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格鶆歅!」神也雲翔大聲叫喊著。他說:「死神召喚,死亡之鐮!」

他手上立馬出現一把巨大鐮刀,他轉身揮動大鐮刀對著修暗澤砍去,修暗澤站在原地舉起手簡單的就擋住了鐮刀的鋒利刀鋒,但神也雲翔也沒那麼簡單,他說:「束縛之鏈!」

修暗澤背後的地面突然竄出兩條黑色鎖鍊,修暗澤揮動另一手打飛鎖鍊,接著他對著神也雲翔踢出一腳,神也雲翔以鐮刀的刀面抵擋住,只是力道卻讓他滑行一小段的距離,神也雲翔繼續揮動著鐮刀對修暗澤砍去,修暗澤又舉起右手,他說:「惡魔波動!」

漆黑的衝擊波從他掌心發出來,神也雲翔以刀面做抵擋,只是他發現時修暗澤已經不在原地了,修暗澤來到他背後對他的後背踹上一腳,神也雲翔身子頓時往前傾,修暗澤同時也來到他面前揮拳擊中他腹部,神也雲翔臉部扭曲起來,修暗澤抓住他頭往旁一甩將他甩出去,神也雲翔立刻用受身姿勢做緩衝,當他想爬起來時修暗澤已經一腳踩助他不讓他起來,他說:「放棄吧。」

「把星還給我我就放棄!」神也雲翔瞪眼說。

「不可能,她要留在這做我的王妃。」修暗澤說。

「那我就砍了你再將他帶回去。」神也雲翔咬牙說。

「做的到的話......」修暗澤面無表情的說:「就來吧。」

第三層狀況,武士刀與電鋸之間互相對砍,謝杰星揮舞著武士刀對克雷爾進行攻擊,但是很明顯他處於劣勢,謝杰星的攻擊克壘爾總能以最低距離來閃避,而他卻要以武士刀來阻擋克雷爾電鋸的進攻,速度真快......

這時克雷爾突然說:「真無趣......」

謝杰星一愣。克雷爾將電鋸垂放一手插腰說:「要不是王子命令不能無條件的放人,我早就去找別人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謝杰星皺眉說。

「意思是你太弱了。」克雷爾厭煩的揮揮手說:「這麼弱的男人我沒興趣,根本不讓我心動嘛。」

一閃,克雷爾的髮絲被銷斷幾根,紅色的細髮緩緩的飄落到地上,克雷爾摸摸頭髮說:「喔......」

謝杰星手維持投擲動作,臉上滿臉怒容說:「別欺人太甚了!」

「是又如何?」克雷爾撫摸著頭髮說。

「那我接下來不用刀了。」謝杰星雙掌心出現兩團冰藍色的火焰,他說:「我要靠自己的實力打贏你。」

「恩......弄傷女人頭髮是要付出代價的喔。」克雷爾說完,提著電鋸就對謝杰星殺去。

謝杰星神注視著克雷爾,他在想像,想像著他接下來的動作,這是他打籃球最常做的事,身為大前鋒的他要第一個衝入敵陣中,所以他要想像,想像在球場上對手接下來的動作會如何行動......

往右砍......他看到克雷爾是雙手拿著電鋸且右手在左手的上方,這表示他要從右邊攻擊。

果然克雷爾舉起電鋸就往他右肩砍去,已經猜測到的謝杰星早一步做出動作,他身子轉動閃過克雷爾的電鋸,克雷爾見自己撲個空,不禁一愣,這一愣讓謝杰星在他肚子上揍上一拳,他噴出一口氣且謝杰星在擊中後還在施力,他加大力氣將克雷爾揍飛。

克雷爾雙腳岔開左手觸地減少滑行的距離,他的確是嚇了一跳,他對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他也從得過超S的戰鬥認可,看是卻被眼前這人類小伙子給揍飛,他不禁一笑說:「真有趣呢......」

謝杰星心想,這辦法或許可行,然而他卻低估了克雷爾的實力。

克雷爾轉換心態又衝了過去,謝杰星判斷出他是要往右砍,打算以同樣的方法閃過,但是在克雷爾要砍下的瞬間,他的右手放開了,謝杰星瞪大演,克雷爾單手揮動電鋸往謝杰星的位置砍去,謝杰星立刻蹲下閃過,這讓克雷爾有大好機會,他腳一踢將謝杰星踢了出去,謝杰星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摸著發疼著下巴。

他看著正扛著電鋸的克雷爾心想,這人是怎麼回事,都已經砍下了還能做出這動作!難道他反射神經這麼好嗎?

