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洛年在歸刃狀態下實力又到了另一個層級,幾乎能跟劉翔鷹相比了,他與血族之王相互對砍,互砍逬出來的劇烈炁息向外擴散,劉翔鷹站在眾人前面以肉身抵擋這酷熱的炁息,強大的炁息吹拂過他的身軀讓他的頭髮四處飄散,他閉上演感受的炁息中沈洛年想要解決掉血族之王的決心。

要是你不行,還有我......洛年。劉翔鷹這次打算不插手,但是只要情況不對勁他就會介入戰鬥。

在他身後的菊櫻看著他堅挺的背影就由於看到另一個沈洛年一樣,從前都是沈洛年站在他們的身前為他們抵擋攻擊,現在換成了劉翔鷹,鷹,你真的變強了......

菊櫻走道劉翔鷹身邊,卻被那股劇烈炁息震的穩不住腳,她身體向後傾跌進一團柔軟的羽毛裡,劉翔鷹見菊櫻站不腳就張開一邊的翅膀讓菊櫻靠著不讓她倒下去,菊櫻在那團黑色羽毛裡感受到了溫度,雖然劉翔鷹現在的臉讓人看了覺得可怕,但是接觸到羽毛就能知道他骨子裡還是那個古道熱腸的陽光少年,菊櫻微微一笑離開羽毛握住留翔鷹的手。

劉翔鷹一愣,菊櫻說:「我想要去幫助洛年。」

「一定會有機會的。」劉翔鷹說。

「哥,你沒事吧?」翡翠夜施展魔法替布藍德療傷,布藍德搖搖頭說:「沒用的,這種黑魔法憑你是無法消除的。」

「那怎麼辦?」翡翠夜急了,在這世上除了父親外布藍德就是她唯一的親人了,她這個哥哥從小就寵著她什麼都讓著她,還會盡全力完成自己小時候的各種無賴願望,翡翠夜趴在布藍德的胸口哭聲說:「哥,你不准死啦。」

布藍德摸著翡翠夜的頭髮,沒有說話,現在說了翡翠夜一定會哭的更厲害,他不想見到這樣子的翡翠夜,他想要翡翠夜一直都保持著微笑,當他看到翡翠夜因為父親的殘酷暴政而失去笑容時,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推翻自己的父親坐上王位的路,他轉過頭看著寒說:「我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寒眨眼,布藍德說:「能照顧我妹嗎?」

不料寒卻說:「不要。」

布藍德一楞,寒說:「我身邊已經有個麻煩了,我不想再多個麻煩。」那個麻煩自然是指天上院瑩,在遠處的天上院瑩打了個噴嚏,她擦擦鼻子說:「是誰說我壞話?」

她舉劍擋住敵人的攻勢,她聳聳肩繼續戰鬥,她要盡快解決敵趕到寒身邊去才行......

「再說.......」寒看著布藍德說:「自己的麻煩自己處理。」

布藍德苦笑一下說:「恐怕沒有辦法了呢。」

這時葉瑋珊走了過來,她在布藍德身邊蹲下,她問:「有什麼我們能幫忙的嗎?」

「打倒我父親。」布藍德認真的說:「不打倒他你們全會被殺的。」

寒看著在遠處沙層飛揚裡兩個相互對砍的朦朧身影,他說:「他有什麼弱點嗎?」

布藍搖頭說:「沒有。」

「那有什麼方法能擊敗他嗎?」寒換個問法,布藍德還是搖頭,他說:「也沒有。」

「那該怎麼辦啊?」含瞪著布藍德。

「他是當代最強的血族,要說方法的話,那就只能用比他還有強的力量擊潰他了。」布藍德說:「我本是想要將他封印關入地牢裡的,但是沒想到......他這麼強。」

他看著附近四散橫躺的遠征部隊,他不禁痛在心裡,那是跟他一路走來的伙伴們,當他選擇推翻血族之王時他們毫不猶豫地跟隨了他,但是現在他反而害了他們......對不起,各位。

