然不能去......」賴一心點頭說:「我知道了,我們會死守這裡的。」

翠夜這時突然說:「懷真姐.......」

懷真轉過頭,見一名紅髮男子從樹林走了出來,眾人立刻戒備,紅髮男子問著:「你們是誰?在這做什麼?」

懷真一笑說:「問別人前先報上姓名。」

「守橋人一族,烏爾。」男子,烏爾說。

「守橋人?跟烏娜他們是一夥的?」懷真說。

「妳認識我妹?」烏爾走近點,卻在走幾步後又停了下來,他手握在自己腰上的劍,見他要拔劍眾人也紛紛握上武器,烏爾說:「妳是妖怪吧,妳身後的那個女的是血族對吧?」

他指的是懷真身後的千堂,懷真點頭:「正是,但是她是叛變的血族。」

「是血族都一樣。」烏爾將劍微微拔出露出劍身的閃光,他說:「我饒妳一命,離開這裡。」

千堂說:「做不到,因為我要去找血族老頭算事情。」

烏爾見千堂不讓卻又看到敵方人數眾多,他是自己先來偵察的,他的戰友都還沒趕到,自己貿然衝出可不好,烏爾收起劍看到賴一心等人便問:「你們呢?是誰?」

賴一心上前說:「我們是白宗,我叫賴一心。」

「白宗?道武門三大宗派之一?」烏爾問。

「你為什麼會知道?」賴一心問。

「我妹會定期傳報告回來,報告中有提到你們白宗以及叫做胡宗的宗派。」烏爾說:「你們是除妖人,為何跟妖怪在一起?」

「沒禮貌,我是仙耶。」懷真嘟嚷一下說。

烏爾說:「妳別吵,妖怪。」

懷真一愣,真是好耳力且他還沒受喜欲之氣的影響,難道他有老婆了?

「懷真姐不是妖怪,她跟我們一樣是修練已深的修道者。」賴一心等人到現在還是認為懷真是人類,他們認為烏爾口中所說的妖怪是翠夜,他說:「前輩,敢問你來到這的目的?」

「我是來支援我的妹妹的,她帶領著她的小隊前去與血族搏鬥,我這裡也要做好萬全準備等待一切狀況。」烏爾說。

「那跟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賴一心一笑說:「我們不如合作吧?」

「我為何要與跟妖怪一夥的人合作?」烏爾冷笑說。

「不幹就不幹,跩個二五八萬的。」瑪蓮瞪眼說:「老娘看了不爽!」

「瑪蓮冷靜點。」賴一心說:「前輩,我們一定會在這裡等,你趕我們走也沒用,我們的敵人是一樣的何必在這裡互鬥自損人員呢,不如一起合作,多份力也好。」

烏爾抿抿嘴,眼前的這位青年說的很有理,他們的敵人是一樣的沒必要自己打自己,況且在烏娜報告中提到的白宗都是正面印象沒有負面,且他也看得出來眼前這些人不簡單,雖然乍看之下只有眼前的青年能與自己一搏,但是真正實力還是不知道,烏爾想想點頭說:「好吧,我們合作,待會我們會架設結界請你們保護好我方的施術人員,可以嗎?」

「當然!」賴一心點頭說:「我們會保護好的。」

「時候不早了,我們也快進去吧。」千堂說。

「我知道了。」懷真對賴一心等人說:「這就麻煩你們了。」

「我們知道了。」賴一心點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