其實謝杰星不知道,克雷爾以前是死神,反射神經、體力、格鬥技術都是受過高等訓練的,且不論這些克雷爾還有一項別人無法擁有的,那就是與生俱來的戰鬥天賦!就是這點讓他在死神一族與有高等地位,只是他過於濫用自己的權力砍殺死亡名單以外的人才會被以趕出死神一族做懲處。

而當時的修暗澤知道這件事就將克雷爾找來並讓他作自己的直屬部下也就是七眷者,當時的克雷爾沒有想那麼多就接受了。

克雷爾將電鋸放在肩上說:「結束了嗎?我才剛要興奮起來呢。」

「誰說要結束的?」謝杰星站起來說。

「那我要繼續囉。」克雷爾衝了過去,雙手握著電鋸就對謝杰星上頭劈了下去,謝杰星立刻往旁閃,只是這點被克雷爾識破,克雷爾在砍到一半時,右手右方開了,接著電鋸就轉了一個彎往旁砍去,謝杰星下一跳立刻收復身子成ㄑ字型驚險的閃過被開腸剖肚的危機。

克雷爾腳一踹要踢向謝杰星,腳比電鋸好對付多了,謝杰星撥動手掌將克雷爾踢過來的腳架開藉此近身,對著他腹部送上一個火球,火球在克雷爾腹中炸開當場將他炸飛出去,克雷爾雙腳踩地穩住身子,他腹部的衣服被炸開來露出受了傷的肚子,克雷爾摸摸肚子舔舔染在手指上的嫣紅,說:「真痛啊......」

這時他衝了出去對著謝杰星不斷的揮砍,謝杰星連忙閃躲,克雷爾在途中不斷的大喊:「再讓我更痛啊!讓我興奮吧!哈哈哈......」

這傢伙有被虐傾向嗎?謝杰星想著。

他對著克雷爾下盤一踢,克雷爾跳了起來閃過,謝杰星雙掌和在胸前做出一個大火球來,他說:「爆炸吧!」

火球擊中克雷爾,將他炸飛出去倒在地上,謝杰星呼口氣,要不是克雷爾突然神經失常他也不會這麼容易猜出他的動向。

原本是這麼想的,但是......

「真痛啊......」倒地的克雷爾又爬了起來,身上衣服大多都被燒焦了露出藏在衣服底下的肌膚,克雷爾現在的眼神極為瘋狂,他說:「就是這種感覺,在多給我一點!」

忘了說了,克雷爾是個超S但同時也是個超M!這樣大家應該懂了吧?

「你這傢伙是怎樣啊?」謝杰星開始害怕了,因為眼前這人根本不正常!是個神經病!

「別這麼說嘛,在讓人家興奮一點啦。」克雷爾撫媚的說。

「你別過來!你這變態!」謝杰星大吼著。

「別這麼討厭人家嘛。」克雷爾舉著電鋸就對著謝杰星殺去。

謝杰星嚇的失去思考能力,克雷爾的動作又很快一下子就來到他面前,眼看電鋸就要揮下謝杰星根本來不及動作,就算躲過了也大概不能在戰鬥了吧?謝杰星努力的移動身子盡量避開致命傷,這時有個聲音介入其中「真弱啊......」

這時一道火焰噴向克雷爾,克雷爾本能的跳開來,謝杰星看相火源劍在他剛插上武士刀的地方站著一名男子,男子穿著古裝一手拔起插在牆上的武士刀對著謝杰星說:「真弱,我不該把力量給你的。」

「抱歉。」謝杰星道歉著。這男人是許佩立翁是給於謝杰星力量的三位炎神之一。

「給我看著,我力量是如何運用的。」許佩立翁將武士刀插入刀鞘中,身子壓低消子不見,克雷爾這邊則是立刻向後砍,因為他知道許佩立翁就在後面,許佩立翁拔刀一閃,克雷爾的動作一頓,接著他鬆開手電鋸就掉在地上接著他人也到在地上。

謝杰星傻眼,原本他難以對付的對手許佩立翁只用的幾秒的時間就將其秒殺,許佩立翁說:「我的力量是速度,你剛剛根本沒有速度可言。」

謝杰星低下頭,他沒有辯解因為他沒有資格辯解,許佩立翁將武士刀插入刀鞘中,他說:「速度就是你的一切,給我將這句話牢記在心中。」

說完,他就消失了,謝杰星身上的衣裝也跟著消失不見,只是他手上的紅色寶石戒指並未消失,這就代表許佩立翁給了自己一次機會,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

然而這時倒地的克雷爾竟然又站了起來!克雷爾摸著腹部說:「真痛啊......但好舒服。」

他轉果身來時謝杰星見他腹部有一條長條型的瘀青,他才知道原來許佩立翁剛剛是用刀背打的,這時武士刀突然出現在他手中,他一愣握住武士刀,武士刀刀身立刻出現火焰,這是要他應戰的意思嗎?