「比他還要強啊......」寒嘀咕著。要說結合力量的話人選有,沈洛年、劉翔鷹不用說,接下來是天上院瑩、菊櫻、沈雛菊、烏娜、千堂、夏月音、懷真、翠夜還有自己,再加上其他人或許能有一搏之機,但是感覺好像還是少了。

「要使孤雲現在是醒著,那就好辦了。」寒低罵著,正在翠夜背上睡的正香的孤雲,孤雲的實力很強這點不用證明,要是有了他或需真能打倒血族之王,但是仔細一想這辦法又是不太可能實現的,剛剛的推撤是以全員都已最佳狀態而想的,雖說血族之王現在也是有傷在伸,但要是這樣就能打倒他那血族之王這封號真要讓人做了,何況現在大家的傷都不計其數了,連自己也沒有剛進來時的那種力量了,硬要說鑽在狀態最佳的或許就是菊櫻了,從目前為止菊櫻就沒有什麼戰鬥過塑以力量是他們之中消耗的最少的。

寒努力思考著各種方法,不然時間拖的越久對他們也是不好的,縱使敵人只剩下血族之王一人,他心裡還是感覺到很不安,總覺得接下來或許會有什麼是要發生了。

「要是你的傷能好救了。」寒看著布藍德說。

布藍德苦笑一下沒做回應,葉瑋珊這時說:「我或許能治好他。」

寒和布藍德一愣,趴在布藍德胸口的翡翠夜聞聲抬起頭抓住葉瑋珊的雙手問:「真的嗎?」

「我只說或許,我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能行。」葉瑋珊說。

「總要一試,試試看吧。」寒說。

葉瑋珊點頭站起來,她閉上眼在心中召喚著,妖精......

頓時一團白光從他胸口竄出,白光變成妖精,妖精問:「怎麼了?」

「妳能治好他嗎?」葉瑋珊指著布藍德的傷勢問。

妖精看了一下說:「這是很高級的黑魔法呢。」

「能治好嗎?」葉瑋珊問。

「我說過了吧,主人只要想就行了。」妖精一笑:「只要想我就能成為妳的力量喔。」

葉瑋珊點頭,她開始想,她要救布藍德,妖精全身化成白光,她說:「主人拿出你的武器。」

葉瑋珊從懷理拿出她的匕首,這是她隨身攜帶的匕首且藏得很隱密,她被血族抓住後也沒能找到,妖精化成白光附著在匕首上,匕首變得比以為長了些上面被刻上了古老的細小文字,妖精的模樣也浮現在匕首上,「主人請將武器對準傷患,唸出咒語。」

她聽到妖精的聲音照做了,她將匕首對準布藍德,她說:「治癒靈杖啊,請你治癒傷患。」

布藍德全身被白光籠罩浮了起來,翡翠夜瞪大眼看著這幕,在白光中布藍德胸口的冰開始剝落,被冰封下的傷口逐漸好了起來,布藍德在空中轉了個身雙腳著地,他說:「舒坦多了。」

翡翠夜連忙上前檢查布藍德的傷勢,傷像是沒有存在過似的不見了,翡翠夜抱著布藍的說:「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布藍德對著葉瑋珊說:「謝謝妳。」

葉瑋珊微微一笑說:「不客氣。」

寒看著葉瑋珊手中的匕首說;「這是與妖精同化後的新武器?」

葉瑋珊點頭,她說:「這武器不管怎麼樣的傷似乎都能治好的樣子。」

「還能變成別種型態嗎?」寒問。

「不知道......」葉瑋珊搖搖頭,嘴上說不知道,她腦子已經開始在想別種武器了的樣子了,頓時匕首發出白光接著一把造型精緻的弓就在葉瑋珊手中,葉瑋珊一愣,寒說:「還真方便啊。」

