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門外的劉翔鷹腦袋裡一直都是剛剛在浴室的場景,我是一陣的苦惱,但又想起菊櫻那曼妙多姿的胴體他不禁升起的一陣陣的「兄弟之怒」!

劉翔鷹連忙按著晃著腦袋要把那想法從腦中甩出去,卻又揮之不去。

麟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