克雷爾問:「那男人呢?」

「他不在了。」謝杰星說。

「真討厭,我還想跟他過幾招的。」克雷爾單手差腰說。

「我們繼續吧。」謝杰星說手握著武士刀說。

「你打的過我嗎?」克雷爾笑著說。

「試試才知道。」謝杰星邁開步伐,克雷爾壓低身子衝過去揮動電鋸,謝杰星將刀放橫擋住電鋸,心想著,我要快點,許佩立翁的能力是速度,我要更快才行。

刀上的火焰燃燒的茂盛起來,克雷爾一怔,謝杰星喊著:「神之步伐!」

謝杰星一瞬間消失在克雷爾眼前,接著克雷爾突然感受到無數的破風聲,隨著破風聲的響起他身體立刻感覺到疼痛,接著他身上多出了眾多的口子,謝杰星在他身後將刀收進刀鞘中說:「焰神之刃!」

克雷爾倒在地上,這次他真的昏過去了,謝杰星雖有砍他但大多都只是小口子,最後一擊他用刀背狠狠給克雷爾後腦敲下去讓他昏過去。

他呼口氣,心想:這樣行了吧?

還不夠好,速度還是不夠......但勉強能接受。許佩立翁說。

謝杰星一笑,他坐在地上揉揉發酸的腳踝,要使用「焰神之刃」的關鍵就是要先踏出「神之步伐」,但「神之步伐」對於腳踝的負擔很重,「神之步伐」是利用腳踝改變腳的方向並在速度不變的狀態下進行移動的位移技巧,只是在速度不減的狀態下用腳踝進行移動並做調整,無庸置疑會對腳踝造成嚴重負擔,剛剛謝杰星也沒能完成完全的「神之步伐」就不行了,剛剛他使用的只是「神之步伐」的三分之一不到而已......

「看來我要多練練了。」謝杰星自語著,要他現在參加戰鬥是有點困難了,等腳踝不再那麼痛再說吧。

第二層。

魎全身冒閃電說:「你很強嗎?」

「比你強。」霧生秋矢說。

「那我很期待啊。」兩說完全身化成一道閃電飛向霧生秋矢,霧生秋矢手也開始聚集著閃電他對著飛來的那道閃電用自己的閃電擋住,閃電變回魎的樣子,霧生秋矢說:「就這點能耐?」

魎笑了起來,他全身爆出雷電,霧生秋矢退了幾不與魎保持些距離,魎說:「看來你真的很強呢!」

魎雙手聚集著閃電,握成拳對著霧生秋矢衝了過去,霧生秋矢身子開始左右擺動閃避魎揮過來帶著閃電的拳頭,魎的腳也開始繞上閃電四肢起用對著霧生秋矢猛攻,其中一拳擦過霧生秋矢的臉頰,那拳被接住了......

擦過霧生秋矢的那隻手被霧生秋矢徒手接住,魎想要收回來卻被對方抓的緊緊的,他對著對方腹部踢過去想要讓對方放開,卻被瓦解......霧生秋矢抬腿擋掉魎踢過來的腿,並在落下時踩住他讓他不能動。

「放開我!」魎全身放出閃電要逼退霧生秋矢,但是對方卻無動於衷,好像閃電對他不起作用一樣。

「你知道人體是種導體嗎?」霧生秋矢突然說。

他一手瞬間掐住魎的脖子,他手掌開始聚集閃電,他說:「體驗一下導電的滋味吧。」

瞬間電流流過全身,魎的身子立刻抽蓄起來,最後倒地。

霧生秋矢整整身上亂掉的衣服頭也不回的就走,魎這時還有點意識,他喊著:「......為什麼......?」

「我說過了吧?」霧生秋矢回眸看著魎說:「我比你強。」

魎最後終於撐不下去昏了過去,霧生秋矢也邁開步伐前往第三層......