但弓很快的就便回原本的匕首樣子了,葉瑋珊說:「看來我是想的不夠好。」

妖精這時離開匕首來到葉瑋珊的肩上說:「我的力量是與主人同化,所以主人只要想就行了,但是要是心念不夠就無法變形。」

「看來我還需要時間適應呢。」葉瑋珊苦笑說。

這時天邊發出爆炸聲,眾人轉頭見一大團煙霧衝上天際,劉翔鷹驚覺不妙連忙抱起菊櫻往那端飛去,速度很快就趕到了,劉翔鷹見到沈洛年單腳跪地頭上流著血沿著側臉流到地面,而血族之王正拿著劍往那砍去,劉翔鷹立刻加快速度,菊櫻這時說:「放下我。」

劉翔鷹一愣,見到菊櫻的眼神立刻明白她要幹嘛,他放下她,少了負擔速度又快上了幾倍,他拔出鷹皇對著血族之王砍去,血族之王看到劉翔鷹對著自己砍來不慌不忙得轉身砍出一道劍氣,對著劉翔鷹轟去,劉翔鷹單手持刀一刀就將劍氣砍散,他來到沈洛年與血族之王之間,他說:「你的對手是我。」

血族之王微笑的,一點都不怕劉翔鷹,而在同時被劉翔鷹丟下的菊櫻正在做著準備。

菊櫻在落下的時候在她周遭開出無數的大型玄界之門,魔法書也攤在她面前,魔法書快速的翻閱落到其中一頁,菊櫻深吸口氣,她手指劃過書頁上的咒文,頓時他身後的大型玄界之門也打開了,濁熱的熱流從門口擴散出來,菊櫻手指對著血族之王一指說:「速速前來,火炎的紅髮魔女!」

菊櫻上空出現巨大的魔法陣,魔法書噴出火焰往上衝去,魔法陣發出光芒,一個一頭火紅色頭髮戴著魔女帽橫坐著掃把手裡操縱著火炎的魔女從天而降,魔女的臉被魔女帽給蓋住只看著到露出來的微笑薄唇,魔女說:「是誰召喚吾的?」

藏在冒下的眼睛看著下方的菊櫻說:「是汝嗎?」

「請借我力量。」菊櫻用鬥氣提起自己的身軀邊說。

「竟然有本事召喚吾,就借你力量吧。」紅髮魔女笑著說。

說完他揪手對著菊櫻一指,一道熱流注入到菊櫻體內,菊櫻覺得身體很熱,像火燒的一樣,的橘色長法也逐漸退色變成火紅色,她口中吐著熱氣手中出現一團火焰,眼中燃燒著烈火。

菊櫻身後的玄界之門全開,她看著血族之王,口中唸著:「火炎啊,燃燒一切的地獄烈火啊,在我眼前再度顯現吧,紅髮的制裁!」

玄界之門噴出大量的火焰出來,就像火山爆發一樣,無數被燒紅的火炎團對著血族之王射去,血族之王被這幕嚇到了,他立刻揮開劉翔鷹進行閃躲,火焰團從高空落下對著四周砸去,劉翔鷹扶起沈洛年往安全處飛去,等到騷動結束,原本沈洛年和劉翔鷹及血族之王三人在戰鬥的地方已經是一片狼籍了,看不出原貌,處處都是被火焰燒紅的岩塊和被燃燒的熱氣。

眾人到時見到這幕不禁下巴都快掉了下來,寒用手擋的熱氣說:「好熱。」

對於用冰系的他熱是他最討厭的,他往後退幾步盡量遠離熱度,劉翔鷹背到菊櫻身邊,看著菊櫻已不是原本的樣貌不禁一愣,菊櫻苦笑說:「這是使用力量的副作用,不知會不會消退。」

「你這樣也很漂亮。」劉翔鷹微微一笑說。

「洛年你沒事吧?」葉瑋珊來到被扶在劉翔鷹身邊的沈洛年旁,沈洛年身上的傷不算太嚴重,沈洛年伸手擦擦血說:「我沒事。」

葉瑋珊召喚出妖精並與匕首同化變成靈杖,她使用靈杖替沈洛年將傷治好,沈洛年看到那靈杖不禁問:「這時啥?」

「很複雜我們回去在說吧。」葉瑋珊一笑說。她這句話含意很深。

「一定能回去的。」沈洛年說。他看著後方,血族之王出現在他們身後,眾人立刻警戒起來,沈洛年走上前,正要開口,遠端就傳來爆破聲,那裡是沈雛菊與天上院瑩應戰的地方,沈雛菊扛著長刀吐了口氣在他身下的是被多處炸傷倒地的德海,天上院瑩的敵人也被她的萬劍給插死,烏娜等人配合的默契將另一邊的敵人給打倒,千堂也趁隙殺了束縛之鎖的施展者。

沈雛菊說:「你好像不太想跟我打的樣子呢。」

德海還沒有死,他勉強爬起身子坐在地上,他說:「我是血族的尊者,我必須聽從血族之王的命令行事,但也不太表我願意做。」

「為什麼?」沈雛菊問。

「我想作自己。」德海看著周勝村說:「就像你爸一樣。」

周勝村一愣,德海說:「你爸總是不畏強權的想怎樣就怎樣根本不管什麼命令,但這也是因為他是血族皇族的關係,但是他那種個性我真的好羨慕,我也很想過這種生活......那時我帶著你爸回去見血族之王時,其實我是很不願意的因為我看到你爸那那裡過得很幸福,我不想拆散他跟他的孩子,但是無奈我沒有選擇的權力,但是我真的很後悔帶你爸回去,因為要不是我他也不會死。」

當初德海聽到周勝村的父親死了時一時想去自殺,是血族之王攔住他,他要他替周勝村的父親的兒子也就是周勝村現正是否能成為血族一員,要是不行就當場殺了,但是要是能行就留下一命並拉攏過來成為一員。

德海接到這種命令心裡也是百般交及,要他殺了他有人的兒子他做不到,但是要是他成為血族一員就不太可能,德海一直抱著這種想法到今日見到周勝村才發覺,他有實力但不是血族的一員,他是人類,不是血族,所以不可能拉攏過來成為伙伴,但是照他殺了她還是不可能所以德海選擇離開將這任務丟給了別人那人也就是血族之王。