在第三層霧生秋矢遇到了正在休息謝杰星,霧生秋矢看到正倒在一旁露出滿足微笑的克雷爾,他問:「他怎笑呢?」

「別問我,他個瘋子。」謝杰星站起來說。

「你有傷嗎?」霧生秋矢見謝杰星打贏了卻不前往下一層而是留在這裡。不免問。

「我腳剛戰鬥負荷有點大,所以休息一下。」謝杰星苦笑說。

「沒事吧?」霧生秋矢問。

謝杰星點頭問:「你要去第四層嗎?我跟你去。」

霧生秋矢卻搖頭說:「竟然你打贏了,由你去第四層,我去第一層。」

「葉士沒事吧?」謝杰星問。

「他實力夠強,我只是去看看要不要幫忙。」霧生秋矢說:「我們還要流點體力去對付那個王子。」

謝杰星點頭與霧生秋矢分別,霧生秋矢立刻跑到第一層去,在他到第一層的門時往內一看他嚇了一跳,裡面的地板已經被整個剝去露出土黃色的泥土,且到處都是由土做成的武器,散落在各處想必這些都是葉士做的,那他人呢?

霧生秋矢目光看過去見到葉士正用長槍撐在地上支撐自己,身上都是口子,看起來就是弱勢的樣子。

霧生秋矢這時看著敵人,見對方手中拿著一把長劍,看得出來劍是金屬做的,他原本有帶劍嗎?霧生秋矢想著。

這時葉士行動了,他將長槍射了出去,敵人簡單的揮砍就將長槍砍成兩截,葉士雙手觸地喊著:「尖刺地獄!」

奈的身下頓時冒出好幾根大刺刺向奈,奈這時凌空跳起揮砍將尖刺砍斷,土做的尖刺不可能跟金屬做的長劍相比,但是即使是金屬做的用久了還是會斷的啊?葉士不可能想不到弄斷它的辦法吧?

才剛這麼想,奈手中的長劍應聲就斷成兩截,葉士這時將土握在手中做成兩隻長槍,他將一支射過去,自己提著另一支跑過去......這時霧生秋矢看到了奇妙的畫面,一團泥土飛到奈的手中,立刻在他手中做出一把跟剛剛一樣的長劍,但是奇妙的是發生了!

長劍的顏色從本來的土色開始變成銀灰色,霧生秋矢愣住了,這很明顯的就是將土變成金屬了,這小子不僅有跟葉士一樣的屬性還有凌駕於他的技術!

奈揮動著長劍將射過來的長槍砍斷,葉士這時也握著長槍刺了過去,奈一揮長槍立刻少了尖頭,葉士立刻放開槍身往後一跳,要是他再晚一步他的手就跟槍身一起被砍成兩段了。

看葉士的表情可見他不是第一次看見了......其實在他留下來那時候奈就在他面前表演過了,當時他是傻住了,因為她從不知土還能轉成金屬,這是他學不會的招數,也因為這招讓他陷入了苦戰。

葉士的能力是「創造大地」以當場的土當作材料做出不同的武器並硬化加以利用的能力,但是就算他做出來的武器再怎麼堅硬也比不過對方金屬做的武器的硬度,這樣他嘗試了幾次都沒效果反倒讓自己的身體受創了。

奈則是從頭到尾都沒說過一句話,從葉士留下跟他戰鬥到現在他都沒說過一句話,只是默默的揮動長劍破解掉葉士的各種策略而已。

因為他只是遵從至少要讓一個人留在這的這無聊命令而已......他並未對自己加入七眷者而感到高興反而是沒有感覺,他也對魔族的一卻沒感覺更對現在的主人沒有任何遵從的意思,充其量只是貼人數而已......對於他的恩師他到是有感謝之意。

奈的左手對著地面一抓,一團泥土飛了上來,在到掌心的過程變成一枚飛鏢,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後方射了出去,葉士起初看不明白奈的舉動,但在霧生秋矢手中抓著飛鏢走出來時他才知道。

霧生秋矢丟下飛鏢往葉士走了過去,目光始終盯著奈不放,萬一對方有什麼動作他才能加以防範。

「你怎麼在這?」葉士問。

「我和杰星都打完了。」霧生秋矢說:「我跟他分兩路,我來第一層他往第四層過去支援。」

「抱歉,我沒能打倒他。」葉士說。

「對方能力剋到你,這也是沒辦法的啊。」霧生秋矢說。

「不。是握能力不夠,為何我就是無法金屬化。」葉士握著拳頭說:「虧我還那麼努力修練。」

「修練真的沒成過嗎?」霧生秋矢突然問。

葉士一愣,霧生秋掌心冒出閃電的火花他轉身面對奈說:「是不是有成果,你問問自己吧。」

說完他就對著奈跑過去,霧生秋矢對著奈揮動手掌,奈將劍護在身前進行位移閃躲,似乎不想讓霧生秋矢碰到自己,對方的金屬大概是鐵,鐵的導電性雖然不如銀、銅等那麼高但還是能導電,只要能導電那怕只是一下子他就有幾可趁的機會。

奈明白霧生秋矢的目的,他丟棄金屬劍手一抓換成土劍,他將土劍揮動過去,霧生秋矢縮回手因為土不導電!