「你是笨蛋嗎?」沈雛菊罵了聲。

德海一愣,沈雛菊說:「人死不能復生你在那懊悔幹嘛?在說你有聽到他兒子對你說什麼嗎?」

德海看著周勝村,周勝村開口說:「我父親的死不是你的錯,你放心我不會責怪你的,但我們還是會殺了血族之王,因為這就是我們守橋人一族的使命。」

在他周圍的那些伙伴德海看在眼裡,不禁一笑,你有自己的家庭了呢。

德海站起來說:「是嗎?」

他身邊出現一到大門,他說:「那就讓我為你們送上一路吧。」

沈洛年身邊出現一扇門,沈雛菊等人從門中走出,血族之王眼中充滿著殺意說:「德海你打算背叛我嗎?」

「我打算作個自由人。」德海說:「接下來的戰鬥我不管,我想像那人一樣的逍遙過日。」

「混仗!」血族之王砍出一道劍氣將門給砍碎,他啐了一聲說:「跑了嗎?」

他看著眼前的眾人說:「你們死定了。」

「前來!」沈洛年突然喊出一話,眾人不知是何者含意,但是對於出現在沈洛年面前的六人就不一樣了,寒一愣說:「你們......」

在眼前出現的是,柳玉城、柳玉櫻、焰恩、達克斯、莉雅、雷拉薩斯六人,他們在沈洛年面前齊聲單腳跪下說:「願聽其令。」

「保護眾人。」沈洛年說:「鷹......」

劉翔鷹眨眼,沈洛年說:「願意主我一臂之力嗎?」

劉翔鷹一笑:「當然。」

血族之王全身爆出劇烈炁息,他怒吼著說:「我受夠了,我要殺了你們。」

他眼睛被染成紅色,嘴下的獠牙也變得更加的長,他發出空洞般的嘶吼,布藍德說:「他要認真了。」

「其他伺機而動。」沈洛年拔出冰輪丸她的刀刃上纏繞著碎冰,他往地上一插說:「雪色大地!」

地面被結成冰塊,沈洛年全身散發出強大且純正的炁息,他說:「冰輪丸!」

冰輪丸對著血族之王咬去,血族之王的鮮紅雙眼瞪著冰輪丸,他拔出一把刀,不是他以往用的劍,在冰輪丸將他吞噬的時候他拔出了他。

冰輪丸頓時被一團火焰包覆著,冰輪丸甩動著身體被火焰給吞噬掉,沈洛年皺起眉頭,血族之王手中拿著一把刀,但是卻不是普通的刀,那是跟他們一樣的刀,劉翔鷹說:「那個是......」

「棘手了。」沈洛年咬牙說。

「森羅萬象皆化為灰燼吧!流刃若火!」一道濁熱火焰的熱流噴像眾人,劉翔鷹和沈洛年立刻護在眾人身前,他們舉刀提炁抵擋這股熱流,但是他們還是被彈開了,眼見凶猛的火焰就要撲向眾人之時,一個人影憑空出現在他們面前,為何說她是憑空呢......因為她就像是突然出現的一樣出現在他們面前,人影是少女,少女舉起纖細的手臂打算抵擋火焰,這舉動其他人看在眼裡就想對方是個瘋子,在這樣下去不知手臂連她本身都會被燒死的,眾人立刻上前要救她,但是他們不可能相信的是,火焰被接下了!

火焰的熱風將少女的長髮給吹的飛起,少女以她細嫩的手掌抵擋住了火焰,仔細一看發覺少女的手掌與火焰之間有些間格存在,所以不是少女以肉身擋住火焰而是用了不知名的力量擋住了火焰,少女是已經失蹤已久的黎嵐星,這時的黎嵐星感覺不是原本的黎嵐星,她身邊出現一道聲音,「做的好喔,就這樣讓它消失吧。」

一個少女出現在黎嵐星身邊,眾人看不到她只有黎嵐星看的到她,少女穿著一件紅黑相間,帶蕾絲的馬甲長裙,髮型也為一長一短的雙馬尾,瞳色為一黑一金,左眼的金色瞳孔是一個金色時鐘,少女說「將言靈唸出來吧。」

黎嵐星唸著:「消失吧。」

少女的左眼的瞳孔開始轉動起來,接著火焰就像沒有存在過一樣的消失了,連點渣都沒有。

血族之王瞪著黎嵐星說:「妳是誰?」

黎嵐星放下手臂說:「胡宗第六第子,時間的管理者,黎嵐星。」

血族之王咬牙,沈洛年說:「妳真是星嗎?」

黎嵐星一笑說:「摁。」

還真的是她呢,沈洛年一笑也沒多說,他將刀尖指著血族之王說:「卍解吧。」

「就讓你看看我的真正實力吧。」血族之王喊著:「卍解!」

強大的炁息爆發出來,血族之王的刀流刃若火將他先前發出的火焰收回刀身裡變成焦黑狀,周遭充斥著酷熱的空氣,那是因為空氣在燃燒,血族之王手拿著一把焦炭狀的長刀,他說:「殘火太刀。」

他將刀插入地面說:「殘火太刀·南·火火之十萬億死大葬陣!」

地面開始震動,接著從地面爬出無數個焦黑骷髏,數量可看上萬位數!

菊櫻驚呼一聲說:「好噁心!」

面對眼睛的骷髏大軍大家都繃緊了神經,劉翔鷹說:「我跟洛年去對付血族之王,你們對付骷髏軍。」

說完他與沈洛年一同飛起,其他人也紛紛舉起武器與骷髏軍一搏。

沈洛年與劉翔鷹一上來就施展大招,「天空墜擊!」「煌,翔天擊!」

兩人同時從高空落下,血族之王舉起刀刃說:「殘火太刀·西·殘日獄衣!」

血族之王身上附上溫度超高的火焰之衣,他揮劍彈開沈洛年,沈洛年被他強大的氣力給打飛出去,他立刻震翅做緩衝,他發現劉翔鷹被血族之王抓住了。劉翔鷹的鷹皇被血族之王緊緊握在手心裡,沈洛年立刻趕過去,他大喊:「冰輪丸!」

冰之大龍撲向血族之王,血族之王餘光瞄了一眼單手就接下冰輪丸,沈洛年也知道這招沒用但卻能爭取時間,他腳步滑動起來,來到血族之王身邊,過程也不過三秒,連血族之王也感到訝異為什麼沈洛年會這麼快,沈洛年由下往上揮刀打算將血族之王的手臂砍下,血族之王立刻收臂對著沈洛年一砍,卻被擋住了,劉翔鷹在放開的那一瞬間救七進血族之王與沈洛年之間替他擋下刀刃,默契可說絕佳。

沈洛年對血族之王下盤一踢接著腹部往上踢高將他踢上高空,沈洛年瞪地一起飛上去,他來到高空上對著下位的血族之王學著葉眉樂回身往血族之王來計後腳跟踢順勢喊:「鷹!」

劉翔鷹這時也全身圍繞著炁息往上飛去,他對著血族之王揮動刀刃說:「天鷹俯衝,刃!」

刀刃上纏繞的銳利的炁息,一刀將血族之王砍翻,原本是這樣,刀刃砍到血族之王後卻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向前的意思,劉翔鷹一任扛著血族之王的身軀繼續往上飛,血族之王低聲笑著:「這樣就沒了嗎?」

血族之王全身變得很熱,劉翔鷹驚覺不妙立刻喊:「洛年!」

沈洛年使沾天空墜擊打算給於最後一擊,但是血族之王卻被接觸的同時炁息大漲,兩人頓時被炸飛出去,沈洛年和劉翔鷹墜落到地面在地上擦出一條大溝出來,血族之王毫髮無傷的降落,他看著被埋沒的兩人說:「就這樣子?」

他轉頭看著正在與骷髏軍大戰的菊櫻等人,喃喃自語說:「接下來是他們了。」

他身旁的泥土堆被炁息炸開來,兩人翻開泥土爬了起來,同說:「還沒完!」

血族之王看了他們一眼,隨手揮動刀刃,兩人感受到壓迫感,立刻往旁砍,在他們的位置被砍出一條筆直的切痕,兩人不禁冒冷汗,血族之王說:「這樣你們還確定要打?」

他說:「現在血族缺人力,要是你們現在臣服於我,我可免於你們不死,你們的同伴的性命也能得到保障。」

兩人不坑一聲的舉起中指對血族之王扮鬼臉吐舌說:「鬼才要!」

「那你們就死吧。」血族之王頭上冒著青筋說:「殘火太刀·東·旭日刃!」

壓迫感又再度襲來,兩人不坑一聲的同時散開。

「那麼這樣呢?」血族之王轉身對著另一邊砍去,那是菊櫻他們的位置。

兩人這次不躲了,他們來到菊櫻等人的面前舉起自己的武器對著無形的刀刃奮力一擋,他們大聲喊叫著,一砍將無形的刀刃砍散,微微喘著氣」,他們知道擋下這一擊要費多少氣力但是不管多少次他們都必須擋住才行,因為身後有他們重要的人在,無論如何也要擋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