奈將手觸地,跟剛剛葉士做的事情一樣,地面冒出巨大的尖刺,霧生秋矢被夾在裡面不能動彈,奈將劍一刺成功刺到霧生秋矢,卻因為自己的尖刺的關係刺偏了,劍劃過霧生秋矢的腹部,霧生秋矢笑著說:「沒有的傢伙。」

奈的眉頭好像跳動了一下的樣子,他高舉長劍就要往霧生秋矢的頭頂刺下,這時凌空射出一把長槍來,奈連忙閃避,見是葉士射過來的,葉士走道霧生秋矢身邊說:「沒事吧?」

「皮肉傷。」霧生秋矢全身冒出閃電想要掙開卻沒用,葉士說:「土不導電。」

他一踏地,尖刺的外圍又冒出數根尖刺,葉士的尖刺將奈的尖刺破壞掉讓霧生秋矢能夠出來,霧生秋矢說:「謝了。」

葉士點頭說:「我們屬性一樣,所以能做的是也一樣。」

霧生秋矢一愣,葉士說:「他能金屬化我也一定能。」

「那加油。」霧生秋矢說:「我幫你爭取時間。」

他說完全身冒出雷電,雷電增大的向外擴散葉士也忍不住退了幾步,在雷電中的霧生秋矢說:「我的降臨召喚沒有服裝,這身雷電就是我的衣裝。」

霧生秋矢的神,雷神宙斯!但是霧生秋矢似乎不想只光靠宙斯一神之力的樣子,他將手掌朝天喊:「聽應我的請求,借於我等之力,顯現於我等之面前吧,降臨召喚!雷神索爾!」

這時隔空一道閃電打入霧生秋矢的身體裡,這時霧生秋矢的手中多了一把大捶子,身穿著古裝戰甲後面掛著紅色披風,腰間系了條大腰帶,雙手也戴上紅色手套,葉士在旁看著膽戰心驚他說:「雷神索爾!?」

「你就當成是另外一個宙斯吧。」霧生秋矢說:「我也是想試看看的,沒想到真的有。」

雷神索爾是北歐神話裡的大人物雷神,將這號人物搬到希臘神話中的話書是另外一個宙斯也不為過,只是沒想到霧生秋矢敢在體內締結兩個不同神話的雷神?!這不會吵架嗎?

事實上,已經開始吵了!

喂!小子,我是聽到你的召喚才來的,但沒想到這裡還有一個雷神,我堂堂雷神索爾可不會跟人搶契約者的!一個滿臉大鬍子的大叔說。

哼,好笑。你這種人也敢自稱是雷神?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開口說話

什麼?老頭子,你活膩了嗎?

我看是你骨頭養要我幫你整整吧?區區北歐的小鬼見到本雷神還不表示敬禮。

希臘的雷神有北歐的我強嗎?我看只是紙上談兵吧?

打一場?

奉陪!

我說......那個......別吵了吧?霧生秋矢說。

別吵!兩大雷神同時說。

這時應該閉上嘴才對,但是霧生秋矢可不想閉上嘴,他說:你們都是雷神為了這小事打架不覺得可恥嗎?

什麼?

只為了比誰比較強而大打出手真是幼稚,要是這件事傳到北歐和希臘那邊去我看雷神這名號會被你們倆給羞辱的。霧生秋矢說。

兩雷神聞聲都紛紛閉上嘴來,霧生秋矢說:我現在非常需要兩位的幫助,請將力量借於我,拜託了!

霧生秋矢90度鞠躬對兩位雷神說。

兩位雷神對視一眼,雷神索爾先說:我看這是就算了吧?

同意。宙斯點頭說。

好吧,小子我願意將力量借於你。雷神索爾說:要好好利用。

說完他就不見了!只剩下宙斯,宙斯說:要力量就說吧。

說完他也跟著消失了!

霧生秋矢手握著大捶子對著地面一敲喊:「雷神之鎚!」

地面頓時轟出一道雷電,奈急忙避開來免得自己遭殃。

霧生秋矢呼出口氣說:「真爽。」

他解下腰間的腰帶丟給葉士說:「這腰帶好像叫力量腰帶,戴上力量能翻倍,你帶著試試看吧。」

「那你呢?」葉士問。

「我就來試試新雷神的能耐吧。」霧生秋矢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麟鏡 的頭像
麟鏡

麟輝夢鏡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